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077 呆萌笙舌战群儒,郑小爷上门提亲

077 呆萌笙舌战群儒,郑小爷上门提亲

作品:狼少枭宠呆萌妻 作者:果而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呀,小婶婶,你的嘴唇怎么破了?”

    阎古语眼尖的看到狄笙微微破皮的唇瓣,稚嫩无心的叫出口。

    狄笙先是一怔,随即脸色爆红,那松松垮垮地丸子头低不是,抬不是。

    低下吧,小丫头就在眼皮底下好奇观望着,抬头?不抬头她都知道一屋子人是啥脸色。

    小丫头脆生生的音儿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反映最激烈的不是左梵音,而是坐在沙发上的左璇。

    “不知羞耻!”

    这音儿不轻不重,却能让每一个人都能听到。

    狄笙蹭地抬起头,那啥害羞什么的统统抛光了,丫这是找茬还是干啥?秋后算账?昨天晚上的帐?

    狄笙嘴角微扯,她这话说的,自己不论怎么解释都理亏,所有的解释都是把‘不知羞耻’往自己身上揽,干脆不解释,可不解释就跟自己无关了?在场的怕是除了阎古语就连小狼崽都知道这话说的是谁吧?咱家笙妞能是那干巴巴受气的主?

    她慵懒的微微低头,嘴角含笑,柔情慈母般地抚了抚依旧平坦的小腹,轻轻柔柔的嗓音,仿佛自言自语般扔出四个字。

    “毫无教养!”

    有眼睛的人只要看到狄笙轻抚小腹的动作,都能明白她的意思,人家要知‘羞耻’怎怀‘狼崽’?

    四个字清清淡淡,没主语,没谓语地就这样扔了出来,眼神还就这么不躲不闪地锁在了左璇身上,唇角戏谑的笑容若梨花般绽放。

    似乎在说,她要不知羞耻她左璇可不就是‘毫无教养’了?拿八百年前的旧思想评论别人的时候,别她妈高傲的拿21世纪的标准涵盖自己。

    觉得接吻都她妈地没羞耻,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件事情的人可不就是没教养吗?屁大的事儿,你愿意闹腾,笙姐就陪着你。

    左璇蹭地脸色一变,“狄笙,你说谁呢?”

    这情况,众人无语了。

    狄笙唇角一勾,一脸无辜地看向众人,“都说一孕傻三年,难不成我现在就傻了?”

    随即视线一转,迎上了阎怡凤恨不得吃了她的那种眼神,依旧傻傻地看着“老姑,这论年纪,璇儿是不是得叫我一声四嫂?”

    这话不轻不重的敲打在阎怡凤心头,就差没直接说‘老姑,这璇儿怎么没教养呢?’!

    左旋蹭地炸毛,她何曾受过这样的憋屈,跟那些子姐妹一起,哪个儿不是把她高高在上的捧着。

    “你……”

    “璇儿,给四嫂道歉!”左梵音冷声呵斥打断了左璇的话,一副义正言辞的看着她,微微起伏的胸口在别人看来是为了妹妹的不懂事而气愤,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是多么的不甘心,不甘心叫‘四嫂’二字!

    哼,好一个‘给四嫂道歉’,自己真要接受了这种道歉,这一番斗嘴可不就输的一塌糊涂了吗?

    她要道了歉,那不就把‘不知羞耻’真正指向了自己吗?

    在左璇没反映过来的时候,狄笙扑哧笑出口,“芝麻粒儿大的事,梵音至于气成这样吗?”

    狄笙微微转身,小女儿姿态的看向阎博公,这道视线从自己吐口‘毫无教养’时就锁住了自己,她神色微凛,“爸,我不懂事,一大早就污了您的耳朵,您千万别生气!”

    话至此,谁敢在继续下去?

    “好了,吃饭,长幼有序,我阎家还是有规矩的!”

    阎博公意有所指地看了眼狄笙,随即看向游敏之,游敏之伸手扶住阎博公朝餐厅走去。

    老爷子发话,此战终!狄笙微微跨下肩头,舌战群儒也不是好活儿!

    小媳妇不显眼的一个疲倦动作,阎狼眸底微沉,单手拥住狄笙,揽至胸前,男人的心疼丝毫不掩饰,深邃的眸底阴鸷地扫过左璇,时刻关注着他的左梵音,心底一惊,这事儿,恐怕没完!

    “四哥,璇儿不懂事,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声音轻轻柔柔地,唯有狄笙跟阎狼两人能听到。

    一声‘四哥’狄笙浑身不舒坦,这不是活生生膈应她吗?

    她不是平时‘阿狼,阿狼’的叫唤吗?这以后要是两人再玩‘更无耻’的游戏的时候,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再喊这声‘四哥’,生生是叫不下去了。

    狄笙装着什么都没听到,正大光明的继续偷听,结果,都到饭桌了,这位爷一句话都没说!

    狄笙的早餐是房妈亲自端上来的,一小份香菇玉米粥配红枣杞子蒸蛋,看着就食欲大开。

    “太太亲自做的,您尝尝喜欢吗?”

    没等人房妈说完话,她舀起一勺玉米粥就放嘴里了,玉米的清香糯糯地绕着舌尖,小眼儿满足地眯成月牙,“谢谢妈,好吃!”

    阎狼下意识地看了眼游敏之,僵硬的脸色微微缓和了些。

    左梵音静静地看着狄笙,嘴角噙笑,可桌下的纤手却狠狠地掐在大腿上,女人的愤怒总在男人的刺激下更加丧心病狂,她要清醒,她七年的煎熬要的不是丧心病狂的愤怒。

    饭后,游敏之把狄笙叫到了会客厅,一直还算晴朗的脸色,刷地落了下来。

    “昨儿老四碰你了?”

    “绝对没有!”

    丫婆婆都这脸色了,就是碰了也是没碰啊!

    可游敏之摆明就不相信,那嘴……

    “嘴是我自己的磕破的,早上我饿了,阎狼拿零食故意逗我,我一下嘴他就把蛋挞给拿走了,结果匡了我一下,我就嗑在嘴唇上了,当时没疼抽我,您不信您问他,正好您替我出出气,我这就把他给您叫进来?”

    狄笙一副这就是铁定的事实的小表情,让游敏之也不知真假了,她心里清楚的很,游敏之肯定不会问阎狼的,游敏之一副无可奈何的摆了摆手,狄笙继续委屈道:“妈,我就是看不惯他们一家老欺负阎狼,上次要不是老姑,爸也不会打阎狼的,您不知道,到现在阎狼身上那些子伤口都还犯痒,我一想到这儿我就忍不住了!”

    这话狄笙说的是真的,要不然她也不是那种惹是生非的人,这丫头仇记得深着呢,别说阎狼没完,游敏之看着,这丫头也没完,她儿子她清楚的很,今天,你看他一声不吭的看着媳妇受气,还不知道他窝着什么想法呢!

    狄笙那小心眼儿一坨坨,游敏之刷的被她给戳到痛处了,上次因为阎怡凤阎狼挨得打,她一直在心里窝着火,今天狄笙这一战,她心里各种爽快,你看看今儿那娘仨儿,没一个是这丫头的对手,她就不明白了,你说平时傻儿楞噔的人怎么就关键时刻那脑瓜子就转的这么顺溜呢?

    “行了,今儿你算是出气了,狄笙,你千万听妈的话,一定不能让老四碰你,要是,他要真忍不住,你就用别的方法……好了,你上班去吧!”

    游敏之老脸嚯嚯一红,打断了话头。

    “妈,你不是说不让阎狼在外面找女人吗?”

    狄笙心刷的凉了半截,这怎么还没几天她婆婆就变卦了?果真如她婆婆自己所说,就连她自己都不能相信。

    “谁让他找女人呢?”这都哪跟哪?

    “您不是说让我用别的……”

    “你赶紧给我上班去,别在家里气我了!”

    她算是发现了人家有间歇性神经病,她儿媳是间歇性脑抽风!

    狄笙是被人从屋里轰出来的,两口子在左梵音的凤眸妒火走走出了大厅。

    “诶?咱家大黑子呢?”

    这大黑子说的是她家那辆霸气十足的征服者异兽。

    “检修去了!”

    “哦!”说着跟着上了低调沉稳的迈巴赫,这车是她唯一认识的,她记得她小时候,有一次村里来了个大人物,就是开的迈巴赫,当然她是听她家博学多才的妹子乔天儿说的,当时她一味觉得这‘迈巴赫’这名儿是人乔天儿自己杜撰的,谁曾想还真就有这么一车名。

    “小六,我妈她们怎么样了?”

    狄笙最清楚她妈的个性,昨儿她没过问,不是她狠心,而是她妈那性子绝对是扔老鼠窟三天都饿不死。

    “今儿一早我就把嫂子的弟弟跟妹妹送学校去了,二小姐跟小少……”

    “停,我妹叫狄笛,我弟叫邱硕,别小姐少爷的叫,我听着慎得慌!”

    小六从观后镜里看了阎狼一眼,随即改口:“狄笛跟邱硕让我转告嫂子,请坐好长期的作战准备!”

    狄笙唇角一勾,这她早就想到了,“他们有没有说是谁告诉他们我的事情的?”

    “狄笛说,她知道的时候她莫名的被学校告知已经办理了转学手续!

    邱硕说,凉州乔家人找到家里去了,说是要钱!所以……”

    小六复述了姐弟俩的话后,再次看向阎狼,没得到指示,也不敢擅自多言。

    “阎狼,你昨儿什么意思?”

    狄笙一手抓住在自己大腿上磨蹭的大掌。

    “不想让他们烦你!”

    他反手握住她肉呼呼柔软的小手。

    “那你把他们安排哪去了?东郊是个什么地儿?”

    “别墅区!”

    “别,别墅,区?你疯了?你把他们放在别墅里了,那他们更不会走了!还不如我自己处理呢!我就管我妈跟笛儿他们,那些人没钱了自动走!这下好了,那就是些吸血鬼,有住的地儿,绝对不会走了!”

    狄笙气嘟嘟的扔开阎狼的手,谁让他好心管他们呢!

    阎狼会好心管他们吗?

    小六冷冷打了个寒颤,根据他们昨儿调查出的消息,这群人哪怕是一分钱都没有,一样是走不了,既然有人刻意透漏这个消息给他们,那这个‘人’会让他们轻易离开吗?既然是要留在京都,不如就留在自己眼皮底下来的安心!

    识时务如小六,轻轻一按,隔断升起。

    阎狼单手拥过狄笙,扳过她朝外的脸,一个轻吻印在额间,他沉声承诺道:“会走的!”

    狄笙伏在阎狼胸口,脑子里想到了游敏之的话,眉头紧蹙,别的方法是什么方法?

    狄笙准点儿到的公司,公司上下各部门都忙的没有头绪了,今晚第一波活动就要开始,这时候最忙的反而就是他们支援部了,外围电话她们要处理,产品预售要统计,网站客户问题要回复,各种单子一摞摞的,时间越靠近,反而越忙。

    中午吃饭前,她给阎狼去了电话,这个情况,她们是要加班了,阎狼倒是没多说什么,只说让她注意身体,中午呼延韵会给她送饭去。

    “嗯,你也别忘了吃饭,我忙了啊!”

    “嗯!”

    挂了电话,阎狼扫了眼没骨头架子似的摊在了自己办公室沙发上的郑航。

    一向风骚的郑小爷今天是轮椅进来的,就是为了在狼爷面前显示他脆弱不堪一击的一面。

    “哥,我刚给你说的话,你是怎么想的?”

    郑航期待的看着阎狼,余光扫到旁边掰着手指头玩儿的纪宇,那只好脚不怀好意的一磴“奶娃子?还玩儿手指头!”

    “丫谁奶娃子?爷在替你算你死的时候天儿有多大,值不值得托付终身!”

    “郑小爷我属那什么的,长命的很,我统共就比天儿大了十岁,丫你那掰嚓手指头的样儿跟大了五六十岁似的,你当我瞎?”急赤白脸的郑小爷第一次觉得自己长得似乎着急了些,再次转头看向阎狼:“哥,你看我家世好,人长的不赖,咱那品性,搁你跟前儿晃悠了也不是一天儿两天儿了,有可靠保障,对吧?

    我天儿进门,我爷爷奶奶绝对是当祖宗供着,您说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是的,您没听错,这是咱郑小爷上门提亲来了。

    大红色的袜子配了双噌绿的板鞋,连衣服都穿成二八范儿,阎狼看不出他哪儿能让自己放心!

    跟着阎狼的眼神,郑小爷看了看自己脚,“袜子是天儿买的的,鞋也是天儿给配的,好看不,哥?”

    纪宇脑门前一群乌鸦呼啦啦飞过,想起那个不苟言笑,据郑小爷说智商贼高贼高的女娃子,他实在是不敢相信!

    “她才十八岁!”

    阎狼刚打电话其实很想跟狄笙说这件事,可是话到嘴边儿他是实在怕他老婆不在他身边,被这消息给炸晕了。

    “成人了啊,还有啥不妥?哥,人幼儿园都开始定亲了,我家天儿都奔二了!”

    郑航蹭地坐直了身子,招呼着纪宇给他倒水,这都多长时间了,他舌头都快磨平了,这位爷就是不表态,好不容易张嘴吧,又嫌年纪小。

    “晚上我跟狄笙商量一下,要不,你们就过两年再……”

    “我的亲哥,再过两年我得老成什么样儿了?我家天儿一包花的年纪,那外面的野小子可是一抓一大把的,到时候人跑了你给我追去?”

    郑航急赤白脸的站了起来,这老大油盐不进的样儿,他都快崩溃了。

    “嗯?这么说来,我看还是过两年最好,等天儿定性了,知道想要什么样的了再说吧!”

    郑航刚要冒火,一个念头闪了出来。

    “那行,既然大哥不乐意,我也不勉强了,不过,有句话我可说前头,大哥也是被爱情滋润过的男人了,男女之间的这个感情,说不定哪天儿一个刺激突然就会得到升华,这干柴烈火的谁能控制得住?

    我可得先说好,虽说我是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可这要发生这事儿,嫂子可不能说我是耍流氓!”

    阎狼瞬间被他那句‘大哥也是被爱情滋润过的男人’给刺激了,他跟她之间的感情就叫爱情吗?

    一听这小子的下半句,他瞬间毛了,“航子,在我同意之前,你给我管好你的裤腰带!”

    这真要出了事,以他家小媳妇的性子能吃了他,谁叫他引狼入室呢?

    “哥,我管得住,我家天儿要是直接扑了我,你说我是举手投降还是举枪拼了?”

    “纪宇,让人把他给我轰出去,那椅子给他扔了!”

    阎狼话没落音,纪宇已经行动了。

    “哥,大哥,你太残忍了……”

    秘书也没敢扔他,倒是跟驾爷似的把人给送到楼下,郑小爷单手扶着他那辆骚包的玛萨拉蒂,“辛苦了,司亮,回吧!”

    司亮真后悔没把他给扔出来,一肚子憋气地上了楼。

    咔嗒一声车门开了,头上扒着创可贴的乔天儿从驾驶座上走了下来。

    “谈的怎么样?”

    “还成,就看你姐夫今晚的战果了!确定跟小爷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郑航单手揽着乔天儿,妖孽的杏眼目不转睛的盯着胸前的小女……娃!

    “现在确定,以后,不好说!”咔嗒一声,她拉开了后座的门。

    “小爷坐副驾驶!”

    郑航的脸刷的黑了,丫还真就不含糊,骗骗自己怎么了?

    乔天儿一阵无语,单手揽着郑航的腰,郑航这人够坏的,整个体重都压在了她身上,费劲儿拉吧的把人给弄了进去!

    她绕过车头上了车,躬身给那位摊在副驾驶座上的小爷系上安全带,郑小爷发誓,他真心不是有意的,一低眼儿,她休闲毛衣前襟微微一垂,那条深深的小沟沟瞬间让他动不了眼珠子了,他那天就发现她有料了,可这料也太给了吧?

    大哥啊,别说这妞往他身上扑,丫就是不扑,他都把持不住自己,就这一眼儿,小小郑小爷各种兴奋了,他努力想着第一次看到这丫头时的样儿来灭火,结论,就那样儿现在他都觉得都他妈地称心如意。老祖宗的话果真就没错,这丫就叫,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那假小子样儿他都能兴奋,完了,这下可栽了。

    他这一系列的心理活动乔天儿没有发现,她的系好自己的安全带,眼睛怔怔看着前方好一会儿,才淡淡开口“谢谢你,鹦鹉大叔!”

    她姥姥说的对,她就是菟丝花,缠着藤活的菟丝花,如今她多了一根藤,这个不着四六的鹦鹉大叔。

    郑航哪儿被小丫头这么正经的谢过,轻咳一声,“那,那什么,结婚后,咱,咱能那什么爱做的事儿吗?”

    说完他丫就悔了,你说他怎么就对着一个十八岁的丫头把这话给说出来了?他家天儿不会觉得他是个猥琐的老男人吧?

    乔天儿眉头一挑,别看她整天跟假小子似的,没个朋友,没个伴儿,这事她还真知道,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她又是高手中的高手,那些子网站她浏览过一番,不过没趣,也就没怎么研究,难道很有意思吗?别看她也觉得这个郑航不着四六的,可是她还挺能跟他玩儿一起去的,在玩儿上,这人品味算是挺高的,他喜欢的游戏估计应该有趣吧?

    “你喜欢啊?”她不确定的开口问道。

    当郑航等着狂风暴雨的袭击的时候,却等来了这么句淡淡的询问。

    嘿嘿,他家天儿果然不一般,配他,正合适!

    “喜欢!”他甚至现在就有种扑上去的冲动,他太喜欢了!

    “好啊,不过不能耽误我玩儿电脑!”本来结婚就不是假的,早晚都得做,她不是那等矫情人,可是天儿,你也太不矫情了吧?

    “绝对不耽误!”兴奋的音儿差点儿冲破玛萨拉蒂的车顶,吧唧一口,他也不顾这条烂腿了,侧身就在乔天儿脸上啃了一口,嘴上抹蜜似的说了句:“谢谢我未来的亲老婆!”

    “不客气!走起?”乔天儿指了指车钥匙。

    “嗯,走起,找家饭店,吃完送你回学校!”

    乔天儿绝对没有驾驶证,这也是第一次开车,不过人聪明哪都好使,旁边坐了一飚车高手,还怕交不出好徒弟?

    再说,京都地界儿,谁敢拦这位小爷的车?

    两人为什么突然焦急成婚?其一是郑小爷在医院表白了,其二是今儿乔天儿在学校遇到了被小六安排到高一的邱硕,通过他巴拉拉的嘴巴,她知道了,狄笙对她的生活安排惹到了邱贵和不满,他们想要利用这一点来讹诈狄笙,她不能成为他们要挟狄笙的砝码。

    她本身对爱情什么的完全不抱幻想,再说,反正是现在,她能跟鹦鹉大叔玩儿一块去了,以后的事情,估计除了鹦鹉大叔蹬了他,她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这件事情之所以不是她告诉狄笙,主要原因就是她姐怀孕了,没个人在身边,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她能后悔死,其次,她还真有些怕她姐,有啥难为的事情,还是让她家这个二皮子脸的未来老公去受着。

    吃了饭,两人去了她学校,校门口,她熄火停车,期期艾艾地看着郑小爷,“明儿一早给我打电话,我明儿再开机!”

    她怕她姐今晚能喷死她,还是关机的好,等她姐情绪舒缓舒缓再说。

    “不怕,老公在!”郑航磨蹭着他家天儿那头短发,哎人家媳妇发型好,他媳妇是发质好,没拉,没染,没烫,纯天然就是好!

    “嗯!我走了!”解开安全带,她侧身够着后座上的书包,那深深的沟沟再次出现。

    郑小爷勾唇瞅着,满意度五颗星,就是这内衣款式普通了些,心里盘算着哪种款型够火辣,绝对不能浪费了他家天儿的妙曼身材。

    这次郑小爷绝对是有心有意的,都约好做了,看看也不为过吧?

    “这游戏不好玩!”乔天儿一副嫌弃的看着郑小爷伸过来的嘴巴,胡子拉碴的,看着就别扭。

    郑航:“……”

    真正的游戏还没开始呢,她就嫌弃成这个样儿,他已经预见那个爱做的事估计也做不顺当了!

    这里甜蜜蜜,东郊别墅早已乱糟糟了。

    “二孩,那姓阎的是什么意思?咱在这侯了一上午了,就大清早来了个人把硕儿跟狄笛接走了,宝蛋儿跟贝儿怎么办?还有,就这么个空屋子,咱吃什么,喝什么?我说硕儿他妈,你赶紧给狄笙打个电话问问!”

    邱老太一早上嘟嘟囔囔说了不下二十遍了,狄笙那电话不是没打,是根本就没人接。

    “妈,笙子可能忙着吧?”狄秀梅也是恨狄笙,你说当妈的来了,你也不过来看看。

    一大清早,邱老太就围着别墅区北区转悠了一大圈儿,腿都快罗圈儿了,还没见逛完,看看人家院儿里的那车,那花草,那精致的窗帘,她算是活明白了,有这好地儿干嘛还要回老家?

    “忙?当少奶奶还能有多忙?她不是不来吗?你跟老大家的一起去外面打听打听她婆家住哪儿,她没空来,我有空去!”老太太脸上的表情格外傲气,她是长辈,她去了,那些子人那张脸还有地儿搁吗?还不得当祖宗爷的供着?

    ------题外话------

    咩哈哈,后面更精彩,走起!文中,那什么爱做的事,妞懂得呦?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