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051 心疼阎狼(超级精彩)
    她确信刚刚一闪而过的身影绝对不是她眼花了,有人!

    寻影过去,楼下响起了脚步声,她不禁止住脚步,昏黄的地灯下,一抹矫健的身躯映入她的眼帘,是阎狼!

    他浑身上下仅着一条白色运动裤,隐约间,头发,身上覆盖了一层亮光,胸口、腹部、胳膊上的肌肉似乎有些过于紧绷,好像刚刚搏杀过后的感觉,即使两人离得这么远,灯光又这么昏暗,她一样看清了他手上滴下的血在白色的地摊上开出的朵朵红花。

    “阎狼,你,你受伤了?”她慌慌地从楼上一步当成三步跨,跑到了阎狼的身边。

    可不就是,刚才离得远,没看清,胸口还有一道血痕,汗水侵进伤口里,流下的血色淡了些。

    她转着阎狼的胳膊,刚要检查他的右手,阎狼狠狠一拽,抽开了,光着脚丫朝楼上走去。

    狄笙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这才发现,后背上,这样的血痕有好几条。

    他怎么了?

    顾不得多想,她追了过去,一路上都是绽开的红花,蜿蜒开向主卧的卫生间。

    狄笙站在卫生间门口,刚要推门进去,就听到了哗啦啦的水声。

    她反身下楼,从底柜里拿出了医药箱上楼,拉上窗帘,又从衣帽间里拿出了阎狼的睡衣放在卫生间门口的沙发上,转身去整理床铺。

    卫生间的门咔嗒一声响了,阎狼光着身子从里面出来的,瞟了眼躬身整理床铺的狄笙,眉头紧蹙,低声说道:“出去!”

    狄笙动作一顿,回身看到阎狼的一瞬间差点晕了,丫能不能别这么‘纯粹’?此时,她脑子里早就自动过滤掉了‘出去’二字。

    她赶紧从床上爬下来,越过阎狼,从卫生间门口的柜子里拿了条大浴巾递给阎狼。

    “围上!”再是夫妻呗,也不能这样展览啊,多别扭。

    阎狼牙槽紧咬,眼睛微眯,额上一层汗珠沁出来,脑袋里似乎要炸了般的疼痛,又来了。

    一波又一波,今天似乎比往常要厉害。

    狄笙见他不伸手,自己亲自给围上了,但手不免碰上他腰间的肌肉,滚烫,紧绷,似乎在忍耐什么,再迟钝,她也感到了阎狼的不正常。

    “阎狼,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烧了?”

    说着踮起脚摸了摸阎狼的额头,温度不是很高,只是额上全是汗水,阎狼刚要伸手把人拎出去,软若无骨的纤手附上他额头的瞬间,竟让他有种如沐春风般的舒畅,抬起的胳膊倏然放下了。

    狄笙拉着他坐到床边,拿出药箱上了药,嘴巴里嘟嘟囔说不停的问着疼不疼,也没期望这个‘傻大个儿’能说出个一二。

    “疼!”

    钢铁硬汉的狼少看着眼皮底下忙碌着的小媳妇,怔怔地说了个‘疼’字,顿时狄笙都愣住了。

    刚刚她才发现,阎狼的手没有受伤,可是血是哪里来的,她很疑惑,难不成他出去杀人了?

    见狄笙没动静,他愣愣地又说了句。

    “疼!”

    狄笙倏地醒悟,差点儿笑出来,闷烧哥这是在博取他的怜悯啊!不过,她知道,他一定是真的疼!

    “哪疼?”

    “这……!”

    说着拉着狄笙的手放在了它上面,狄笙速度抽出了自己的手,狠狠推了阎狼一把,恼羞成怒的瞪着他:“你流氓!”

    说着蹭着拖鞋进了卫生间,冲了个澡,把卫生间简单收拾了一番,这才出来。

    结果,出来一看,她顿时傻眼儿了,人没了!

    蹭着拖鞋,里里外外又找了一番,十来分钟过去了,依旧没个人影。

    嘛去了吗?大半夜不睡觉,难不成因为自己说他‘流氓’躲到角落难过去了吗?

    站在客厅里,一阵风从耳边刮过,狄笙下意识的转过头,基奈山的房间的门咧开了一道缝,风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她抬步走去,轻轻推开了房门,一股血腥味随风飘来,她抬手往左侧墙壁上摩挲了一阵,没有摸到开关,似乎因为窗帘拉上的缘故,屋里比较暗,透着客厅的光,她感觉屋里好像没有人。

    “阎狼,你在吗?”

    良久,没有人回应,‘砰!’的一声,楼上似乎有动静,她转身跑回了客厅,仰头看着楼上。

    “阎狼,是你吗?”

    依然静悄悄的没有回应。

    她后悔忘了带手机,不大的屋子里,还找不到人了。

    蹭着拖鞋上了楼,卧室里没有阎狼的身影,她实在是在卧室里坐不住,起身正要出去,门口,一如刚才见到阎狼一般,他赤着上身,光着脚,白色的运动裤沾着血,比刚才要疲惫的多。

    “阎狼,你,你去哪了?你到底怎么了,你别吓我好不好!”

    狄笙满脑子里懵懵地,她觉得今晚经历的一切一点儿都不真实,跟做梦一样。

    阎狼没说话,看了眼狄笙,眉头蹙得很紧,绕过她直接进了卫生间,哗啦啦的水声再次响起。

    狄笙呆呆地坐在大床上,想着宴会那天那两位记者说的关于阎狼的八卦,有些时候,八卦未必就没有一点真迹,直到水声停止,她拿着早已准备好的浴巾站起了身。

    一如刚刚一般,阎狼裸着身子出来了,狄笙刻意把目光停留在他胸口,胸口,又多了道夺目的血痕,隐隐往外渗着血,她仰头望向他清渣微冒的下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他似乎过于疲惫,眼睛微眯着,冷冽阴鸷的脸上,似乎在期许着什么,眯着的眼睛看向狄笙。

    狄笙把浴巾轻轻围在他腰上,看着他脸上无比阴鸷的表情,心里隐隐疼痛,双手摩挲着他胸口上的伤口,泪眼婆娑的看着阎狼。

    “疼吗?”

    阎狼伸手粗鲁的抹了抹狄笙的眼睛,疲惫的摇了摇头。

    他呆愣的表情,让她心底更酸,眼睛里的泪抑制不住的往外冒,一粒一粒的珠子滑过他骨节分明的大手,整个人扑进了阎狼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的劲腰。

    “阎狼,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哪不舒服你告诉我好吗?我们去医院好吗?你别这样折腾自己,我害怕,你听话,好不好?”

    她不傻,她隐约猜到原因了,胸口的痕迹一看就知道是动物的利爪留下的……

    阎狼因疼痛再次袭来引起的烦躁竟在狄笙的呜咽声中静了下来。

    “睡觉!”

    话落,抱着狄笙朝床上走去,一把把人放到床上,自己跟着躺了上去。

    狄笙哪放心得下,起身就要给他上药,无奈,整个人让他禁锢在了怀里。

    夜很静,就连呼吸声都听不到,唯有墙上那座钟表哒哒地响着。

    半小时后——

    阎狼看了身下的狄笙一眼,缓缓松开了禁锢着她的胳膊,起身下床,他头疼得要炸掉了,生生忍了半个多小时,这是他的极限了。

    光着脚丫子进了衣帽间,拿了条白色运动裤穿上,浑身的肌肉都崩了起来,转身朝门口走去,刚一开门,肌肉绷紧的劲腰被圈住了。

    “不去了,好不好!”

    低柔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阎狼心里一震,摸着门把的手紧了又紧,倏地,他整个人绷住了。

    缠绕在他小腹上的那双软若无骨的小手钻进了白色的运动裤里……

    ------题外话------

    出啥事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