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109 乌龙笙绯闻缠身
    “安腾北野?”狄笙诧异的看着走进来的男人,不是他是谁!

    今天的安腾北野穿得格外帅气,白色的衬衫打了个非正式的黑色领带,外面配了件卡其色的休闲风衣,完全英伦绅士范儿,引得路过的人不免多看了几眼。

    安腾北野一愣,这才看向狄笙,明显一惊,随即扯开嘴角,“狄笙?真巧!”

    “你们认识?”步起兮目光流转在两人身上,唇角嵌着笑对狄笙说道,“我刚才说的人就是安腾先生!”

    “起兮,叫我北野就行!”安腾北野有些无奈的说着,朝狄笙笑了笑,刚要再开口说些什么,步起兮的电话响了,他止住了话头,微微侧身从门口的柜子上拿起一个浅绿色的托盘儿,缓步走到装着鲜花饼的玻璃橱前躬身打开玻璃推拉门,拿着夹子熟练轻巧的往托盘儿里夹着鲜红饼。

    看着他的动作,狄笙诧异的愣住了,他不会是要买鲜花饼吧?她的印象中男人很少爱吃甜食,忽然想到上次安腾北野在咖啡馆点牛奶的事,心底的诧异也就降了下去,这人跟别人还真就不一样。

    步起兮的电话是风哥儿打来的,狄笙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墙上的时钟跟昨天同一时刻?这孩子时间卡的真好!

    刚挂了电话,安腾北野自己已经分装好了,十个一盒,一共两盒,顺手把钱放在了步起兮的柜台上。

    步起兮没有矫情的推让,收了钱,接着用计算器扒拉算了一番,拿出了二十块钱找给安腾北野,安腾北野也没有推,接过钱很自然地放进了钱包里,很普通的一幕狄笙却觉得特别有感触,一般情况下,受恩惠的人会因为所受的恩惠而对恩人递来的钱百般推却,毕竟只是两盒鲜花饼而已,而男人为了好面子会推拒找回来的钱,可是,这普通的一面却让狄笙觉得很难得,更是对这两个人好奇心更胜了些。

    正当狄笙胡思乱想之际,旁边的安腾北野再次开口,“正好我要拜访一个朋友,正好顺路稍你一段?”

    “不用了,早上我忘了拿风哥儿的画板了,关上门就要回家一趟,正好顺路给两个邻居送这两份儿鲜花饼,你先走吧!”步起兮此时脑子里正盘算着是坐地铁还是乘坐公交,地铁站稍微远了些,用在路上的时间估计跟堵车的时间差不多,看了钟表,这个点儿应该是不太堵。

    狄笙也从座位上拎起早就付好钱的鲜花饼起身,“那你赶紧去吧,孩子一个人在医院等久了会着急的!”

    “嗯,我就不送你们了,我收拾一下就走!”说话间,步起兮已经开始着手收拾东西了。

    从sunflower鲜花饼店走出来,安腾北野率先开口,“这周去上课吗?”

    狄笙还沉浸在刚才安腾北野跟步起兮自然交易的一幕中,听到他的话,愣了会儿才反映过来,未语先笑了,“嘿嘿,老师都开口了,哪敢不去,这周就忙完了!对了,车子……”狄笙说到这儿停顿了下来。

    安腾北野清凉的眸子因为狄笙的话挂上一层浅笑,“修好了,只是刮了下而已,没什么实质性的问题!”

    两人说聊间走到了爱尼国际大楼左侧对过的人行道前,停住脚步,狄笙指着对面的爱尼国际对安腾北野说道,“我就在对过上班,你车子停到哪了?”

    “一起吧,也在对过!”

    两人缓步走过马路,狄笙一眼就看到了安腾北野的车子,刻意走到车子前,仔细看了看车屁股,果真修好了。

    安腾北野看着她的举动不觉笑了出来,狄笙一抬头就看到他清冽的笑容,微微有些不好意思了,“进去喝一杯?”狄笙指了指旁边的咖啡厅,她是想着人家都走到自己公司门口了,怎么也得请人到公司楼下的咖啡厅喝一杯啊,关键是,这人可是自己的教授,此时不拍马屁何时拍?上天给的机会可是有限的。

    安腾北野看了眼时间,“不了,你也快上班了,有时间再说吧!”

    狄笙一怔,点了点头,完全一副马屁精中精的样儿,“那行,不过先说好,你可得给我这个机会啊!”

    “嗯!随时恭候!”安腾北野再次笑了,这样的女孩,不,女人,他忽地记起她上次说过她家‘先生’,这样的女人在他生命中第一次出现。

    两人道了再见,走了没两步,狄笙猛地回过身:“嘿嘿,我能问个问题吗?”

    安腾北野依然是刚才的姿势站着,而且从表情是能看出来,他对狄笙的突然转身一点儿都不意外,似乎一直就在等着她转身,没等狄笙开口,他一语道破:“那二十块前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可如果我不收就是对她的怜悯,你觉得她需要吗?”

    狄笙摇了摇头,水眸微漾,一脸真挚的看着安腾北野,接着他的话说了下去,“如果不是这么需要钱,她会不收你的钱的,她现在之所以收下钱,是因为她真的很需要钱,那个折扣虽然不多,可却是她的感激,对吗?”

    “你很很聪明!”安腾北野轻轻点了点头,下意识的抬手放在了狄笙头顶,似乎又觉得动作有些过了,略微不自在的解释道,“头上有纸屑!”

    “哦!”狄笙完全信以为真,其实就算是他不解释,狄笙都不会多想,因为在她心中,安腾北野跟陆老头这样的人没什么区别,不是圣人说过嘛,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动作在她看来也就是长辈对晚辈聪明的赞赏!

    咔嚓两声,这不经意的一幕全部定格到了两个人的手机里。

    中午,狄笙一脸得意的进了支援部,却被办公室里异样的眼神盯得有些慎得慌,“我脸上长什么东西了吗?”狄笙好奇的看着众人问道。至于吗都一个个的跟没见过自己似的。

    众人摇了摇头,赶紧各忙各的,不过狄笙能感受到,那回避的眼神中有些许鄙夷。

    她拿起桌上的水杯进了茶水间,前脚一走,后面就叽叽喳喳评论了起来。

    “看照片里,这个男人应该是她对象吧?”

    “肯定是呗,你没见过她金主的车子,而且那男人从来没下过车!”

    “长得挺好的一个人,可惜了,你说这年代可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干什么不行,竟愿意吃软饭,靠媳妇出来卖的钱潇洒,白瞎了这幅长相!”

    “可不就是,她就是好人了?你看看她,装的跟清纯少女似的,还不知道多少人骑过了!”说话的是支援部的老员工,孩子都已经十四岁了,最讨厌的就是三儿,她对象整天在外面勾搭年轻的小闺女。

    “你说她金主也知道她这些事儿吗?要我猜,这肚子里的还不知道是谁的种呢!”

    李梅今天没有参与讨论,瞿同说了,以后关于狄笙的话题她要尽量避免参与,她眉头微蹙地看着苏琳琳偷拍的照片,左璇不是说她是阎狼的妻子吗?这个男人难不成就是阎狼?其实到底谁是阎狼,她也不认识,她放大这个人的照片,隐约觉得差不多应该就是阎狼,因为这个人的五官神色里带着一丝贵气。

    而苏琳琳则不以为然,她满意的听着这些人的言语,心里的嫉妒算是微微平复了些,就算那个男人长得好看又怎么样,还不是靠女人出卖身体来养活自己。

    她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就看到了狄笙回来的身影,轻咳了一声,“咳咳!”

    众人下意识抬头朝苏琳琳看了一眼,余光扫到狄笙,识趣的闭上了嘴巴,狄笙明显的感到了异样,刚要开口问些什么,身后,付萌匆匆进来了,看着呆愣着的狄笙,“怎么了笙妞?”

    “没!”狄笙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下午就处理了些市场部要资料,四点多的时候,几乎支援部的人都忙的差不多了,都陆陆续续蹭着公话给家里人打电话说要聚餐,有的干脆说是要加班。

    中午没打电话主要是怕事情有变动,狄笙也拿起手机给阎狼打了过去,电话里狼爷明显对狄笙去参加聚会不太满意,狄笙拿着手机出了办公室,对着狼爷又哄又骗,各种好话都说着,又是好哥哥又是好老公的,反正又不花钱,说就是呗。

    一听到狼爷说他先回‘咱家’等着,狄笙顿时乐开花了,“嗯,我完事儿就给你打电话!”

    五点一到,一行人不管是十几万还是几十万的,大部分都有车,狄笙,付萌还有莫小凯蹭的向前的车,本来这件事没安排向前的,想着他可能还有会议,临出门不知道他怎么知道这件事儿了,大手一挥说要一起去。

    聚餐的地点本来定的是竹林泉餐厅,是京都城中档自助餐厅,后来向前一加入,直接改成了高档的绝地angel,他请客。

    一路上,副驾驶坐上的莫小凯各种遗憾,他其实更向往绝地重楼的风采,向前差点儿喷死他,“你小子想榨干我的血?你知道那边的一张会员卡多少钱?老子要是把你们都给弄进去,我这辈子就穿一裤衩过吧!”

    狄笙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脑子里就是向前在大冬天里哆哆嗦嗦的穿着裤衩捂着jj的猥琐样子,越想就越想笑,可看着车上的人都没笑,她就下意识的想忍住,结果越忍就越想笑,最后完全失控了,“哈哈哈……”太逗了!

    看着她笑得东倒西歪的样儿,一车的人莫名其妙的止住了话,有种凌乱于风中的痴傻!

    付萌率先解冻,“别一个人乐呵,赶紧的让姐妹乐呵乐呵!”

    狄笙强忍住笑意,贴着付萌的耳朵说了出来,付萌先是一愣,随即爆笑了出来。

    一直到车子停在了绝地a区门口,她俩才止住笑意,向前的脸早就黑透了,他强烈的感觉自己是两人意淫的对象,因为他明显的感觉到了两人猥·琐的目光。

    绝地a区,分左右两部分,左边是饮食区,右边是娱乐区。

    一行人跟着服务员进了左边三楼最大的包间。

    “果真是奢靡啊,就这墙壁里就扔了不少钱吧?”这房子的隔音效果是真好,外面的喧嚣声一关上门什么都听不到了。

    向前问了句什么时候可以上菜,服务员说二十分钟后就可以了,向前点了点头,服务员躬身退了出去,刚才还有些拿捏的人顿时放开了,苏琳琳拿着手机到处拍着,其他人三人一伙五人一堆的聊着,狄笙窝在沙发里跟狼爷发了条信息,说了去向。

    狼爷刚从训练基地把小狼崽拎来,基奈山还在门口蹭着脚,听到手机响,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到了狄笙的短信。

    短信这种东西他压根儿就没用过,看着上面狄笙发来的七个字,莫名的自己扯开了嘴角,手机屏幕上,“亲亲老公在干嘛?”

    他刚要拨过去,忽然止住了动作,她在聚餐,估计不方便接听电话,返回了信息页面,不太熟练的回复了三个字,“刚到家!”

    狄笙这边,iphone手机经典的短信三全音一响,狄笙停止了聊天,看向掌心的手机,唇角不自觉的咧开了。

    接着她眉头一蹙,这个时间他到家了,说明还没有吃饭,她跟付萌说了一声起身走了出去,进了电梯下到一楼,直接去了前台,刚才她在手机上百度了绝地a区的信息,这里的美食区有间可以自己操作的厨房,说明了来意,前台服务员让人把她带到了小厨房。

    她亲自挑选食材,半小时不到,三菜一汤新鲜出锅!

    刚要装好,陆奇就走了进来,一脸谄媚的笑着,“嫂子,有我的吗?”狄笙在开动前就已经给他打过电话了,他这时间真是掐的刚刚好。

    这边也有专门送外卖的工作人员,但狄笙不放心他们。

    “当然有!路上小心些!”

    送走了陆奇,她赶紧回了包房,房间里,大家伙正准备围桌子坐下,苏琳琳不怀好意的问了狄笙一句干什么去了,狄笙悻悻一笑,说了句出去打电话了,接着低头写了条信息,大约算计了一下小六到达的时间,设置了定时发送,这才抬起头来。

    苏琳琳再次开口的瞬间就被向前的话给压下去了,向前已经开始开场白了,他的话向来是简洁,一句话,吃好喝好,桌子上顿时热闹了起来。

    转移战场已经是四十分钟以后的事情了,这顿饭其实吃得够快的,因为大部分男士都开车,向前就没有叫开酒,一律饮料,谁也没说什么,向前一向是原则性很强的人。

    收到狄笙信息的时候,阎狼刚要起身去开门,他身上还是那身西装,只是把风衣脱了下来,这一个小时他就坐在沙发上等狄笙的信息了,信息铃声一响,他下意识的快速拿起了手机,“你猜门外有什么惊喜?”

    门外?

    阎狼眉头一样,唇角勾出了一个弧度,他媳妇真会闹腾,不急不缓的拉开门,刚要开口,瞬间脸色僵住了,好一会儿,他恢复了往常的冷冽,眉头一蹙,“你怎么过来了?”

    陆奇心底一阵凄寒,他就这么不受待见?

    “我来……”

    陆奇的话被阎狼的信息铃声打断了,阎狼低头看了眼手机,“亲亲老婆的爱心餐点,惊喜吗?”

    狼爷下意识的看向陆奇手里的食盒,眉头渐渐舒展开,朝他伸了伸手,陆奇麻利的把手放在了背后,看狼爷的那表情他知道,这信息应该是狄笙给他发来的,那胆子也大了起来,“嫂子说了,让我陪你一起吃!”

    那表情完全就是英勇就义的样儿,这香味儿一路上都快馋死他了。

    狼爷舒展开的眉头瞬间蹙上了,他说什么?要吃他媳妇做的饭?

    一看狼爷的表情,英勇的他麻溜的给狄笙打了电话,那头,狄笙很快接通了,他快速的说了几句,直接递到阎狼面前,“嫂子的电话,让你接!”

    狄笙的声音从那头传了过来,听筒里,隐约还能听到唱歌的声音,“阎狼?”

    “嗯!”

    狄笙无语了,一声‘嗯’字明显地带着情绪。

    “人家陆奇是专门过来给我帮忙的,我都跟人家说了让他跟你一起吃,你怎么能不让人家一起吃呢,让他一起,听到了吗?要不然显得我多不好看,嗯?”

    狄笙朝走廊尽头的阳台走去。

    良久,也没听到狼爷的声音,狄笙再次开口道:“阎狼?”

    “嗯!”

    这音儿里,狄笙知道他同意了,挂了电话,她忽然笑了出来,这陆奇这顿饭恐怕是吃不顺当!

    如狄笙所预料的一般,这顿饭是陆奇吃得最不顺当的一顿。

    从他刚把饭菜摆上桌开始,他就一直在接电话,他丫就不知道这个郑航是受了什么刺激了,拉着他没完没了的说,他刚要挂电话吧,他就说郑起的事儿,郑起是谁,是陆奇见了一面就暗恋上的人。

    等他回到餐桌的时候,就连残羹都没得剩了,他真怀疑饭是让狼爷给偷偷藏起来了。

    阎狼才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拿起风衣示意陆奇出门,他要去接媳妇了,出了门,陆奇悲催的被狼爷直接仍在了大马路上,人家自己驾车去了绝地a区。

    车子刚熄火,手机的短信铃声传了进来,他连忙打开手机,是陌生号,他眉头微蹙的划开手机,一张图片出现在他眼前。

    图片上的男女主角均是侧面照,但女主角他一眼就人出来了,他的小媳妇狄笙。

    阎狼眸色暗沉地盯着摸在狄笙头上的那只手,这照片照的很有水准,从阎狼的角度看,男人双眸宠溺的盯着仰头看向她的狄笙,狄笙的眼睛里荡漾着某种说不出的情绪,阎狼不想承认,这种情绪中有一丝的欣喜。

    他放大照片,这个人他虽然没打过交道,但是并不陌生,安腾北野!

    咔嗒一声,他关上了手机,冷眸深邃的让人看不清他的情绪,不再是刚才的暗沉,似乎还镶嵌着别的东西。

    狄笙觉得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巧合的事情,她刚挂了电话,就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一转头,两人相视一笑,“你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在狄笙眼中,安腾北野是那种仙儿一样的人,是不可能会出现在这种娱乐场所的。

    “我确实不该来,太震耳欲聋了!”安腾北野调侃着自己,这种环境他依旧不适应。

    “所以你就躲了出来?”狄笙指了指他身后的方向。

    “嗯!”

    “你也会唱歌吗?”在狄笙的想法中,一个是阎狼一个是安腾北野应该都是不会唱歌的人,因为他们的气质跟这种场合太不搭了,而且,她也无法想象哪种歌曲适合他们。

    阳台上,有张欧式的白色小圆桌,两张同色系的椅子,安腾北野指了指椅子,两人一起坐了下来,“我长得就这么纯天然吗?”

    狄笙一愣,倏地笑开了,眉眼间全是笑意!

    而这一幕,再次定格在了某个手机中,同一时间,阎狼再次收到彩信!

    ...

    ...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