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119 阎风这个身份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静谧的浴室里,狄笙后知后觉的发觉异样,叫嚣的小狼爷似乎气势更胜,刷地,她耳根微红窘迫地看着男用便池,那手仿佛不是自己的一样了,拖着也不是,放下也不行,脑子里瞬间空白了。狼爷也囧了,他哪想到狄笙的动作这么生猛,更没想到自己这么敏感。

    狄笙慢慢恢复了理智,自己男人怕什么,再说了,都那什么了无数次了,怎地还如此矫情?这么一想她也就没这么别扭了,只是,都这么一会子了他怎么不‘放水’啊?

    狼爷也无语了,他倒是想放,可某小狼爷根本就不听自己的指挥,反而某种感觉霎时间充斥着他的大脑,他又想了,比昨晚还要想,可一想到他皮开肉绽的屁股,估计就是想也是白想,刚想着是不是让狄笙出去,要不然这‘水’估计是放不了,结果一声‘嘘嘘……’彻底灭了小狼爷的火气了。

    狼爷刷的脸黑了,她把他当谁了?

    其实刚才声音一出来,她自己也后悔了,余光瞥到狼爷黑沉的脸,更是心里一颤,幸亏是狼爷没说话,也不知道是不是狄笙的口号起了作用还是小狼爷听话了,一阵长久的哗哗声让两人微微有些许好转的尴尬气氛再次凝住了。

    从浴室出来,狄笙如进来时一样让阎狼拿着点滴袋,自己从浴室里吧点滴架拿出来,挂好,然后伺候着狼爷趴在了床上。

    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狼爷的额头,还好,似乎温度降了下去,她还想着给狼爷按摩一下,阎狼拉住了她的手,轻轻的摩挲着,眼睛瞟了眼旁边微微蹙着眉睡得不是多安稳的小家伙,道:“我让记宇给小东西找好幼儿园了,礼拜一就送他去幼儿园!”

    狄笙有些不太赞同阎狼的做法,她觉得这样似乎有些太匆忙了,刚要说话,阎狼接着说道:“学校里的老师比我们要专业,他们对孩子的引导以及心理疏通会做的比我们要好,步女士也说了,他有轻微自闭,所以,狄笙,越是在这种情况下,你越不能因为怜惜而溺爱他,他不能永远沉浸在这样刻意营造的安逸中,他需要成长,需要磨砺!相信他,他会做得到的。”

    狄笙转头看着小家伙,她知道过分的溺爱会让孩子活在幻象中,但是,她真的不舍得看他失落的眼神,良久,狼爷轻轻捏起狄笙柔嫩的小手放在唇边蹭了蹭,略有安慰的意味,虽然狄笙没说什么,但是阎狼知道,她同意了。

    一直到给阎狼拔针,沉默了足有二十分钟的狄笙终于开口说话了,“我想每天送他上学,下午去亲自接他!”

    “嗯!”

    狼爷抬眼看了看时间,快五点了,狄笙的脸色明显的带了菜色,拍了拍床,道:“睡觉!”

    这一觉的时间可真不短,已经中午十一点了,一家三口都睡得格外香甜!

    一个机灵狄笙醒了,下意识的看了眼蜷缩在自己怀里的小家伙,狄笙笑了,这小东西的睡姿,说实话,比阎古语好了不知道多少倍,见小东西依然没有清醒的迹象,轻轻摩挲了一下他的后背,转身看了看依然趴着的狼爷,难得他睡得香甜,眉宇间的戾气下去了不少,脸色也不是多好,清渣微露显示着他的疲惫,下意识的狄笙轻轻摸了摸他的额头,凉丝丝的额舒畅了她的身心。

    纤指游走在他脸上,轻抚着他刀削搬冷厉的轮廓,他长得不像阎博公,其实除了阎绅之外,其他人并不是很像阎博公,除了五官确实很资质上层,这些人都不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老大内敛中带着不容忽视的错觉,或许这跟他长子的身份有关;老二深沉,其实狄笙总有种感觉,他不像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老三完全一副‘拼命十三郎’的感觉,狠戾,果决,无论做什么事情似乎都随自己乐意,优点是会耍浪漫,完全的霸道总裁形象,但她不喜欢;她家狼爷,想到这儿,她的指尖顿住了,指尖下,是狼爷薄厚适中的唇瓣,颜色说不出的好看,这张嘴不会说甜言蜜语,但说得每一个字,都让狄笙恨不得刻录下来,天天听,时时听,即便是两人吵架时的话,她也乐意听。她的狼,最好!

    “傻瓜!”一想到每次两人吵架的时候,她一说走,他就各种生气,还当成真的,她就觉得他好傻,女人生气时说的话,你说他怎么就当真了呢?

    “哪傻儿?”低沉慵懒的声音从她指尖下的薄唇中吐出,他一张嘴,狄笙的粉嫩的指头陷进了他唇瓣间,她赶忙想要抽出,阎狼迅速衔住,指尖上扫过的温热的感觉让狄笙刷的脸红了,刚还想他不会玩儿浪漫,这玩儿的还不顺畅吗?

    “你装傻!”狄笙没好气的抽出手,阎狼闷笑了一声,知道她害羞了,算了,她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一转身,小家伙咕噜着黑色的大眼睛不明所以的看着她,估计是醒了有一会儿了,眼睛里没有那种迷离的错觉。

    一接收到小家伙的实现,视线,狄笙更囧了,红晕又加深了一层,“醒了,宝贝儿?”

    小家伙点了点头。

    “起床吧?”狄笙话音没落,那边的狼爷已经起身了,小家伙实现游移在了狼爷身上。

    狄笙顺着他的实现看了一眼,唇角不自觉地勾起一个弧度,真英雄主义,狄笙还不知道他?怕小家伙看到他不伟岸的形象,你说趴着怎么就损伤他男子气概了呢?

    “给爸爸问早安!”狄笙回过头柔柔地对风哥儿说道。

    “……爸爸,早上好!”小家伙稚嫩的声音里带着刚睡醒时的慵懒。

    “嗯!早!”狼爷看了眼小家伙朝洗手间走去,但耳朵却还支着听狄笙跟小家伙的对话,轻轻柔柔的声音一点点传到他耳朵里。

    因为狼爷不便下楼用餐,午餐是楼上用的,餐后,小家伙在客厅里跟小狼崽玩儿,卧室的门关着,狼爷在床上趴着工作,这是狄笙专门下达的指令,狼爷不得不遵从,书房里智能机器人打扫卫生,除了卧室,它今天的工作是房间里里外外,卧室是狄笙的地盘儿,它可是没这个资格。

    小狼崽一听到智能机器人自我陶醉的变换着音乐工作,它蹭地好像找到了好玩儿的,扯着小家伙的腿往书房去,风哥儿好奇的看着会动的机器人,机器人的高度在一米五左右,听到不熟悉的脚步声,它停止了工作,僵硬的转身看着小家伙,“你好!我叫艾伦!”声音是机械似的女生。

    风哥儿一怔,他很诧异于机器人会说话这件事儿,机器人的眼睛一直看着他,好像在等待它的回答,良久他才羞涩的开口,“你好,我叫步……阎风!”说到‘步’小家伙明亮的黑眸暗淡了下去。

    小狼崽哪有心思听他们问好,它叫风哥儿过来是要给他展示自己的英雄气概,咬着风哥儿的裤腿一扯,等风哥儿视线转到它身上,只见它一个猛蹿朝着艾伦就抓去,惊得小家伙下意识的‘啊’了一声,这一声把狄笙可吓坏了,她蹭地放下衣服从浴室里冲了出来,阎狼也停下了手里的笔,迅速从床上跳了下来,两人几乎同时跑到了卧室隐形门前,因为狼爷要工作,这道门让狄笙关上了,门一开,就看到小狼崽以一个优美的弧度摔倒了沙发上,而风哥儿还呆愣其中。

    狄笙先是上下检查了小家伙,见小家伙没事儿顿时对着沙发上的小狼崽发火了,“公爵,你又欺负艾伦了,老规矩,面壁思过去!”

    公爵浑身的毛一立,知道这次狄笙真发火了,‘公爵’二字就是狄笙发火的预兆。

    狄笙脑子都要炸了,以前这小东西就格外爱欺负艾伦,好在这艾伦是机器人被抓一下倒是没什么,以前狄笙真是气急了或者艾伦身上的某个部件被小家伙给拆坏了她才会惩罚它,可现在有小家伙在身边,她不得不严厉处罚它,不能让它的这种行为带坏了孩子。

    “呜呜……”小狼崽蹭地从沙发上跳了下来,各种表示着自己被艾伦打了,但狄笙根本就没理会,艾伦在工作,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惹它。

    不论它怎么苦苦哀求,最后还是去了门口,面壁思过,但眼神却看着风哥儿。

    风哥儿轻轻走到了门口,眼睛有些纠结的看着小狼崽,似乎在组织语言,好久好久,他才开口道:“打架不是好孩子,这是妈妈说的!”

    小狼崽咕噜着的大眼睛顿时无神了,它还以为他是夸自己勇敢的呢,下意识的看向狄笙,风哥儿一看它的眼神,赶紧摇手补充道,“不是这个妈妈,是我去天堂的妈妈说的!”说着眼睛再次暗了下来。

    此时,门砰砰砰响了。

    两个小家伙一怔,接着门口响起了阎古语的声音,“风哥儿,我是姐姐,开门啊!”

    风哥儿看着奢华的木门,有些不知所措,回身看了眼卧室方向,狄笙在凶完小狼崽直接回了卧室。

    狄笙听到门口小丫头的叫声,刚要准备出门,阎狼喊住了她,“让他自己处理!”

    “他不会开门啊!”狄笙说着还要往外走。

    “不会开就让他想办法开门,你去了,那个封闭的‘他’就永远不会自己走出来,他会等着你去帮他解决,嗯?”阎狼把狄笙从门口拉回了洗手间,让她继续洗衣服。

    门口的风哥儿有些为难了,门外是小丫头不要命的叫喊声,尤其是那砰砰砰的敲门声,大有你不开门我就不会停的阵势,而卧室门,依然静静的关着,似乎没有听到门口的动静一样。

    良久,他动了动腿,鼓足勇气朝门口走去,看了好一会儿,甚至动手拧了也没有拧开,“……我打不开,你等会儿!”

    “嗯,我等着,你快点儿!”阎古语刚上完钢琴课就跑上来了,她今天完全就不走心的在学,你想家里终于有了能跟自己玩儿的小朋友,她能学的下去才怪。

    风哥儿说完朝卧室门口走去,想了好久才推开门,大眼睛咕噜着,一眼就扫到了床上的狼爷,狼爷正忙着签文件,他稚嫩的小脸上有些不知所措,然后听到了洗手间传来的响声,蹭蹭地跑到了洗手间门口,狄笙正手洗着他跟狼爷的内衣,袜子,手上都是沫沫,他眉头又蹙了起来,俩个都在忙,叫谁呢?

    许久,他反身跑到了床前,“爸爸!”

    “嗯?”狼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着他。

    长长的等待后,狼爷才听到小家伙说道:“姐姐在门口,她想……跟我玩儿,我打不开门,你可以帮我打开吗?”

    “可以!”阎狼话音一落就从床上站了起来,起身朝外走去,风哥儿赶紧跟着出去。

    门开了,阎古语一看是阎狼,有些蔫儿了,门口短暂的出现了一丝断片儿,谁都不说话,恰在此时狄笙出来了,招呼着小丫头进来,小丫头不想进来,在狼爷在家的时候,她几乎不到这里来,再说,狼爷在家,她玩儿的也不自在啊。

    狄笙笑了笑,说等她几分钟,晾好衣服就带他们去一楼,顺带的小狼崽也解放了,狼爷的脸色有些不快,好不容易有个礼拜天,老婆还不能陪自己,你让他下楼,平时还好,今天就算了。

    楼下,除了男人,因为有阎狼那天的话,谁也没对风哥儿有什么冷嘲热讽,明面上还算是过得去,再说了,游敏之都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她们才不找那个嫌弃呢。

    在一楼阎古语的游戏室里玩了一个多小时,记宇准时叫狄笙出发,提前带小家伙去看幼儿园。

    狼爷也跟着去的,当然,开的是迈巴赫的房车,狼爷依旧在房车卧室里处理公务。

    路上,狄笙就跟小家伙说好了上幼儿园的事儿,从小家伙的眼神里看不出有什么不情愿的,倒是阎古语兴奋的很,这可是她的母校。

    幼儿园的位置跟去狄笙公司很顺路,车子刚到幼儿园门口,一身浅灰色裙装的女人在车子一停就迎了上来,她就是园长常梦,常园长和蔼可亲的蹲下身子,目光柔和的看着狄笙牵着的风哥儿,“这就是风哥儿吧?你好,我是常梦园长,你可以叫我常园长!”对风哥儿的情况,纪宇已经跟她说过了。

    风哥儿抬头看了眼狄笙,见她鼓励的看着自己,羞涩的点了点头,又觉得似乎有些不礼貌,赶紧说道:“常园长好,我叫阎风!”声音稚嫩底气却很足。

    纪宇眉头一挑,对小家伙的表现有些意外,而狼爷也还是那副冷冷的表情。

    常园长对着小家伙夸赞了一番,又一一跟来人打了招呼就带着众人进了园内参观。

    小家伙的班主任和其他两个老师都在园里,是园长特意叫来的,从老师到教室,从软件到硬件,也看了学校日常生活的视频,透过窗户,狄笙看着小家伙跟阎古语在园里的操场上玩着滑滑梯,看到小家伙难得很轻松的表情,狄笙心里更是轻松一阵。

    从园里出来,一上车,狼爷就让小六把车开到商场去。

    狄笙疑惑却没问为什么,进了商场,狼爷看着刚在网上查找的路线直奔几个品牌童装店而来。

    一进店就一阵扫荡,全都是给小家伙准备的日常生活从里到外的所有衣物,生活用品,他知道狄笙很疑惑,没等她说,他自己就拦着媳妇站到了童装店游乐区的外面,看着游乐区里的小家伙,道“学校也是个小社会,你没看到视频上,那些小孩子的衣着,如果阎风就现在这样上学,他会被排挤的!再说,他是我阎狼的儿子,这样穿也是必须的!将来他还有很多东西都要学习,都要适应,这就是阎家,我打算华素生日宴会就带着阎风参加!”

    狄笙一怔,这时候,她觉得很多事情自己确实考虑的不到位!

    ...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