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148 完胜敌人
    148

    “安淳?”狄笙想了一会儿,忽地明白,“安淳在京都大门口跟人发生碰撞是你一早就安排好的,目的就是沉寂调换礼物?”

    “你的聪明果然令人很烦恼!不错就是这样!”那局可是自己精心设计的,她跟陆若休恰到时宜的出现,甚至就连去捡那份礼物的人都是陆若休,她碰都没碰那礼物一下,怕的就是狄笙太过于聪明而发现了猫腻。

    “那,安承你藏哪儿了?”

    钟静书情绪最激动,一向很少在公众面前表露情绪的她,此时双眸中的恨意腾升。

    阎策轻声安抚母亲,眸底的情绪很冷然,看不出他对这件事儿的态度。

    阎缜更是如此。

    左璇眸光掠过这一家三口,神色微微黯然了下来,她冷笑了声,“呵,我把他杀了!”

    “杀了?你当然不会!如果你把她杀了,安父安母就会供认出有人威胁他们的事情,唯有留着他的性命你才能控制得住他们,在事情未完结之前,你怎么会杀了他?”狄笙语气肯定的道。

    被人看透心思,左璇的眸光冷了几分,“那就谢谢你的提醒,回去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亲手结束了他,放心,我一定会让他安安静静的走,毕竟,他可是我的大功臣!”说罢,她眸底腾起一抹肆意的笑,笑容里尽是得意。

    如今事情已经败露,这个安承在她手中不过就是一枚废棋,怎么处理,什么时候处理,这些全都凭自己的喜好,她忽然发现,拿捏着一个人的感觉是这样的舒畅<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最后一个问题,华家事发后,在医院带你走得人是谁诶这,你别告诉我,你是自己逃跑的!”狄笙的目光紧紧盯着左璇的眸子,看着她眸中情绪控制不住的发生变化,那熟悉的紧张,害怕一点点在她眼中扩散。

    她怕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个带她走的人!

    谁?

    左璇的失神让佚名一紧,她迅速往前,古影猛地挡在她的面前,佚名顿步,眸光越过古影落在左璇身上,“璇儿,别跟她废话!”

    左璇微愣,眸底的情绪一点点收敛了起来,唇角邪厉的勾着,“狄笙,既然你如此好奇,那你不妨跟我去看看!别浪费时间了,妈,仇叔,我们走,去狼阁。”

    见陆奇等人站了起来,她及扬了扬手里的遥控器。

    仇暴缓缓起身,躬身去捡地上躺着的黑色面纱,轻轻把面纱罩在佚名的头上,那动作,带着怜惜。

    给佚名遮上面纱,不是嫌她,而是心疼她!

    “姐,一起?”左璇步伐微顿,转头看向一直沉默着的左梵音。

    这时候,众人的目光才落到被她们忽略了很久的左梵音身上。

    左梵音缓慢的抬起头,目光并没有落到妹妹身上,而是定格在了狄笙身上,“四……阎太太如果璇儿吧手里的遥控器交给你们,放她一条生路可好?”

    众人微惊,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众人有跟不上节奏。

    左璇惊愕的连话都说不出口了。

    佚名抬步的动作微僵,许久,她才朝左梵音看了过来。

    狄笙也晃了晃神,沉吟了一会儿,她眼眸微眯,“左小姐什么意思?”既然人家叫了她阎太太,她自然是要称呼左小姐的了。

    “阎太太,璇儿年纪小,有些事儿她也是失了主意,若有得罪,请你看在我们痛失父亲的份儿上掀过这页,往事如烟不管谁对谁错,我跟左璇总是受害者,在这件事儿上,我们并没有错,左璇的做法是极端了些,但她也是为了自保,至于安淳的事儿,希望二少奶奶能谅解,璇儿是为情所困,有些事儿发生了却无法弥补,我很遗憾,我会带着安淳离开,绝不会影响您的生活,太太,请谅解!”她洋洋洒洒的这番话,狄笙有些错愕,众人也完全无法消化。

    狄笙轻笑,扫了眼还在惊愕中的左璇,“左小姐的这番话说的感人至深,只是不知道你的好心,妹妹是不是能深刻领会!”

    佚名眉头一皱,猛地回头看向狄笙,狄笙的话让她心头微惊,什么叫“你的好心,妹妹是不是能深刻领会”,她这话里怎么听都含着别的意味。

    “姐,你在做什么?求狄笙?你有没有搞错,现在是她求着我!”蓦地,左璇扯着嘴角不屑的一笑,语带讥讽的道,“左致远都死了,你觉得你还是阎家的什么人,表小姐吗?行啊,你愿意当阎家的表小姐我不拦着,妈,走,她爱走不走,我们走!我倒是看看她这个表小姐还能在阎宅呆得住吗?”

    说着,她上前去挽佚名的胳膊<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只是,手还没碰到佚名身上,狄笙的笑声止住了她的动作,“左小姐,很失望吧?”

    左梵音表情淡淡的,但置于另一侧的手慢慢拳了起来。

    左璇这才察觉到异样,她脚步顿住,“狄笙,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狄笙冷笑,右手帅气的打了个响指,保镖迅速上前,左璇脸色一变,她双手紧紧握住遥控器,手微微颤抖,“干什么,你们想要干什么,退后,都给我统统往后,狄笙,你动我,你女儿就会给我陪葬……”见狄笙不予理会,她脸色越发苍白,手抖得更厉害,“别逼我,我,我,我按了!”

    众人的目光在左璇的手跟狄笙指尖游移,狄笙神色清冷,只是静静的看着左璇。

    “啊……”左璇猛地尖叫,手狠狠按压在了按钮上,下意识的,众人猛地屏息,侧耳听着即将到来的爆炸声。

    一秒,两秒,三秒……

    左璇僵愣,她猛地转头看向狄笙,“怎么回事儿?为什么没响?”

    没等来狄笙的回答,一个黑影上前,她还没反应过来,她一阵天旋地转,身子重重被摔在了地上,她顿时感觉五脏六腑迅速移位,脑子里嗡嗡的回荡着响声。

    刚要吸气,肚子猛地被压在,脖子也被遏制住,那可怕的窒息感让她快速回神,许宁邪厉的笑脸近在咫尺,“丫喜欢玩爆炸是不是?今天的烟花可是姐亲自挑的,就陪你爆炸个过瘾!”

    一想到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拿狼妞开刀,许宁恨不得直接拧断左璇的脖子。

    “宁宁,放开她!”狄笙示意保镖上前。

    许宁嗯了一声。

    “咳咳咳……”左璇控制不住的咳着。

    陆奇有些惊愕的看着许宁。

    丫竟然还会功夫。

    佚名想要上前,古影迅速拦住。

    佚名眸光阴骘的紧锁着狄笙,“你早就知道了?”

    狄笙浅笑,“佚女士终于看出来了,这就不枉我废了一场心血,今天的这场百日宴,是狄笙为佚女士一家而举行的,怎么样?佚女士可还满意?”

    左璇猛地一僵,为她们一家而举行?她……早就知道她们的行动?

    佚女士可还满意?

    这挑衅,佚名涌涌上炎的怒火绕在心头,“你想怎么办?”

    “很简单,想跟佚女士做笔交易,之前佚女士说我的筹码太低,如今,我五换二,不知我的筹码够佚女士的标准了吗?”狄笙缓缓抬起眼眸。

    “五换二?”佚名挑眉。

    “海婶,左璇,左梵音,佚女士你和你的丈夫蝮蛇先生五位换我母亲和安承!这稳赚不赔的生意,佚女士觉得如何?”狄笙毫不畏惧此时佚名和仇暴浑身散发出来的杀气<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阎逊,阎策心头微惊,狄笙的凛然气势中隐隐带了丝他们四叔的影子。

    “狄笙,你确定仇暴也留在这里?”

    “那佚女士的意思是,这交易不做了?”狄笙巧妙的反问道。

    客厅里死一般的寂静,众人的目光在两人身上留恋,有这么一瞬间,游敏之唇角露出了浅浅的笑。

    佚名怔怔看着狄笙,知进退,懂取舍,她狄笙运用的出神入化,用五个换一个,明面上看是狄笙稳赔不赚,可,在场的人都知道,把他们留下来,对狄笙而言并没什么用处,反而越发激化了五毒会跟阎氏的矛盾,可真留下他们,阎家还真就没什么畏惧,阎家的势力在京都很神秘,五毒会真不是他的对手。

    可对佚名而言,她能选的只有交易,狄笙对她摸的很清楚,知道她不愿意再继续连累仇暴,连累无毒会了,放了手里的两个人,对他们并没有什么损失,所以,“狄笙,你厉害!”

    输了!

    这场战役在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就彻底输了。

    狄笙上前,“佚女士,承让!”

    纪宇挑眉,唇角邪厉的弧度一点点上扬,不愧是狼爷的女人,一句承让,给了敌人最后的致命一击!

    下午六点,五毒会的人亲自把狄秀梅和安承送到了阎宅,见她们二人无恙,狄笙吩咐古影送狄秀梅回了狼阁。

    回狼阁的路上,狄秀梅不停的问古影,“是不是笙子出什么事了?”

    “伯母想多了,什么事儿都没有!”古影不善撒谎,说出来的话自然没什么可信度。

    “你这孩子怎么跟我还不说实话,这不是成心让我担心吗是?到底怎么了,你说啊!”狄秀梅顿住脚步,她是一觉醒来就在一个大房子里了,刚醒来时,她还没闹明白,不管自己怎么问,那人黑着脸一句话都不答,直到车子上了路,她才看出这景物是在京都,虽然那人没对自己怎么着,可她看刚才的阵势,那人可不善,这怎么可能没出事?

    “是,生意上的事儿!”古影略有些为难的道。

    “生意上的事儿?我怎么看着那些人不像是做生意的人?”狄秀梅刻意观察古影的神情。

    古影只觉得脑门儿疼的紧,狄笙那面不改色的功夫她真真是学不来,借着佣人给她打招呼的空,她躲开了狄秀梅的眼睛,直到佣人离开,她才笑着反问,“那伯母觉得生意上的人长什么样?”

    狄秀梅微愣,“这……”

    你让她说,她一时还真就说不好,京都城形形色色的人都有,这生意人也不能尽是一个样子。

    “伯母,马上到了,估计这会儿侃侃该醒了!”古影赶忙转移狄秀梅的注意力。

    狄秀梅果然来了兴致,脚步不禁加快,话题自然就转到了阎侃侃的身上。

    古影嘘了一口气,跟她说起了侃侃的一些趣事。

    阎宅大门口,狄笙亲自把人送出了门<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佚名看了眼停在自己车旁的阎宅的车子,眉头轻蹙,没等她说话,狄笙解惑,“车里是左先生,想必,左小姐们还是希望自己能送父亲一程,佚女士也许有些话想单独跟左先生聊聊!佚女士,请!”狄笙话音刚落,保镖咔擦推开了车门,躬身送人。

    佚名眸光不转的盯着狄笙,良久,她斜睨了眼阎宅主屋方向,“阎怡凤舍得?”

    狄笙浅笑,“知进退,懂取舍!佚女士该了解了!”

    佚名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她不想再看到狄笙,这辈子都不想。

    躬身上车,身子刚钻到车里,身后再次传来狄笙的声音。

    “佚女士,还有一件事儿往了跟你说了!”

    佚名缓缓转身,眼眸微挑的看着狄笙。

    狄笙上前,掌心向上,手心里一个黑色的U盘静静的躺着,“这里面的东西,建议佚女士待会回去的路上看看,一定要看,否则,我怕您会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什么东西?”佚名抬眸看向狄笙。

    “看了就知道!”说着,把东西朝佚名推了推。

    佚名沉吟了半晌,带着黑纱的手轻轻捏起了狄笙手中的U盘。

    看着车子消失在眼前,狄笙转身进了自家的征服者异兽。

    纪宇坐在副驾驶上,他微微侧身,“今天这仗打的可真带劲儿,只是,我不太明白,海婶,你怎么确定她身份的?”狄笙之前的说法,他总觉得有些模糊不清,虽然也条理分明,但明显是少了某个关键点。

    狄笙手机响了,陌生号,但狄笙认得这号码,佚名!

    信息只两个字“你狠!”

    狄笙快速回复了两个字,“谢谢!”而后抬眸看向纪宇,“昨天晚上,厨房的孙师傅跟我说,就在陆老爷子寿宴那天,她听到海婶跟谁打电话说了句,‘妈一定会帮你把她救出去的’!”如果不是这句话,她也不敢往海婶是佚名母亲身上猜测,她之所以没说清楚,主要还是保护孙师傅。

    虽然李立伟并不是海婶的儿子,可他毕竟叫了海婶这么多年妈,没有血缘,感情总还是有的,自己他或许不会对付,可孙师傅未必能逃脱的了了。

    她的底线便是不能让帮她的人陷入两难境地。

    “嫂子,你给佚名的是什么东西?”陆奇好奇了这会子了。

    狄笙忍不住笑了,目光再次看向佚名发来的短信上,“我让乔天儿剪辑的今天海婶杀人的过程以及他们在阎宅企图爆炸狼阁的视频!”当然还少不了佚名的精彩演出。

    视频虽然她还没看过,但她相信,凭着她家天儿的智力,一定很精彩,要不然怎么就惹来了佚名这两个字的短信?

    陆奇微愣,“给她干嘛,直接发网站上多好!”到时候,五毒会想不火怕是都难了。

    纪宇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都说当偷儿的智商偏高,怎么到了他家陆奇身上,脑子里除了开车和偷儿就没装其他东西呢?

    “说你傻,你还不信,这东西,给了媒体,不过是一段时间的热潮,等热潮退了,这东西也就失去了作用,可现在,把这东西交给佚名,就是在告诉佚名,她只要敢对安家人和伯母动手,这视频就会随之暴漏,这就叫,鱼死网破,同归于尽,懂?”

    陆奇嘿嘿一笑,“哦,哦,这样啊,嫂子,高啊<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我还正担心她会对安家动手呢!”

    一进狼阁的门,狄笙就听到了闺女呜啊的动静。

    客厅里,她妈抱着侃侃真跟孙老夫人夫妇说话,狄笙看了眼古影,古影摇了摇头。

    她心里就有了数。

    侃侃明显精神不太好,看到狄笙小嘴就撇开了,狄笙匆匆上楼,没走到卧室,就听到楼底下小家伙沙哑着嗓子在哭了。

    等她换好衣服下来,孙老爷子的脸各种黑,狄秀梅蹙眉,“孩子都哭了,你往楼上跑什么啊?还不赶紧抱抱她,这,我怎么听着哑喉咙破嗓的,你……”说到这儿她下意识压低了声音,似乎怕被韵姑听到,“你们怎么看的孩子,你不在屋里,这些人能尽心?”

    狄笙苦笑不得,“妈,你想什么呢,这孩子脾气也不知随了谁,犟驴一个,哭起来没完没了!”

    “随谁?还不是随你,你小时候哪次哭不都是哭掉半个天!”

    “嘿嘿,有吗?”她是一点儿都不记得了。

    “怎么没有?”

    “哦,妈,这就是我电话里跟你说的干爸,干妈,爸,妈,这是我妈!”狄笙赶忙给彼此介绍。

    “刚认识了!”孙老太太拉着狄秀梅笑眯眯的。

    这边聊的算是热火朝天,主屋三楼,却弥漫着低气压。

    客厅沙发里,宋淑梅,阎绅坐在两人沙发上,季唯凝,阎逊,坐三人沙发上,丛月还有丛月怀里的孩子坐在对面的沙发上。

    此时孩子已经睡了,睡得很熟,丛月抱着孩子的手忍不住收紧了。

    季唯凝的神色很平静,目光锁在那熟睡的孩子身上,今天的事情对她来说是意料中的意外。

    她知道阎逊跟个佣人有关系,但却不知道他们还有了孩子。

    她的教养中,没有发火这个概念,事情发生了,就要解决,可今天,下意识的,她转头看向丈夫。

    阎逊正紧锁着对面的那个女人,而非她怀里的孩子。

    她心头微痛,这种痛,微微带着一丝嫉妒!

    嫉妒,她何曾嫉妒过别人?却为了一个男人而嫉妒了别人,她心头划过一丝无奈,缓缓转过头去。

    ------题外话------

    果而祝各位,新的一年,健健康康,心想事成!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