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106 黑猫警长VS白发老贼(乌龙笙)

106 黑猫警长VS白发老贼(乌龙笙)

作品:狼少枭宠呆萌妻 作者:果而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听着电话那头小媳妇唠唠叨叨的声音,阎狼唇角不自觉的勾了起来。

    出了电梯左拐,直接进了办公室,阎狼的办公室很简单,一橱子的书,书橱前就是办公桌,一张老板椅,书桌对面有两张客椅,这算是他的办公区,落地窗前,一条三人沙发背对着落地窗,三人沙发的左右两侧各放置了两张单人沙发,沙发围着一张奢华低调的矮机,矮机上有套精美的茶具,一进屋,他直接坐在了三人沙发上。

    电话那头,传来狄笙关怀的声音。

    “伤口还疼吗?”狄笙情绪似乎低落了下来,其实她更想问的是心疼吗?她现在其实很害怕,她甚至觉得自己发生的这一切应该跟老爷子有关,阎博公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

    “不疼!”阎狼眉头一蹙,可心里却闷骚的高兴,一方面他想让狄笙关心他,一方面,他又怕狄笙太操劳,她可是怀着他的崽儿,纠结的他啊说不出的郁闷。

    狄笙还想说些什么电话里传来阎狼那边有敲门声,她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时间,还有四十分钟才要上班,他却已经先忙了,唉,当老板也不轻松啊!嘱咐了他两句注意休息,就挂掉了电话。

    狄笙挂了电话,蓦然想起早上阎狼在自己耳边沉吟的那段周瑜调戏小乔的片段,她蹭着拖鞋直接去了玻璃房,书架最显眼的地方就放着她的那本老旧的笔记本。

    她伸手从书架的上拿了下来,脱掉鞋子靠坐在了沙发床上,有些急切的翻开笔记本。

    “在哪个地方呢?”她自言自语的一页页翻着,都写完好几年了,她隐约记得这个片段,但具体的在哪页她还记不住。

    倏地,她突然发现笔记本上有不属于她的字迹,苍劲有力,龙飞凤舞,她仔细看了上面的字,隐约间看明白了,脸刷地红了,她连续接着往后翻,她难为情的捂上了脸。

    她小说里,所有暧昧描写,**的对话,她家狼爷竟然一本正经的在旁边标注了一句话,‘我喜欢’!

    故事结尾处,狄笙的落款下面,同样的龙飞凤舞,‘阎狼爱妻狄笙,青葱之年佳作!’

    爱妻二字让狄笙心底如火山迸发一般的滚烫灼灼!

    他果真是只闷骚的灰太狼。

    阎狼猛地打了个喷嚏,吓得助理停下了嘴里的报告,怔怔看着狼爷,耳旁响起了纪宇调侃的声音。

    “呦,这电话粥还没煲够,这思念就送来了,你这也太腻歪了吧?老大?”

    阎狼甩都没甩他,“继续!”

    助理猛地惊醒,磕磕巴巴应了声,接着刚才的报告下去。

    等助理出去,纪宇收敛了脸上一副欠揍的表情,“你知道萧沉跟顾文正什么关系吗?”

    “父子!”阎狼眼皮没抬继续在文件上签字。

    “那也就是说,你也知道三哥跟他什么关系了?”纪宇有些郁闷了,他家老大就是这性子,丫什么都知道就是不爱说,你说这气不气人?

    阎狼没说话,继续忙着自己的。

    “哦……我明白了,这也正是你为什么答应跟萧沉一起吃饭的原因,你这是想替三哥除了这一妖患!”纪宇自鸣得意的臆想着,之前他还以为萧沉只是华新集团国内执行总裁,没想到他能是顾文正的私生子,更没想到他跟韩子格有这么一段情!

    阎狼仍旧没说话,但是终于抬眼看向了纪宇,但眼神中多半都是看傻子的神情,他是这么无聊的人吗?

    纪宇咯噔被狼爷的眼神给噎住了,不是这样吗?

    狼爷放下了手里的笔,有意提点了他一句,“褚东城回国了,你知道吗?”

    “什么?他回国了?他不是去美国了吗?什么时候回国的?”说到这儿,他恍然大悟,美国,神秘人?“是华新截走了我们的生意?”纪宇表情严肃的看着阎狼,两人都没说话,但从纪宇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似乎在分析这段时间跟欧洲褚氏矿业接触以来的所有片段。

    可他仍旧想不出为什么一个小小的矿业集团,华新接收的这么隐秘,他完全可以正大光明的跟任何集团竞争嘛,除非……除非是华新没有接收,纪宇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萧沉到底是谁?以他个人的能力怎么可能收购整个褚氏矿业?这里面,华氏集团有没有参与?

    他果真小看了这个萧沉,就在他眼皮底下玩了一招偷天换日,纪宇懊悔的抚了抚脸,他丫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变得这么愚蠢了?他都伸手调查萧沉了,怎么就没能调查出来这事儿?

    “狼哥,这事儿你怎么看?”他有些吃不准这个萧沉到底想要做什么了,华新跟阎氏的合作不会有什么猫腻吧?

    “静观其变!”

    霎时间,办公室里一片寂静。

    纪宇觉得这不是好兆头,又或者说,他们早已不得不走进了一场人家早就布好的阴谋中,而背后的人到底是谁,他们全无所知,而这件事阎博公又知道几分?阎家其他人呢?

    狄笙晃悠着从‘咱家’走了出来,刚才给尤然打了电话,听着尤然的语气,人应该算是好多了,随之,她的心情也好多了。

    今天的天气气温下降了几度,北方的天气干冷,但好在现在太阳不错,还有半小时就要打卡了,她专程早下来了一会儿,公司对过的书店旁新开了一家鲜花饼店,她今天有见同事吃,这不自己就忍不住了。

    她告诉自己,就吃一次而已,绝对不会吃多的。

    精致的橱窗里一个个巴掌大的瓷盘儿里摆放着样品,每个瓷盘儿的花色不同,不同花色的瓷盘里装的鲜花饼也不一样,玫瑰花色的瓷盘里装的是玫瑰馅儿的鲜花饼,狄笙对这个最感兴趣,烘焙箱里糕点师从里面端出了刚出炉的玫瑰饼,那恬淡的香味瞬间掳获了狄笙的思想,完全记不得自己刚才告诉自己的那句话,什么就吃一次不吃多,在现在看来全都是废话。

    “给我装两盒!”

    看着狄笙舍不得从鲜花饼上移开的眼神,糕点师一愣,唇角扯出一个优美的弧度,声音也轻轻柔柔的,躬身从里面端出一个笑瓷盘递给狄笙,瓷盘里放着一个刚出炉的玫瑰饼,糕点师麻利的切成了六瓣,“小店刚开业,您尝尝合不合口味!”

    哎哟喂,狄笙那个激动,赶紧接过了糕点师手里的盘子,盘子里一个小叉子,她拿起叉子叉了一块放进了嘴里,“嗯嗯,太好吃了!怎么就你一个人?这么好吃的鲜花饼,你老板怎么不多请一个人,我们公司好多人都喜欢吃得,我可以给你推荐的啊,呵呵呵!”狄笙意犹未尽的叉起另一块放进嘴里,乌鲁不清的说着。

    “这个小店就是我开的,喜欢的话可以介绍给你朋友,到时候我送你贵宾卡,可以享受七折优惠!”女人唇角一直挂着笑,先是把鲜花饼凉一凉,然后麻利的分装在巴掌大的小包装盒里,最后统一放进一个正方形的纸质的提兜里,十个一提兜就是一盒,女人的动作很迅速,两盒很快装好。

    说话间,她速度的给其他人打着包,狄笙吃完盘儿里的东西才发现,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橱窗里的糕点都没了,这卖的也太迅速了吧?

    没一会儿电话响了,女人赶紧接了起来,眉眼间笑的更甜美,“风哥想妈妈了?妈妈马上下班了,你看着时间,妈妈一定在两点前出现在风哥面前,可以吗?”

    不知道那头说了什么,女人笑得更甜了,嗯嗯了好几声才挂掉电话。

    狄笙诧异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你……你都有孩子了?”面前的女人怎么看都是二十岁上下的样子,要不然她刚才不会把她认成店员,她还以为是个兼职的大学生呢,她隐约听到了电话里传出的声音,应该是个男孩,会说话了怎么着也得三四岁,可听到女人对孩子这样说话的口气她又觉得有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嗯,我儿子四岁半了!是个小帅哥,就是有些内向,不爱说话!”

    狄笙看着女人有些焦急要走,她也没敢啰嗦,起身告辞。

    刚要过马路,身后好像有人叫了自己一声,狄笙一愣,转过身子,一个西装男略微有些尴尬的看着自己,狄笙下意识的往身后看了看,除了自己拎着鲜花饼,这周围应该是没有别人了吧?

    “你是叫我吗?”狄笙用没拎鲜花饼的手指了指自己,因为男人刚才喊的是‘拎鲜花饼的女士’!

    “是的,女士!”男人微微红了脸,似乎有什么难以启齿的话想说还说不出口。

    “……”狄笙也愣了,看这丫的表情……不会是要跟自己表白吧?她应该怎么说?直接拒绝?可,如果人家是第一次跟别人表白就招到这么严厉的打击会不会想不开自杀?嗷嗷嗷,她该怎么办?

    “……可以吗女士……女士?”男人鼓足勇气把话说完了,可回眸看见这个女人一脸十分为难的表情,他的脸瞬间更红了,可两人这样站了好久了,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他看了一眼,转头朝车里看去,十分窘迫的摸了摸头,这才开口把臆想中的狄笙唤了回来。

    狄笙猛地回过神来,看到男人的脸色似乎更红了,“嗯?”她刚才实在是没听清他到底都说了什么,但是她却听到了他问自己‘可以吗’!

    肯定不可以啊,这还用想!狄笙清了清嗓子,为难的看向男人,“吭,那什么,其实,我已经结婚了!”说罢,她抬头看向男人,男人一脸惊愕的看着她。

    狄笙狐疑的一愣,怎么还不信?

    “我真的已经结婚了,而且,我现在也有宝宝了,很抱歉,我不能接受你的建议!”

    男人的惊愕已经达到了顶峰,在狄笙看来,那惊愕就成了无法接受事实。

    “你其实很好的,真的,你看,你有车吧?”狄笙停顿了,等着男人的回答,因为她看到了他手里的车钥匙。

    “老板的车!”顺着狄笙的眼神他抬起了手里的钥匙,实在的说了这句差点儿让狄笙吐血的话。

    不过,没等狄笙说话他自己又开口了,“我自己也有车!”

    狄笙完全刷新了对这个男人的看法,完了,千万别是个疯狂的‘笙粉’!

    她咕噜着眼睛想着对策,如果真是某脑有问题的执拗‘笙粉’她现在要做的是安抚他激动的情绪,不能激怒他,“哦,呵呵,你看,我就说你不错的吧?呵呵呵,有车好,有车……”

    狄笙的话还没说完,倏地,迎面走来一个身影,在她完全没反映的情况下,麻溜地从她手里拿过其中一盒鲜花饼,一脸嫌弃的看着男人,“给她钱,走了!”

    狄笙完全懵了,接着爆红,那木头疙瘩跟老头是一伙的?不是表白的?当街抢劫?抢她狄笙的东西?还是一个老头?

    狄笙的大脑完全就没接收到那句‘给她钱,走了!’,她唯一知道的就是,这老头抢她的东西,她又羞又恼,“你给我站住,老头!”

    狄笙这小倔脾气上来,她才顾不得什么尊老爱幼,她还是孕妇呢!

    狄笙口里的‘老头’猛地站住了身子,蹭地转身,“你个黄毛丫头叫我什么?”想他陆老头在商场上多有名望,在京都城那也是跺跺脚震三震的人物,这丫头当街喊他什么?

    “谁黄毛丫头,我黑毛警长,专抓你这样的白发老贼!”

    噗,陆老头差点喷血,她叫他什么?白发老贼?她还自诩黑猫警长?

    趁陆老头没反应过来,狄笙一步上前,直接把袋子给拽了过来,等她反映过来的时候,就听砰地一声,顺着她扯的劲儿,老爷子一下趴在地上了。

    狄笙蹭地脑子懵了,腿瞬间软了,完了,死了!

    她哆哆嗦嗦的看着旁边跟木头桩子似的男人,“他,他死了?”

    男人刚想说些什么,看到某人的眼神,生生把要说的话给噎了回去,依旧安静的当他的木头疙瘩。

    路边的人突然被这样一幕给吸引了,一窝蜂的涌了上来,拿着手机就要拍照,男人一个冷眸扫过,那些人吓得收起了手机。

    狄笙可顾不得这些,她一把扔掉手里的东西,朝老爷子走去,颤颤巍巍地把手伸向老爷子鼻子,接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真死了!

    不怪狄笙这样想,她就看了这样一则新闻,说的就是有个老头一下摔在地上,也不知道到底摔了哪个部件,结果当场没声没息的死了。

    一群人对着她指指点点,她眩晕的看着众人,须臾清醒了,她,她杀人了,她家狼爷怎么办?阎狼把她看的有多重要她其实最清楚,她死了没关系,可是,她家狼爷怎么办?谁陪他逗趣?谁给他生崽?对了,她是可以生完崽儿再执行死刑的?那,她家可怜的崽儿岂不是一出生就没有妈了?

    她不要,她不要死,“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这位先生,你看到了,我只是想拿回属于我的东西,我不是故意的!”喊出这些,她慢慢镇定了下来,眼睛朦胧间,她似乎看到老头动了一下,她猛地朝老头爬了过去,轻轻把手放在老头的脖颈处,她蹭地睁大了眼睛,“没死!他没死,赶紧大电话啊!他脉搏还有跳动,打电话啊你!”

    男人木头疙瘩的样儿等着老爷子的指使,结果,人家愣是没给!

    狄笙深吸一口气,这才想起来自己口袋有手机,她迅速拨通了电话,“120吗?我这里……”

    挂了这通电话,她接着抖着手给阎狼打了过去,“老公,你赶紧来,我在公司对过,电话里说不清,你赶紧过来!”说道最后,她隐隐有些哭腔。

    阎狼蹭地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纪宇跟着起身,他刚才看到了手机来电显示上的名字,看着阎狼越过桌子朝门口走去,他也跟了过去。

    一路上,车子几乎是飞奔过去了,到车子到的时候,狄笙前脚跟着上了救护车。

    一上车狄笙就给阎狼去了电话,告诉他她跟着车子一起去了京都医院。

    木头疙瘩有些头疼了,其实医生跟护士也有些头疼了,看着面前颤颤巍巍的狄笙,他们真心想说,阿门,好运!

    这碰瓷的怎么就让这么个小女人遇上了?

    狄笙也绝了,上车的时候,还没忘了带着鲜花饼,用没拿鲜花饼的手拉了拉医生,“医生,他,他到底怎么了,那有针,你怎么不给他打?你们怎么也不给他施救?”这要到了医院,人再死了,到底是谁的责任?

    医生轻咳了一声,他实在是可怜狄笙,“女士,你别着急,我刚才仔细看了一下,这位老先生应该没大碍,到医院做个全面检查就可以了……吧!”

    他觉得自己的这话的意思多明显了,那简直就是直说这老头碰瓷,赖上你了!

    木头男人微微脸红了,他真心不想坐在这儿,那护士都没好脸色的剜了自己足足五分钟了。

    确实,护士心里各种惋惜,长得这么好看的人竟然跟人合伙碰瓷,真真是白瞎了这张脸。

    狄笙是真心没听出来医生的意思,反而觉得老爷子有可能植物人,大夫不是说要全面检查吗?

    她这才打量躺在移动床上的老爷子,眉眼间,她觉得有些面熟,可一时却想不起在哪见过,低头看了眼手里的鲜花饼,都是这鲜花饼惹得祸,现在想过来,这事儿也怨她,你说她这个暴脾气,想到这儿,她蹭地抬眸看向对面的木头疙瘩。

    愤恨的目光恨不得吃了他,要不是他搞什么乌龙,她能恼羞成怒?

    木讷男无奈躲开了狄笙的目光。

    一声手机铃声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声音是从陆老头身上传来的,木讷男赶紧起身从他口袋里掏出手机。在狄笙怒视下接通了电话,他还没说话,那头就开口了,“陆老头,你这是投靠山贼去了?你看看这都几点了还没你人影,我跟老阎都等的苍山都秃了!”

    车里人齐齐看向静躺在移动床上的人,碰瓷的白发毛贼!

    木讷男尴尬的轻咳一声,他不知怎的竟然也想到了这句话,看向狄笙的眼睛带着浓浓地歉意,狄笙现在恨不得挖了他的眼,什么眼睛啊,表达情绪一点儿都不准确,还不如她家狼崽。

    他赶紧收回视线,一本正经的跟电话那头的人说道,“郑老,我是西师……”

    “噗……”

    “噗……”

    除了狄笙,护士跟医生都没忍住笑了出来,狄笙倒是想笑,她哪有这个心思,她现在满脑子都是这老头家里人各种血喷自己的画面。

    刷地,木讷男沉下了脸,护士不自在的看向车上的老头,看天看地就是不看西师。

    “我家老爷他今天去不了了!”

    对方各种骂了一句,接着问道:“他人呢?怎么不接电话,还真当山贼去了?”

    “呃……这个……那个,郑老,我还忙着,先挂了啊!”没有老爷子的吩咐,他哪敢胡乱开口,他这个人最不擅长就是撒谎,一撒谎就容易舌头打结。

    刚挂了手机,车子就到了医院,狄笙拎着鲜花饼的袋子跟木讷男叶西师先下了车,一下车,狼爷的车子也赶到了。

    车子都没停稳,阎狼推开车门就下来了,狄笙三步两步朝阎狼跑去,一下扑到阎狼怀里,紧张了一路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了,“……我杀人了……不是故意的……抢我东西!”

    其实阎狼一句都没听懂,但是看到叶西师他什么都明了了。

    叶西师一看见阎狼,顿时懵了,完蛋了,他家老爷玩儿大了!

    此时,他倒是想给他家老爷子通风报信,可是晚了,阎狼已经看到他了。阎狼是谁,一眼就看到了叶西师眼睛里的各种愧疚,心里就有数了,陆家老爷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出了名的老顽童,阎狼朝纪宇使了个眼色,纪宇朝叶西师走了过去,他一把拿过叶西师手里陆老头的手机,跟着指挥医生把人弄楼上去,自己走到边儿上给美丽的陆夫人打了个电话,挂了电话,扯着嘴朝这边走了过来,随手把电话扔给了叶西师。

    一行人一起朝医院大厅走去,狄笙抽泣声算是刚刚止住,阎狼说了,老头植物不了,也死不了。

    叶西师看了眼手机里的通话记录,头皮阵阵发麻,他家老爷子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得罪的人是阎狼,还在哪装的各种像,这老太太马上就要杀来了,他家老爷真心惨了……

    “狄笙,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纪宇真心服了,你说她是衰呢还是衰呢?京都城这么大,她竟然能遇上这个老顽童。

    “公司对过开了家鲜花饼店,我从家里出来就去那儿买了鲜红饼,然后……”狄笙倏地止住了话,额,这话似乎不太好说了,然后什么?难道她告诉老公,有人上来想买她的鲜花饼,她自作多情的以为人家要跟她表白?额,这话不说的好,她家狼爷可是个大醋缸,她咕噜着眼睛想着怎么说既能说明情况还能隐瞒实情?

    隐瞒二字让她差点儿惊出一身汗,可不敢隐瞒了,上次就是因为她隐瞒事情才惹出狼崽受伤,还隐瞒?

    “她怎么在这儿?”狄笙忽然看到了此事的罪魁祸首的缔造者,做鲜花饼的小女人。

    纪宇无语了,他家嫂子真能转移话题,看样子这中间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过一行人还是顺着狄笙的目光看了过去。

    其实除了狄笙,他们眼睛里根本就没看到她所谓的她是哪一个?走廊里人那么多,谁知道她具体的指哪一个。

    似乎是感受到她的视线,小女人身边有个小男孩,应该就是她的儿子吧?小男孩眼睛一直盯着狄笙手里的袋子,男孩看了眼正跟医生说话的妈妈,转身朝狄笙跑去。

    ------题外话------

    笙妞有了个新名,‘乌龙笙’我觉得很好!哈哈哈哈!

    谢谢浅笑空城梦的花花,谢谢13812908585的花花!

    ...

    ...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