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113 见最后一面(风一样的女子)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卧室里,依然亮着壁灯,即便灯光微暗,狄笙依旧看清了狼爷那张发青的脸。

    一看他这脸色,狄笙更来火了。

    “你这是又不打算说话了吧?”

    “肚子疼吗?”阎狼视线一移,不再盯着狄笙的脸。

    “肚子?”狄笙一愣,这是什么话,驴头不对马尾的。可转念一想,她明白了,人狼爷这叫正大光明的转移话题。

    要这样,那还聊个什么劲儿!

    狄笙蹭地掀开了被子,拿起沙发上的睡衣一裹,直接进了浴室,看都没看狼爷一样。

    等她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卧室已经变样了,壁灯关掉了,窗帘拉开了,床铺也整理好了,阎狼手里拿着几张纸条坐在沙发上,看样子,是等自己。

    狄笙直接进了衣帽间,刚拿掉浴巾,狼爷就跟了进来,要搁平时,狄笙准会矫情的让狼爷出去,这次没有,做都做了不知道多少回了,还差看?

    当着他的面穿好衣服,绕过他走了出来。

    把浴巾扔到了小洗衣机里这才从卧室走出去,小狼崽蹭地跑了过来,那表情似乎再说,它都等的毛都快掉秃了,她怎么才起?狄笙确实让阎狼气着了,完全没心情跟小狼崽互动了。

    她绕过小东西去接水,整个过程,狼爷跟昨天一样的跟在狄笙身边。

    等狄笙喝完水,他把手里的东西递给狄笙,狄笙瞟了一眼,是自己签过字还没履行的奖励,就看了一眼,她没有接,也没有说话。

    见狄笙不接,阎狼直接把纸条掖到她手里,狄笙直接仍在餐桌上,看都不看一眼。

    阎狼脸色有些说不出的别扭,似乎想认错却找不到方法。

    “砰、砰、砰!”没有节奏的敲门声传来,狄笙知道,外面的人是阎古语。

    她起身走了过去,一开门小丫头就抱住了狄笙,“小婶婶,你终于起床了,我等的发型都乱了!”

    “我看看,我看看,哪乱了,还是个小美女啊!”

    小狼崽一看阎古语抱住狄笙了,蹭地窜了过来,咬住古语的裤腿就往外拽,小眼儿都变色儿了。

    “狼崽儿,松嘴!”狄笙凶了一句,小东西各种委屈的看着狄笙,但嘴巴依旧没松开,它的妈妈只能是它跟狼爷的女人,别人都不能抱。

    阎古语乐了,“小婶婶,公爵在吃醋,哈哈哈……”

    狄笙顿时风中凌乱了,一个六岁的孩子跟她说吃醋的问题,她六岁的时候在作甚?

    “我去拿包包,我们现在就出发,中午小婶婶带你去吃好吃的!”狄笙蹭着拖鞋绕过狼爷进了卧室,再出来的时候,她换了身休闲的棉服,背了个今年最流行的小背包。

    刚下楼,房妈就端了杯牛奶过来,狄笙皱着眉喝了,顺手接过她手里的三明治。

    “语丫头,好好听你小婶子的话,不能调皮,也不能累着小婶子,知道吗?”

    游敏之对狄笙带阎古语出去有些不乐意,小孩子没个轻重,她现在怀着孕,她是真担心有个什么闪失。

    “妈,没事!我就是带她跟朋友的小孩一起玩儿!我们古语这么乖,用不着我看!”

    游敏之能说什么,旁边的小狼崽早就急不可耐了。

    蹬蹬蹬一阵猛冲,一个身影扑了过来,是基奈山,紧接着狼爷的身影出现了。

    本来想说不让他跟着的,狄笙一看人都在,就没好意思下狼爷的面子。

    倒是游敏之放心了下来,别看阎狼木头疙瘩,有他在,她很放心。

    因为带着阎古语,狄笙让基奈山坐到了副驾驶坐上,她跟古语坐后座。

    小狼崽的占有欲可不是一般的强,从阎古语上车,它就各种翻白眼儿,呜呜呜的从嗓子里发着闷声儿,强烈表示自己的不满。

    狄笙轻轻拍了拍趴在她腿上的小东西,小东西顿时熄火了。

    但是只要古语一靠近狄笙,它蹭地就要炸毛,蹬着它的小短腿各种排挤阎古语,阎古语就喜欢看它生气,故意摸摸狄笙,靠靠狄笙的,气得小东西呲牙咧嘴的,是真生气了,狄笙都感觉到它身子颤动了。

    但是它倒是清楚,自己是真的不能拿阎古语怎么样。

    “去哪?”阎狼透过后视镜看着后桌上眉眼含笑的小媳妇问道。

    “sunflower!”狄笙淡淡说道,听声音,好像没生气,但阎狼知道,他小媳妇还气着呢。

    狄笙确实还在生气,但是阎古语在,她不喜欢当着小孩子的面儿吵架。

    这一路,阎古语差点儿没把小东西气吐血,最后真急了,跟小孩儿似的在狄笙腿上蹦着,狼爷一声公爵,小东西蔫儿了。

    车子在sunflower门口的停车位上停了下来,一下车,狄笙就看到了玻璃桌前的步一风。

    步一风蹭地从座位上跳了下来,反身走到了步起兮身边。

    一进门,狄笙给步起兮正是介绍了阎狼,“我老公,阎狼!”然后看着阎狼指了指步起兮,“步起兮!”

    狼爷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步起兮跟着点了点头,刚要喊阎先生,狄笙给打住了,“要么叫阎狼,要么叫风哥儿干爸!”

    最后,步起兮选择了第三种称呼,啥都没叫。

    “我侄女,阎古语,古语,叫阿姨!你起兮阿姨做的糕点最好吃,以后就介绍你同学到这里买鲜花饼!”

    “嗯,我一定会跟同学说的,阿姨好,我叫阎古语!”

    步起兮赶紧从玻璃橱里端出一盒糕点,“古语真有礼貌,以后经常来,想吃什么样的阿姨就跟你做什么样的!”

    狄笙笑了笑,蹲下身子就跟昨天一样一把抱住了小家伙,“叫我什么?”

    “干妈!”一如昨天的僵硬。

    啵一下,狄笙狠狠亲在了小家伙的额头上。

    “乖儿子!干妈接你去玩儿!”狄笙从地上站起身,对步起兮说道,“我拐咱儿子走了啊!”

    步起柔柔一笑,对着儿子交代道,“风哥儿听话,知道吗?”

    “听话!”步一风狠狠点了点头,接着目光好奇的盯着地上的扯着狄笙裤腿的小狼崽。

    狄笙扑哧笑了,再次蹲下身子,隆重的介绍了她家最重要的成员,爱吃醋的小狼崽。

    介绍完了,小东西才算是消停。

    从sunflower出来,小狼崽各种缠着人家步一风,人家走哪儿它追到哪儿,倒是彻底解放了狄笙。

    车门一开,蔫儿蔫儿的基奈山抬起了头,它一直在郁闷,把人家带出来还不让下车,真没趣!

    车子太高,阎古语能爬上去,步一风的身高就有些困难,狼爷也不可能让狄笙把人抱上去,即便再不情愿,他还是出手把人抱到了车上。

    不过,没有他想象中的别扭,当这小子的手揽着自己脖子的时候,他似乎觉得这孩子很熟悉,尤其是近距离看的时候,眉眼间让他觉得格外亲!

    喃喃而僵硬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谢谢干爸!”

    “嗯!”或许没想到这个不怎么说话的孩子开口,再听到‘干爸’二字,狼爷的耳朵微微一红,反身把狄笙扶上了车。

    车上瞬间热闹了,虽然风哥儿不爱说话,但是倍儿听话,阎古语似乎对他很有兴趣,她一心想做姐姐,一个劲儿得让人家叫她姐姐,小家伙跟昨天一样,你让叫,他就叫。

    更让狄笙觉得可爱的是,那么小小的一个人儿,腿上还坐着个狼崽,他也不怕,似乎还对小东西倍儿感兴趣。

    “干妈!”突然,风哥儿拉了拉狄笙的胳膊喊道。

    “嗯?怎么了风哥儿?”狄笙摸了摸小家伙的头,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了副驾驶上偷偷朝这儿看过来的基奈山。

    刚想问他怕不怕,他蹭地从座位上挪了下来,伸手就去摸基奈山的头。

    哎呦喂,人家大美妞享受的闭上了眼睛。

    阎狼刚要开车,倏地怔住了,下意识的再次看向了风哥儿,眉眼间的那抹熟悉仿佛又加深了一层。

    狄笙也愣住了,良久才反映过来,当时之所以没让基奈山下车就是怕吓着他,这倒好,没吓着他,倒是让他把狄笙给惊住了。

    “他叫基奈山!”阎狼拍了拍基奈山给风哥儿介绍道。

    基奈山缓缓站了起来,整个身子趴在了椅背上,前爪子友好的伸到了风哥儿面前。

    风哥儿小手握住了,一本正经的跟基奈山介绍自己,“基奈山,我叫步一风!”

    狄笙伤心了,自己的这面子还没基奈山大,好歹人家主动跟这家伙打招呼了,自己是应赖着人家,人家才叫的干妈!

    车子在凯撒广场停的,凯撒广场整个五楼是儿童娱乐区,这种娱乐区仅限十二岁以下的儿童玩耍的。

    这种地方,阎古语没来过,步一风同样没来过,一进五楼,阎古语就疯狂了,因为是礼拜六,里面都是小孩子,办好卡,狄笙亲自把两个小家伙送了进去,狼爷就在外面的休息区等着。

    可怜的小狼崽也只能在外面等着,狄笙把人送进去就出来了,里面不允许有大人在,完全都是小孩儿的世界。

    狄笙一出来,小狼崽蹭地从阎狼身上跳了下来,拉着狄笙的腿各种不乐意的表达着,为什么不让它进去?它要跟着它的好朋友,它也要进去啦!

    “待会儿妈妈带你出去玩儿,不闹了!”

    狼爷一个冷眸扫过来,小东西瞬间蔫儿了。

    休息室里人不少,但不是多嘈杂,大部分人都在静静的玩儿手机。

    狄笙感慨,有了手机果真降低了世界的噪音,好吧,她也给这个世界降低些噪音吧,一摸口袋,她郁闷了,手机落车上了。

    下意识的,阎狼把手机放进了口袋了,狄笙一愣,什么意思这是?

    本来她还真就没打算要他手机,这下她来兴趣了,学着狼爷深沉的样子,直接朝他伸了伸手,眼睛就看着他衣服口袋,她相信即便不说话他应该也能懂,毕竟这种表达方式她家狼爷最擅长。

    “对崽儿不好!”果真,狼爷懂了媳妇的语言。

    狄笙依旧不说话,眉头一皱,对着狼爷再次勾了勾手指,那意思很明了,翻译成文字‘别磨蹭,赶紧给我!’

    临了,狄笙差点儿没忍住喷他一顿,这时候他知道啥叫‘对崽儿不好了’昨晚他干嘛去了!不过,他越是这样,狄笙觉得他的手机里就越有猫腻。

    当男人不准女人碰他的手机的时候,其实,这就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他有了不能告诉这个女人的秘密,通常情况下,是因为这个男人有了外遇。

    而阎狼的秘密会跟女人有关吗?狄笙眉头蹙的更紧了,似乎没感觉到左梵音有什么举动啊?

    上学的时候狄笙最喜欢做的题就是联系上下文分析某句话的含义,而此刻,她把这个方法用在了狼爷身上,联系这些天狼爷的异样,她很快分析出来了,这手机里绝对有导致狼爷前儿狼性迸发的原因。

    一想到这儿,她蹭地站了起来,一屁股拍在狼爷身旁,根本就不用他,自己亲自去掏她家狼爷的口袋。

    狼爷下意识的捂住口袋,狄笙冷眼一瞪,‘松手!’

    旁边,一个五十多岁的阿姨不可思议的扫视着两人,转身朝另一个阿姨说道,“现在的媳妇跟咱那时候完全不一样了,哪还有怕对象的,个个都凶神恶煞的!”

    狄笙怔住了,这丫凶神恶煞是指自己吗?

    昨晚的战局是狼爷胜,可今天的战局果断的狄笙获胜,因为狼爷不想让人说他媳妇是凶神恶煞,冷眸扫过老太太,气得老太太差点儿心脏病复发。

    只听老太太风头一转,“现在的儿子个个都不是东西来着,不知好歹,你说当初拼死拼活的要儿子,要了儿子成人家的了,有什么用,黑白不分的就知道听媳妇的话!”

    狄笙怕狼爷发火,拉着人从休息室走了出去,回身看了眼还在嘟囔着的老太太,她彻底无语了。

    不过,她的心思还是让手机给拉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她拿过手机下意识的打开了信息,先是一愣,接着就明白了,恐怕这照片就是让阎狼前儿发狼疯的原因吧。

    狄笙反复的看着照片,两张照片拍摄的角度都不错,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透漏着暧昧,良久,狄笙抬起头,水亮的眸子盯着阎狼,里面的情绪让阎狼有些摸不着头脑,“四爷,你说我是该高兴还是该伤心?”

    阎狼第一次有些局促,什么都不说的看着狄笙。

    “纸条呢?”狄笙摊开掌心,手指勾了勾,示意他把纸条拿来。

    阎狼疑惑,有些摸不着头脑。

    “早上你给我的纸条呢?”狄笙等不及的伸手朝他运动服的上衣口袋摸去,俩口袋都没有,阎狼刚要提醒她东西在裤口袋,人家笙妞早他一步摸了进去,狼爷衣服穿的少,她柔软的小手摩挲的他有些痒,不知道她是有心还是无意,摸到纸条并没有马上抽出手,逮着他大腿狠狠掐了一番,狼爷眉头不显眼的一皱,狄笙顿时乐了,还以为他真是个木头疙瘩呢。

    看了眼纸条上的内容,她略微有些不满,稍微沉思了一下,仰头看着他,“昨晚你什么行为知道吗?”

    一说到这儿狼爷不说话了,昨晚,他就是特别想,想狠狠占有她,真真切切感受到她是他的,他不知道自己的这种想法怎么来的,但就觉得只有那样,他才能真实的感受到她的存在。

    狄笙没指望他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昨晚,你的那叫强……”‘暴’字在看到休息室出来的老太太时自动隐没了,老太太跟赖上两人了似的,从出门的那一刹那就直勾勾的盯着两人,出来后就坐在门口的长椅上,盯了好一会儿,然后慢慢转移开视线,看向儿童娱乐区。

    但狄笙知道,她的余光一定时刻注意着自己的一举一动,算了,孩子都在里面,他们想躲也躲不开,低眉间,狄笙看到了贴在玻璃墙上的小狼崽,小东西整张脸都变形了,恨不得透过窗户就钻里面去,狄笙更不忍心离开了,不让人家崽儿进去,看再不让看,真心可怜了。

    看着狄笙不说话了,阎狼最终开口了,“我想了!很想很想!”

    狄笙一扬眉,他想了?所以他就做了?

    “你怎么不问问我想不想?再说,后来我都不想了,你怎么还做!”她话音一落,老太太的视线直接落在了狄笙身上,生生那火爆脾气蔫儿了下来。

    “你睡了,我不想叫醒你!”以前做到睡的时候,他都没叫过她,再说,叫醒了,他还能做吗?

    狄笙脑门儿都冒烟儿了,感情他还知道不能叫醒她?

    “那我说让你出去,你怎么不出去?”

    “笙妹不想小狼爷出去!”

    “谁告诉你笙……”剩下的话,狄笙全都自吞了,他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出来,她丫根本就做不到。

    青天白日,狄笙彻底完败给了狼爷,人家是一点儿都没害羞,狄笙都怀疑他傻愣傻愣的时候都是装的。

    “笙儿?”见狄笙不说话了,狼爷像是下了多大的决心似的。

    狄笙抬头看了眼他,别说‘笙儿’了,就是狄笙这两天他都没叫过,她倒是不想说话来着,可就是心疼他无辜的表情,还是心软的应声了。

    “我以后说话!”

    狄笙眉头一挑,有些跟不上他的节奏。

    “不吵架了,行吗?”阎狼服软了,他不想媳妇不理他。

    这两句话一连,狄笙明白了,这是狼爷服软了,想了想,道:“晚上回家说!”

    可此刻,她心底满满都是甜。

    小手慢慢缠上他结实的胳膊,真好,她也不想吵架!

    眼睛瞄到手里的手机,她笑的更甜了,她家傻大个儿是吃醋了!

    “现在年轻人,真是不讲风化,大庭广众之下就搂搂抱抱,成何体统!真是世风日下啊,哪像咱那个时候?”

    笙妞再次石化,大姨,大娘,大奶奶,您老到底是那路神仙?

    从游乐园出来的时候,阎古语兴奋的叽叽咕咕跟狄笙说个不停,说着里面都有什么东西,她玩了什么,风哥儿玩了什么。

    狄笙赶紧把早就准备好的水递了过去,古语喝着水还没停下来说着,她第一次放开身份玩耍,谁也不认识她,大家都一样,没有人因为她是阎博公的孙女而排挤她。

    “小婶婶喜欢这里吗?”

    小丫头期许的目光看着狄笙,她还想到这个地方来玩。

    “以后,我们常常来,好吗?”狄笙抚了抚小丫头的额头。

    “也带风哥儿!”古语兴奋的抱着狄笙的胳膊,小狼崽瞬间不乐意了,本来还绕着风哥儿转悠,蹭地跑到了阎古语身边,咬牙扯着阎古语的裤子,不让她亲近狄笙。

    小丫头就各种气她。

    “好,也带风哥儿!”

    步一风的小脸上红扑扑的,接过狄笙递过来的水,咕咚咕咚的喝着,一听狄笙的话,大眼睛咕噜了一圈,“谢谢干妈!”

    “风哥儿真有礼貌!”

    一听狄笙夸奖他,小家伙的脸顿时红了。

    阎狼把车子调好,刚下车,后座上,狄笙落下的手机响了,他拉开后门,拿了出来,看了一眼,是陌生号,直接递给了狄笙。

    “谁的?”狄笙接过手机,看了一眼,她也不认得,轻轻划开,电话通了,“你好,哪位?”

    电弧那头声音很嘈杂,似乎是慢了一秒,才有声音断断续续传来,“……是狄笙吗?”

    “对,我是狄笙,您哪位?”狄笙右眼皮忽地一跳,心里突然间有些空落落的,这种感觉特别让她压抑。

    “哦,你朋友步起兮在京都医院,赶紧过来见她最后一面吧!”

    狄笙脸色刷地惨白一片!

    ...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