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142 此起彼伏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fon colt;<b></b></fon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br>

    书房里,父子俩大眼瞪小眼的足足‘暧昧’了三分多钟。

    一墙之隔的狄笙想进去喊小家伙睡觉却不忍打断父子间正在进行时的这番‘情感交流’。

    狼爷余光扫过书房隐形门前晃动的小身影,脸又红了一层,冷眸迅速切断了跟小家伙的对视,冷声道,“去睡觉!”

    说完转身拿起桌子上摆放的文件认真浏览了起来,小家伙黑亮的眸子怔了怔,一丝黯然爬上眼球,许久才应了声‘哦’,挪动着僵硬的小短腿从书桌前离开,一步一步的走的极慢,时不时的还转头看看期望办公桌后面的爸爸能喊住自己,知道小家伙挪到书房与卧室连接的地方都没能听到狼爷开口,甚至都没能抬头看看自己。

    此时,卫生间里,狄笙拎着狼爷的白袜子各种抨击,怒斥,憋了半天,这人竟然说了这么三个字,多伤小家伙的心。

    一看到小家伙闷闷不乐的转身从办公桌前离开,她就转身来了卫生间,她不想小家伙看到她在门口而觉得难为情。

    端着洗好的内衣袜出来,小家伙正坐在卧室外间的小客厅的沙发上,一件狄笙出来,赶忙站了起来,“妈妈!”

    “小阎总,开完会了?”把盆朝身上靠了靠,腾出一只手捏了捏小家伙肉嘟嘟的小脸狄笙调侃似的说着。

    小家伙瞬间小脸爆红,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狄笙笑了笑,没在继续调侃下去,“可以帮妈妈晾衣服吗?”

    “嗯!”小家伙赶忙走到低声另一侧,帮着狄笙扶着盆,娘俩朝阳台走去。

    阳台上,狄笙放下手中的盆,盆的样式很特别,是狄笙第一次带着狼爷逛超市时买的,这种盆中间有两个蜿蜒交错的十字形的槽,跟盆配套的还有两个隔板,平时洗衣服时,隔板可以拿出来,晾衣服时,防止大人小孩的内衣物参杂,可以把隔板安插上,这样一个圆圆的盆就被分成两个或四个**空间。

    狄笙降下晾衣架,小家伙赶忙从盆中拿出狼爷的白袜子,仔仔细细的把袜子整理平整递给狄笙。

    狄笙接过小家伙手里的袜子不觉间笑了出来,看样子狼爷在他心目中占据了很很重要的位置。

    盆里不单单是有狼爷的衣物,还有自己的跟他的,小家伙下意识拿起的就是狼爷的,这不是巧合,而是证明这个人在他心中的地位确实很有分量。

    晾好衣服,给小家伙冲了个澡,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狄笙看了眼书房,狼爷还在一本正经的忙着看文件,她扯了扯唇角,轻轻关上了隐形门。

    床上,狄笙跟往常一样给小家伙讲着故事,可小家伙却不想往常那样着迷的听着,咕噜着大眼睛欲言又止的看着狄笙。

    狄笙轻轻放下手里的书,摸着小家伙肉嘟嘟的小脸,柔声问道,“怎么了,宝贝儿?”

    小家伙下意识的看了眼书房方向,本来就不怎么精神的小脸更是黯然了,无辜的大眼睛看着狄笙,低低的声音中带着委屈,“妈妈,爸爸为什么不喜欢我?”

    狄笙柔柔地笑了,小家伙总算把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她轻轻地摩挲着小家伙短短的头发,“傻瓜,谁说爸爸不喜欢你啊?”

    狄笙的笑让小家伙放松了下来,动了动小身子,整个人贴近了狄笙怀里,低低喃喃地把在书房里发生的事儿说了出来,眉眼间浓浓的委屈全显了出来,“我说喜欢爸爸,可爸爸没说喜欢我!还凶凶地让我去睡觉!”

    “哦?这样啊,可爸爸没说不喜欢你啊,对不对?”狄笙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说道。

    风哥儿一愣,对啊,爸爸没有说不喜欢他啊,他忽闪着黑亮的眼睛,脑中想象着阎狼当时的表现,忽地,自己笑了,笑里带着羞涩,带着兴奋,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他抬头看了看书房的门,刻意压低了声音,贴着狄笙的耳朵,“我知道了,爸爸害羞了,对不对妈妈?”

    狄笙啵地一声狠狠亲了亲小家伙,“嘘,小声些,要是让爸爸听到了他就不好意思回来睡觉觉了,宝贝儿真厉害,这都猜出来了!”

    小家伙蹭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小眼睛早已弯成了月牙,原来爸爸也会害羞。

    狄笙轻柔的抚着小家伙的后背,“爸爸很喜欢风哥儿,有时候风哥儿在沙发上或者在车上睡着了都是爸爸把风哥儿抱到床上的,因为爸爸觉得妈妈力气太小,怕妈妈摔着风哥儿,你说爸爸喜欢风哥儿吗?”

    “嗯,喜欢!”小家伙连连点头。

    狄笙接着说道,“可是,如果妈妈不跟风哥儿说这些,是不是风哥儿就不知道啊?”

    “嗯!”小家伙重重点头,以前他还以为是蜘蛛侠把他抱到了床上,原来是爸爸。

    “所以啊,爸爸很喜欢风哥儿,只是爸爸不爱说话,也很少有人跟爸爸说喜欢他,我们以后要鼓励爸爸,多跟爸爸说这样的话,让他感到宝贝儿跟妈妈都喜欢他,宝贝儿也可以告诉他,喜欢一个人如果说出来会更幸福,对不对啊?”狄笙安慰着小家伙的时候,突然心疼起了狼爷,她下意识的摸了摸微微凸起的肚子,此刻,她倒是希望肚子里的小家伙是个妞,从嫁进来都是男人默默的保护着她,默默疼着她,自己从来没给男人什么,希望这个孩子能让狼爷感到幸福。

    怀里,小家伙喃喃说了句什么,狄笙没有听清,低头一看,原来人睡了,嘴角微微翘着,满满地都是幸福。

    她轻轻下床,推开隐形门,狼爷仿佛算好了似的,正收拾文件,一抬头看到了狄笙,下意识低头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眉头微蹙,“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不是说身子犯懒吗?”说着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到了狄笙身边,手下意识的摸向狄笙的肚子。

    狄笙低头看着肚子上摩挲着的大手,“想等你一起睡!你家闺女说想让爸爸陪着她睡!”

    狼爷眉头一挑,眼眸一亮,对狄笙不再坚持肚子里的是儿子而感到很满意,轻轻拍了拍狄笙微凸的小腹,有些等不及的那种口吻说道,“什么时候动?”

    狄笙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不是早记得滚瓜烂熟了吗?”

    天天抱着呼延韵的那些书在那看,他现在绝对能称得上是个合格的‘月哥’,为了在他闺女出生时能亲力亲为,狼爷从知道狄笙怀孕是就让记宇给他定了十二个娃娃。

    完全仿真,个头标准的从刚出生到一岁,狄笙真算是服了,娃娃现在就在卧室衣帽间里摆着,说实话,这东西一个看着挺可爱的,两个看着也挺温馨的,可十二个在哪摆着,怎么看都觉得挺吓人的。

    狄笙跟狼爷说了无数遍了,这练习娃娃没必要买这么多,买一个练练就得了,等孩子一出生,多抱几天就熟练了。

    当时狼爷一本正经的把狄笙凶了一顿,黑着脸说他家闺女可不能拿来练习,那语气,那表情把狄笙渗得呦!

    她算是知道了,她怀的不是闺女,是人狼爷的情人!

    看着媳妇今天格外柔情似水的样子,狼爷心里一颤,拿起遥控器关上书房所有的电器,揽着媳妇从书房去了浴室,直到狼爷把浴室的门关上,狄笙才反应过来,她下意识转身就要出去,狼爷一把把人抱住,低头埋进狄笙颈窝,深嗅轻啄,低沉而充满特别味道的声音从狄笙颈窝传来,“一起洗!”

    狄笙瞬间觉得有些酥软,狼爷身上浓浓的雄性气息,鼻息间传出的热气,火热的唇瓣有意无意的扫着她白嫩的肌肤。

    “可以吗?”软软的三个字瞬间俘虏了微微挣扎的狄笙,这样的狼爷是她从未见过的,软软的语调里带着一丝祈求,她砰然心痛,她的男人应该是霸道的,应该是唯吾独尊的,而此刻竟在她面前如此伏低做小,她不忍,不愿,她猛地转身,单手扶着狼爷的肩膀,踮起脚尖,另一手霸道的拉下狼爷的脖子,一场旖旎的动态风景一点点展开,轻呢声,娇吟声,闷哼声交织成这个夜晚最美妙最动听的神曲。

    同样的夜晚,有人甜如醇蜜,有人苦若黄连。

    阎怡凤病了!这次是真病了。

    心脏病复发,说重也重,说轻也轻。

    她是先天性心脏病,好在一直保养的好,再加上没什么多少心事,心脏病有好几年没怎么复发过了。

    今天的事儿对她刺激太大,心里一直憋着火气,下午时,她就觉得不舒坦,浑身酸软无力,恶心,焦虑,她当时以为是昨晚一夜没睡的原因,到了晚上,情绪越发焦躁,呼吸困难,脉搏跳动绵软无力,时有时无,脸色也变了,这才发觉是心脏病复发了。

    徐妈赶紧拿了速效救心丸给她服了,然后给家庭医生和左致远打了电话,她这一病,弄得阎博公,游敏之紧张了一番,阎博公紧张是因为这个人在怎么不好,那是自己的妹妹,游敏之紧张同样是这个原因,再怎么不好,这是阎博公的妹妹,真要因为今天的事儿阎怡凤有了三长两短,阎狼也难脱干系,阎博公这个人的性子阴冷古怪的很,谁知道会不会怪到阎狼身上?

    如果今天的事儿跟阎狼狄笙没有关系,她现在绝对会高兴的睡不着觉,阎怡凤死了她才高兴呢,只是,她这一病,游敏之的脸色也不比她好看,灰白无光的,就跟她也得了心脏病似的。

    忙忙碌碌到十一点多才算是稳定了下来,左致远见阎怡凤睡着了,客气的把阎博公,游敏之以及老大家两口子送了出来。

    “大哥,让你们担心了,赶紧休息去吧,这两天都没怎么休息好,这边有我跟梵音,还有李医生,你放心就是!”左致远一脸诚挚的看着面前的四个人。

    儿辈里的,除了老大两口子知道,其他人,游敏之没让人叫,本来阎怡凤心脏病复发就不能太闹,再说这些人在这儿也没什么用,况且,其他三家,哪家没有病人?

    她这样一说,阎博公也没说话,算是同意了她的安排。

    回到卧室,她是一点儿都睡不着了。

    房妈看了眼主卧,老爷子的门已经关上,她端着炖好的养气补血的粥进了游敏之的房间。

    “太太,您别瞎担心,您得注意保养自己的身子,我看您脸色可是难看的很,人的命天注定,担心无济于事。

    什么事儿得往好处想,多想想咱四少爷,想想四少奶奶肚子里的小家伙,您说您要是病了,这孩子出来以后谁能帮着看?”房妈说着话动作麻溜地把游敏之刚刚脱下的家居服叠好收好,转身从洗手间小冰箱里拿出游敏之平时惯用的睡眠面膜,从瓶子里舀出适量放在调面膜专用的玻璃碗内,又把东西送进去。

    出来的时候,游敏之喝完了粥,等她简单洗漱过之后,房妈熟练的包好游敏之的头发,跟专业美容师有一拼的给游敏之拍水,拍精华,舒缓了四五分钟眼睛,然后薄薄在脸上涂了一层睡眠面膜。

    “哎,我不光是担心她这场病,我更怕她明儿一好点,就会借着这场病瞎折腾,你是没看到老爷子那张脸,我现在想想都后怕,你说她要真有个万一,老四可真就倒大霉了!”相处了三十余年,游敏之对阎怡凤了解的很,她绝对会借着这场病在来场闹腾,等着吧。

    房妈动作缓慢的给游敏之按摩放松着头部,“闹腾肯定会闹腾,不过,我觉得老爷子跟以前不一样了,您别瞎操心了,好好睡一觉,明天的事儿,明天再说!”

    “我也想睡,可一闭眼,这脑子就不由自主的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哎,真不知道老四能把人给她找回来不,你说这不就是个冤孽吗?”一想到这儿游敏之刚刚顺畅了的心顿时又烦躁了起来,“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一年好时节。朋姐,你说我什么时候能过上这种日子?”年轻的时候……她有多久没想过年轻时候的事情了?不是不想,是不敢想,甚至现在不愿想,那时候太可怕了。

    别人都看着她风光无限,可谁能真正体会到她的难处?有时候,她觉得她宁可跟华太太一样,男人花就花些,总比……,算了,日子过一天算一天吧。

    “人生在世,没有这事儿就有那事儿,你现在看着人家好,人家还看着咱好,不过人家那样的日子就不知道那种日子的心酸,人都这样,什么都觉得别人的好!等小少爷生出来,你可就没这些心思了!”听着游敏之叫她‘朋姐’,她自然而然的把‘您’改成了‘你’。

    虽然嘴里这样劝说着,可心里早已酸成一片,游敏之有多苦,她最清楚,可不这样劝,她能让她怎么办?好在,现在阎狼比以前好多了,对着太太算是有些温度了,总比之前冷冰冰的好多了。

    “嗯,真希望这孩子性子随狄笙,活泼些,开朗些,一想到那个冤孽要害我孙子,我真想她……”

    “隔墙有耳!”房妈低声截住了游敏之将要吐口的话,不管有没有耳朵,在这个家里,这种有关诅咒的话不说为好。

    而游敏之口中的这个冤孽,此时正坐在一辆黑色的普通奔驰里朝京都北郊机场急速驶去。

    “带我去哪?”左璇的心随着车速一点点紧张了起来。

    “去你该去的地方!”面具男冷冷地说道。

    男人的话让左璇猛地一个激灵,心里的胆怯浮上心头,一点点吞噬了她那颗想报仇的心,“我,我不要……”

    “有些事情,由不得你了!”男人一个反手,嘭地一声,左璇倒在了后座上,头重重地撞在了门上。

    司机面无表情的开着车,直到车子到了目的地,他才恭敬的打开车门,等男人摘下面具从车里下来后,他微微退了一步,询问了一句,“飞机已经准备好,少爷也回去吗?”

    话音刚落,从飞机上下来了两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同样恭敬的跟男人打了声招呼,按着男人之前吩咐的把车里的左璇架到了飞机上,等人消失在机门口,男人清冷地道,“人都撤了,我还要呆上几天!”

    空旷的机场,冷风阵阵袭来,男人的话随风送进了司机的耳朵,司机朝飞机方向做了个手势,机门慢慢合上,男人转身进了汽车,司机关好车门,绕过车头坐进了驾驶座。

    汽车的引擎声,飞机的轰鸣声,呼啸冷冽的寒风声在这个月冷星高的寒夜奏起,一场阴谋慢慢袭来……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