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112 狼爷发威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嘛呢?不知道笙妞是咱支援部的大熊猫吗?”向前一进门就看到付萌捂住了狄笙的嘴。

    他这一出声,吓了付萌一大跳,赶紧贴着狄笙的耳朵交代了句不能乱说话,这才把人放开。

    “嘿嘿,没干嘛,萌姐姐给我量头围!”狄笙莫名其妙的看了眼付萌,难不成关于膜的问题有什么出入?

    “做帽子?”向前张嘴问道,关键是这围量的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只是这做帽子也不用量的这么往下吧?

    “对啊!做帽子!”说着狄笙拿手在头顶绕了个圈。

    向前一怔,只一瞬间,他想到了那种只露眼睛的强盗常用的帽子。

    看着向前的眼神,付萌也同时想到了那个场景,甚至,她脑海中的场景更全面一些,某天早晨,狄笙就带着那种只露眼睛的帽子来上班,扑哧一声,她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哈……”

    良久,狄笙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狂笑声更甚!

    有这样的开头,这个下午狄笙过得很愉快,四点半,她下意识的看了眼手机,没动静!

    扒拉了一会儿,才找到雷傲的号打了过去。

    五点一到,刷卡走人!

    刚走到公司对过的停车场,她就看到雷傲的车扬长而去,她眉头紧蹙,接着拨了他的号。

    吱一声,一辆车停在了她身边,她下意识朝边上靠了靠,专注的听着电话。

    电话一通,还没等她说话,雷傲说话了,“嫂子,我有急事先走了!”

    狄笙眉头一蹙,这声音却是挺急切的,只是,狄笙觉得不是因为事儿急,而是因为他撒谎了,因为,停在她身边的这辆车里下来了一个熟得不能再熟人。

    “嗯,我知道了,路上慢些,别开这么快!”

    狄笙能说什么?

    雷傲瞬间脸红了,“谢谢嫂子!”咔一声挂断了电话。

    谢什么?谢狄笙的谅解呗!

    狄笙挂掉电话,也没这么矫情,绕过车尾,直接坐进了副驾驶。

    车是阎狼自己开的,后座上是小狼崽跟基奈山,她一上车,小狼崽蹭地跳了过来,狄笙一把抱住了小东西,由着小东西各种热情的亲着,她呵呵笑了出来,“想妈妈了呀,妈妈崽儿了!明天礼拜六,妈妈带你出去玩,好不好啊崽儿?”

    阎狼眉头一蹙,眼睛看了眼后座上的基奈山,基奈山瞬间收到指令,起身挤到了两座位中间,朝狄笙靠了靠,前爪子抓着狄笙的衣袖拉了拉。

    “怎么了大美妞?”狄笙侧身抚了抚基奈山的头。

    基奈山俩爪子抓住了狄笙的胳膊,满眼期许的看着她。

    狄笙一愣,笑了,“哎呦,大美妞也想出去,对吗?”

    卡巴卡巴两下眼,狄笙愉快的应声了。

    狼爷顿时乐了,那他也能跟去了,因为基奈山她一个人弄不了。

    可又一想,他悲催了,他现在的地位连基奈山都不如了。

    车子一路朝阎宅驶去,一路上都是狄笙叽叽喳喳跟小狼崽聊天儿的声音。

    阎狼余光看着狄笙,他有些不知所措了,她到底有没有生气?

    昨晚她气呼呼的说了那么多,为什么今天不像是生气的样?

    车子一停,狄笙就抱着小狼崽下了车,顺手拉开了后座的门,等后座的大美妞同学下了车,她抬步朝主屋走去。

    “四少奶奶回来了!四少爷好!”玄关处,丛丽微微躬身给狄笙打招呼,余光扫过阎狼,再次躬身问好,阎狼只是点了点头,越过两人走了进去。

    “嗯!”狄笙轻声应了句,忽地想到什么接着问了句,“古语回来了吗?”

    “今天礼拜五,小小姐半小时前就回来了!这会儿应该是在练字!”

    狄笙点了点头,转身走到了鞋柜前,狼爷已经换好鞋子在门口候着了,她那双粉色的布拖鞋刚才阎狼就给拿了出来,她刚要躬身脱靴子,狼爷直接上手帮忙了,狄笙顺着她的劲儿把鞋子脱了下来,蹭上拖鞋的空,人家狼爷已经放好鞋子了。

    客厅里,阎博公已经回来了,老大,老二跟左右护法似的陪老爷子唠嗑。

    “爸!”狄笙打了声招呼就要上楼,结果被阎博公喊住了,狄笙一怔,停住了脚步,双眼清明的看着阎博公。

    “工作还顺心吗?”他这句不怎么起眼的话,惹得众人均愣住了。

    狄笙更是有种受宠若惊的揪心感,她不觉得这话是个好兆头,对老爷子,她现在的防备心很强。

    “谢谢爸关心,工作很顺心!”这句话在狄笙的脑子里过了一遍才出口的。

    “嗯,你爸妈来京都了?”阎博公端起茶具上的小杯子慢慢吸进嘴里,让茶香溢满口腔,良久才下咽。

    要搁平时,他这番举动狄笙早在心里各种喷骂了,渴了就喝呗儿,矫情!

    可现在,她满腹心思无从理会,她心里一紧,他这是什么意思?

    缓缓抬起头,狄笙迎上阎博公的眼睛,“嗯,来了有一段时间了!”

    本来还有半句想说的客套话顿了一顿,就留在了嗓子眼儿,其实,对阎博公说话没必要弄虚作假,更何况,人家没打算见她娘家人。

    为什么会提起他们,狄笙不觉得他是嫌的无聊,到有种被威胁的感觉,至于威胁谁,阎博公的视线自然而然的从她身上游移到了她身后的阎狼身上,他毫无掩饰的动作,更是让狄笙心里一悚。

    他的这个动作觉对不是无心的小动作而已,狄笙努力压抑着心里的所有情绪,月眸淡淡的迎视他很快转回的视线。

    阎博公点了点头,没再就这个话题继续问下去,视线再次转到阎狼身上,想要说的话顿时噎了下去,转口说道,“上楼吧!”

    “是!”

    狄笙跟沙发上的阎绅,阎缜点了点头,转身朝楼上走去,狄笙不得不想着阎博公的话,他什么意思?先是问工作,然后是她父母,她不是三岁的孩子,如果说,他是关心她狄笙,哼,这话她一个字都不信。

    阎狼留在了楼下,狄笙没有心思注意到他的动向。

    一上楼,她给狄秀梅打了电话,先问了她的身体状况,又问了学校的弟弟妹妹。

    “笛子跟硕儿听话吗?”

    “听话,你放心就是!你可千万注意你的肚子,不能上班别逞强!”

    狄秀梅三句话不离她的肚子,狄笙就没了说话的意思,在她妈眼中,她丫就是母凭子贵,她的荣华富贵似乎就系在这个不知男女的孩子身上。

    “笙子,你这身子有三个月了吧?明天你不是不上班吗?前几天妈就托人找好地方了,说是能看男女,男孩给一千,女孩给八百,明儿你过来,妈带你去看看,要是男孩咱就放心了,我听你邱叔医院的人说,豪门大院里最在乎这个,要是女孩的话,妈想想其他……”

    话听到这儿,狄笙完全就闹明白了,没好气的说道,“你想其他法子是不?是狸猫换太子还是来个灵丹妙药?”

    关于灵丹妙药狄笙从小听的不计其数,为了生儿子,不光她妈,就连尤丽萍都不知道吃了多少灵丹妙药,她整天听她妈歌功颂德的赞扬村里的一个老中医,说是她怀硕儿的时候,老中医都说了是女娃,结果几副药下去给变成男娃了,真是无稽之谈!

    狄笙不禁觉得硕儿生命力顽强,你说就她妈那个穷折腾怎么还能安然无恙的降生,就是多长个胳膊多张条腿狄笙都不觉得是意外。

    “妈,我告诉你,我的事儿你别管,还有,你这胎是男是女你都不能给我乱吃药,我知道我说了你也不会听的,但是,你要是把孩子吃出毛病来,别说邱叔原不原谅你,就是孩子都原谅不了你!

    行了,你啥也别想,你好好养胎,听到了没有?”

    那头,狄秀梅还是嘟囔着要让狄笙去看看。

    “我巴不得生闺女,阎家闺女吃香!”

    “笙子,吃香也不行,还是儿子保险……”

    这天儿还能聊吗?狄笙极不耐烦的说了两句就挂了。

    蹭着拖鞋进了衣帽间,刚换好衣服,房妈就在门口喊狄笙下去吃饭去。

    餐桌上,左梵音最后到的,一一打了招呼大家伙就开始用餐了,可能是因为韩子格不能闻到鱼腥味儿,今天的饭桌上没有狄笙最爱的鱼,没了可口的菜,狄笙吃的不是多尽兴。

    饭后,游敏之兴致很高,跟谁都能聊得开,还专门跟宋淑梅提点,阎逊不小了,也该找了,宋淑梅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两人难得聊一块去了,狄笙想,游敏之的好心情可能是因为阎博公今天对自己的态度吧!

    “妈,我身子有些乏了,先上去歇着了!”这样的话题狄笙没兴趣,又或者,阎博公的话,让她心里莫名的紧张了。

    她一起身上楼,阎狼几乎在同一时刻起身上楼。

    “老四家俩口子闹别扭了?”宋淑梅早上就发觉有些不太对劲儿。

    游敏之看了眼旁边的房妈,房妈点了点头,游敏之微微蹙眉,回想了一下,“小年轻,闹腾闹腾更好,老四这性子就该活跃活跃!”话是这样说,但她聊天儿的兴致明显不高了。

    别的她倒不怎么担心,关键是老四这木劲儿,再把狄笙给气出个好歹。

    听到这儿,左梵音低敛的眉眼浮上了一丝浅笑。

    楼上,一进房间的狄笙就被小狼崽给缠上了,抱着小东西蹭着拖鞋走到了小厨房里,小厨房里有个冰箱,打开冰箱从里面把前几天买的零食拿了出来。

    小松果一看狄笙拉开冰箱的门,蹭地从树上跳了下来,俩前爪扒着狄笙的裤腿,强烈的表示自己想吃零食。

    小狼崽无语的往向屋顶,果真是个馋货!

    “好了,好了,去沙发上等着,要不然没有哦!”狄笙指了指一圈精致的小沙发,这是狼爷专门给这两个小东西准备的,这绝对不是因为细化它们而准备的。

    狄笙指示一下达,小东西蹭地窜到了沙发上,一副乖宝宝的样儿等着。

    阎狼的眼睛扫过狄笙手里的东西,一把夺了过来,迅速拉开冰箱门,直接把东西仍了进去,狄笙刚要发火,门响了!

    阎狼转身走了过去,打开门,是厨房的兰芝,兰芝拎着一个食盒,阎狼问都没问一句,直接接了过来,反身走到餐厅,打开食盒,从里面端出一碗白米饭,一盘她最中意的红烧鱼,还有一碗鲜浓的鱼汤,摆好碗筷,顺手拉开了座位,转头看着狄笙的脸想说些什么,嘴角抽了好几抽都没发出音儿,最后一脸无辜的盯着狄笙,那表情让狄笙都心软了下来。

    空气里静静地,小松果气愤的小眼儿瞪着阎狼,蹭地窜到狄笙腿边,扒着狄笙的腿,吱吱吱的瞎嚷嚷,那意思就是它的零食呢。

    它的吱吱声成功打破了僵着的气氛,狼爷对着小东西打了个手势,转身走到了冰箱前,从冰箱里拿出了一把松果。

    小东西瞬间乐了,松开狄笙的腿朝阎狼窜了过去,眼睛里都是讨好的神色,狄笙怔了怔,抬步朝餐桌走去。

    一坐下,就迫不及待地端起鱼汤喝了个底朝天儿,那吃相给八百年没见过吃得一样,鱼汤下肚,胃里说不出的满足。

    吃着红烧鱼,她脑子里转悠的是那种土培的地锅顿出的鱼,那种鱼才真正好吃,从汤里到鱼骨头里都泛着鲜儿。

    十分钟后,见她吃饭的速度放缓了,狼爷从沙发那边走了过来,直接把狄笙手里的碗筷接了过来,自己配着菜优雅的吃了起来。

    狄笙也没说话,就坐在餐桌旁看着他吃,阎狼刚放下碗,门响了,狄笙起身走了过去。

    门外的人是游敏之,狄笙侧着身子把人给让进来,房妈一看阎狼正收拾碗筷,赶紧走过去接手,阎狼放下东西,直接进了书房。

    游敏之看了眼盘子里的鱼骨,就明白了,“你三嫂不能闻鱼腥味儿,是妈疏忽了!明儿我就吩咐她们给你单做了送过来!”

    她今天也发现狄笙吃的少了,只是以为单纯的没胃口,再加上她确实太兴奋了,很多事情都忽略了。

    “没有,没有,是我自己太馋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就是馋鱼!”

    “吃鱼好,这样以后小少爷聪明!”房妈乐呵呵的接了句。

    狄笙勉强笑了笑,为什么都期望是小少爷?

    狄笙的表情落在游敏之眼里可是另一种意味了,她看了眼卧室,拉着狄笙坐在了沙发上,刻意压低了声音,“跟老四闹别扭了?”

    狄笙没说话,只是笑了笑。

    “老四性子闷,不爱说话,你别跟他一般见识,因为什么事儿?”

    狄笙再次笑了笑,不过,这哑巴是不能继续装了,“没有妈,我俩就是俩小孩,没真生气!”

    她这话一吐口,游敏之笑了,她看着应该是闹腾的不厉害,老四还知道心疼媳妇,这就说明没闹大,交代了两句,游敏之就回去了。

    狄笙看了眼时间,说说聊聊的又十点了,蹭着拖鞋直接进了浴室。

    简单冲了个澡,她直接钻被窝了,没一会儿她早已云里雾里月周公去了。

    阎狼还在书房忙活,但耳朵一直支着听卧室的动静,看见卧室的灯暗了下来,按下了暗门的按钮,他怕吵着狄笙休息。

    十二点多,狼爷起身从书房出来,看着睡的横扫一片的媳妇,他唇角勾起了一个弧度,轻轻坐在床边,俯身亲了亲小媳妇逛街的额头,温热的唇让狄笙有些痒痒的,她抬手挠了挠,阎狼爱怜的抓住了细嫩柔滑的小手,放在唇边轻啄,视线却落在了因小女人抬手而露出的小腹上。

    莫名的,那露出的细腻白嫩骚动着他的心,他微微一怔,轻轻放下小女人的手,一个温热的吻贴在了小女人的肚脐上。

    脑海中再次浮现安腾北野抚摸他媳妇的画面,他好不容易平稳下来的心再次波动,一种叫占有欲的东西从心底慢慢复燃,越燃越烈,他霸道的把脸埋在了狄笙的小腹上,属于他媳妇的馨香一点点刺激着他,心底的烈火下延至某处,大脑中充斥着一种情绪,他想了,很想很想……

    狄笙猛地一疼,那种熟悉的撕裂的疼瞬间清醒了她的意识,不可抑制叫出了声,微眯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沁着汗珠的某人,“嗯……出去!”

    狄笙的冷语让阎狼厉眸瞬间氤氲腾起,他不懂她为什么这样跟自己说话,她之前从来没有过,狄笙又疼有气愤,大半夜不睡觉他折腾什么?一抬眸迎上他氤氲的眸光,她更气了,自己还没怎么发火呢,他还生起气来了,这一刺激,狄笙就挣扎了起来。

    她越挣扎阎狼的脸色就越暗,脑子里那根转不过来的筋就越拧巴,他的感官里是狄笙不喜欢他了,此时狄笙的挣扎更是加深了他的这种错觉。

    这场男女间的对抗,狼爷完胜。

    气喘吁吁的两人叠在一起,狄笙脑子要炸了,丫竟然学会用强的了?

    “起来!”狄笙推了推身上的人。

    阎狼定定看了一眼,慢慢起开,歇了一会儿,狄笙坐了起来,看了眼满地的衣服,她真怀疑自己被灌迷药了,都到了那程度自己才发觉,随手拿起阎狼的睡衣披上,光着脚朝门外走去。

    阎狼蹭地从床上蹦了下来,一把抱住了狄笙,“松手,听到了吗,松开!”

    狼爷根本就不理会,不管她怎么挣扎就是不理,一个打横,直接把人抱到了床上,两条腿夹着狄笙的腿,牢牢把人控制在胸前,一把捞起被子盖住两人。

    狄笙不论怎么挣扎,人家就是不松手。

    望着天花板,狄笙歇着气,“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阎狼眸色暗了下来,没有说话,怔怔看着狄笙。

    “你知道这样做会伤害崽儿吗?你知道你现在已经伤害我了吗?”狄笙受不了他那双无辜的眼睛,跟傻子有的一拼,无辜的让她觉得他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

    “不伤害你!”

    终于,狼爷开了金口。

    哎呦喂,这金口开的狄笙都有些觉得音儿陌生了,你在听听他说的那话,狄笙更没好气了,“已经伤害了!放开我!”

    “不放!”说着,大手放在了狄笙的小腹上,“崽儿疼吗?”

    狄笙狠狠瞪了他一眼,你这想起崽儿疼不疼了?她也不挣扎了,挣扎也挣扎不动,眼睛一闭,睡觉!

    阎狼看狄笙不挣扎了,心里微微安稳了。

    他媳妇说话了!

    余光扫到墙上贴着的便利贴,特殊奖励的时间是三天后,他给提前了,大夫的话终于挤进了他大脑中。

    坏了,不会真伤着崽儿了吧?

    这一夜,狼爷根本就没合眼。

    翌日。

    狄笙迷迷瞪瞪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早上九点了,动了动身子,浑身酸疼,被子外的胳膊上青青紫紫的,她就这点儿不好,皮肤白是白,就是不禁碰,一碰就青。

    真不想起床,可一想到昨儿答应了阎古语今天要带她出去玩儿,她硬是撑着身子起来了。

    刚坐起身,阎狼推门走了进来,狄笙一看到他,窝着的气儿就不打一处来,自己莫名其妙的挨了这些,死也要死个明白,“前儿我怎么得罪你了,说!”

    一说前儿,狼爷的脸色跟狄笙胳膊上的青痕有得一拼!

    ...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