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152 案情进展
    阎宅,书房。

    阎博公微眯着眼睛靠坐在正对着书房门的沙发上,正如阎狼所猜想一般,今天整件事情的策划者就是他。

    关于这个的调查,阎博公不可能自己不插手,他的人也不是傻子,很多事情即便阎狼没说,但他的人依旧查到了。

    比如,面具男就在阎狼的眼皮底下把左璇成功解救走,他不觉得是件容易事,除非有意外发生,果不其然,调查的结果是阎狼那晚去了警局,至于具体发生了什么,那么多隐秘的事情他都调查出来了,更何况警局的那点儿破事。

    左驰陷害了狄笙的弟弟?

    莫名其妙的,左驰怎会想起陷害邱硕?还恰恰是在这个紧要档口,这不奇怪吗?

    阎博公算是看着左驰长大的,他那小眼睛一转,阎博公就知道他打得什么主意,所以阎狼能想到的事儿,阎博公同样想得到,如果没有‘别人’的‘巧献妙计’,左驰能想到这些吗?

    如果对方想要‘复仇’左驰确实是个很好的切入点,左驰睚眦必报的性格特点最容易受人控制,所以,从调查到这些起,他的人就把左驰监控了起来,他既不想就这件事直接询问左驰,又不想放着左驰这个唯一一个跟对方有过接触的人而不顾,所以,他的第一步计划就此展开。

    左驰‘恰到时宜’的生病,司机‘巧妙’至极的在‘最合适’的时间打的这通电话,所有的这些都是他精心安排的,就连阎怡凤的反应他都算计在内了,他的任务就是在这些‘演员’表演不到位的时候,不着痕迹的推上一把而已!

    譬如,阎狼安排保护小舅子的那两位精兵猛将是阎怡凤那些普通保镖能招呼的了的吗?没有他的人,阎怡凤的人只有吃亏的份儿!

    医院里,如果不是他的人把邱硕带到阎宅,怎会有今天中午众人这场卖力的精彩演出?

    “陆奇那边有什么消息?”阎博公随手拿起下午让李立伟从郑老头家借来的棋谱。

    看着棋谱,他眉头蹙了蹙,这个郑老头,两册棋谱就给了他一本,虽然他往往借了不还,指不定这次就还了。

    阎狼放下手里的火麒麟镇纸,反身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对父亲的话,他一点儿都没感觉到震惊,既然他设了这么大的一局,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打算?

    父子俩的目的不约而同了,他们都想借着这次警局审讯的机会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

    为了彻底掩人耳目,来带走左驰的人确实是警局的普通职员,而审讯他的人确实狼爷特意安排的,阎狼看了眼一脸认真研究棋谱的老爷子,他就算不说,有些事儿,老爷子只要想知道就一定能知道。

    他能在阎怡凤身边安插眼线,自己这儿同样也能,他没有拐弯抹角,直奔主题的说道,“审讯结束了,该说的都说了,打电话给他的人是个女人,打电话的时间是在左驰正在‘夜色’!”

    女人?

    阎博公从棋谱中抬起头,定定地看了阎狼一眼,似乎在确定他话中的真伪,动了动嘴唇,转而说道,“说了什么?”

    “问他要不要‘现在’替他姐姐报仇!”阎狼特意指出了‘现在’二字。

    阎博公的思绪还停在对方是‘女人’的身份上,并没有对阎狼的话有什么反应,他直接把手中的棋谱放在了茶几上,微微靠在沙发上,他眉头一蹙,沉声问道,“审讯的结果你怎么看?”阎博公知道这个小儿子从来不多说一句废话,他说的每句话都是事情的关键。

    “时间问题!”口袋里,手机震动,他掏出手机,是信息!

    狄笙发过来的,说是要吃饭了,问他谈完事情了吗?其实更多的是担心老爷子处罚它。

    他眸光依旧清冷,但心却柔软了下来。

    阎博公眉头微挑的看着儿子,他倒不是因为儿子此时的动作,说实话,他根本不知道阎狼再做什么,四个儿子里,他最看不清的人就是阎狼,这个人太会掩藏了!

    他所惊诧的是阎狼说的‘时间’问题,而非他心中所想的‘性别’问题。

    似乎知道父亲的疑问一般,收起手机,阎狼继续道:“没见到人,男女就都是未知数!不重要,重要的是时间!

    我调取了事发当晚在华宅大厅的视频,从左驰进场到离场,他没有离开镜头的范围,左驰是在三嫂被发现之前离开的,也就是说,他是现场封锁前离开的,那时候有人离开,应该不会引起别人的关注。

    事发后,对方第一时间给左驰打了电话,这说明这个人当时也在会场,并且知道左驰当晚的具体行踪!”

    “不会是恰巧打电话给左驰吗?对方既然对阎家,左家如此了解,就算是打了电话给左驰,也不能说明人就在现场啊?”阎博公对阎狼的判断有些不太赞同,这样的判断太过于武断!

    阎狼对父亲的不赞同没有任何表情,一如往常般冷淡的解释,“两点,第一点是对方是怎么知道左驰当晚没有什么不便于行动的安排?因为ta在现场,并且知道左驰的行踪!

    第二点,对方电话里曾说过要不要‘现在’替姐姐报仇,‘现在’二字恰恰是ta在现场最好的证明!”

    “当晚跟左驰接触的人有可疑的吗?”问完这个问题,屋子里一瞬间的沉寂!

    父子俩谁也没说话。

    这个问题果真白痴!

    在现场,知道行踪,难道就一定要接触的左驰才行吗?

    所有的一切似乎又回到了最初!

    现场来来往往几百人,从主人到客人,从保安到佣人,从男人到女人,到底哪个人才是‘ta’又或者是‘ta们’?谁也不能确定,现场到底有几个对方的人,这么一场戏能如此完美落幕,恐怕人数不再少数吧?

    “左璇的事情有进展吗?”阎博公打破了沉寂,虽然阎狼说不去找左璇,但却没有说不去调查!

    “应该不在国内了!所有的机场都排查了一遍,包括阎氏的苍山机场,从事发当天到今天下午五点一刻,一共有五十二架私人飞机飞出境内!分别通往英国,日本,美国,澳大利亚,德国,意大利,法国,泰国!”把人藏在国内的可能性很小,他既然这么辛苦的把人从自己手里救出去,那么对方一定是打算用她做件大事儿,既然左璇对他来说这么重要,那么他一定会把人送到自己的地盘儿上!

    “所以,你的意思是,只能静观其变了?”阎博公淡淡的看向阎狼。

    “嗯!”

    可不是静观其变,52架飞机飞往8个国家,他能确定人就在这52架飞机中的其中一架里,但,飞机在哪儿降落,这是个未知数!

    七点四十父子俩才从书房出来,游敏之赶紧起身让房妈通知厨房准备开饭。

    看见狼爷安然无恙地出来狄笙的情绪也就放松了下来,宋淑梅狠狠瞪了狄笙一眼,下午她去医院看阎怡凤了,阎怡凤对她冷眉冷眼的,就因为中午她说的那几句话的缘故。

    她当时的目的就是想激化双方的矛盾,她料定狄笙得罪了阎怡凤老爷子定然不会善罢甘休,这样两败俱伤的情形,她很乐意看到,谁曾想,她狄笙竟然安然无事!

    倏地,她眉心一蹙,当时好像是狄笙莫名的一句话把自己拉进战局的,不对,她是故意的,当时钟静书也在,她狄笙平时不是跟钟静书最好吗,当时怎么不问钟静书,反而询问自己,宋淑梅脸色更是暗沉,原来,她狄笙是故意算计自己的!

    宋淑梅双眸死死盯着狄笙,这个小贱人,这才进门多久,她竟然敢算计自己。

    阎绅碰了碰宋淑梅,他当然知道妻子此时的想法,但是,他对宋淑梅不分场合的就流露情绪很不满意,老爷子最近对老四一家格外上心,虽说事情是发生在四房身上,但是,这种把他们摒弃在外的做法,说实话,他很不舒服!毕竟,他才是长子。

    阎博公情绪明显的低落,就连‘吃饭’二字都没说,游敏之轻轻说了句‘都吃饭吧’,这才算是解冻了一桌子等候着的人。

    饭后,阎博公一个人进了书房。

    其他人也都各回各屋了。

    “风哥儿,洗澡澡,睡觉觉了!”狄笙放好洗澡水朝客厅喊道。

    小家伙此时正聚精会神的看狼爷玩股票,狄笙喊了两声没见人进来,蹭着拖鞋走了出来,哎呦喂,这爷俩还聊起来了,狼爷跟教自己时一样的教着小家伙。

    她知道,此时是国外的股市行情,她就不明白了,大字都不识一个的孩子,他能看得懂那密密麻麻的英文?能听得懂那一里哇啦的上市公司的名字?

    没等狄笙开口叫,门响了,狼爷拍了拍小家伙的头,“去吧,洗澡睡觉,知道怎么做吗?”

    “知道!”说完,小家伙蹭地跑进了自己的房间,从里面拽出自己的睡衣,蹭地又跑到狄笙面前,一本正经的说道,“妈妈,我是男人,我要自己洗澡澡!”

    没等狄笙反应过来,小家伙嗖钻进了浴室,嘭地一声关上了门。

    狄笙愣了一秒,忽地反应过来,蹭地朝浴室跑去,砰砰拍着门,“宝贝儿,开门,你现在还小,别听爸爸的那些话,听话,呛着水怎么办?风哥儿,听话!”

    “呛不着,我会小心的,妈妈放心!”小家伙呼啦着水往身上浇。

    不论狄笙怎么敲门小家伙就是不开,气的狄笙鼻子都冒火了,当然,这惹狄笙生气的人是狼爷,她气呼呼地拉开卧室的门,刚要发火,忽地愣住了。

    沙发上,不知何时多了两个人,一个是陆奇,另一个,她从来没见过,白白净净的,一身黑色的休闲装。

    没等她开口,沙发上的陌生人从沙发旁的玻璃桌上拎起一个巨大的包朝她走来“嫂子好,我叫皮三儿,是厉绝身边的人,这包里是许宁给您和小少爷准备的礼物,知道我来就让我给带来了,她让我捎句话,说……”说到这儿皮三儿停下来看了眼狼爷,狄笙疑惑的看着他,闹不明白这许二同学让稍的是什么话,还让人家皮三儿如此的难开口。

    “说什么啊?”

    皮三儿深吸了一口气,道“说,她是您坚强的后盾,如果混的不舒坦,赶紧打包,带着儿子,揣着女儿到泰国找她!”

    陆奇撑着头的手直接无奈的把眼睛盖上了,他真心觉得这个兄弟有时候傻得不一般,她许二让你稍话,你还真就稍话,他透过露出的小小的指缝看向狼爷,哎呦喂,那脸都黑成锅底了。

    狄笙顿时感动的无以加复,那脑袋瓜子一时没反应过来,嘴巴里的话就这样秃噜出来了,“嗯!我会的!”

    她这个话一出口,陆奇恨不得此时脚底踩了风火轮,能跑多远是多远。

    狄笙倏地觉得一股寒气窜进脖子里,她接着快速补了一句,“你让她放心,有阎狼在,我一定会很幸福的!”

    说时迟,那时快,不管真心假意,狼爷那脸色蹭地就恢复正常颜色,不过,看着狄笙身前的那个巨包的眼神让人不自觉的想到了碎尸万段这个词。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