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146 狄笙找事儿
    阎宅主屋。

    狄笙绕过玄关,看了眼沙发上坐着的弟弟,邱硕脸上包着纱布,右臂吊在脖子上,这就是狼爷所谓的皮肉伤?她胸口一紧,转开了视线,直接迈步走到阎博公面前。

    “爸!”她强忍着胸口的怒气跟阎博公打着招呼。

    “嗯!”阎博公冷声应了,眸光阴测测的看着狄笙,他对狄笙此刻的表情非常不满。

    如果是往常,狄笙一定会收敛起自己的怒气,可面对弟弟受了委屈,她无法淡定,也不想淡定,她无畏地迎上阎博公的目光,开门见山的直奔主题,一点儿都没含蓄,一丝都没保留,甚至怒气也随之喷发而出,“正好我弟也在,爸觉得老姑找人打了我弟的这件事儿该怎么处理?”

    阎缙眉头一扬,唇角勾起一道赞赏的弧度,这弟媳,配他弟弟!你听听这话说的多有水平,啥叫‘正好我弟也在’?她没问弟弟为什么在,反而觉得她弟在是再好不过,绝了,这话真真是绝了!

    如果说,他之前觉得狄笙算是他弟弟的玩物,而今天,他才真正觉得这人是他弟媳!

    敢跟老爷子叫板儿的女人,除了她狄笙,还真没有其他人,甚至包括韩子格!

    别说阎缙,就算左致远这种精于算计,善于分析的人都没想到狄笙会这样开场。

    阎博公微微仰靠在沙发上,冷戾的眸子紧紧看着狄笙,狄笙仍旧维持着微微气愤的表情,眼神中没有一丝的躲闪。

    游敏之的手不自觉得交缠在一起,她知道自己此时绝对不能开口,如果她开口,会让阎博公会觉得自己在给他铺台阶,这会让他恼羞成怒的。

    阎博公的性子跟常人完全不一样,别人在尴尬时希望有个台阶下,而他最厌恶的就是借着台阶下来的人。

    她只能干着急,心里揪着,对狄笙是又担心又生气。

    她心里希望狄笙能息事宁人,这次受了委屈就受委屈呗,顶多以后让着左驰一些,实在不行,她让阎狼把这个小舅子送到国外去上学,世界这么大还躲不开左驰?

    她不希望阎狼因为小舅子的事儿跟阎怡凤闹僵,虽然现在不怎么和,但总希望能少一件事儿是一件事儿,更何况左驰不是左璇左梵音她们,这可是阎怡凤心尖儿上的肉,他要有个三长两短,那可是会要阎怡凤的命儿,即便阎博公再不喜欢这个外甥,可关乎他妹妹命的事儿,他能不维护?哎,你说怎么就跟阎怡凤杠上了呢?

    正当她揪着心揪着的时候,阎狼一步踏了进来,一看儿子进来,她恨不得起身把人轰出去,你说这时候要是老爷子对狄笙发起火来,她敢说,这不要命的儿子能跟老爷子拼命。

    所有人都以为阎狼会走到媳妇身边把媳妇揽进怀里,然后扔给老爷子一个挑衅的目光时,人家只是淡淡看了一眼,转身坐到了小舅子身边。

    瞬间,屋子里的空气凝结了起来,这事情的发展完全不在众人意料之中,下一步会发生什么,谁也不敢猜测了。

    阎博公收回视线,坐正了身子,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执起茶具上的茶壶,一杯一杯的把茶具上摆放的精致小巧的杯子注满,放下茶壶,他端起身前的杯子轻抿了一口,慢慢体验那苦涩刷过舌尖的感觉,直到满口溢满茶香,他才再次轻抿,一如刚才般的品味,水杯见底,他慢慢放下手中精巧的杯盏,眼眸注视着茶具上雕刻的茅草屋,清清冷冷地道,“你觉得该如何处理?”

    低垂的眼皮遮住了他眸底的情绪,清冷的声音拭去了他真正的意图,谁也不知道他这句‘你觉得该如何处理’是扬是抑,是褒是贬,是反问还是询问!

    这样的阎博公深沉地让人不知下一步将要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宋淑梅快速的把老爷子的话通过微信发给了老公,她对阎绅没能在现场而感到很遗憾,老二,老三,老四以及左致远四家最近发生的事儿让她觉得异常兴奋!

    游敏之心里跟猫抓了似得,纠结的很,她从来不觉得狄笙是个有脑子的人,谁知道她怎么想的老爷子的话,她千万别以为老爷子真的是询问她,而不是怒极反问!

    人往往还真就这样,越是怕什么越是来什么,狄笙看着阎博公,脸上的怒气在阎博公吐口的瞬间就消失了,声音也沉稳了下来,没有任何情绪的说道,“我觉得这件事儿爸还是别过问了,留给我们两家来处理就行!毕竟,爸对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并不是很清楚,更何况,不管爸怎么处理,总有一方会觉得不公平,不如交给我们两家,省的爸落下埋怨,白白跟着生气!”见阎博公没任何反应,她微微转头看向坐在长条沙发上的左致远,“姑父你觉得呢?”

    左致远倒是淡定,对狄笙的这番话并没有表现出诧异,镜片后的眸子淡淡地扫过狄笙,最后停在了阎博公的身上,“大哥,狄笙说的是!要不就交给我们两家?”

    左致远的话带着询问,明显的期望阎博公插手这件事儿,阎怡凤找人打了邱硕这件事儿他事先是不知道的,等他知道的时候,人都被送医院了。

    俩孩子打架实属正常,但他怕阎狼追究那天晚上他儿子陷害邱硕的事儿,如果真追究起来,阎狼能把左驰送进监狱。

    阎博公何等聪明人,能听不出左致远话里话外的意思?

    没等他开口,一直没说话的阎缙完全打破格局的说道,“爸,来盘儿?”

    这话突兀的让大家都明白了他的意思,阎博公深深看了阎缙一眼,这个儿子可是从来不跟自己对弈,今天……

    阎博公看了李立伟一眼,李立伟点了点头,大步走到大客厅,快速准备好棋盘,狄笙感激的看了阎缙一眼,阎缙邪戾一笑,起身朝棋盘走去。

    狄笙走到邱硕身边坐下,看着他吊着的胳膊担心的问了句,邱硕摇了摇头,胳膊骨头没事儿,就是皮肉伤。

    她转过头,冷冷地看着她从来没怎么注意过得左驰,左驰缩了缩脖子,尽量躲避开狄笙的眼神,本来他对狄笙没什么所谓的怕不怕,可一看她今天对阎博公都没所畏惧,他倒是畏惧了起来,朝旁边的左梵音靠了靠,希望借着左梵音单薄的身子挡住狄笙的目光。

    左梵音看了眼从进来就没有动静的阎狼,目光转到狄笙身上,“四嫂,这是个误会,之前,妈不知道打了左驰的人是你弟弟,你也知道,我妈四十多岁才生的左驰,今天早上,司机打电话说驰儿生病了,一问才说是被人打了,当时司机也是被左驰生病吓着了,也没说清打人的是四嫂的弟弟,只说叫邱硕,谁曾想四嫂的弟弟是姓邱而不是姓狄,再说,当时我妈也是着急,她向来把驰儿看的比命都重要,这才一怒之下让人去找了邱硕的事儿,你说,要是真知道是你弟弟,这事儿也不会发生啊!”

    左梵音微微转头看着邱硕,柔柔一笑,“邱硕,我是左驰的姐姐,我叫左梵音,今天的事儿,我代我妈给你道歉,它确实真的只是个意外,我妈她心脏不好在卧床休息,一听左驰被人打了,难免冲动了些,你能体谅一个母亲的这种心理吗?真的很抱歉!希望你能谅解!”

    邱硕刷地脸红了,他从来没见过这样柔情似水的女人,狄笙跟狄笛从来在他心中都是女汉子的形象,这轻轻柔柔的语调让她整个人的形象在他心理瞬间幻化成了被后母欺负的灰姑娘。

    “姐,我的伤不重,要不就……”剩下的话被狄笙冷戾的眸光逼退了回去,狄笙转过头看着对面的左梵音,意味深长的笑了,今天的事儿,她还就真不打算息事宁人了。

    “梵音说话果真会避重就轻,左驰受伤是‘被人打了’,邱硕被老姑‘专门找来的人揍了’你怎么说来着?

    哦,叫‘让人找了邱硕的事儿’,啧啧啧,你听听这话说的多有技巧,不愧是在美国上过大学的人,果真是我这种土包子比不了的,我说话就是忒实在了,太讲究实事求是了,哪儿要是说的不好听,你见过大世面的人就多多包涵了啊!”狄笙笑容可掬的说着,大客厅里,刚执起黑子的老爷子顿住了手里的动作,不着痕迹的看了小儿媳一眼。

    狄笙没等左梵音开口解释,她眉头一蹙,疑惑的看着左梵音,“梵音说因为邱硕打了左驰,所以老姑就专门找人揍了邱硕,是这样吗?”

    明知道狄笙接下来要做什么,她却只能忍着,装憨卖傻的应‘是’,左梵音心底腾起烈焰般的怒火,眼底却带着歉意,“狄笙,你也知道我妈她身体不好,受不得气!”

    狄笙冷冷笑了笑,她这话意味可真够深的,明里说的是因为阎怡凤身体不好才动怒找人打了邱硕,暗里是在警告她,如果她不识相的借着她左梵音给的坡下去,阎怡凤那身子要出了什么意外,可是她给气的!

    狄笙轻轻抚了抚微凸的小腹,有意无意的告诉他们,她狄笙也是气不得的人,见左梵音脸色暗了暗,她满意的勾起了唇,转头看向看戏看得正热闹的宋淑梅,宋淑梅的小动作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面上表现的还挺是那么一回事儿,可心里恐怕早就乐开花了吧?

    既然那么爱表演,何不如就此客串一次,狄笙语气一转,微带尊敬的说道,“大嫂,我记得你是京都大学法律学专业的吧?”

    宋淑梅下意识的说道,“对啊!”她有些不太明白狄笙怎么突然问起她学什么专业的了。

    狄笙点了点头,“都说学法律的最讲理,我想问问大嫂,你觉得今天的这事儿该谁给谁道歉?”

    宋淑梅也不是傻子,她知道中间肯定有她所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但是,她怎么就不能装一次傻子?

    息事宁人?狄笙不想,她也不想,两家打的越热闹越好,有些事儿既然狄笙想借着她的嘴说出来,她何不成全她一次,所以,做一次傻子又如何?

    “嗐,要我说,都不是外人,道歉什么的就算了!”说到这儿,她看了眼狄笙,又看了眼左梵音。

    狄笙唇角噙着笑,眼睛盯着自己,左梵音暗淡的脸也明朗了些,宋淑梅微微停顿了一秒,心中暗笑一声,仿若无心一般‘配合’狄笙的心理继续说道,“再说,老四家的弟弟打了驰儿,老姑也找人打了邱硕,这怎么都算是扯平了,最多就是,谁挨得轻,谁挨得重,话又说回来,打架哪有个准头劲儿,两边都打了,就算是平了!也用不着道歉了吧?”

    她话音刚刚碰着地儿连反弹的时间都没有,狄笙恍然大悟中还带着一丝疑惑的开口,“对啊,大嫂说的可不就是这个理儿?既然双方都挨打了,梵音,你这歉道得可就莫名其妙了!”

    阎博公抿着茶水的动作在狄笙话音一出口停了一秒,阴冷的眸子瞬间移到了对面的阎缙身上,他突兀地开口邀自己下棋,一定知道些什么,阎缙痞痞一笑,没理会老爷子的目光。

    游敏之的刷地变了脸,话到此处,她什么都明白了,她不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她只知道现在左梵音在求和,而狄笙却不愿意息事宁人,她想干嘛?游敏之脸色一沉,轻声咳嗽了一声,眼眸紧锁着狄笙,可狄笙压根儿就没往她这儿看一眼,她只能干着急,她又咳嗽了两声,没引来狄笙,倒引来了阎博公的冷哼。

    左梵音眼眸微垂,不着痕迹的避开了狄笙的视线,楚楚可怜的样子跟狄笙此时的咄咄逼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狄笙淡淡收回视线,倏地,她眸光一凛,楼梯口一双熟悉的拖鞋露了出来,她唇角微勾,计上心头。

    ------题外话------

    最近频频看到好多妞跳定,后台有订阅记录,有些妞的粉丝值只有两百多,果而真的……

    谢谢正常订阅的妞,真的很感谢!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