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150 暗夜谋杀(白发再现)
    借着卧室微弱的灯光,宋淑梅看清了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

    是她!

    阎绅不在床上,应该还在书房,临睡觉前,接了通电话,就进了书房,估计这会儿阎逊也在。

    看着来电显示,宋淑梅火气顿时飙升,会场上,她一直等着对方的电话,只是电话没等来却等来了她给自己的好戏。

    电话接通,没等对方说话,宋淑梅冷冷道,“好戏还没演够,还想继续?”

    “大少奶奶这火气可够大的,只是,大少奶奶的这火气不该对我发!”

    宋淑梅冷笑,“哦,你觉得我这火气该对谁发?”

    “自然是动了你手机的人啊!”对方话音一落,宋淑梅心头一阵。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大少奶奶真觉得我没给你打电话吗?”

    宋淑梅蹙眉不语,微有些失神的盯着院子里的雾灯,雨滴砸在玻璃上,模糊了雾灯也模糊了她的视线。

    “想必大少奶奶已经想到了什么,那我就不打扰大少奶奶了,哦,对了,有人让我转告你一声,当年你收买医生对二少奶奶和阎大小姐做的事儿她记得清清楚楚,挂了啊!”

    说挂,她并没有挂断电话,直到听到电话里宋淑梅倒吸气的声音,她才满意的挂断了电话。

    嘭地一声,宋淑梅的手机掉在了地上。

    当年,当年……

    当年阎博公听说钟静书怀孕了,对钟静书明显的比对自己要好,她不甘心,不光是因为钟静书家世不如自己,更多的是对阎缜的忌惮,阎博公对阎缜跟对阎绅一样,没因为他私生子的身份而有所不同,这让她心里极度不安,阎缜凭什么,他只是私生子,在这个家里他应该是尴尬的存在。

    老姑的态度起初还算义愤填膺,可随着时间越久,她却渐渐接受了这一家三口<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尤其是阎策,阎怡凤对他几乎跟对阎逊差不了多少。

    不,她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于是……

    家里越来越多人在传钟静书看左致远的眼神不同,有人在甚至在说,钟静书怀孕的时间是阎缜出差的那段日子。

    于是,没多久,钟静书流产了,手术中,她大出血,命是就回来了,可子宫受损,孩子,这辈子都没望了。

    于是,钟静书跟老姑之间永远都有了一道用一条命划下的隔阂。

    咔擦门响了。

    阎绅蹭着拖鞋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瘫坐在地上的妻子,他动作迅速的关上门,转身朝宋淑梅走了过来。

    “怎么了,淑梅?”阎绅蹲下身伸手去扶宋淑梅,手还没碰到宋淑梅的肩头,一个巴掌直接搧了过来。

    阎绅直接被打蒙了,他惊愕的看着宋淑梅,半天没反应过来。

    结婚三十多年,宋淑梅何曾打过自己一下?

    宋淑梅冷然的看着阎绅,许久,她收回抖着的手,“是你动了我的手机!”

    阎绅下意识目光转到地上的手机上。

    “为什么?”宋淑梅紧锁着阎绅。

    “因为我姓阎!”阎绅平静的看着妻子。

    因为他姓阎,知进退,懂取舍的阎家人。

    “阎绅,你真狠!”宋淑梅一把推倒眼前的人,起身直接走了出去。

    他真狠,是的,不光对自己狠,对任何人都狠,在这个多事之秋,除了家族,他能舍得都舍了!

    房门被推开了,阎逊就站在门口,阎绅看了眼儿子,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他快速从地上站了起来。

    “爸,抱歉!”他知道父亲是因为自己的事儿而跟母亲恼了不愉快。

    “阎逊,你妈是爱你的,别怪她!”阎绅从来都知道宋淑梅的心里除了自己就是儿子,所以,对妻子,他有的永远是亏欠。

    “我知道!”

    “行了,你去休息吧,我下去找她,你妈胆小,不敢出去的!”阎绅拍了拍儿子的肩头,抬步走了出去。

    如阎绅所料,宋淑梅真没敢出去,外面刮风下雨,雷电交加的,她可没有这个胆儿出去。

    整栋楼都很安静,奇怪的是走廊的灯和客厅的地灯都被关了,她扶着扶手站在最后一级台阶上,看着黑漆漆的大客厅,自言自语道,“谁把地灯关上了?”

    她下来的匆忙,手机也没拿,只能凭着感觉朝进门右侧墙上的开关走去。

    忽地,她脚步微顿,一震阴寒猛地从脚底板窜了上来,空气中,似乎飘着某种说不清的味道,耳畔同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摩擦声<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下意识的,她脱口而出,“谁?”

    一瞬间,那窸窣戛然而止。

    宋淑梅蹙眉,刚要抬步往前,那声音再次传来,她猛地转身,恰在此时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她刚要吐口而出的‘谁’就在牙关前戛然而止。

    就在闪电那瞬间的光影中,一道纤细的白色身影就这么近在咫尺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白色的衣裙,白色的长发,血一般猩红的嘴唇,眼睛,鼻子被隐在了白色的长发下。

    宋淑梅下意识的就要惊叫,一双冰凉的手,就这么毫无预兆的遏制住了自己的脖颈,那手仿佛从地狱里冒出来的,阴寒刺骨。

    宋淑梅不停的挣扎,可力气却不知怎么的,越来越小,只知道,她要死了,没力气了,慢慢地,她整个人软了下来。

    “淑梅?”

    “妈?”

    “淑梅?”

    “妈?”

    一声淑梅,一声妈,那声音仿若从遥远的天际飘来,宋淑梅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前,儿子,丈夫焦急的脸就在自己面前。

    见她醒了,阎逊赶忙上前,“妈,你怎么了,怎么昏倒了?”

    昏倒?

    她昏倒了?

    宋淑梅眉头紧蹙,转头看向其他地方,是客厅!

    她躺在刚刚昏倒前所在的地方。

    怎么回事儿?

    下意识的,她伸手摸向脖子。

    阎绅赶忙拉下她的手,“你刚怎么了,自己掐着自己的脖子?”

    宋淑梅猛地抬头看向丈夫,“你说什么?我自己掐着自己?”

    “是啊,我下来的时候就看到你躺在地上,闭着眼睛自己掐着自己,还以为你被什么东西呛着了呢?”

    宋淑梅眼眸微紧,她一把拉住丈夫,“你下楼的时候看到我躺地上?怎么看到的?”

    阎绅被她问的一愣,什么叫怎么看到的?

    “淑梅,你怎么了?”

    “你说啊,你怎么看到的?”宋淑梅紧紧拉着丈夫的手,眼睛里透着紧张。

    “你一个人下来,我担心你害怕,没一会儿就跟着走了下来,走到二楼,我听到砰的一声,还以为你摔了什么东西,等我走到楼梯口就看到你痛苦的躺在地上,两只手掐着脖子!”看着宋淑梅神色紧张,他忽地察觉到事情不对劲儿。

    “灯是亮着的,灯是亮着的……”宋淑梅失神的看着阎绅,反反复复就说着这一句话。

    阎逊刚要张口,阎绅伸手阻止了他<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逊儿,你上去吧,我跟你妈有话说!”

    阎逊看了父亲一眼,转身上了楼。

    客厅里,宋淑梅仍旧精神恍惚的反复说着那句话,而阎绅目光却落在了妻子的脖颈之上,隐约间,他看到了几枚不属于宋淑梅的手印。

    从宋淑梅离开到自己下楼,短短的几分钟,竟然有人在这栋楼里行凶,从宋淑梅反复的话语中,他已经琢磨出了味道。

    阎绅轻轻把宋淑梅揽进怀里,动作轻缓的抚着她的后背,“淑梅,不怕,有我在,不怕!”

    忽地,他眸光微怔,视线停在了玄关处的地毯上。

    在灯光下,那地毯上闪着亮光,下意识的,他慢慢放开宋淑梅,起身就要朝那亮光走去。

    宋淑梅猛地反应过来,一把拉住阎绅,“阎绅,我怕!”

    怕,真怕!

    那种濒临死亡的窒息感让她从头寒到脚,真有这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就这么死了。

    阎绅轻拍着她的手背安抚了两句,见她微微有了精神,他低声问道,“看清是谁了吗?”

    宋淑梅微惊,夫妻俩就这么对视着,刹那间,她眸底涌起了泪水,手轻轻抚在阎绅的脸颊,“疼吗?”

    阎绅微微有些尴尬,好一会儿才说了句没事儿。

    “你扶着我上楼吧!”有些事儿,宋淑梅不想再楼下说。

    阎绅自然明白,帮宋淑梅把拖鞋穿上,两人回了房间。

    一进门,阎逊就在客厅里坐着,见两人进来,他赶忙站起身,“妈,没事儿了吧?”

    宋淑梅仿若没听见,直直的回了卧室。

    阎绅带上门,看了眼妻子,有些无奈,又有些愧疚,“你去睡吧!”

    阎逊嗯了一声,折身走到小厨房,再出来时,手上端了杯牛奶,“让妈喝了早点睡!”

    阎绅接过牛奶,再次拍了拍儿子,父子间,有些话,自是不必多说了。

    宋淑梅在卧室的沙发上坐着,阎绅轻轻关上门走了进来,把牛奶放到她面前的茶几上,刚落座,宋淑梅一把抓住了阎绅的胳膊,情绪微有些激动,“是那个女人,传闻中那个白头发的女人!”

    阎绅蹙眉,“你看清了?”

    宋淑梅摇了摇头,“客厅的灯被谁关了,我没看清,但是我能确定就是那个女人,当时一道闪电过来,那光就照在那个女人身上,白色的长发,白色的衣裙,就连衣裙下的胳膊都白的吓人,那血管在刺眼的闪电下也那么的清晰,一定是那个女人,一定是……”宋淑梅越说越紧张,她是没看清那张脸,可她看到的真的就跟传闻中的一样,“阎绅,她想掐死我,真的,我能感觉到,如果不是你下来,我,我可能,可能就死了!”

    宋淑梅双手下意识护住脖子。

    阎绅赶忙把人控制在了怀里,“好了,好了,没事儿,有我在,没事儿<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宋淑梅的情绪在阎绅的安抚下一点点放松了下来,阎绅端起茶几上的牛奶递给宋淑梅,等她喝了牛奶,漱了口,他扶着她上了床。

    夫妻俩靠坐在床头,阎绅轻轻攥着宋淑梅的手,“淑梅,我知道你为了这个家付出了太多的东西,只是,你有没有想过,阎家不是靠你,也不是靠我,更不是靠老二,老三,老四支撑着的,阎家的盛世,靠的是阎家的每一个人,京都城几乎每年都有豪门贵族没落,为什么?

    就四个字,落井下石!

    在家族危急关头,为了个人私利和外人同流合污,对自己家族落井下石,这才是真正导致家族快速没落的原因。

    没了家族这颗大树,想乘凉,想遮风挡雨,可能吗?

    知道你哥为什么不再劝你替我争权夺利了吗?”阎绅的话让宋淑梅脸微微泛红。

    她以为,她哥给她出谋划策阎绅是不知道的,今天阎绅这么一说,她竟有些难为情了。

    她其实就是传说中的那种‘外向’的女儿。

    在她的心中,丈夫跟儿子比娘家重要,所以,有些事儿,尤其是有损阎家颜面的事儿,她从不在娘家说的。

    阎绅轻轻拍了拍宋淑梅的手,“因为阎宅现在正是风雨飘摇期,一旦有内斗,首先要倒的是阎家,阎家一旦倒了,我们对对手来说,难道还不好击破吗?

    你哥是聪明人,他知道,有阎家才有我阎绅的辉煌,有阎家才有阎逊的未来,有阎家,才有宋家在京都城受人瞩目的地位。

    阎家,不是任何一个人的,我知道,你不甘心狄笙做接下阎氏,可她做到得到的,你,或者钟静书,甚至游敏之,谁能做得到?

    她能为阎家舍弃女儿,你能为阎家舍弃阎逊吗?”

    “别跟我提阎逊!”宋淑梅气呼呼的打断了丈夫的话。

    阎绅轻笑,“你嫁给我的时候,岳父不也反对?”

    “那不一样,我是宋家的女儿,宋家的未来不是靠我,可阎逊不同,他是阎家的孙子,阎家怎么能有那种身份的女人当媳妇?阎绅,你别劝我,就这点儿,我坚决不妥协!

    你说狄笙当家主,是,我承认,这个女人确实比家里任何人都强,我服她,从今天起,我跟她站在一条线上,明儿一早我就去找她道歉,请她原谅,她能为阎家付出的,我宋淑梅也不赖!

    可阎逊的事儿,你是男人,这些事儿你不懂,阎绅,我是阎逊的妈,我知道什么样的女人适合我的儿子!”

    宋淑梅倔强起来,阎绅还真就拿她不知怎么办。

    见她情绪没了刚才的紧张害怕,阎绅又陪着她聊了今天的这些事儿,尤其是丛丽的出现。

    “你以为,如果你按佚名说的办了,丛丽的事儿就永远隐瞒下了吗?”

    宋淑梅垂下了眼眸,其实她心里很清楚,能成为一个人把柄的事儿,那这件事儿就没完没了,反过来想想,今天烦恼了,就不用担心这永无止境的害怕<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忽地,她心头浮出一件事儿,这件事儿,她就连阎绅都没说过,见她不说话,阎绅还以为她累了,他啪地熄灭了壁灯和地灯,如往常般就留了卫生间的那盏灯,“睡吧,时间不早了!”

    说着,他躺了下去。

    宋淑梅看了眼丈夫,自己跟着躺了下去,看着天花板,她忽地开口,“我见狄笙的妈来了,古影陪着去了狼阁!”

    阎绅微愣,这有什么好奇的,在客厅的时候,狄笙不是说了吗,她妈被佚名的人给绑架了。

    “怎么了?”

    宋淑梅又没了音,良久,她才再次开口,“你还记得狄笙她妈的那个流言蜚语吗?”

    阎绅蹙眉,“午夜迷情的案子?”阎家人,除了老三,其他人很少过问这些所谓的‘艳’情‘俗’事。

    “嗯!”宋淑梅欲言又止的看着阎绅。

    阎绅不禁好奇,微微侧身看着宋淑梅,“那件事儿你知道些什么?”

    宋淑梅嗯了一声,突然又没了动静。

    这下阎绅不淡定了。

    如果是放在以前,他对这类事儿压根不会多问一个字,可现在,尤其是在经历了狄秀梅被绑架的事儿之后,他就不得不多问一句了。

    毕竟,在无形间,狄秀梅跟阎家已然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了。

    “到底怎么回事儿,你说说!”

    宋淑梅思忖了半晌,蹭地坐了起来,“上次我在贴吧看到了一个叫城南往事的人曝出的关于二十五年前午夜迷情案的一些照片,在其中一个照片中,我看到了一个人的侧脸跟……”宋淑梅下意识停下了话头。

    阎绅跟着坐了起来,“跟什么?”

    “……跟我二哥很像!”她也只是觉得跟她二哥像,毕竟照片很久远,也很模糊。

    当时她惊悚的发现这个秘密之后,赶忙回了娘家,她二哥宋昌涛是宋家的忌讳。

    这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儿了,那时候她已经嫁给了阎绅,有些事儿她也不清楚。

    等她知道的时候,父亲已经登报跟二哥宋昌涛脱离父子关系,从此宋昌涛的所作所为跟宋家没有一丝干系。

    她母亲就是因为二哥的事儿离世的,至于因为什么,她完全就一头雾水,就算到今天,她也不清楚二哥怎么就被逐出家门,家里人也没人敢提这个人。

    那次她看到了照片匆忙就回了娘家,她记得在大姐的床下面,有张二哥宋昌涛的照片。

    宋淑梅掀开薄被下了床,从茶几上拿过手机,快速翻到自己翻拍的那张照片上,又快速找到她浏览网页时保存的那张模糊不清的图片。

    “你看,是不是很像?”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