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108 小狼崽暴打小松果(哈哈哈)
    冬天的太阳落的很快,一眨眼的功夫就没了踪影,太阳一下山,风跟着起来了,虽然不大,依旧肆无忌惮的往人衣服里钻,狄笙的小手有些凉了,她朝阎狼靠了靠,这才发现,他身上只穿了西装,他应该是从公司出来的很匆忙,她记得早上的时候他外面还穿了件风衣,此刻她为自己的鲁莽行动而感到懊恼。

    她眼睛扫视了一圈,步行街头有家男士品牌服装专卖店,她拉起阎狼走了过去。

    在店员热情洋溢的欢迎声中走了进去,店面很大,衣服的种类很齐全,有休闲的,有商务的,狄笙松开了拉着阎狼的手,沿着展示柜看着,遇到喜欢的,她会停下来,摸一摸,拎起来比量一番,那认真的态度让狼爷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暖洋洋的感觉,这就是她给自己买东西时的态度吗?

    下意识的,阎狼摸向胸口的领带,这个领带从买来到现在就一直没舍得换下来。

    “女士,这一款也适合这个男士……”服务员的话在狼爷冷鸷的眼神中没了音儿。狼爷的阎绅意味分明的指责店员多事儿。

    狄笙倒没多想,服装店里不都是这样,要不然人家请店员干嘛吃得,她下意识转头的看向服务员指着的衣服,然后又抬头看向阎狼,修身的西装外套,她摇了摇头,“他不喜欢这样的!你去忙吧,我们自己看看就是!”

    那种西装外套更适合像阎缙这种性格的人,虽然阎狼穿出来效果一定会不错,但是他家狼爷不会喜欢的,顿时狼爷乐了。

    “老公,试试这件!”狄笙拎起一件黑色的毛呢中长款商务风衣。

    阎狼看了一眼,倒是很满意,只是接过衣服有些愣住了,怎么换?

    他的衣服都是定做的,有专人打理,他从来没有在外面买过衣服。

    狄笙看了一眼就明了了,从衣架上拿起刚才挑选好的保暖衬衣拉着阎狼进了更衣室。

    店员有些摸不着头脑,这男的看着挺正常的啊,怎么还不会穿衣服?难不成脑子有什么毛病?

    狄笙交代了一下他把脱下来的衣服撑好挂着,转身就要出去,阎狼一下把人拽进怀里,“我喜欢这个!”

    狄笙倏地笑了出来,“喜欢也得试试,不合适我再给你挑,好了,我得出去了,你自己试吧,穿好出来我看看!”她刚才就看到店员的眼神了,这老在里面不出去,人家还指不定怎么想他们俩呢!

    “不,你在里面!”阎狼一把按住了门,表示不让狄笙出去,试衣服可以,但他不想跟个傻瓜似的让人家也看,就在这里面换,换了让她自己看!

    狼爷的态度很坚决,狄笙只得让步,算了,本来就是给自己看的,哪里都一样!

    因为两人在里面呆的时间不短,两人从里面出来的时候,狄笙明显感到店员别样的眼光,接着又选了裤子,领带,基本上,狼爷从进去就没出来,都是狄笙一趟趟的拾掇。

    最后,狼爷是穿着狄笙最后挑选的羽绒服出来的。

    结账的时候,服务员还爽快的给狄笙办理了一张会员卡,狄笙很认真的放进了钱包里。

    两人拎着衣服又逛了鞋店,内衣店,从头到脚,从内到外,大到外套小到手帕,袜子,一共是三十九件衣服,全都是狼爷的。

    回到车上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后座上基本上都是衣服袋子,坐在副驾驶上,狄笙的脑子里还在转悠着有没有漏掉什么东西,想了一圈儿,应该是帽子没买,看了狼爷的头一眼,他应该是不戴帽子的。最起码现在不带,等到春天的时候到户外运动的时候再说吧。

    开着车的时候,阎狼的眼睛还是不是的看着车后座的衣服,嘴角的弧度一直没落下去,“饿了吧?”

    “嗯!”狄笙不光是饿了,主要是累了,今天一下午她就没闲下来。

    阎狼不自觉的手又放在了狄笙的腿上,“回家吃?”

    “不要,在外面吃!”说着她打起精神坐了起来,好不容易有机会在外面吃,她才不愿意回家,再说这个时间回家,估计人都在客厅,到时候免不得又是一番啰嗦。

    阎狼车子开的很慢,狄笙沿街看着,眼睛巡视着自己感兴趣的店面,狄笙既要吃得舒坦还要为自己肚子里的狼崽着想,最后两人去了一家鱼馆。

    看到鱼馆她蓦地想到了大表舅,吃这个她在行的很,亲自挑鱼,就差想亲手去做了,这一顿狄笙吃得特别饱,本来不算饿的她等菜上来的时候就不是这么回事儿了。

    回家的路上,她意犹未尽的跟阎狼说着自己小时候抓鱼的趣事,“鳝鱼你认识吗?就是跟蛇很像的鱼,那时候我才**岁,常见大表舅后厨的水池里有这种鱼,我馋啊,可又不能给大表舅要,我就想大表舅能从河里抓鱼,我凭什么不能,我就拎了个水桶去了大表舅常去的小溪边。

    我足足在河里呆了一上午都没抓到鱼,最后你猜我抓到了什么?”狄笙晶亮的黑眸带着兴奋看着阎狼,似乎觉得他一定猜不到。

    不过,阎狼还真就猜不到,因为,他从来没有过这中经历,但是,他对狄笙的话题充满了好奇,不禁开口问道:“抓到了什么?”

    “哈哈哈……你猜不到的,是一条小水蛇!”说话间狄笙打了个冷战,仿佛现在就有一条水蛇在她手里一般。

    “所以打那开始我超级怕蛇,因为这家伙把我给咬了!”她表情丰富的表演着自己被咬后的情绪。

    “哪里?”阎狼眼睛里莫名的腾起了一层氤氲。

    狄笙一愣随即明白了,这丫是心疼自己了,感动的抓起阎狼放在自己大腿上的手,两只手揉捏着,“手啊!”她依稀记得那种头皮发麻的感觉,觉察到阎狼要查看的意思,赶紧按住了他的手,“早没痕迹了,都十几年的事情了,而且它咬的本来就没什么印子,又不是那种有毒的蛇!”

    两人回到家的时候,除了男人跟左璇,都在,不过眼睛都盯在了阎狼拎着的各种袋子上,狼爷给狄笙了一个眼神自己转身上楼了。

    本来狄笙也打算上楼的,游敏之留住了她。

    “刚才陆夫人打电话过来,说是认了你做干女儿?”游敏之的话说的很平静,但狄笙从她眼眸深处看到她一点儿都不平静的情绪。

    这个消息就连阎博公都很震惊,更别说她们这些女眷了,他跟陆老头认识四五十年了,两人算是一起打天下走过来的,他的性子全京都城就没有比阎博公再了解的了,你看着陆老头整天喜笑颜开的,但真接触起来,他完全就不是平易近人的人,所以,他有些闹不懂到底狄笙怎么就入了他的眼,他甚至怀疑陆老头的真正用意,这背后他是不是冲的就是阎狼?

    狄笙起先一怔,她没想到陆老太行动这么迅速,余光瞥到阎怡凤不是多喜气的脸色,心下就舒坦了,“嗯,说是过两天让我去她家玩!”

    狄笙没说谎,要不是她推辞老太太当时就要让她跟阎狼去她家,想到老太太对陆老头的态度,狄笙不自觉的又笑了。

    游敏之点了点头,“是该过去,去之前告诉我一声,我让人准备礼品,陆老太太人很好,以后就多走动走动!”

    宋淑梅脸上一副笑,可心里很不舒服了,本来这个老四就没个外家,没什么势力,娶得老婆娘家也没什么背景,呸,还背景,就那样的娘家,她都觉得是累赘。

    这怎么忽然陆老爷子成了狄笙的干爹了呢?正疑惑,接着就听到游敏之开口道:“吓坏了吧?这个陆老也真是的,六十多岁的人了一点儿正行都没有!”她之前一听陆老太说心里就把陆老给骂了一顿,装死吓人,你有点儿公司董事长的样子吗?

    狄笙笑了笑,说了些宽慰她的话,就坐到了韩子格身边,两人闲聊着,不觉间十点了,老爷子一出来,大家就散了,狄笙跟韩子格在四楼走廊分开的,韩子格看着狄笙的背影埋在心底的话始终没有说出来,左璇说了,事情等她出来之后再做定夺,所以,趁这些天她需要好好想想。

    有些时候,事情发生了,你不一定非要做些什么,你可以等待,或许事情还有转机也不一定,此刻她要做的应该是静观其变吧!

    狄笙一进屋,小狼崽就欢腾的朝她扑了过来,狄笙躬身把他抱了起来,“你老爸呢?”说着看了眼客厅,没人,估计是在书房忙叨。

    卧室里的小床已经不见了,书房里,阎狼果然在书房,应该是在开会,见他端了下杯子接着就放下了,狄笙就明白了,杯子里应该没水了。

    放下怀里的小东西,狄笙蹭着拖鞋去了小餐厅,眼睛瞄了眼时间,就倒了杯温水端进了阎狼书房,也没说话,放下水杯,拿起他右手侧的空杯子走了出来,卧室沙发上摆满了袋子,男人跟女人果然不一样,这是随手放这儿的吧?

    其实狄笙还真就猜错了,这是狼爷刻意放在这的,这样他在书房里就可以清楚地看到狄笙收拾衣服的身影。

    果真,她一开始拾掇衣服,狼爷的眸光就满意的落在了她身上。

    小松果嗖地一下跑了进来,和小狼崽两个跟着瞎忙叨,狄笙从袋子里把衣服拿出来,一一整理好,袋子顺手就放在了地摊上,这两个小东西可乐了,争抢着到处把空袋子拉的到处都是。

    狄笙笑着看了一眼,就好像母亲看着孩子在自己眼前玩耍一般,时不时的她还插上一句,“崽儿让着松果一点儿!”

    小松果得瑟的看着它,一把扯过它衔在嘴里的袋子,放在自己的地盘儿上,接着就要进攻下一个。

    阎狼本来还恼怒着给他媳妇添麻烦的两个小东西,正想起身把小东西们给赶出去,一听狄笙的话倒是缓和了许多,其实这样也蛮好的。

    战败的狼崽同学也不气馁,它蹭地反身进了衣帽间,它知道衣帽间里有狄笙的包包,那些多好玩,它才不知道贵贱的,逮着就拉,小松果一见它跑了,自己玩的也没了兴趣,丢下爪子里的袋子嗖地跟着进了衣帽间。

    等狄笙收拾好衣服,整理好被两个小东西拉的到处都是的袋子的时候,阎狼也忙完了工作,从书房里出来,一把抱住了狄笙,“累坏了吧?”

    “忙完了?”狄笙摇了摇头,慢慢转过身,她双手环着阎狼的劲腰,微微往后靠了靠仰头看着阎狼,“明天就穿今天买的这身,行吗?”

    “嗯,听你的!”低头吻了吻她的小鼻头,“送衣帽间?”阎狼看着床上整理好的衣服问道。

    “嗯!”

    两人一起抱着床上的衣服朝衣帽间走去,一进门就愣住了,此时衣帽间里,两个小东西正争扯着一件黑色的镂空蕾丝睡裙。

    阎狼眉头一蹙,似乎对件衣服很熟悉,狄笙也愣住了,这衣服不是它在阎狼的书房里发现的那件吗?

    小狼崽率先发现了门口的两个人,猛地松开了嘴跟爪子,没防备的小松果砰地匡倒在地,手里的黑色镂空蕾丝裙顺随着惯性飘到后方,洋洋洒洒盖在了它身上。

    小狼崽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儿蹭地跑到狄笙身边,张牙舞爪的表达着,这个裙子之前就是它的,然后被狼爷给拿走了,然后今天它翻箱倒柜的时候给发现了,刚拽出来,结果这个叫小松果的强盗上来就抢,然后就是他们看到的这一幕了。

    不过,它这番精彩的表演或许除了它自己没人能看懂,狄笙更是一头雾水,地上,被覆盖在黑色蕾丝裙下的小松果各种挣扎着想要从蕾丝裙下出来,结果越是着急越是出不来。

    狄笙看着它挣扎的眼疼,蹲下身子给它掀开了,一出来,小松果赶紧又扯住了蕾丝裙,小狼崽可不愿意了,敢跟它抢没关系,竟然跟它老妈抢,小东西一个猛蹿直接扑到了小松果身上,上爪子就抓,张嘴就咬,一点儿都没留情,疼得小东西嗷嗷嗷直叫唤,前爪后腿的对着小狼崽又是抓又是蹬的,嘴里也没闲着,平时吃松果的牙齿对着狼崽的耳朵就咬。

    瞬间,狼崽的狼性上来了,爪子挠的一点儿都没省劲儿。

    狄笙瞬间懵了,她从来没见过小东西有过武力行动,额,即使那次对左璇也只是使出狼吼功而已,小松果嗷嗷的叫声瞬间清醒了狄笙,俩小东西都是她的宝贝儿,想都没想赶紧上去就拉架,只是她忘了,这俩不是人,急红了眼儿的小东西能顾着有人拉架吗?也不知道是谁的爪子,一下过来就在狄笙手上留下一道血痕,狼爷一眼看到了,脸刷地变了色,“公爵!”

    只一声,公爵立马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赶紧起身,一脸严肃地蹲坐在阎狼身前,此时,小松果一张毛脸上也不知道到底是哪儿破了,星星点点的都是血,公爵的状况还好些,除了耳朵上被咬破了其他地方也就是毛被抓的乱了些。

    就这一声,门外的基奈山悄悄走了近来,一看两个小东西的样儿,眼差点儿闪瞎了。

    狄笙的手上,血慢慢渗出来,狼爷努力压抑着胸口的怒气,赶紧把狄笙拉了起来,拉着人直接出了衣帽间。

    “没事,阎狼,干嘛去,唉唉……嗷嗷嗷……”

    卫生间里,阎狼给狄笙冲着伤口,脸色阴鸷冷冽,这一瞬间,狄笙仿佛看到了刚来阎家时候的阎狼。

    肥皂水冲过伤口,刺激的伤口很疼,狄笙忍不住叫出声,阎狼没理会狄笙,只是脸色氤氲的仿佛下一刻就能暴雨雷鸣,冲的差不多了,拉着狄笙从浴室走了出来,按着人坐在床沿,他从医药箱里拿出碘伏涂在伤口创伤面上。

    狄笙咬着下唇看着阎狼认真的给她涂抹伤口,白嫩的脚丫子蹬了蹬半蹲在地上的人,“唉,不理我啊!真不理我?”

    阎狼没出声,拿起手机给华娜拨了过去,“狄笙被动物抓伤了,你过来!”

    刚要准备睡觉的华娜赶紧拿了药箱朝阎宅奔来。

    当她看到狄笙的伤口的时候,差点儿吐血,就一道不是多深的口子,她还以为……不过还是给狄笙打了一阵狂犬疫苗。

    “放心,这针剂对胎儿没有影响!”

    狼爷不放心,“你今晚在这儿住,楼下,我让人给你准备好了房间!”

    华娜没敢反驳,起身就下楼了。

    “老公,笑一个,干嘛这么严肃,娜妞不是说了嘛绝对不留痕迹,好了,我先说好啊,我是妈妈,家里的内部矛盾一律归我管,我一定会狠狠惩罚它们的,一点儿都不知道友爱,竟然学会了打架,老公,抱抱呗!”狄笙扯了扯坐在她旁边的阎狼,这人从出事儿到现在几乎就没开口跟自己说过话。

    见阎狼还没理会她,她蹭掉鞋子,自己后着脸皮蹭到阎狼腿上,窝进他怀里,受伤的手支在他肩膀,另一只手拉住阎狼的前襟,假装生气的说道,“那睡衣我是在你书房的抽屉里拿出来的,说,这衣服是哪个女人的?”说完之后,她似乎觉得哪里不对,自己有些悻悻开口,“我不是故意翻你抽屉的,我当时就是想看看……”

    “你是我媳妇!”狼爷总算是开了金口,一看狄笙那悻悻的小样儿心里不舒坦了,直接堵住了她的话。

    “啊?”狄笙傻二愣登的一怔。

    “可以随意翻我抽屉!”知道她坐的不舒坦,狼爷伸手把人揽好。

    “哦!”狄笙听着这话忍不住扯开了嘴,矫情的两只胳膊拦住他的脖子,转身跪在狼爷腿上,阎狼赶紧伸手扶住她的小蛮腰,“好好坐着,听话!”他怕她碰了手上的伤口。

    “你还没说呢,哪个女人的?你不会说这是我的吧?”狄笙一副我绝对不会相信的表情。

    “我是从你包里拿出来的!”狼爷的眼神很坦荡容不得狄笙不相信。

    狄笙一阵凌乱,她包里的?

    一场审问与被审问从沙发上延伸到了床上,直到狄笙睡着她也没能想起来这衣服到底是自己什么时候买来的,难道是二货宁给她偷偷噎在包里的?

    听着狄笙沉稳香甜的呼吸声,阎狼慢慢从床上走了下来,稳步走进衣帽间,冷眼扫视过两只小东西,小狼崽依然刚才的那副姿势蹲坐着,而小松果不甘心的趁着它受罚不能动的空隙对它各种攻击。

    一见阎狼走了过来立马停住了动作,蹭地躲在了小狼崽身后,小狼崽绿眸仰视着走过来的阎狼,身子控制不住的抖了起来,上次的印象依然还深深印在它脑海中,随着阎狼的渐渐逼近,它抖动的更厉害了,但依然稳稳蹲坐在阎狼面前,绿眸没有丝毫的躲闪。

    阎狼倏地蹲下,单手拎起了小东西,冷眸扫过小松果,吓得小东西猛一哆嗦,接着阎狼做了个出去的手势,小松果嗖地没命似的窜了出去。

    临走前似乎有些担心的看了眼被阎狼拎着的小狼崽,再怎么说它俩也算是好朋友。

    书房里,阎狼把小狼崽放在了书桌上,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古铜色的挂牌,挂牌的形状是一只骁勇的狼头,俨然是一枚狼图腾!

    轻轻摩挲着,神色严肃的挂在了公爵的脖子上,“以后,就要像今天一样,好好保护她,知道吗?”

    深夜的书房里,小狼崽好奇的低头看着属于自己的荣誉勋章,阎狼知道,它会的!

    翌日,狄笙起来后,华娜给她检查了一下,确定没有任何问题,狼爷才准许她回去。

    餐桌上,阎博公刻意把眼神在狄笙身上停留了几秒,他仍旧看不到狄笙有哪点儿让陆老头欣赏的地方。

    狄笙也不是木头疙瘩,当然感受到老爷子的视线,但她没有抬头,就仿佛没感觉到一样,她不能迎向他的视线,最起码现在不行,因为她还没有做好能不带怨气的看向他。

    饭后,她跟着阎狼的车子一起走的,一上车,狄笙就问阎狼关于车祸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狼爷今天穿的就是昨天狄笙给他买的商务风衣,领带也是狄笙亲自挑的,阎狼倒是没隐瞒的简单说了一下。

    “死了?是巧合吗?也就是说线索断了?”狄笙觉得不会这么巧合的,怎么可能刚要查他们结果人就死了呢?

    “这样的意外也放生过不少例,事情郑航他们还在查着,事情查清之前你也不要乱跑,想去哪儿的话就给雷傲打电话!”

    阎狼已经安排好了,以后还是雷傲给她开车,家里的司机他不打算用了。

    “哦!”

    狄笙知道阎狼都是为她好,她也让那次事故吓怕了。

    车子在公司对过停下来的,阎狼亲自把人送到公司门口。

    打了卡,进了办公室,向前倒是今天没怎么说她,还关心的问候了两句,狄笙撒了个谎,就说被人碰瓷了,这是她在来的路上想好的借口,要不然可不就露馅儿了。

    上午向前去开会了,支援部里就比较轻松了,聊天,喝茶,狄笙第一次体会所谓的白领般的办公室生活,或许是情绪比较放松,几个比较能聊得开的男同事提议,“咱一起上班也不算短了,新同事到来,咱们这些老人儿怎么也得表示表示不是吗?我提议啊,晚上大家伙儿一起撮一顿,饭后再去happy,happy!怎么样?”

    老同事都没反对,这些菜鸟敢有什么不同意见?

    中午阎狼又没回家吃饭,说是正开会,估计是得在会议上吃了。

    呼延韵一如往常一样给狄笙准备好吃的就走了,狄笙一个人吃过饭溜达着就去了步起兮的鲜花饼店,她正巧忙着呢,今天看着比昨天还忙。

    狄笙一看她自己一个人忙不开,倒没把自己当外人,亲自上手给人家帮忙,步起兮笑了笑,也没说什么,两人忙了有二十分钟。

    “你怎么不请个人啊?”狄笙满足的吃着步起兮给切好的鲜花饼。

    步起兮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原来昨天狄笙在医院碰到她是因为她妈在医院住院,没人照顾,她就让儿子替她照顾,她在这儿忙一上午,然后再去医院。她连请看护的钱都没有哪有请店员的钱。

    “那……你怎么在这儿开的店?这店面应该投资不少吧?”这块房租应该不便宜的。

    “我刚到京都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好人,他付得房租,让我慢慢还,毕竟给别人打工时间是受限制!”

    “谁啊,这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的……”

    “起兮,怎么还不去医院?”一声清冷的声音打断了狄笙的话。

    步起兮赶紧起身迎了过去,狄笙跟着转身。

    ------题外话------

    谢谢妞的票票,么么哒!

    ...

    ...

    ...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