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078 竹马忆往昔,笙妈病惊人
    狄秀梅不可思议的看着说出这番话的婆婆,她婆婆在家的时候就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狗不理的老太太,整天昂首挺胸的在村里东家看不起,西家不如她,有比她厉害的吧,她就各种在背后作践人家。

    现在看来,她威风不减地准备杀到京都城了,老话常说‘抬头媳妇闷头汉’都说这仰头看天走路的女人最是难缠,果真不假的!

    “你看我干嘛?该干嘛干嘛去,不是说大户人家有规矩吗?我倒要问问,这就是他家规矩,这……”

    “好了!”

    一直坐在沙发上闷不吭声的乔老爷子打断了乔老太的话,老太太不解的看着老伴儿,众人都不吭声,似乎在等老爷子的吩咐。

    良久,乔老爷子看向坐在左手侧单人沙发上的邱贵和。

    “二孩,那个早上开车来接硕小子的跑腿的,不是把他的号给你了吗?你给他打电话,就说……就说硕儿他妈身子骨不利落,想狄笙了,让她过来看看!”

    老爷子心里清楚的很,狄笙的软肋就是狄秀梅,像老太太说的那一箩筐他根本就没当回事,纯粹让老太太过过嘴瘾。

    自古讲究门当户对,他是不知道这些人怎么就选了狄笙,可现实是这房子他住着,可一旦真跟老太太似的跑人家门口去闹,他们是卷铺盖回家的后果,他不像老太太这样没脑子。

    像老太太说的宝蛋儿,贝儿的事儿必须等狄笙来,要不然一切空谈。

    邱贵和被他爸一点,才想起自己有小六的电话,在外套口袋里摸了摸,掏出当时小六给的名片,拿起手机起身朝小客厅走去。

    电话一通,吧啦吧啦把老爷子交代的事儿说了。

    “邱先生说的事儿我知道了,我会转达给我家四少的!”

    小六看着会议室里正眉头紧蹙,心不在焉开会的爷说道!

    “那狄笙什么时候来?还有,这里怎么也没安排两个人过来……”邱贵和一转头接到父亲的眼神,还想说的话咽了下去,“她妈身子一直不利落,这儿我们也人生地不熟地,真要耽搁了治疗,出了意外……”

    “邱先生说的事儿我会尽快处理,那我先挂了?”

    小六直接挂掉了电话,蜡笔小新似的眉毛一逗,扒拉着联系人,京都医院内科主任何远方,轻轻一按,电话过去了。

    “何主任,是我,小六!”

    “哎呦,是陆爷,您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此时何远方正在门诊部会诊,一看来电显示赶紧从软皮沙发上站了起来,给身后的实习助理使了个颜色,转身推门进了休息室。

    小六本名陆奇,外号路路通,跟道上的皮三儿是把兄弟,不过皮三一路黑下去跟了厉绝,而他一场意外跟了阎狼,从此成了良人。

    这个何医生在小六没跟阎狼前就知道陆奇,这可是个打架不要命的主,所以他是在给这小爷缝针穿线的时候认识的,那爷们儿劲儿让他佩服的五体投地,不过自从跟了阎狼,这给他缝针引线的活就少了,两人也很久没联系了。

    “当然是记挂着你穿针引线的绝活呗……”开了几句联络感情的玩笑,他言归正传:“我这有一病人,我估摸着是没什么大病,不过,你还是得给我搞一个文武全才给好好瞅瞅!地址我发给你,你让人给过去看看,完事儿给我来个电话,得空一起吃饭!”

    “好,等着你请客!”挂了电话,何远方走了出来,看了眼实习助理的诊断,眉头微蹙,现在这些年轻人,做事太浮皮潦草了,拿出笔把陆奇发过来的地址腾了一遍,呲啦一撕,递给助理。

    “给姜医生送去,告诉他,四少爷那边吩咐他去这里看个病人!”

    小助理谨慎地接了过去,刚刚何主任那蹙眉的动作他可是一点儿都没错过,他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够好,可是这些子病人唠唠叨叨,反反复复,他听的都心烦了,一句话重复一百遍,他怎么能写好病例?他真心后悔干这行了,谁知道一个简单的问题这些病人都能想成天大,你还得安慰她,自己哪叫医生?纯粹就是老妈子。

    看着助理的背影,何医生叹了口气,继续问诊。

    这好巧不巧的,何医生安排去的这个姜医生就是咱笙妞的竹马先生,姜宇浩医生,这就是何医生心目中的文武全才!

    姜宇浩带着护士等人乘医院外出急诊的车去了东郊。

    车子在别墅门口停了下来,护士小燕按了门铃,这门铃一响,老大邱贵兴离门口最近,趿拉着鞋邋遢的走了出来,“嘛的?”

    “先生你好,我们是京都医院的,四少爷说这里有病人需要急诊,麻烦你开下门!”

    轻柔的声音透过铁栏门传到邱贵兴的耳朵里,那瘙痒的感觉蹭地吹走了他的百无聊赖,倏地睁开眼儿上上下下打量着护士小燕。

    那猥琐的眼神让小燕秀眉紧蹙,下意识朝身边的姜宇浩身后躲了躲。

    医院里这样的事也有,姜宇浩刚往前迈了一步,镂空雕花的铁栅门就开了。

    邱贵兴眼珠子寻着姜宇浩身后的小燕,“护士小姐跟我……”

    “邱贵兴!”

    尖锐的吼声从精美雕花地砖的那头传来,尤丽萍两眼冒火的看着他。

    姜宇浩没理会,绕过邱贵兴带着助理跟护士朝别墅走去。

    尤丽萍这声河东狮吼,震得屋里的人陆陆续续地都出来了。

    “怎么了?”

    老爷子冷声问道,混沌的眼球扫过一身白衣的姜宇浩以及他身后即使一身粉色护士服也难掩姿色的护士小燕。

    “爸,你听宝蛋儿妈瞎叫唤,我就开了个门……”眼球有意无意的扫过小燕,一会神碰到老爷子狠厉的眼神,“行,我不说了!”

    即使嘴里说着不说,依旧嘟嘟囔囔了一阵子。

    姜宇浩眉眼间带着些许失落,当时助理说四少让他给一个狄女士问诊的时候,他还以为是狄笙,现在看来,回了回神,他清冽的声音淡淡开口:“四少爷让我给狄女士会诊,不知哪位是?”

    邱贵和脸色刷地落了下来,这就是那什么小六说的处理?

    “狄笙呢?”

    “狄笙?”

    姜宇浩迷茫的看着这群人,脑子里盘旋着几个人名‘四少爷,狄女士,狄笙,继父’,瞬间,他一切都明了了,这原来就是村子里人说的不要狄笙的继父,回忆似潮水般涌来——

    狄笙七岁去的他们村,外来的孩子总是有人欺负,他们村头有个大坑,村里的小孩三五个合伙就把她给仍坑里了,因为他们不知道听谁说的,这个狄笙天生克小孩。

    他以为这个小女孩会哭,会闹,会害怕,可他万万没想到,她却跟个猴精似的,蹭蹭几下就从坑里爬了上来,那么深的坑,她就那么爬了上来,咧着小嘴乐呵呵的,在大家都张口结舌的瞬间,她躬身拿起一块大石头,想也没想照着领头的那小孩的头就那样砸了下去。

    血,都是血,好多小孩都吓哭了,一哄而散的跑了,她却笑了,“喂,你怎么不跑!”

    他不是不跑,他是吓得动弹不了了,他从小就胆儿小,别人欺负她,但是他却不敢欺负她,不论那些人怎么说他,他都不敢欺负人,以前狄笙没来村里的时候,他就是他们欺负的对象,这个坑就是他常常呆的地方,他个儿比狄笙高一头,那么深的坑,他从来就没自己爬上来过,每次都是他妈把他拉上来。

    夕阳下,手上还沾着血的小女孩告诉自己,“我这招就叫擒贼先擒王!”

    “他,他爸会,会打你的!”

    他战战兢兢,磕磕巴巴地第一次跟这个小女孩说话。

    “有邱叔打的疼吗?”小女孩眉头微蹙地看着他。

    “邱,邱叔是,是谁?”他们村是乔家村,没有叫邱叔的人,那年的他还叫乔宇浩,是一个没有爸爸的小孩。

    “算了,说了你也不知道!我觉得这个世界上肯定没有人比邱叔打的疼,没关系,让他爸打吧,打完以后,只要他还敢欺负我,我就还打他,看谁能硬的过谁!比挨打我最在行!

    你从来没有欺负过我,我允许你做我朋友!”

    就这样高傲的小女孩一路护着他从小学毕业,到懵懵懂懂的初中,到女孩子追着他屁股后面跑的高中,他依然记得初中部有个个性十足的假小子跑到高中部,一字一句的告诉那些追求者:“乔宇浩是我的,不要命的都给我过来!”

    从此,每次她到高中部找他的时候,见到她的人都会调侃:“呦,护草大仙儿来啦!”

    直到那天,他改名叫姜宇浩,跟着妈妈回到了姜家,看到了什么叫城里人,知道了什么叫淑女风范,晓得了什么叫身份,那些曾经的可爱,单纯,直率瞬间化成了两个字‘粗鲁’!

    随着他大学生活的多姿多彩,他渐渐淡忘了年少时那段最美好,最幸福的生活,成长成翩翩公子哥形象的他如今以无所畏惧,不需要‘护草大仙儿’了。

    而那个‘护草大仙儿’依然乐呵呵,屁颠儿颠儿的从老远的凉州山里坐车到景上大学看他。

    那时候的他是个什么样儿的反应儿?

    不耐烦的接过她从老家拿来的特产,眉头紧蹙地催促她赶紧回去。

    “浩哥哥,我才来了十分钟!”小女孩咕噜着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这样的眼神让他愧疚感尤然而生,“吃了吗?走我带你吃点儿东西!”

    他记得两人走了好久,身后的狄笙叽叽喳喳兴奋的看着,说着她见到的一切新鲜事物,那样儿的她让他一阵烦闷涌上胸口,他觉得很丢人,甚至能感觉到路两侧的行人对他们指指点点。

    “好了,赶紧的吧,待会吃完你还得回家!”

    他甚至都不想伸手拉她一下,仿佛拉了就跟她沾上了关系似的,回头看了一眼,烦闷地朝前加快了步伐。

    吃饭的地方是个很不起眼的小馆子,两人饭吃到一半,狄笙去上厕所的空隙,姜宇浩怎么也没想到能碰上他爱慕已久的校花,他之所以选离学校这么远的地方就是为了不想碰到同学。

    而此刻他不知道怎么了,莫名拉起了校花的手,一路朝胡同外奔去。

    “我,我喜欢你!”

    小巷外,树荫下,他只记得校花回应他的是一抹羞涩的笑,那样甜美,那样撩拨着他第一次悸动的心,那些过往的美好通通烟消云散了。

    而他不知道的是,付了饭钱的狄笙,却没了回家的路费。

    那时候狄笙来景上的路费是在学校里帮人抄作业,替人打扫卫生,帮住校同学洗衣服,一点点赚来的。

    那天的狄笙从饭馆里出来的时候,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话:“景上的饭真贵!”

    日子在不知不觉中度过,他大二,狄笙高三那年,她兴冲冲地跑来,抱着他胳膊乐呵呵的说道“浩哥哥,我要考景大!”

    他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或许是狄笙给他的困扰他无处排解吧,无意间把这件事告诉了他妈,只是这时候的乔云芬也不再是乔家村那个和蔼可亲的乔姨了。

    她是丈夫婚后出轨的对象,因为一直丈夫不离婚,怀孕的她一气之下回了乔家村,带着乔宇浩独自生活,前几年,丈夫的妻子过世,男人在无意间碰到了她,知道她独自辛苦的抚养着两人的孩子,直接把母子俩接了回来。

    丈夫前妻留下两个孩子,一儿一女,丈夫前妻的儿子已经谈及婚事了,对方是某小企业的千金,算得上是门当户对。

    而此时的狄笙已然不是她儿子的良配。

    就在一个秋高气爽的季节,她高傲的回了乔家村,从黑色的奔驰车里拿出一箱箱的礼品进了乔姨姥的家里。

    那个下午,她催生泪下的说了自己的不容易,乔姨姥找人从学校里把狄笙叫了回来,就让她坐在旁边静静的听,等人都走了,乔姨姥俩膝盖骨一弯,跪在了狄笙面前,“笙丫头,姥姥求你,别在打扰人家去了!”

    狄笙的倔强样儿那是急了能拿刀子跟人拼命的主,可所有的任性跟倔强软在了她姨姥姥的膝盖骨下。

    她拼命,发疯的学,只为了能正大光明的走进景大,昂首挺胸的站在他面前问他一句:“为什么不亲自跟我说,我狄笙不是她妈的赖皮种!”

    只是有些人,有些事儿一直绕着你突然消失了的时候,你他妈就会莫名其妙的觉得少了什么。

    姜宇浩就是这样,没了狄笙缠着的半年,他觉得好多东西都不对劲儿了,女友那黄莺般的柔情似水的‘宇浩’似乎欠缺了什么,他百无聊赖的晃悠到跟女友第一次表白的地儿,小巷口,树荫中,他仰头看到了那家他第一次牵起女友手的大肉手擀面的小店儿,他抬步走去。

    “吃面?”店员擦了擦他面前的桌子。

    “嗯?”他失神的看着店员,不过店员没空理会,随口甩出了常说的话。

    “大碗儿小碗儿?”

    他怔怔看着店员,脑海中熟悉的画面似倒影般回放——

    “大碗儿小碗儿?”

    “两份小碗儿!”他眉头一直没舒展开,烦闷的开口。

    “慢着,一大一小!嘿嘿,我吃大的……”

    “喂,到底是大碗儿还是小碗儿?”

    店员不耐烦的催促声让他回过神来。

    “小,大碗吧!”

    “等着吧!”店员拿着记账本子朝厨房走去。

    他怔怔看着对面空着的椅子,当时他听到狄笙的话时,心里是怎么想的?不屑、嫌弃、甚至是厌恶吧?

    他怎么会如此想呢?他跟她打小一起长大,村子里只要有人家有红白喜事,她跟个鼠似的,蹭蹭一趟趟的往外拿吃的,有她自己吃的,有给他拿的,遇到好人家,人也不说啥,遇到那种条件也是很差的,都是拿着石头棍子往外轰,可这丫头依旧每顿都去要去,鼻青脸肿的都是小事儿。

    那时候的他会不好意思,可她似乎从来就没有过这些感觉,没脸没皮的。

    吃东西时,他会说:“这样多丢脸?”

    而她哼哼两声后,没皮没脸的接到:“要脸就没得好吃的!嘿嘿!”

    “面来了!”店员砰地打断了他的失神。

    看着面前的大碗,他当时是出于什么想法要的小碗儿?

    是了,他们学校的女生吃饭都是小碗,而她的拼命吃饭的样儿,那时他已然忘记了。

    饭后他起身付账,老板娘淡淡瞥了他一眼,“怎么没带那个穿校服的假小子来!”

    “她……”

    “哎,不是我说你,你说你走就走呗,怎么还让人小丫头付钱?是两碗面钱不多,可你不知道她把钱哗啦啦都给了我,都没有坐车回家的钱了。”

    老板娘想起那天她小丫头一毛两毛五毛一块的给钱的样儿,现在都还隐隐泛着酸。

    她当时都看不下去了,“没钱就算了,回头在给!”

    “回头还不知道猴年马月呢,我姥说了,出门在外,不准赊账!老板娘,你数数,十四块五,对不?”

    乌黑水亮的眸子里似乎镶嵌着一弯淡淡的初升的月牙,那么让人怜爱。

    出门在外,不准赊账,对做生意的她震撼很大,什么样的家人教育出这样的孩子。

    “下次来景上,我请你!”

    “好嘞,到时候,我给你带我家乡特产,嘿嘿,走了啊!”

    没问一句跟他一起的男孩去了哪里,她都有些怀疑这个女孩什么都看到了?

    再次见到狄笙是一小时后,在一家私立医院,那爽朗叽叽喳喳的声音让她莫名地回头,果真是她。

    “你怎么了?”

    “没啊,没怎么了,就是没回家的路费了,来卖点儿血,刚抽完,人让我休息一会儿!老板娘不舒坦吗?”

    是的,看着那苍白的笑脸儿,她不舒坦!

    老板娘看了眼一脸失魂落魄的姜宇浩,压在心底那份沉重似乎轻了不少。

    那天,他牵起了女友的手,却放掉了守护了他十年的那个女孩。

    残阳似血,他寻找第一次悸动时的感觉的路上,找回了那点儿缺失了的东西,是夕阳下那句‘我允许你做我朋友’;是高中部那肆无忌惮的‘乔宇浩是我的’;是景大门口她咕噜着眼睛带着委屈般的音调‘浩哥哥,我才来了十分钟’;是她挽着他胳膊信誓旦旦的‘我要考景大’!是他们一起经历过的更遥远的过去。

    乔云芬警觉的发现了儿子的变化,干净麻利快的让丈夫给他办理了出国留学的一切手续,在狄笙正大光明的站在景上大学校园的时候,他已飞往国外。

    五年后归国,他第一时间回了凉州,凉州却早已不是他记忆中的贫穷落后,从乔姨姥的口中他知道那个小女孩以全凉州文科第一的优异成绩进了景大,同时从乔姨姥口中得知了他妈当年的作为。

    再次见到狄笙,那句淡淡的‘宇浩哥’隔开了两人青梅竹马的情义。

    她的身旁也有了让她守护的男人,只是那人不是他。

    画面回转——

    “大夫,硕儿她妈真有病?”邱贵和看着愁眉不展的姜宇浩心下一紧,这时候狄秀梅可不能有事儿,要不然一切可都完了。

    “诶?你这大夫看我干嘛,说话呀!”

    姜宇浩倏地回神,清冷的声音响起,“邱贵和先生?”

    “对,是我,我是邱贵和!不是我说你,你有嘛说嘛,真是急死人了!让你们给狄笙打电话吧,推三阻四不见人,她妈这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你看……”

    “邱先生,你多虑了,狄女士应该是怀孕了,小燕,你带狄女士检查一下!”

    他清冷的声音一落,一屋子静的连呼吸声都听得见。

    尤丽萍在房门口脸色刷地落下来了,别看邱老太抠抠嗖嗖地,那可是个孙子迷,对孕妇百般好,这些年老太太之所以对她好,不就是因为她比老二一家多了个孩子?

    良久,邱贵和蹦豆似的磕磕巴巴的说道:“你,你,是说我,我媳妇,怀怀,怀孕了?”

    “是的!”

    蹭地,他朝楼下跑去,“妈,妈,硕儿他妈有了,有了!”

    刚落音,老太太立马阿弥陀佛的保佑是男孩,又是谢天谢地谢祖宗的。

    沙发上本来还拉着张驴脸的老爷子一听这消息垂下去的嘴角瞬间勾了起来。

    老大倒表现的没有这么明显,他的心思都在护士小燕身上。

    楼上,姜宇浩清冷中带着一丝愤怒地看着蹭蹭跑下去的邱贵和,这就是狄笙的继父?

    那个她说‘世界上打人最疼的继父’?

    狄秀梅今年四十三岁,属于高龄产妇,他就不问问她能不能生这个孩子?生这个孩子对孕妇有什么伤害?

    “姜医生,狄女士确实怀孕了!”护士小燕刚带她做了初步检查。

    姜宇浩慢慢转过身,凝眉看着眼前矮小的女人。

    “狄女士打算要这个孩子吗?”他的意见是不要。

    “要!”虽然觉得听难为情的,可她这一点上跟老太太倒是不谋而合,或许是压抑的生活太久了吧?

    “好,那请狄女士跟我回医院做个更详细的身体检查!”

    说着示意助理带人下去。

    不花钱的检查,邱贵和当然愿意让去,要不是老爷子严厉呵斥,邱贵兴扒着车也要跟去,尤丽萍在老太太的耳提面命下上了车。

    一番检查,除了怀孕初期反映,怀孕两个多月的狄秀梅身体状况一切正常,车子亲自把人给送了回去。

    何远方亲自给陆奇打了电话,那边陆奇惊的下巴壳差点儿脱落。

    挂了电话,他把事情告诉了阎狼,阎狼倒是淡定,看了眼腕表,五点了,转头吩咐小六准备车子,关了电脑,起身朝门外走去。

    爱尼国际,向前拍了拍狄笙的桌子:“你下班了,丽都下班了,其他人通宵!”

    不偏不倚,这就是向前,李丽都跟狄笙一样都怀孕了,不过她现在可是六个月的准妈妈了。

    狄笙刚开始收拾东西,阎狼的电话就到了。

    “下楼,我在楼下等你!”

    “哦!”

    跟同事道了别,跟丽都一起下楼,现在两人可有话聊了,都是孕妈,三句不离孩子。

    丽都老公就在门口把老婆接走了,她乐颠颠的跟人挥手,转身朝两人约好的地走去。

    狄笙那娇小的身影一出现,小六赶紧就把门打开了。

    “中午吃的什么好吃的?”狄笙腻歪歪地趴在阎狼肩头,今天确实有些累了,统计的单子很多,好在她系在很多东西都已经熟练了。

    “跟郑航他们一起吃的!郑航今天……”

    “咦,去哪啊?”狄笙蹭地觉得方向有些不对,好奇的打断了阎狼的话。

    “去东郊!”

    ------题外话------

    今天早了些吧?晚上存稿,争取以后能有个固定的点儿,么么哒,各位妞辛苦了,这段小回忆,我隐隐泛着酸写下来的,那样的笙妞让我心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