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099 狼爷的解0语花
    书房里,审讯已经进行了一上午,已然到了尾声阶段,此时,左致远一脸氤氲的走了出来,本来,他对阎狼的这个举动很是不满,可碍着阎博公也接受了这所谓的‘审讯’。

    他原以为这也就是象征性的聊天儿而已,谁曾想阎狼竟然一本正经的询问着,几点出门,几点回家,中间去过哪,有么有进过车库,甚至问到了前天晚上的事情,看似无意,他总觉得有哪些地方不对劲儿,似乎‘询问’这件事并不是这么简单。

    左梵音缓步朝书房走去,面对着书房的门,她一脸恬静的笑着,这应该是她从回来之后,第一次跟他同处一室吧?

    敲门,走了进去。

    阎狼伸手示意她坐到对面。

    “昨天回家前的一个半小时你去了哪里?”

    阎狼冷眸淡淡看着对面的早已陌生的容颜。

    “后山!”左梵音双眸坦然的迎向阎狼,而后,微微有些失望,阎狼的表情一层没变。

    “去做什么?”

    “吐纳!”左梵音唇角微勾,“十六岁那年,有个男孩告诉我,全京都城有一个最好的地方,那就是苍山第一峰的后山上,那里是吐纳最好的地方,沐浴着夕阳,吐胸中浊气,人会变的很轻松,从美国回来,昨天是我第一次去那儿!那种吐纳之后的感觉一如多年前,这些年,我在美国过的并不……”

    “回来之后呢?”阎狼似乎不为所动,继续着话题。

    左梵音神色一暗,呢喃中带着失落“回来之后,餐厅就开饭了,直到睡觉,我都没有出主屋一步!”

    阎狼点头示意她出去。

    左梵音起身朝门口走去,倏地顿步,转身看着阎狼,:“阿狼,如果我不走,我们会怎么样?”

    恰在此时,阎狼的手机响了,阎狼扫了眼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冷傲地看着左梵音,“请出去!”

    左梵音刚走到客厅,阎狼从书房里走了出来,越过她,走到狄笙面前,贴着她的耳朵道:“我要去趟医院,你在家?”

    狄笙一惊:“我也去!”

    “嗯!”说罢,他转身给了纪宇一个眼神,示意他继续审问。

    陆奇已经把车子开到了主屋门口,一上车,狄笙焦急忙慌的开口问道:“是不是姐夫跟丁冬出事儿了?”

    “不是,是司机!”

    阎狼揽着狄笙,陆奇跟在两人身后,三人一到手术室门口,护工就迎了上来。

    “先生,太太,都怪我,都怪我!”当时他钥匙在屋里的话就不会出现这种状况。

    “你先说怎么回事儿?”阎狼把狄笙紧紧搂在胸口,小媳妇的情绪有些太紧张了。

    “是这样的,你们走了之后,崔师傅情绪不是很稳,他有些急躁,就让我出去,我也不敢走,就在门口坐着!坐了一会儿,我想去厕所,又怕打扰到崔先生,我就去了这个楼层的公厕,因为当时我看到崔师傅睡着了,也没敢推门进去,想着上厕所不久几分钟的事儿。

    走的时候,在拐弯儿处,我碰到了一个穿白大褂的一声,我不小心还蹭掉了他的胸牌!他人很客气,没让我捡,我当时急着上厕所,没多想,对着镜子洗手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不对,刚刚的医生我不但没见过,而且跟胸牌上的完全就不是一个人!

    因为这个楼层就住了三个人,所以我就多了个心眼赶紧跑了过去,刚一出门就碰到同样往病房赶过的呼延医生跟莫医生,结果我们还没到门口,就看到那个人匆忙从病房里跑了出来!我跟呼延大夫就去追,眼看着就要追上了,结果他就上了一辆车,呼延大夫说,那是早就预谋好的!”

    任护工很内疚,他要不去厕所就好了。

    陆奇拍了拍护工的肩头,“不怪你,再说,人有三急,更何况,既然有人打算对他不利,他即便躲得过这次,也是躲不过下次的!你先回去休息!”

    护工点了点头回了病房,看着他的背影,陆奇转头看向阎狼,“看样子崔文学是知道些什么?”

    阎狼没说话,但看着他的眼神陆奇就明白了,这意思就是查下去。

    半小时后,莫小伍从手术室出来了,“药剂是促使心脏骤停的,好在时间尚短,命呢,是救回来了,只是……”小伍那手抹了抹脖子,“想要清醒,怕是有得一段时间!”

    她断定,当时凶手肯定是听到脚步声了,知道针剂一时半会儿若是达不到效果自己的功夫也就白费了,所以临出门的空朝着崔文学脖子补了一刀,只是,出于本能,崔文学在挣扎的过程中避开了颈大动脉,却伤了神经!

    “嫂子的脸色不好,这时候,估计是问不出什么的,更何况,现场什么都没留下!”

    听莫小伍这样说,两人等病人一出来就回了‘咱家’!

    两人一进门,狄笙呆住了,鞋子都没来得及脱就跑了进去,“啊,好可爱,你买的?”

    沙发前的地摊上,可爱的三个套娃咧着嘴看着他们。

    黑色的爸爸,红色的妈妈,粉色的妞妞,本来这套半米高的套娃是可爱的一家四口,结果让狼爷愣是给拆成了三口,人家老板哪愿意都是四个一起卖的,这样买人家怎么算钱,结果碰着了狼爷这傻蛋儿,就要仨,给四个的钱,搁谁谁不乐意?

    “嗯,喜欢吗?”狼爷换好鞋子,顺手拿起媳妇的拖鞋走了过去。

    “喜欢,喜欢,老公,这是你给我买的礼物?”这丫也是激动傻了,不是给你还给谁?

    “嗯!”阎狼把人扶到沙发上,帮着把鞋子脱了,换好。

    粉色的妞妞套娃约莫三十公分高,她一个个拿出来,大大小小的各种憨态可掬的笑容一共十二个,最后一个小的也就有她的大母脚趾大小!

    看着她喜欢的样儿,阎狼一种成就感尤然而升,比自己做了比大生意都要舒畅。

    从妞妞到爸爸最后到妈妈,“阎狼,这个少了一个!”狄笙转头看着沙发上处理文件的阎狼。

    阎狼唇角一勾,他当然知道少了一个,对着狄笙勾了勾手,“过来!”

    狄笙跟小京巴狗似的嘴巴了嘟嘟囔囔说着朝阎狼走了过去,刚一靠近,狼爷拉着她的手一拽,整个人歪在阎狼怀里,刚要说什么,突然一个惊叫,“啊,你肩没事儿吧?”

    狼爷一阵无语,他又不是玻璃娃娃,一把把想要起身的狄笙按进了怀里,单手固定住狄笙的头,对着她粉嫩嫩的唇瓣各种攻击,大手也各种不老实的去稀罕他得心的小白兔,直到小女人气喘吁吁的趴在他胸口,狄笙突然发现手里多了个小东西,她抬头一看转而对上狼爷充满别样意味的眸子,那里的情绪狄笙怎么会不懂,她微微躲了躲,耳垂儿还是没忍住红了,“怎么在你这儿?”

    狄笙手里拿的就是少了的那个套娃,妈妈套娃中最小的一个。

    “我还有两次大奖励呢!”阎狼的声音低沉性感带着浓浓的压抑!

    轰!

    狄笙没想到他能这样赤裸裸的说出来,她丫还以为这爷早就忘了呢?

    开了荤的小狼爷怎么肯能不惦记肉味?

    “我刚受了惊吓,身体不……”

    “我就要跟上次一样的大奖励!”阎狼说着捏着她的小手,意有所指的摩挲着。

    “……”

    狄笙瞬间脸涨红了,由着阎狼把她往卧室里抱去。

    时钟滴滴答答的走着,一身满足的低吼透过奢华的大门打破了原有的节奏。

    一室旖旎,卧室里荡漾着撩人心神的奇香,大床上,狄笙嘟着红肿的嘴巴迷离的看着俯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谢谢,宝贝儿!”阎狼双手撑在狄笙身子两侧,低头看到了软软附近的皮肤隐隐有些破皮了,眉头蹙了个疙瘩!

    他微微一动,狄笙拉住了。

    “不能擦药!再说,不疼!”刚才她就感觉有点儿疼,哪想到还真破皮了,阎狼一动她就知道,他是要去拿药,她现在怎么能擦药,肚子里可是有着她最稀罕的小狼崽!

    今天两人确实疯狂了,狄笙也没了娇羞,想着她家狼爷那么爱她,干脆就测底牺牲了个透侧!

    估计这晚饭吃不吃都无所谓了,看样子,有些手段她不太适合!

    差点儿被呛死的某位崽妈在酣睡饱了之后,蹭着拖鞋穿着她家狼爷给换上的两人某次逛街时她买的情侣家居服走了出去。

    她转头看向书房,书房门关着,估计阎狼在开视频会议,平时他处理公务一般是不关门的,除非开会。

    她打开电视半躺在沙发上,给角落的基奈山打了打手势,基奈山一口叼着小狼崽走到了她面前。

    她伸手接过小狼崽,放在自己肚子上,“崽儿,还疼吗?”

    公爵同学软哒哒地贴着狄笙的肚子趴在,呜咽了两声,瞬间笙妞各种慈母情节泛滥,“崽儿,不疼,不疼!妈妈就罚爸爸今晚给崽儿做好吃的,好不好?”

    噗,小狼崽差点儿吐血身亡,它还以为罚阎狼干什么来着,罚他给自己做饭,它的‘妈妈’确定罚的是‘爸爸’?不是它?

    基奈山无语地拿前爪抚了抚额,悲催的崽儿娃!

    书房里,阎狼刚刚结束了会议,他认真分析了每个人的话,无疑,司机才是整件事情的突破口,只是,司机什么时候醒,就连莫小伍也没法给出结论。

    他一开门就听到小媳妇银铃般的笑声,沙发上,她人已经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原来,狄教练正训练基奈山同学抛媚眼,打飞吻各种搭讪帅哥靓女的技巧来着。

    旁边,耐不住寂寞的小狼崽同学也跟着学习,看情况,学的最好的还果真是这个小东西。

    听到开门声,大美妞同学立马回头求救,它实在做不来这些动作,狼爷哪有功夫理会它的求救,那眼珠子稀罕自己媳妇都稀罕不过来。

    他走到沙发前一下把人抱进了怀里,额头抵着狄笙的额头,鼻尖蹭着她的鼻尖儿,宠溺的亲了亲狄笙合不拢的嘴巴,“睡醒了?”

    狄笙先是一惊,然后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笑死我了阎狼,大美妞那动作,美妞,给爸爸做一个!”

    基奈山砰地倒地,舌头还伸了出来,一副我已经阵亡的表现,这也是狄笙这一下午教出来的。

    不过,这不是狄笙要求的动作,“不对,抛个媚眼儿!那是中枪身亡!”

    阎狼默了,他媳妇连中枪身亡都教了。

    “崽儿,你给爸爸做一个,快点儿!”

    小狼崽微微有些怕阎狼,那次的记忆比较深刻,它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看到那次阎狼发火儿,一看它那样,狄笙刚要说话,阎狼朝公爵招了招手。

    小东西身板儿挺直地走到了阎狼身边,阎狼手轻轻一拍,小东西眼睛亮光一闪,蹭地跳到了阎狼左手侧的沙发上,受宠若惊地靠在了阎狼身上,阎狼难得好心情的把小东西拎起来放在他跟狄笙之间,“妈妈说让你给爸爸表演一个,来一个吧!”

    小狼崽同学咕噜着大眼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第一次承认他是自己爸爸的阎狼。

    起初,狄笙让小东西叫他爸爸,狼爷各种嫌弃,惹得小东西伤心了好一阵子,好在,笙妈妈可是个倍儿有坚持精神的人,整天指着阎狼让它叫爸爸,好在当时阎狼也没怎么反驳,算是微微抚慰了它那颗小小的狼心!

    狄笙波一口赏在了阎狼性感无比的唇瓣上,她知道狼爷这就是服软了,想让狼爷给小东西道歉,估计是没这个机会,能坐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小狼崽一看,学着狄笙的样儿,在狼爷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小东西波一下赏在了狼爷左颊。

    顿时狼爷脸黑了下来,狄笙心下一惊,对着狼崽一阵无语,这蹬鼻子上脸说的就是它这样的,你也不想想,你狼爸是你能亲的不?这幸亏是没亲到嘴上,要不然,阎狼对它又是一番好收拾。

    她赶忙把阎狼的脸转到了自己这边各种哄着,“它是好意!下次绝不再犯!”

    “他亲你了吗?”狼爷一本正经的问道!

    呃……

    门铃声打断了狄笙的沉默,“好哥哥,你去开门!去啊!”狄笙蹭地跟猴儿似的从阎狼身上爬了下来。

    阎狼拍了拍她性感的小屁屁无奈起身,他知道门外是他定的餐点到了。

    看着阎狼的背影她倏地怔住了,她家狼爷竟然穿的是她买来的那套跟她身上配套的情侣家居服。

    别说,这样一看,狼爷可不是一般的帅,原来一直正装或者深色运动装的狼爷,穿浅色休闲装更是帅气逼人。

    阎狼接过东西让人走了,一反身就看到媳妇跟个花痴一般盯着他的后背看。

    嘴上说着不吃,狄笙吃得比谁都欢快,“老公!”

    “嗯?”狼爷把碗里狄笙最爱吃的地瓜挑给她。

    “你真帅!”

    狼爷居然脸红了……

    这是没被夸过的原因。

    饭后,两人去了玻璃房,狄笙各种腻歪到阎狼怀里,那些套娃也被她放进了玻璃橱柜里,她要好好珍藏这些狼爷给她精心挑选的礼物。

    “狼,我不是玻璃娃娃,我在景上的时候也是女汉子,我可以替你分难解忧,说不定我就是你的解语花,有些你闹不懂的,说不定我就一语道破,嗯?”

    夕阳打在狄笙脸色,侧脸一层薄薄的金色绒毛骚动着阎狼的心,尤其是‘解语花’三个字听着倍儿舒坦!

    见狼爷不说话,狄笙急了,娇滴滴的拉着阎狼家居服的前襟,“爷,看在奴家今天伺候的这么辛苦的份儿上,也就成全奴家吧!”

    这娇滴滴换得阎狼可劲儿的啃了一番,摩挲着再次红透了的粉嫩,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娓娓说了一遍。

    狄笙眉头微蹙,“为什么非要查找陌生车辆?难道就不能是小区里的人吗?或者说,作案人认识小区里的某人?”

    阎狼一怔,昨天给崔文学录完笔录的时候,他就觉得那个地方不对,不就是这里?

    “笙儿,你真是我的解语花!”

    狄笙眉头一扬,各种得意,一点儿都不谦逊,“我还有高见呢!”

    “嗯?”

    阎狼示意她接着说。

    “为什么一定要说是有人把钥匙送进阎宅,而不是就是阎宅里的人拿的钥匙?”

    狼爷的白牙难得晒了晒太阳,狄笙得瑟的看着自家男人因为自己的聪明才智而幸福的表情,“娶我幸福吧?”

    “笙儿?”阎狼眸光紧锁着在他心中这个什么都会的小媳妇,当然这个什么都会指的是爱爱游戏中的各种点子。

    悲催的狼爷是个再纯不过的爷们,纯的从来不知道世界上还有那种教育片儿!

    “嗯?”狄笙的脸微微红了,不知道是被男人看得还是被太阳照的。

    “我爱你!”

    “你知道我爱你什么意思吗?”饶是再假装淡定,狄笙那嘴巴也咧的合不拢,为什么这三个字儿就这么好听呢?

    “知道!”

    狼爷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样儿!

    “说说!”狄笙一个转身跨坐在了阎狼腿上,小手固定着阎狼的脸,忽闪着睫毛等着某狼的解释。

    “你爱我吗?”

    阎狼扶着狄笙的后腰把人往怀里带了带。

    “爱啊!”这不废话吗?

    “你知道你爱我是什么意思吗?”

    “知道啊!”

    “说说!”

    “……”

    玻璃房里,男人爽朗的笑声跟小女人各种吱吱歪歪娇滴滴假装生气的唠叨声汇成了最美的音符。

    下午,阎宅的审讯就已经结束,钟静书跟阎缜一起去了医院看安淳。

    钟静书没给阎策一个好脸色,一早发生的事儿,他就一直都闷着不说,不说别的,你说人家安淳怎么想。

    “妈,你别怪阎策,是我不让说的!”安淳多爱她的策哥哥,一看钟静书给她家策哥哥脸色看了,她哪能受得了?

    “你这孩子,妈生的他,妈能不知道这是谁的主意?你这样灌着他,受罪的是你自己!想吃什么给妈说,妈给你做!”她现在算是了解游敏之给狄笙做饭的感觉了,这安淳还没怀孕她就稀罕的不成了,这要怀了孩子,估计更是稀罕的不行!

    “我不挑嘴!”安淳说罢自己就乐的不行了,“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啊妈,比我亲妈对我都好!”她妈当然疼她,这不是感动的说话不着调了吗?

    “你对阎策这么好……”说到这儿,钟静书那眼泪刷地掉了下来,她就想到这傻丫头为了维护他儿子的名声愣是撑着伤口不说话,你说这要是换了二人,还不得趁着这个机会各种撒娇找事儿,有她这样的傻丫头吗?

    这要是自己闺女,她就是死都不会让她跟这样的男人的。

    “妈,妈,你可别哭,你这要是让阎策看到了,他还以为我欺负你呢,你走了他要是打我,我可多冤啊!你说是不?”

    钟静书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这孩子,好好养身体,等身子一好,就跟策儿要个孩子,妈给你们带,不耽误你跟策儿过二人世界!”

    安淳一愣,瞬间脸色爆红,低下头不说话了。

    阎策进门就看到小妻子低着头,疑惑的看了眼母亲,钟静书一看老公跟儿子走了进来,本来还想说的话就止住了。

    又聊了一会儿,阎策就让他们回去了,老两口一走,他伸手就放到安淳的额头上,眉头微蹙,怎么温度又高了,不是说烧退下去就好了吗?

    “难受吗?”阎策倒了杯水回到床前,见人低着头没反应“安淳?”

    “嗯……嗯?额,什么?”安淳迷茫的看着他,她刚刚走神了,什么都没听到,光想着钟静书临走前在她耳旁说的悄悄话了。

    “怎么了你?”说着把手里的水杯递了过去,“难受吗?”

    “不难受啊!”人还是有些魂不守舍的感觉,“阎策?”

    “嗯?”阎策削着苹果,医生说吃点儿水果补充维生素!

    “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这话憋了半天才说出来,刚钟静书说了,只要她生,男女她都喜欢,可是她好想让阎策也喜欢!

    “女孩!”他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他妈跟媳妇说了些什么!

    “啊?”安淳以为他喜欢男孩来着?他不像是喜欢女孩的男人,额,虽然她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才算是喜欢女孩的!

    “古语小时候很可爱,说话奶声奶气的,有时候,还一副大人样儿!”整天追着他喊哥哥,而且,如果是他的孩子,他希望是女孩,男孩会承受家族的压力,他希望有些事情止于他身上就可以了!这些,他不会跟安淳说的。

    晚上会阎宅前,狄笙跟阎狼又回了医院一趟。

    “姨夫,航叔叔说大汽车摔成稀巴烂了,对不起!”

    丁冬莫名的喜欢跟阎狼说话,别人都怕阎狼那副冷冷的样子,他倒不怕,就连尤然见到阎狼都有些紧张。

    “没关系!”

    阎狼眼睛扫过小东西的腿,搜索了好半天才说了这三个字儿,要是对别人,他最多就是‘嗯’一声。

    狄笙在小客厅跟尤然说话,眼睛时不时地看着有些不太自在的阎狼,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个漂亮的弧度。

    “狄笙,你让然姐怎么说呢,要不是你,你姐夫跟叮铛就……”

    “然姐,事情不是这样的,是姐夫跟叮铛替我跟肚子里的孩子着了这个罪!姐,有些事情,阎狼还在查,没查清,我也不能告诉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只要记着是我欠姐夫跟叮铛的就行!”

    尤然让狄笙的话弄得模棱两可,“笙子,不管是谁替谁,这都是命,你不欠姐的!今天没有这招事儿,明天还会有别的,命定的,躲不掉!”

    阎狼微微一怔,他转头看向了这个不怎么起眼的女人。

    “姨夫,我爸爸是一名修车工人,他什么车都会修,等他好了,我跟他一起帮你修车,一定给你修的和原来一模一样!他真的很厉害的!”小家伙目光坚定的看着阎狼,那意思仿佛在说,他是个很将信用的男孩。

    “不用修了!”狼爷根本不在乎这个!

    “不行的,妈妈说了,破坏别人的东西要赔偿,可是……可是,我听航叔叔说了,这辆车要好多好多钱,我家没有这么多钱,我只能让爸爸给你修,不过,我爸爸很厉害的,一定可以给你修成原来的样子,你要是不满意的话,我……我长大以后,一定买一辆跟这个一样的车子赔给你!”

    阎狼伸手抹了抹小家伙包着纱布的脑袋,“姨夫想要丁冬修好的车!”

    病床上,小家伙乐的咧着嘴,车祸中掉了的那颗牙留了个洞,配着这个笑,此时竟如此的和谐。

    ------题外话------

    到底是怎么做的手脚,隐藏在阎宅的是谁?好激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