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176 隐居竹林的孙老头
    上午十点,狄笙哼哼唧唧的有动静了,整个人在床上来回的滚着,那姿势一个比一个妖娆,一个比一个高难度。。

    一会儿横着,一会儿竖着,一会儿头抵在狼爷的肚子上,一会儿整个人跟猴儿似的扒在狼爷身上,五花八门什么姿势都有,狼爷一动,缠在他身上的人顿时崩了,那小脾气跟火爆辣椒有得一拼,各种不耐烦的哼唧,气得眉头都蹙成一个疙瘩了。

    狼爷瞬间不淡定了,这是怎么了?刚睡觉的时候还好好的呢,“笙儿?怎么了?”

    “吭吭……不说话,不说话!”狄笙极不耐烦的吭吭了两声,两手捂着耳朵往狼爷怀里扎,气得小细腿在被窝里又是踢又是蹬的,弄得阎狼动也不敢动。

    这姿势还没停了有三分钟,各种不耐烦的把人狼爷侧着的身子推到,整个人爬到了狼爷身上,上半个身子挂在人胸口,下半个身子绕过狼爷的身子搭在床沿上,你说就这姿势能舒坦了,狼爷怕人掉了下去,刚一动手想把人往上拉拉吧,完了,又得罪人了。

    不管不顾的伸手对着狼爷又是捶又是拍,小脸都急红了。

    说实话,狼爷怕了。

    也不管小女人到底醒没醒,起身把人抱进了怀里,双手摁着她挣扎的小胳膊小腿,头上隐隐带着急躁出来的汗珠,轻轻晃了晃怀里的人,“笙儿?乖,醒醒,听到了吗?笙宝儿,听话,醒醒,睁开眼,哪儿难受?宝贝儿,说话!”向来不怎么甜言蜜语的狼爷是真心疼了,这是个什么情况,喊也不睁眼,就这么睡着,小女人也急的出了一身的汗。

    也不知道是怎么个情况,狄笙略嫌吵闹的动了几下再次扎进狼爷怀里睡了。

    狼爷也不敢把人放下,就这样抱着,但眉头蹙的很紧。

    十一点整,狄笙醒了,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转头看了眼窗帘,窗帘拉着,看不到现在外面的天是个什么情况。

    慢慢回过头,忽闪着眼睛愣愣地看着抱着自己的狼爷,见狼爷紧紧蹙着眉头,她忽地笑了出来,手指头调皮的拨弄着狼爷的喉结,“怎么了?”

    “想在家吃午饭还是想出去吃?”狼爷把人往上抬了抬,低头嗅了嗅狄笙的头发,有些汗味。

    “出去吃!”狄笙小脸一脸的兴奋。

    狼爷勉强的笑了笑,“洗个澡就走,嗯?”

    “老公真好!”狄笙抬头就是一口香吻。

    狼爷直接抱着人进了浴室,放好水把人放进了浴缸里,“先泡着,我去把风哥儿叫醒!”

    “嗯!”

    刚推开小家伙的门,狼爷就听到了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隔着门狼爷说了声带他出去吃饭,小家伙就明白待会儿穿什么衣服了。

    这边,狼爷一进浴室差点儿吓死。

    这人竟然在浴室里睡着了?

    而且身子正慢慢下滑中,紧差一个下巴的距离那水就淹到嘴巴了,狼爷蹭地一步赶到把人捞了起来,这次倒是没睡很沉,狼爷一动她便就醒了。

    “……怎么了?风哥儿醒……”

    阎狼脸色阴沉的很,板着脸就把人从水池里捞出来,抱着人动作迅捷的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一个反手笙妞直接趴在了他的腿上,在笙妞完全毫无思想准备的时候对着笙妞性感挺翘的小屁屁啪、啪、啪的打了起来。

    仅三下,狄笙那白嫩的小屁屁通红一片,可见向来把媳妇放在心尖尖上的狼爷是真心的没留情,

    趴着的狄笙生生被狼爷这生猛的动作给惊住了,一时没了反应,直到屁股上火辣辣的疼痛稍有些迟钝的传到大脑,“嗷嗷嗷,疼了,你嘛呀!”

    说话间,她气呼呼地扭头看向狼爷,那瞬间起来的气焰一看到狼爷那夜幕似的脸顿时蔫儿了下去。

    狼爷心疼不?当然疼,可打狄笙也是真心的,活了将近三十年,这是他第一次知道什么是腿软的感觉,他家浴池跟一般的不一样,这就是一个小型的游泳池,狄笙这要是滑下去,两边摸不到扶手绝对很难爬上来,他真不敢想自己要是在小家伙房间里多墨迹几分钟是个什么后果。

    狼爷待她什么样,她比谁都清楚,这要不是真气着狼爷了,他能发这么大火儿。

    可她也不傻,总不能这么挨着吧?

    “呜呜呜……妞爸爸,我知道错了,老公,我屁屁疼,好哥哥,你就饶了我吧?真疼,都破了……”笙妞是哪个话甜腻,她就逮着哪个话说。

    狼爷果真就停了手,不多不少,十下!

    狄笙是真闹不明白,刚起来的时候,还宝贝疙瘩的抱着,哄着,这转眼的工夫就这脸色。

    不过,她现在是没胆儿问狼爷,由着狼爷给她冲着身子,亲自给她洗头,洗脸,完全当她是个二级残废待着。

    整整半小时,狼爷愣是一句话都没跟她说过。

    穿戴收拾好,狄笙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小家伙已经准备好了,狼爷冷声说了声下楼,娘俩谁也没敢有疑义的跟在人狼爷屁股后头。

    平时狼爷对狄笙什么态度?出门哪次不是揽着,牵着,拥着,抱着的,这次啥态度?人前头自己走了。

    “妈妈惹爸爸生气了吗?”小家伙看了眼后背都冒火的来那个也,偷偷地拽了拽狄笙的衣袖一语中的问道。

    他现在可是聪明的紧,狼爷那么明显的生气,他可不想这时候去牵狄笙的手,这要真牵了,丫就是活生生往枪口上撞。他小姨父说了,听爸爸就是个醋坛子。

    狄笙翻了翻眼皮,这是自己表现的太过懦弱了吗?为什么小家伙不说是爸爸妈妈吵架了呢?

    她此时倒是想强硬起来,硬的起来吗?

    下楼的时候,好巧不巧的碰到了要出门的左氏姐妹,狄笙刻意的想掩盖自己被狼爷给‘嫌弃’的囧样,结果人家这么精明的人能看不出个四五六吗?

    “四哥!”左璇笑眯眯的跟狼爷问好,瞥向狄笙的眼神带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狄笙瞬间毛了,不说她哪是什么眼神,就她那语气怎么就这么刺耳?这样的音儿不应该是左梵音的动静吗?狄笙下意识地转头看向左梵音,这一眼,她愣住了。

    这是个毛情况,左梵音看向左璇的眼睛里带着火?

    不过那火苗只一瞬间便灭了,转头迎向狄笙的视线,皮笑肉不笑的跟狄笙打着招呼,“四嫂,没休息好?”

    “走了!”没等狄笙答话,狼爷不耐烦的催促道。

    狄笙唇角抽了抽,这个闷烧男倒是知道何时给力,她朝着左梵音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那笑仿佛在说,女人没休息好的原因可不单单是有心事,比如某项运动,呵呵,狄笙满意的看到左梵音变了色儿,才牵起小家伙的手朝站在楼梯上等着自己的狼爷走去。

    看着两人走出了玄关,左梵音眼眸微敛,仰头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左璇,压低声音道,“你什么意思?”

    “姐姐觉得我什么意思?”左璇看了眼客厅忙碌着的佣人,整个人慵懒的靠在楼梯扶手上,最后视线定格在左梵音脸上,唇角扯着笑,那笑里带着不明的挑衅。

    “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在做什么,你这样会……”

    左璇眼眸微眯,性感的红唇微微撅起,头轻轻的摇动了几下,没等左璇说完就不赞同的打断了。

    “我倒觉得姐姐想多了,经历了那么多事儿人总会变的,你说呢?”左璇轻轻抚摸着近来有些消瘦的脸,眉头微蹙,“有些事儿不努力你就永远得不到想要的结果,我想努力试试,好久没吃日式料理了,姐姐有兴趣吗?”

    左梵音怔怔看着眼前的人,她什么意思自己能不清楚吗?

    “人是会变,但口味改变的太重,我怕你承受不了,日式料理固然好,只是……”左梵音唇角微微一勾,优雅地上了两蹬阶梯后,倾身上前在左梵音耳旁轻轻柔柔的扔了一句话,看都没看左璇的脸色反身走了下去。

    看着左梵音的背影,左璇唇角的笑一点点被吞噬,脸色如同窗外的残雪,煞白一片!良久才反身上楼,刚才的兴致盎然早已烟消云散。

    一楼客房长廊上,古影慢慢走了出来,淡淡的看着分道扬镳的姐妹俩,有些事儿恐怕不是那么简单。

    陆奇没来,车子是狼爷亲自开的,要搁在平时,狄笙肯定跟小家伙坐在后座,可今天,她麻溜的爬进了副驾驶。

    “儿子想……他爸,你想吃什么?”狄笙一脸谄媚的看着狼爷,后座上,小家伙捂着嘴笑了。

    这样的妈妈好好玩儿,她明明想问自己想吃什么的……

    狼爷狠狠瞪了瞪后座正偷笑的小家伙,狄笙当然发现老公的‘恶行’了,可今天,她自身都难保了,她可顾不得小家伙了。

    人小家伙也够本事,偷笑被抓个正着也能淡定自如的转开视线,招呼着基奈山陪他玩。

    狼爷拇指动了下方向盘上的某个按键,中间的隔板缓缓降了下来。

    有了这层隔板,狄笙完全没了顾忌,脑子里一时闪过无数个征服狼爷的办法。

    心动不如行动,她厚着脸皮伸手把狼爷搁在方向盘上的右手拿到了自己的大腿上,纤瘦的小手在紧紧贴着他宽大的手背上,黑亮的眸子笑眯眯的看着狼爷那张僵尸爷爷似的脸,那啥,他平时不就喜欢这样吗?

    小媳妇这么用心,狼爷还能僵尸下去?

    修长的指尖微微用力,那纤细的大腿仿佛整个包进了狼爷掌心,“知道京都孙仲谋吗?”

    狄笙一怔,木木地点了点头,“藏山里的那白胡子老头?”这个她是知道的,她好歹也是微通时事的,人可是元帅,上学的时候那可是经常出现在考卷上的人物,说他是当代的神诸葛勇李广,文才武略样样精通,更让她记忆深刻的是这老头的名讳,孙仲谋!人竟然跟三国孙权同名,孙权不就字仲谋,孙仲谋是也!

    狼爷唇角抽动了一下,他媳妇果真是与众不同,孙老常常说自己这行为叫‘自闭桃源称太古,欲栽大木柱长天’结果到他媳妇嘴里就成了一个藏字儿,实际上不就是藏?

    “嗯!我们就是去他家吃饭!”狼爷眼眸微眯,余光撇了眼观后镜里的那辆红色的宝马。

    左梵音的车。

    不紧不慢的跟在他的车后。

    狄笙黑亮的眸子瞪得圆圆地,诧异的表情一点儿都没收敛,她哪儿还注意到狼爷刚刚眼眸微眯的小动作,他说去哪儿?

    “去……孙仲谋家?”

    “嗯!不想吗?”狼爷收回视线看向瞪着大眼儿等着自己答复的媳妇,唇角一勾,右脚微微用了力,不觉间车子把后面的人甩了一段距离。

    “当然想啊!”这问废话,谁不想见见传闻中的大人物,狄笙朝狼爷靠了靠,小心翼翼的问道,“咱不会跟人有什么亲戚吧?”

    一个‘咱’字彻底平复了狼爷心里的郁闷。

    “我的启蒙老师!”狼爷淡淡说道。

    “……”

    路上狼爷已经把他的想法以及阎家跟孙老头的渊源跟狄笙都说了,听完后,狄笙只是默默的低着头把玩着狼爷的手。

    车子在凤雏山的竹林口停了下来。

    从车上下来,小家伙跟基奈山走在前面,这片林子特别幽静,小家伙沿着石磴台阶往上爬,时不时的转头看看跟在身后的爸爸妈妈。

    狼爷揽着狄笙慢慢走着,从说了风哥儿跟孙老头学习的事儿,狄笙就一直没说话,媳妇情绪低落的原因,狼爷心里有两番猜测,一是狄笙不愿意小家伙跟着孙老头学习,学武,就算是狄笙这样的外行也应该知道,这事一个极度痛苦的过程,没有正儿八经的付出,你想有所成绩,那是不可能的,而且,孙老可是出了名严师,想在他眼皮底下逃懒儿,找死!

    二是,她觉得愧疚。

    忽地狄笙止住了步伐,没像往常那样抬头看着自己,只是揽着自己的腰扑进了自己的怀里,“阎狼……”

    “嗯?”狼爷明白了,小媳妇的情绪低落更多的是第二点。

    “咱家崽儿怎么办?”她是一个母亲,是一个怀着孩子的母亲,她也想自己的孩子受到最好的教育,她知道,不单单是她想,狼爷也想,虽然现在不乏人才,但像孙仲谋这样‘自闭桃源称太古,欲栽大木柱长天’的人确实难得,一个孩子跟了这样的老师,能不成材?

    “又犯傻了?咱是狼妞,不需要!”狼爷轻轻托起媳妇的下巴,幽邃的眸子里带着宠溺。

    狄笙被他这话给气笑了,都什么时候了,他还这么没个正经,这隔皮猜瓜的事儿,谁敢这么百分百保证?

    前天在医院跟她妈一起产检时,她先检查的,查完后,她妈拿着两千块钱往人医生手里硬塞,结果,人愣是不要,没等她妈说话,人大夫直接一句有人专门交代了不准给叫‘狄笙’的做胎儿性别鉴定。

    当时她妈不知所以的还骂,她妈不知道,她还能不晓得,那个‘有人’可不就是她家狼爷?

    “我跟你说正经的,你好好说!”狄笙气不过在他腰上重重拧了一下。

    “我也是说的正经的,听话,别气着咱闺女!”狼爷轻轻摸了摸狄笙的肚子,又大了,肯定是个小胖妞!

    “我怎么气着你闺女了?”狄笙啪的拍掉狼爷的手,不知不觉间这话题就跟着狼爷走了。

    “你老是误会她的性别!”

    “……”丫她误会性别?他怎么不说他自己误会她儿子的性别?

    跟他讲这个理,别想讲通,“我这肚皮不会就这么不争气吧?就不能生个儿子出来?我要生个儿子出来呢?”

    狼爷蹙了蹙眉,他才不要儿子,他可不想他儿子再看别的男人的*,“跟你这肚皮有什么关系,我让你生闺女你就生闺女,怎么可能会生儿子!”

    “……”

    霎时一肚子的愧疚让狼爷给气的一点儿都没了。

    走了约七八分钟,缓坡似的阶梯到了尽头,前面是一大片竹林,忽地,小家伙止住了步伐,狄笙下意识刚要开口,竹林深处,如洪钟般沉厚的声音随风飘来,“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而不能,用而示之而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狼爷唇角淡淡勾起一个弧度,揽着停住步伐的狄笙朝竹林深处而去,小家伙忍不住放轻了脚步。

    开阔的竹林里,一位精神矍铄身着白色练功服的老者正手持竹简沉醉于那字字珠玑的《孙子兵法》之中,“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

    “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不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

    狼爷醇厚的声音从狄笙耳畔响起,老头没有转身,但持着竹简的手抖了一下。

    阎狼话音一落,老头子猛地朝后扔了个东西,狼爷右手揽着狄笙一个旋身,轻轻松松接住了老头子扔过来的竹简。

    “你小子没事儿是不会来老头我这儿的,给我送人来了?”孙老嘴上是跟狼爷说话,可眼睛早就盯在站在最后面的阎风身上,他现在带了三五个学生,但没一个好玩儿的。

    阎狼得了儿子的事儿他早就知道了,要不是老太太按着,他早就又跑到人家阎家磨嘴皮子去了。

    就这一眼,老头嘴就咧开了。

    “想跟我学本事吗?”老头绕过阎狼狄笙两人,直奔小家伙而去。

    小家伙环顾了一圈,最后定格在老头子身上,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你是奥特之王吗?”

    “当然!”老头子大言不惭的,当之无愧的回答道。

    “那我愿意!”小家伙如星的眸子闪着灼灼之光,笙妞一头栽进狼爷胸口,这老头骗人,果真是,兵者,诡道也!

    “你就是陆老头的干闺女?”

    一听陆老头三个字,狄笙赶紧从狼爷胸前抬起头来,连连点头,“是的,孙……”

    “叫姨丈就是!”说罢,拉起小家伙绕过狄笙朝东走去。

    什么意思?狄笙猛地抬头看向狼爷。

    “陆老夫人跟孙老夫人是姐妹俩!”狼爷揽着媳妇跟上陆老头的脚步。

    狄笙不禁感叹,这世界可真小。

    竹林往东五百米,一栋仿古的庭院出现在面前,还没进门,陆老头那如钟洪声就出了嗓门儿,“老太太,赶紧做饭,狼小子来了!”

    话音一落,一个六十岁上下的老太太出现在了门口,老太太衣着很朴素,就简单的一身唐风的棉服,黑底红花,道适合老太太微微富态的身材,跟孙老头一样也是盘扣上衣,黑色的棉质长裤,裤腿处带着绣花,五官跟陆老太太长得并不是很像,比陆老太太更显和蔼,站在这古色古香的宅院里格外的和谐!

    老太太狠狠瞪了孙老头一眼,亲热的拉着狄笙的手,“上山累了吧?狼小子,赶紧把丫头带进去,这是几个月身子了?”

    “叫姨妈!”

    孙老头在狄笙开口吼道。

    蹭地老太太来气了,“你个老孙头,有话不能好好说,丫头,咱不理他,整天借着会读两本破书倚老卖老,孩子面前呢,不能好好说话,叫狄笙是吧?你听这名儿多好,别随着狼小子叫,是该叫姨妈,你干妈就是我……”

    “啰嗦什么,不是说人家累了吗,累了还不给请进屋里,老四你也是个没眼力见的,你师母都说了让你把媳妇带进去,你倒是动弹一下啊!小疯子,走,你跟师祖进去!”孙老头没好腔的截断了孙老太太的话,气呼呼地进了正堂。

    狄笙瞬间风中凌乱,她以为孙老太太很知书达理,温柔贤惠,为夫是从,结果……

    还有,这小疯子的雅号可真不怎么好听,他是那个传说中的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的孙元帅吗?那么才华横溢,满腹经纶,学富五车,才高八斗,文采武略,样样精通的人,怎地就给新进门的徒孙取了这么一名儿?

    狼爷似乎很习惯于这夫妻俩的相处模式,揽着还在震惊中的媳妇跟着进了正堂。

    孙老太太最后进了门,从厨房里端了点心出来,狄笙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些很可爱的小点心,孙老太太一笑,白了旁边坐着的孙老头一眼,“我家老孙头喜欢吃,这些都是我自己做的,我看着你脸色不太好,先吃点儿,姨妈马上给你做饭,狼小子知道,我这手艺可不差!”

    “天哪,您自己做的,这也太精美了吧,看着都不舍得……”

    “那就别吃了,待会儿吃饭吧!”孙老头蹭地从狄笙面前端了起来,起身拿着东西就往书房方向跑去。

    “老孙头,我数三声,你回不回来,不会来,别怪我不客气了!”本来恢复了慈祥状态的孙老太太蹭地火了。

    一听媳妇这儿动静,老孙头屁颠儿屁颠儿的老不耐烦的走了回来,“她说不吃的,又不是不给她饭吃!你看看她胖的那样儿,再吃成什么样了?”

    因为屋里热,狄笙一进屋就把外套脱了下来,狄笙顺着孙老头的视线看向自己的肚子,他不会以为自己的肚子是吃出来的吧?

    “我妈妈不是胖的,我妈妈的肚子里装着小妹妹!”风哥儿赶忙起身解释道,那小表情就怕人家说他妈妈丑。

    风哥儿话一出口,刷地一下老头子变了色,蹭地一把拂开阎狼,“你喜欢吃什么味道的,这是香芋味的,这是紫薯的,还有这个,一口酥,特别好吃!都给你,行吗?”

    狄笙狐疑的看着孙老爷子,他有这么好心?

    不过,她真想吃那个一口酥,狄笙点了点头,没忍住的接过了老爷子手里的点心盘儿。

    “吃啊,尝尝!”老爷子有些急切的说道。

    狄笙眉头一蹙,她倒是不怀疑这一口酥里放了什么东西,关键是,她觉得这老爷子似乎在打什么主意,她想问,又觉得对人不尊敬,干脆就一口吃了。

    结果东西还没进肚,老爷子开口了,“给你商量个事儿成不?”

    狄笙嘴里有东西不方便开口,只得点头承应。

    “你也送我个礼物呗!”

    刷地,狄笙脸红了,嚼动着的嘴僵住了,满脑子都是对狼爷的各种不满,来的路上她就说了去给孙老带点儿礼品,他愣是说不需要,这倒好,人家开口要了。

    “不行!”狼爷蹭地变脸了,小家伙一看狼爷这态度立马站到了孙老头和狄笙之间,完全就是一护卫小勇士的样子。

    “你说了不算,我外甥女说了算!”老爷子完全不理会狼爷那锅底似的脸,和颜悦色的对狄笙利诱道,“你把她给我,我让你姨妈天天给你弄好吃的,我绝对把我这一身本事都传到她身上,要是狼小子敢欺负你,我绝对给他好看,你看看我这屋里,都是名家名画,你喜欢什么随便拿,我不给你要了就给你换,你看行吗?”

    狄笙看着他手指指的方向差点儿炸毛,他要她家狼妞?不,想用她那些字破字换她家狼妞?

    “妹妹是我跟爸爸的,不换,不给,我不跟你学本事了,我不要当奥特曼了,妈妈,回家!走走!”小家伙刚才确实不太明白,但就知道跟狼爷站一条线,可现在,他看明白了,这老头要他妹妹。

    风哥儿扯着狄笙就往门口拉,狼爷就在后面跟着,基奈山蹭地从长廊窜到了门口。

    这会儿子孙老太太的动静也没了,她悻悻地看了眼狄笙,她的意思就是换了呗,哪怕把老头给换出去都成。

    “哎哎哎,别走嘛,咱在商量商量呗儿……”孙老头一把拉住狼爷的胳膊。

    “不换,不要了,认了当干闺女总行了吧?”孙老头最后妥协道。

    “差辈儿了,老孙头!”孙老太太白了一眼。

    “差辈儿了?那我认她当干闺女总行了吧?”孙老头有些嫌弃的看了狄笙一眼。

    “认不认,不认我就直接去找阎博公,我再磨他一个月,我看……”

    “就这么说定了!”狼爷扶着狄笙回了沙发坐下,伸手拿起刚才的点心盘儿搁到狄笙腿上。

    “哎呦,还是狼小子孝顺,闺女,等着啊,等着妈给你去做好吃的!”说话间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嘿嘿,叫姥爷,小疯子!”孙老头拍了拍风哥儿的头,臭小子还挺孝顺的。

    小家伙咕噜着眼睛想了好一会儿,似乎觉得老头不要他妹妹了,才闷闷开口,“……姥爷!”

    “这还差不多!那什么特别慢你还加入吗?”老爷子眼睛撇了撇吃着他点心的狄笙,心里多少还是有那么些不舒坦。

    “姥爷说的是奥特曼!”狄笙唇角忍不住抽了几抽。

    “你不是奥特曼家族的?”小家伙先是一愣,然后一脸受伤的看着老头,他骗自己,他竟然骗自己!哼,他才不要跟说谎的人学本事,学会了,他就成小骗子了!

    “我当然是……特别慢家族的,我是族长!”孙老爷子脸红脖子粗的嚷嚷道。

    “不是特别慢,没有族长,那个叫奥特之王!你骗我!”小家伙气呼呼地转过脸去。

    “你怎么知道没有的?”孙老头特别不满的说道。

    “我有看电视,所有的我都有看,根本就不是你说的这个样子!”小家伙最喜欢看的就是打怪兽的,奥特曼都好勇敢的。

    “电视?你不知道我们家族的人都不能让地球人知道我们的存在吗?你这样嚷嚷不都知道了吗?

    在这些地球人面前千万不要说奥那什么曼,要说特别慢,知道吗臭小子?这样别人才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你的真实身份才不会被人类给揭穿!兵者,诡道也,要懂得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虚虚实实,敌人才不敢进犯!”孙老头特别严肃的说道,那表情,就连狄笙都觉得好有道理的说。

    小家伙迷惑了,他怎么说的这么有道理,跟自己想的一样,“你是说奥特曼家族的人在地球上的代号叫特别慢家族吗?你是整个家族的族长吗?族长是不是就是奥特之王的化身啊?”

    “奥特那什么王是个什么人啊?”

    “是一个独自一人居住在国王醒的神秘老人,他是光之国的王者……”

    “这不就是了,我是不是个老人?”

    “嗯!”

    “我生活的这地儿跟你生活的地儿不一样吧?”

    “不一样!”小家伙眼中那种期冀的光慢慢回来了。

    “以后不要动不动就提什么奥什么曼,知道吗?”孙老头一本正经的看着小家伙说道。

    风哥儿小脸刷的红了,特别的不好意思。

    狄笙笑的肚子都抽了,这老头可真厉害,忽悠人的工夫可真一流,她现在甚至都能想象得到阎博公是怎么被他这三寸不烂之舌给忽悠成的。

    狼爷看着趴在自己腿上的媳妇,说实话,他能看得懂小家伙被老头给耍的团团转,可却听不懂他们到底都说了些什么,什么慢不慢的,有这么好笑吗?

    “嗯,我一定不提的,族长姥爷,刚刚是我误会你了,你能原谅我吗?”

    “会下棋吗?”

    “不会!”

    “跟我学下棋,我就原谅你了!”

    “我一定好好学的,下棋也是我们特别慢家族的绝活吗?”小家伙的脑袋又开始了天马行空,是不是所有会下棋的人都是隐藏在人类的奥特曼家族的人呢?

    他记得家里的那个凶凶的爷爷,还有大伯,二伯,阎策,阎逊哥哥都会下棋,难道都是奥特曼家族的人?

    “嗯,这可是我们特别慢家族的绝活,练得越好的,在我们特别慢家族可是地位就越高!”

    小家伙连连点头,果真是这样,原来他跟凶爷爷都是一个星球的?

    狄笙实在是听不下去,跟狼爷说了一声,寻着厨房走去。

    厨房里,孙老太太正忙着洗菜。

    “干妈,需要我帮忙吗?”狄笙说话间就卷起了袖子,莫名的,她觉得叫孙老太太干妈很顺口。

    “哪用得上你,不想跟他们那些大男人呆着就坐那儿!刚吓着了吧?”孙老太太又恢复了那和蔼可亲的样儿。

    狄笙摇了摇头,“没有!”她觉得这两口子的生活得特别的逗趣,从刚刚的相处中,她就看了出来,虽然孙老头老是大声嚷嚷,其实,他也就是过过嘴瘾,孙老太太一张嘴,他的气焰就憋下去了,即便是这样可他还是喜欢嚷嚷,喜欢老太太对他凶巴巴的。

    “这是几个月来着?”刚才问的时候让老头子给打断了。

    “四个多月了!”狄笙轻轻抚着肚子,这可是个宝贝儿蛋,还没出来就帮着自己找靠山。

    “从这个月往后,这肚子就得跟吹起来似的,我看你这还没算怎么胖起来,但千万别憨吃愣喝的,要不然到时候生孩子的时候受罪的可是自己!”孙老太太麻溜的把菜放好控水,转身从架子上拿了一个空盆转身从一侧的小门沿着走廊进了另一间屋子,这是个储藏室。

    狄笙抬脚跟了出去,孙老太太后知后觉的才发现。

    “哎哎,你这孩子怎么跟出来了,我就来捞两条鱼,你赶紧进屋,外面冷!”孙老太太一个人习惯了,忘了跟狄笙大声招呼就出来了,转身推着狄笙就要让她进去。

    “不冷,干妈家特别暖和,你摸摸,我手热乎乎的,我想跟您说话,呀,怎么这么多鱼?”屋子里有个十来个平方的水池子,水池子用网隔成了十个单独的空间,每个空间里有一到两种鱼,这一池子足足十几种鱼。

    “你干爸喜欢吃鱼,百吃不厌,蒸的煮的,红烧的,油炸的,只要是鱼就行,十足的就是个馋猫!这里只是淡水鱼,看到那儿了没,半冰箱的鱼,都是些海鱼一类的,什么带鱼,石斑鱼,鲔鱼,鲐鱼,海鲶鱼,鳕鱼还有些我都不知道名字的,太多了!

    以前也不知道这些子稀奇古怪的鱼,这现在常给你干爸弄着吃,五星级的出师都不如我懂得多,什么样的人能吃什么样的鱼,这可都是有讲究的,你比如说这个鲔鱼,糖尿病患者和肝硬化患者都不能吃,但是这个慢性病,高血脂,还有些体质虚弱的年轻妇女就能吃,哎呦,太多讲究了!”说起老爷子爱吃的东西,孙老太太可滔滔不绝。

    “干妈,你太厉害了,懂这么多东西!”狄笙不禁对孙老太太心生敬佩之意,暗暗决定,以后要对狼爷好些。

    “哎呦,这叫懂什么,我都是在电视上看的,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儿,我能干什么,除了研究些吃食没什么能干的,等以后你肚里的丫头生出来,你要是没人看,就给送这儿来,保准给你喂得胖胖的!”老太太的心声不知不觉吐了出来。

    狄笙尴尬一笑,没人看?

    恐怕是一个孩子太少了,抢都抢不上吧?

    ------题外话------

    文文来了,么么哒!这章有趣吧?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