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102 一句话,一辈子
    狄笙病房。

    天阴沉的很,狄笙侧脸看着窗外,良久,她缓缓回过头看向对面的三人,“有没有可能瞿玉容在撒谎?”

    “什么意思?”纪宇,古影不约而同的问道,皮三儿也挑了挑眉头。

    “从左驰的嘴里我们得知毒品是瞿玉容传递的,也就是说,之前,我们分析百爪蚣的手下龚大海抓了瞿同来要挟瞿玉容传递毒品,这个推论是成立的,可是你说瞿玉容承认恐吓老姑在她房间悬挂充气娃娃也是她做的,我觉得这一点上,她说谎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说出最后这句话狄笙心里的那种别扭的感觉就顺畅多了。

    “说谎?承认自己恐吓老姑是说谎?她傻啊!”古影完全不能明白狄笙的意思。

    如果说瞿玉容不承认做了恐吓老姑的事儿,她还能理解,可承认了狄笙却说她说谎,这有些有悖常理。

    狄笙冷笑道,“无关乎她傻不傻,而是她背后的那个人很聪明。知道如何更好的玩儿心理战术,呵呵……!”

    “心理战术?我不明白!”下意识的,古影看了眼身旁的纪宇和皮三儿,显然两人都已经开窍了。

    皮三儿看了眼狄笙,而后看向古影问道,“如果输瞿玉容说谎,那说明了什么?”

    古影眉头紧蹙的低声重复了一遍皮三儿的问题,“如果瞿玉容说谎,那说明了……”话没说完,她恍然大悟,双眸浑圆的看着众人,“哦……也就是说,如果瞿玉容说谎,那么真正埋藏在阎家的仇末帮手我们并没有抓到,她只是对方抛出来的烟雾弹,一个替死鬼而已!”

    皮三儿啵的一声打了一个响指,“说白了,利用瞿玉容救仇末这也是对方的计策,他们也是两手准备,如果这不是我们设下的陷阱,他们便利用一个本就没有多少价值的瞿玉容成功救出仇末,可如果这是陷阱,他们损失的也只是一个替死鬼而已,更精妙的是,倘若瞿玉容暴露,他们或许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意想不到的收获?”古影不解。

    皮三儿神色微暗,“如果嫂子没有察觉到瞿玉容在说谎,那真正埋藏在阎家的仇末帮手……”

    纪宇眸底越发阴骘。

    “可是,这都是我们的猜测,怎么能确定瞿玉容在说谎?”话是这样说,可古影的语气和神情说明,她已然相信瞿玉容在说谎。

    “只要能证明充气娃娃恐吓老姑的那晚瞿玉容在阎宅,她的谎言便不攻自破了!”狄笙淡淡道。

    “那晚是哪晚?具体的时间恐怕大小姐也不记得了吧?”古影知道狄笙说的是查监控,没有具体的日子怎么查?

    “那就查瞿玉容去没去过医院!”纪宇表情决绝道。

    “哪用得着这么麻烦,你忘了这件事儿是谁发现的了?”狄笙斜睨了眼古影道。

    “……姜宇浩!”是姜宇浩告诉她们的。

    “那天可是发生了一件大事!”狄笙提醒道。

    古影微怔,而后倒吸了一口气,是了!

    那天早上阎绅出轨事件爆发,也是姜宇浩第一天来阎家。

    “找度娘!”古影兴奋的扒拉手机百度搜索。

    “怕是一无所获!”既然对方布好了局,那必然不会让他们查到任何有用的消息,他右手下意识摸向口袋,指尖刚刚触到烟盒就顿住了。

    这不经意的动作落尽了纪宇眼中,他意味深长的看着皮三儿,修长的手指略有节奏的摩挲着下巴,慵懒的眸底神色一凛<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皮三儿似乎察觉到有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他不太自然的咳嗽了一声,并未朝那道视线看去,只是动弹了下身子,让颀长的双腿换了个姿势。

    狄笙的声音恰合适宜的缓解了他的尴尬,“百密总有一疏,先调查吧!”

    “好!”皮三儿掏出手机发出了指令。

    “许宁呢?”狄笙问古影。

    “在狼妞病房门口!”一早就守在那里了。

    “你去叫她!”狄笙吩咐道。

    古影没动,转头看向纪宇。

    狄笙来回打量着两人,见古影不走,“怎么了?”

    “没,我,我这就去!”古影转身出了门。

    “昨晚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狄笙深深看了眼纪宇而后问皮三儿。

    皮三儿把他跟纪宇两人分析的情况简单说了说。

    “……蓝舒雅!”狄笙反复咀嚼着这个名字,从皮三儿跟纪宇的分析来看,蓝舒雅确实可疑,“那你今天询问的情况怎么样?她们俩是怎么说的?”

    “一个答案,两人都说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什么意思?”什么叫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难不成又被催眠了?

    皮三儿倒是猜到了狄笙的想法,“两人都只记得推开卫生间隔断的门走了进去,其他的没有印象了!至于有没有被催眠,目前还没有证据显示!”

    “两人伤势重吗?”

    “古川依子的伤势重些,蓝舒雅明显伤势较轻,只是,她个人身体状况不是太好,现在来说,她的病情较重!”说句话都有气无力的,倒不是装出来的样子。

    皮三儿看了眼时间,“时间不早了,我跟纪宇先回去了,您也好好休息!”

    狄笙若有所思的看了眼纪宇,“那行,电话联系吧!”

    纪宇说了声让狄笙好好休息便跟着皮三儿走了出去。

    一出门,两人便碰上了带着许宁走来的古影,纪宇本就有些暗沉的脸色刷的黑了,冷哼一声从两人身边走了过去。

    而许宁仿佛没有听到,呆呆傻傻的跟在古影的后面。

    古影在心底叹息了一声,轻轻拍了拍许宁的肩头带着她走进了狄笙的病房。

    两人一进病房里间,古影便退了出去。

    许宁跟犯错的孩子似得,低头站在门口。

    “我有传染病啊,你离这么远!”狄笙笑着道。

    就这一句话,让许宁憋了一天一夜的情绪彻底土崩瓦解,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什么都说不出来<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许宁从嚎啕声到哽咽声,足足用了半个小时。

    等人彻底平静了下来,狄笙才开口,“你家干闺女还睡着呢?”

    “嗯,笙妞,对不起,我不是人,我……”话说到这儿,她再次哽咽的说不出话了。

    狄笙摇了摇头,“跟你没关系,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是我得罪了人才让你受连累的,宁宁,你过来!”

    许宁知道自己是着了别人的道,至于是谁算计自己,起先她倒是怀疑蓝舒雅,可细想了一番,总觉得太过牵强,第一是蓝舒雅也受了伤,第二,蓝舒雅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挑拨自己跟狄笙之间的姐妹情谊?

    有可能!

    可是,她这样做的代价未免就太大了,如果一旦被阎家人查出来,就算有厉绝的袒护也无用,为了子嗣,阎家一定不惜跟绝地翻脸成仇,更何况用这样的代价来对付自己,她还没傻到这个程度。

    狄笙轻轻拉住许宁的手,忽地眉头一簇,目光定在许宁的脖颈上,“是纪宇做的?”那刺目的淤青让狄笙瞬间联想到了古影看纪宇的眼神以及纪宇听到许宁时突然沉下去的脸色。

    许宁下意识低下了头,“没事儿,他也是着急你,我还嫌他没使劲儿呢!笙妞,对……”

    “再说!”狄笙双眸一瞪。

    “好好好,我不说了,你……疼吗?”许宁蹲下身子,目光看向薄被下狄笙的小腹方向。

    “哪儿那么娇弱,跟你说个正事儿,你帮我一个忙!”

    “你说!”刚还蔫着的许宁蹭地来了精神。

    “等我跟狼妞出院回家后,你到阎家来住,帮我照顾狼妞一段时间怎么样?”狄笙的神情很郑重其事。

    这让许宁错愕的合不上嘴,她嘴巴张张合合了好几次,话没说出来呜咽声倒是脱口而出了,趴在狄笙床沿上肩膀抖动不行,狄笙这是在给她赎罪的机会啊!

    狄笙没说话,静静地等着许宁哭完。

    许宁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泪眼婆娑的望着狄笙,“你呜呜……你还……还信我,我自己……自己都不……不信自己了!呜呜呜……”

    “许二,你这是轻贱我跟你之间的感情啊,就这么一个离间计你就中招了?”狄笙调侃道。

    “呜呜……我说真的!”

    “傻瓜!”狄笙轻笑道,她微微转头看向仍旧灰蒙蒙的窗外,仿若自言自语般,“许宁,我只相信你!”

    等许宁离开,狄笙由古影搀着躺在了床上,腹部的伤口隐隐作痛,“你去看看狼妞,我睡会儿!”

    “好!”古影交代了门口的保镖注意屋里的动静后转身离开。

    狼爷幽灵似得冒了出来<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我让许宁住到阎宅……”狄笙停住话头看向狼爷,等着他的反应。

    狼爷倒了杯温水,扶着吸管儿让狄笙喝了。

    “我说我让许宁住到阎宅……”狄笙加重了语气。

    “嗯!”狼爷放下了杯子,低声应了句。

    “阎狼,你心情不好?”狄笙再傻也能察觉到狼爷的情绪低落。

    “嗯!”狼爷仍旧低声回应。

    “是不是狼妞……”

    “不是!”

    “哦!”不是狼妞那就好,她斜睨了眼狼爷,不是狼妞,还能让他在自己面前摆出我生气的架势,恐怕这只有一人了,她挑了挑眉头,小心翼翼的问,“是我?”

    “嗯!”狼爷眸底略带了丝满意的神色,知道自省,不错!

    “啊?”狄笙惊诧的看着狼爷,“我怎么惹你生气了?”

    狼爷眸底刚刚腾起的满意瞬间消散,阴着脸一句话都不说了。

    “诶,说啊!”狄笙想了好会儿也没觉得哪儿不对劲儿,从昨晚睡着到现在,她这可是刚见到狼爷,着实不知道哪儿出问题了。

    狼爷低头看着手机,仿佛里面有美女似的,目不转睛的盯着,对狄笙的问话完全没反应。

    “诶,看什么呢,你不知道女人一孕傻三年啊,千万别费心思让我猜心眼儿,老公?狼哥哥,哎哎哎,赶紧说话!”狄笙最怕他进入静音模式。

    “你只能相信我!”狼爷深如古潭似得眸子猛地看向狄笙。

    这没头没尾的话让狄笙愣了愣,“我当然相信你啊!”

    “我说你只能相信我!”狼爷学着狄笙刚才的语气强调道。

    狄笙眸光一亮,“你……吃醋了?”

    狼爷刷地脸黑了下来,没理会狄笙调侃的语气,“你只能相信我,听到了吗?”

    “我跟许宁的对话你都听到了?”狄笙心里暗叹,这只闷骚狼让人心疼的紧。

    狼爷再次进入静音模式,视线又落回了手机上。

    狄笙浅浅一笑,柔和的目光留恋在狼爷刚毅的侧脸上,“许宁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而你是我的另一半,不存在信任不信任,没有你,我就是残缺的,没有许宁,我的人生是残缺的,你明白吗?”

    狼爷挺拔的身躯一僵,性感的喉结滑动了一下,许久,他低沉的嗯了一声。

    没有你,我就是残缺的,一句话,一辈子,足以!

    ------题外话------

    傻傻的狼爷好幸福……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