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159 准备祸害邱家的阎怡凤
    顾文正别墅。

    席凤銮一身深咖色家居服从楼上下来,头发很蓬松,主楼暖黄的灯光打在她脸上,整个人略显了疲惫。

    楼下,顾文正就坐在沙发里,但电视已经关掉。

    席凤銮绕过顾文正朝餐厅走去,看了眼桌上的饭菜,她朝厨房方向喊道,“鸿嫂,给我冲杯牛奶,这些饭菜就收了吧!”

    鸿嫂应了一声,快步出来收了饭菜,没一会儿端着一杯纯奶放在了席凤銮坐的小桌旁。

    顾文正不由自主的转头看向席凤銮,见落地窗前的圆桌旁,席凤銮悠闲的喝着牛奶。

    他眉毛微拧,他记忆中,席凤銮从来不喝牛奶。

    透过落地窗的玻璃反射,席凤銮已经注意到了顾文正的动作,席凤銮眯了眯眼睛,表面上,她是再看窗外的风景,实则,她的思绪已经飘远。

    “最近挺忙?”

    顾文正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边。

    席凤銮极其缓慢的转过身,目光落在了坐在自己对过的顾文正身上,须臾,她放下手中的杯子,神色很官方,严肃,仿佛在跟谁谈案子,“有什么事吗?”

    顾文正皱了皱眉,刚才他还觉得席凤銮似乎真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但现在,这冷冷的模样跟刚进来时截然不同,倒跟平时的她没什么两样。

    是什么让她来时轻松,而洗过澡后反而越发疲惫?

    刚从玄关进来的席凤銮明显带着轻松和难以掩饰的愉悦,虽然那轻松,愉悦似乎被刻意压下,但他能感觉到她的情绪不同以往。

    可现在……

    沉吟了许久,顾文正唇角勾起了一抹无奈的笑,“看着你挺疲倦的,要不要在家休息一阵子?”

    席凤銮愣愣的看着顾文正,良久才摇了摇头,“你还有别的事儿吗?没有我就上楼了!”说着起身绕过顾文正就走。

    跟顾文正,她真心不想看到这个男人,要不是为了两个孙子,她真心现在就要跟他翻脸。

    顾文正猛地伸手拉住席凤銮,席凤銮脸色突变,仿佛抓着她的那只手肮脏无比,她下意识就要甩开顾文正,顾文正却快她一步,抓着席凤銮的那只手又加了几分力,声音也低沉了下去,“凤銮,顾瑞已经不在了,你难道要一直这样下去吗?

    我知道,你难受,你后悔,我是孩子的父亲,他这样,你以为我不难受,不心疼,不后悔吗?”感觉到席凤銮不在挣扎,他声音略微柔和了下去,

    “凤銮,你我都不再年轻,转眼就人生暮年,难道我们就不能像寻常失独的父母那般相互慰藉,相互……”

    “失独?”席凤銮讥讽的打断了顾文正的话,双眸更是盛满了恨意,直盯盯的看着冠冕堂皇的顾文正,“你顾文正是失独者吗?”

    顾文正语塞,脸上的神色略有些尴尬,厨房门口的鸿嫂早已退进了厨房,夫妻俩,就这么看着彼此。

    良久,顾文正打断了僵冷的气氛,“你到底是怨恨我<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席凤銮扯了扯嘴角,重重甩开顾文正的手,“这种浪费时间和感情的事儿不值得我席凤銮去做,要过,就这么相安无事,要散,明天民政局见面,儿子都没了,我席凤銮在乎这点名声吗?”

    顾文正呆呆的看着拂袖而去的妻子,‘要过,就这么相安无事,要散,明天民政局见面,儿子都没了,我席凤銮在乎这点儿名声吗?’

    这话一遍遍在他耳边响起,直到睡觉,他还在琢磨着这话的意思。

    席凤銮不在乎这名声,可还给自己留了要过的余地,这说明了什么?

    她……还在乎自己?

    中秋过后的阎家,气氛显然比中秋前要和谐了许多。

    就比如,游敏之每天都不落的到狼阁来,起初,是午睡后来,呆到狼妞睡下午觉就走。

    后来,就一早来,午饭走,然后午睡后再来,晚饭前走。

    而现在,她是一早就来,晚饭后才走。

    狄笙坐在小客厅的沙发上看着陪着狼妞上课的游敏之,她压低声音跟身边的古影道,“我看在过两天,她是准备常住狼阁了!”

    古影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狄秀梅现在是被阎怡凤缠上了,尤其是在左驰走了以后,阎怡凤哭了三天,狄秀梅跟贴身大丫鬟似的陪在身边,哭的时候开导她,不哭的时候就跟她拉家常,讲些以前,她住在乡下的时候那些东家长李家短的事儿。

    嗐,这阎怡凤竟对这些事儿倍儿有兴趣,一个爱说,一个爱听,这倒是‘完美’!

    可她也郁闷,刚开始的时候吧,她还想着在京都多住些日子,后来就不是这么回事儿,尤其是中秋过后,她有些想回去了。

    其实也不是想回去,而是想让邱贵和他们回来,在澳大利亚,她谁也不认识,在这里,她好歹能在狄笙忙的时候帮狄笙看看孩子,毕竟,她跟阎家的人现在处的也不错,来过上一两天也是可以的。

    吃过晚饭后,她跟阎怡凤请了俩小时的空回了狼阁,陪着外孙女玩儿了会儿,她去了狄笙书房,敲开门,见狄笙正跟古影说话,她有些讪讪道,“笙子,忙吗?”

    “怎么了,妈?”狄笙示意她妈坐到沙发上,古影也起身给阎怡凤倒了杯水,见她母女有话说,她转身走了出去。

    等狄秀梅期期艾艾的把意思表达清楚,狄笙愕住了。

    想回来?

    怎么可能!

    好一会儿,狄笙才问道,“你惦记邱叔了,对吗?”

    狄笙特意用了惦记二字,她要说想,还不知道狄秀梅得难为情到什么程度。

    狄秀梅没正面回答,她这个年纪的人果然被狄笙给猜中了,喝了口水,她拐弯抹角的道,“你又不是不清楚尤丽萍,我这来这儿这么久,过节都没回去,指不定你邱叔被她夫妻俩给说成什么样呢<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笙子,你就按我说的,把他们都给接回来,一来在那边人生地不熟的,二来,我也能常来这边照顾你跟侃侃,你看这多好!等以后,你弟从美国回来,这也叫团圆了,不是吗?”

    “妈,你想我了就回来,想狄笛了就去景上,想邱硕了就去美国,咱自己也有飞机,想去哪儿抬脚就能去,你这把澳大利亚的摊子一撂说回来就回来,那边谁帮我照顾?”狄笙知道这天会来,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她只能见招猜招的跟狄秀梅打太极。

    “那不是有董事会吗?其实,你邱叔就是个摆设,他能懂什么?你让他看个大门还差不多,搞管理,弄什么的,他不行!”邱贵和也跟她说过,他每次一进酒庄的大门,就大脑晕晕的,真心是不想去,虽然那些人的眼睛里都是尊敬,但他知道,那些都是虚伪的,每每那时,他真心想会山村老家去种地!

    “邱叔没跟你说吗?今年红酒的产量提高了百分之二十,这难道不是邱叔的功劳?你知道这是多大的利益吗?妈,别管澳大利亚还是哪儿,都跟咱这儿是一样的,有自己的人在,那些人就不敢耍滑头,这产量可是最能说明事实的!”

    狄秀梅惊愕的看着狄笙,“真的?”

    “你说除了你们,我还能让谁去我才放心,那是阎狼的产业,不说阎家这边没人能走得开,就是真有人能走得开,人家愿意吗?就那点小钱,你觉得这家里谁能看眼里?

    你住了这些日子,你多少也知道这边都发生什么,我也不瞒你,我公公跟三哥,阎狼一出事儿,这边就一直没安宁过,我现在成夜成夜的睡不着,狼妞你也见了,比人家Summer大了三个月零十九天,你看看,这两人一比,她跟非洲来的难民有什么区别,又瘦又小,想给她补营养都不敢补,稍微吃的不合适就拉肚子,一拉三五天,水也不爱喝,还能找事儿,这都是怎么造成的?

    还不是我怀孕的时候事儿太多,整天想东想西,今儿防这个明枪,明儿躲那个暗箭的,孩子能长得好才怪!”狄笙半真半假的说着,狄秀梅连连点头,这两天阎怡凤确实跟她说了不少烦心事儿。

    商量的结果是,再过半个月,她就回澳大利亚。

    阎怡凤一听,心里不乐意了。

    “怎么就过这两天?等过年再走就是,要不,我跟你们家邱贵和商量商量?”说着阎怡凤就让徐妈拿电话。

    “哎哎哎,徐妈,你别听她的,那怎么能成?”狄秀梅起身阻止了徐妈。

    “怎么不能成?狄秀梅,你可是我姐妹,陪姐妹疗伤,这有什么不能行的?”阎怡凤知道狄笙不让狄秀梅回来的原因,如果不是因为这原因,她自己就让人把那群人给接回来了。

    人生难得一知己,她现在只觉得这个知己来的太晚了。

    “……”

    呆到过年,肯定是不行的,阎怡凤小半宿没睡,第二天一早,她就亲自去了狼阁。

    狄笙带着狼妞在狼阁后面的草坪上玩儿,草坪上铺了个大毯子,基奈山趴在草坪上,小狼崽四面朝天的躺在基奈山身边,小松果抱着一颗松果在那儿啃着,狄笙把狼妞放在了毯子上,小家伙就这么趴着,一点儿劲儿都没有,就连翻身都做不到。

    似乎趴累了,她想翻身,无奈自己不管用了多大的劲儿结果都是……“你们看,大侃儿多像忍者神龟<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游敏之脸刷的黑了下来,伸手把累趴下的狼妞给翻了过来,“有你这么当妈的吗,说自己的孩子像……”游敏之都没说出那四个字来,“孩子的世界是多么纯洁,就如同一张白纸,三岁前,你是在这张纸上画画最多的人,你的言行举止将会影响这个孩子的一生,你对她的定位将会影响她自己在她自己心目中的形象!”

    狄笙被游敏之说的瞬间浑身发寒,真这么严重吗?她岂不是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重罪?

    好在阎怡凤的到来解了她的围,她赶忙从毯子上爬了起来,跟着阎怡凤走到了旁边的乘凉桌前。

    阎怡凤把来的目的说了,她那意思是让狄笙劝她妈在京都住到过年再走。

    狄笙愣愣的看着阎怡凤。

    阎怡凤挑眉,“怎么了?”她没怎么为难狄笙啊,她又没要求狄笙一定要把那群人从澳大利亚给接过来,只是让狄秀梅多些日子而已。

    对视间,狄笙心生一计,她动弹了下身子,叹了口气,“不是我不想劝我妈,老姑,你跟我妈相处的这段日儿子也多少知道她的性子,她完全就是遇强则弱的类型,你可能不知道,邱家的人都是‘强人’,所以,我妈的地位你就可想而知了!”

    阎怡凤还真就没听狄秀梅说邱家人的事儿,邱家人是赖皮,她之前调查狄笙的时候是知道的,不过,具体的还是不晓得的,“你什么意思?你是说,邱家人给你妈委屈受?”阎怡凤的脸瞬间就变了,既有谁敢的意味又有责备狄笙的意思。

    “硬委屈没有,软委屈自然少不了,我妈那脾气向来是息事宁人,我就是想管也够不着,再说,我也没时间,我要有时间,我就去澳大利亚呆上一段时间,我非治治他们不可!”狄笙转眸看了眼阎怡凤。

    阎怡凤垂眸不知在想什么,爬毯方向,狼妞啊啊的叫唤,小手隔空对着基奈山一抓一抓的。

    游敏之惊喜的拍着手,在狄笙这儿都能听到她在夸狼妞聪明,什么一教就会之类的。

    狄笙真心想跟婆婆对质一番,她闺女可没她说得这么夸张,什么叫一教就会?

    这抓手的动作,她天天教,足足有俩月了,拜拜的手势到现在都还没学会,已经满五个月的娃了,她牙齿是一颗都没长,磨牙倒是磨的挺早的。

    翻身没力气,她闺女就一样强的,那就是高嗓门,就不知道将来唱歌能不能远离茄子地。

    “你让人安排飞机,我跟你妈一起去澳大利亚,我倒是看看这个姓邱的‘强人’能有多强!”阎怡凤忽地开口道。

    狄笙眼眸微动,转眸看向阎怡凤,“老姑,邱家人你可能不了解,他们……你身体不好,他们能给你气出个好歹来,你要想我妈,我们就让飞机去接她,也很方便的!”

    “气我?他们也得有这个本事,你就放心,他们也就是我的肉靶子,正好,我出去散散心,你就安排吧,越快越好!”阎怡凤越说越觉得自己这决定靠谱。

    狄秀梅一听阎怡凤要去,脑子都蒙了。

    她去?

    邱家已经祖宗爷够多了,她这是要去当太后老娘娘啊?

    阎怡凤的脾气她算是摸清了,嘴皮子可是一点儿都不留情,而且她最讨厌的人就是邱家老爷子,老太太,尤其是尤丽萍这样的,她要去了,这见天儿的还能有好?

    “你身体不好,长时间坐飞机不好,你……”

    “我多半是装的,哪儿就这么脆弱,我是有心脏病,但好的都差不多了,再说了,有医生跟着,怕什么,你先跟我说说这姓邱的都有多可恶<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阎怡凤自从左致远死后,整个人都变了,当所有人都以为她会承受不住这个打击时,她活的好好的,除了有些身子不适,并没有其他过激的行为,唯有跟左致远有关的一切都只字不提!

    狄笙知道,她这全都是埋在了心底,她在用表面的坚强麻痹自己。

    这样的痛要比释放出来的疼上百倍千倍,可有些事儿她们还真就说不到她心里。

    所以,在中秋节时,她刻意安排了左驰回来,目的就是为了疏解阎怡凤埋在心底的疼痛。

    只是,她没想到,就这么一个农家乐似得宴会竟然促成了一对相见恨晚的好姐妹。

    狄秀梅看着阎怡凤时刻“备战”的激昂状态,大脑瞬间冻结了。

    狄笙本来安排的是让狄秀梅半月后启程,结果一个礼拜都没到,阎怡凤就喊着要走。

    好说歹说,狄笙让人又呆了三天,十天后,两人出发了。

    “大小姐这趟澳大利亚之行怕是会成了邱家人的灾难!”古影看着空中越来越小的飞机感慨道。

    “也该让他们受难了,告诉那边的人,加强防卫!”狄笙转身上了征服者异兽。

    刚坐上车,狄笙的手机响了,来电的是席凤銮。

    电话一通就传来席凤銮有些乱了心绪的声音,“狄笙,我被人跟踪了!”

    狄笙靠在了椅背上,目光淡淡的看着车窗外待飞的飞机,“别着急,慢慢说!”

    “怎么能不着急,我这些天天天去古巷,怎么办,一定是顾文正的人,有件事儿我没跟你说,前些天顾文正很奇怪的早早回了家,鸿嫂告诉我,他还特意问了我最近的状态,我是不是哪儿露馅了?”当时她确实觉得顾文正有些不对劲儿,但一直没往他会找人跟踪自己方面上想。

    要不是一个常跟自己一起买菜的邻居喊住自己聊天,她可能还不会发现自己被跟踪。

    此时,她就在邻居的店里,离古巷卜媛媛的住所不过两条巷子的距离。

    如果她出去,她一定会被人发现,她现在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已经摸清了她每次去的目的地。

    透过窗子,她看到那两人中的一个在打电话,另一个四处找寻,她下意识往窗后躲了躲。

    那人挂了电话,朝四处寻望的人招了招手,两人说了两句话,就这么坐在了路旁卖水果的摊子后面,时不时的还跟水果摊的老板说话。

    席凤銮揪着心,那老板是认识自己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