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099 狼爷出现
    陆园,二楼。

    沙发上,一个鼻青,一个脸肿,都气喘吁吁的靠坐着,鼻青的纪宇抬脚踹了踹脸肿的皮三儿,“你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我就不相信事情跟她无关!”

    皮三儿各种嫌弃的撇了纪宇一眼,而后仰头看着天花板,“你一直跟许宁在一起,对吧?”

    纪宇不太明白皮三儿的意思,凤眸一怔,眉头一挑问道,“然后呢?”

    “华娜从许宁的血液中分析出致幻剂成分,这种致幻剂进入人体约一分钟左右的时间就会令人神思恍惚,这说明了什么?”皮三儿慢慢转过头看向纪宇。

    纪宇眉微蹙,眼睛紧盯着皮三儿,皮三儿从他不甘心的眼神中知道,他已然明白了。

    果然,纪宇颀长的双腿嘭地一声踹在了茶几上,眸底被氤氲遮盖,良久,他不甘心的道,“跟她无关?”

    这让他怎么能相信这件事会跟杨艺无关?

    可皮三儿的话却让他无力反驳,皮三儿说致幻剂是进入人体一分钟左右就发挥作用,也就是说,许宁被致幻是在二楼卫生间发生的。

    而那段时间,监控视频中没有任何人出入卫生间,所以……

    “至少是目前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事情是她做下的!”皮三儿邪邪一笑。

    这笑里带着从来没有过的狠意。

    “你是不是有论断了?”纪宇很了解皮三儿,他越是笑,就说明他越是愤怒。

    可不就是愤怒,阎家的桩桩件件至今没什么头绪,这可是让向来以神探著称的皮三儿备受打击,那稳如山岳的金字招牌就这么摇摇晃晃的悬着。

    “两种可能!”皮三儿躬身拿过茶几上的烟灰缸,左手娴熟的勾出一支香烟叼在嘴角,嚓地一声,火苗跳跃在之间,他轻轻吐出了一口烟雾。

    纪宇眉头一挑,皮三儿可是有好长一段时间不抽烟了,这烟戒得莫名其妙抽的越发让人摸不着头脑。

    “哪两种可能?”纪宇示意皮三儿给他递一只烟。

    皮三儿斜睨了眼纪宇,修长的手指夹起烟盒动作帅气的扔在了两人之间,然后略有所思的深吸了一口左指间的香烟缓缓吐出,烟雾间他神情越发氤氲,指尖轻轻敲击膝盖,声音低沉,“勘察现场发现,卫生间窗户有推开的缝隙,窗沿上有摩擦过的痕迹,从形状看,像是鞋子留下来的。”

    “这说明,有人从窗户离开?”纪宇刚要点燃香烟的动作一顿,心思瞬间活跃,很自然的把事情再次联想到是杨艺的人。

    “恩!”这确实是一个可能,只是,他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如果真的是杨艺的人做的,怎么会留下这么明显的痕迹?

    他跟杨艺的对话明显是彼此敷衍彼此,杨艺知道他在帮着阎家调查近来频发的案件,甚至,杨艺也会知道他已经知道了仇末的事情,只是两人谁都不说透而已。

    仇暴,杨艺在泰国的势力不容小觑,尤其是杨艺,她能接手仇暴的五毒会,就说明这个女人绝非泛泛之辈,她手下的人自然也不是等闲人,怎么可能在做事情的时候留下这么大的纰漏,除非是……她故意让人留下,挑战阎家,挑战他皮三儿,否则,他还真就想不明白她的动机。

    “院子里的监控没拍到人?”纪宇问道。

    皮三儿摇了摇头,“那是个死角!”

    “你说有两种可能,还有呢?”纪宇嚓地点着了香烟,斜眼看着皮三儿。

    “作案者是古川依子或蓝舒雅中的一个!”皮三双眸冷冽的锁着茶几上的水渍,声音带了几分阴冷。

    纪宇猛地怔住,诧异的抬眸看着皮三儿,“她们中的一个?呵……你可真敢想,她们同样是受害者,这怎么可能?”见皮三儿一脸认真没有玩笑的成分,他敛了敛神情道,“好,就算你说的对,那动机呢?难道蓝舒雅只是为了小女人间的报复?你是说嫂子是恰巧受害?”

    皮三儿冷笑,“我从来没说这件事儿是巧合!”

    “不是巧合?那就是蓝舒雅或者古川依子针对嫂子?还是那句话,为什么?动机!”纪宇觉得皮三儿是脑洞大开。

    如果说是蓝舒雅他多少还能信,可若说古川依子,他完全就无法理解了,无仇无怨这怎么可能!

    “动机……”皮三儿一笑,“我说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这件事儿跟杨艺有关,可不是说这件事儿真就跟杨艺无关!”

    纪宇神色一凛,怔怔看着皮三儿,沉吟了一会儿,他一语中的道,“她们中有人受杨艺指使?”

    “我已经让人去调查了!”他从里不觉得杨艺能脱掉关系。

    “那你觉得这种可能性跟有人埋伏于卫生间内袭击许宁哪个更能让你信服?”

    “呵,明天下午就会有结果了!”他已经给呼延打过电话,古川依子和蓝舒雅的身体状况不太适合今晚接受询问,而他亦不想猜测,这会让他陷入歧路。

    再者他派去调查两人近来行踪的人还没有回话,凭空猜测没有意义。

    纪宇见他不语也就不再多问,熄灭了手中吸了三分之二的香烟缓缓起身走到窗口,神情落寞的遥看着天际,墨蓝色的夜空星光黯淡,俨然明天不是一个好天气。

    不知怎的,他心里竟腾起了害怕的情绪。曾几何时,他也是风风雨雨中跟着狼爷走过来的人,何曾知道什么叫怕?

    “最近,你还能嗅到那个人的气息吗?”纪宇的声音低沉无力,话题一转移到了那个人身上。

    那个人!

    皮三儿的眉头条件反射的蹙了起来,黯然的眸光毫无焦距的盯着燃至指尖的明明灭灭缓缓摇头,许久才回过神开口,“他不会就这样沉寂下去的!”

    是的,一个复仇的人怎会沉寂?

    纪宇眼眸微微眯起,“我总觉得这个人就在我们身边,时时刻刻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你的视线或许不止一次的在他身上停留可却从没觉得他有任何不妥也没觉得他又有何令人惊艳的地方,他平凡的如地上的顽石,昏暗的如天际那明灭不起眼的星星,日隐夜现,昼伏夜出。太可怕了!”

    皮三儿猛地一震,眼眸不可置信的落在纪宇的身上,太可怕?这三个字竟然从天不怕地不怕的纪宇嘴里说出来……

    空气一时凝滞了,一个望着天际,一个望着他,直到一阵没有什么特色的手机铃声想起,两人才恍然回过神来。

    皮三儿下意识起身朝办公桌走去,办公桌上,他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窜手机号,看了一眼,他拿起手机,“说!”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他神色沉了沉,最后嗯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应景似的,墙壁前的落地钟敲了四下,那声音沉闷中带着回音。

    纪宇折身走到了办公桌前,视线从皮三儿的手机上移到了他的脸上,“是不是调查的人有了消息?”

    皮三儿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三天前,杨艺约蓝舒雅去了伊丽莎白会所!”

    纪宇双眸一紧,“你是说……”

    “明天再说吧!”皮三儿打断了纪宇,忽地,他蹙了蹙眉,仿佛刻意躲开纪宇似的,余光撇着纪宇,嘴唇动了三动才开口问道,“嫂子人还好?”

    纪宇倒没多想,“我来之前特意去见了火子,他说只要今晚不发高烧基本上就没事儿了!”

    “孩子呢?”

    纪宇的脸色沉了下来,空气再次凝滞。

    此时,京都医院。

    狄笙猛地惊醒,双眸惊悚的望着天花板,下意识就要起身,一阵钻心的疼从腹部传来,顿时,她冷汗冒了出来,她咬牙倒吸了一口气,这疼痛让她瞬间清醒,孩子,她的孩子?

    下意识,她颤抖着手摸向腹部,忽地,她僵住了……

    她只记得自己祈求呼延一定要保住她的孩子,其他的一片空白,她的孩子呢?

    房间里灯光柔和,不是她的病房,这是……她猛地慌神了,不顾疼痛想撑着胳膊起身,无奈,她浑身酸软无力,她环顾了眼四周,墙壁上有呼叫铃,她抬手想要按,忽地,一声轻微的咔哒声传来,她下意识顿住动作,转眸朝声源处看去,一道身影缓缓从阴影处走来,似乎怕吵醒了她,那人脚步极轻,慢慢地,那身影出现在了狄笙眼前。

    是阎狼!

    狄笙猛地屏住了呼吸,一时间,孩子的事儿被她抛之脑后,她惊悚的不知说什么了,只是呆呆傻傻的看着一步步朝自己走过来的人。

    “疼吗?”狼爷轻轻摸了摸狄笙汗津津的额头,那温度让他眉头蹙了起来。

    他今晚并不在京都,等他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很晚了,因为没发现狄笙的踪影,他才从狼阁走了出来,却发现不单单是狄笙不在,阎家其他人也不在,这一刻,他才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儿,等他潜进了陆园才发现,狄笙出事儿了。

    从来没有过的怕笼罩了他整个人,他每根神经,每颗细胞都再说怕。

    他怕从此与这个小女人阴阳两隔。

    直到此时此刻,看着小女人就喘着气儿在他面前,他提着的心终于落地。

    “你,你怎么来了?有人看到吗?”狄笙终于缓过神来,压低声音急切的道。

    不知从何时起,狄笙竟觉得狼爷活在黑暗中才安全,看到他这么出现在人来人往的医院,她怎能沉得住气?

    “疼吗?”狼爷俯下身,头抵着狄笙的,那眼睛里赤裸裸的心疼尽落入狄笙眸底。

    狄笙知道,她若不回答他的问题,他一定不会安心的,她视线微垂,手不自觉的放在了腹部,“疼,很疼!”

    不单单是那火辣辣的疼痛,还有心底难以言喻的疼,她自然是不傻的,之前手术室的一幕幕说明狼妞的状况定然不好,低垂的眸子掩去了眸底的痛苦,良久她缓缓抬眸,“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去外地吗?”

    “你活着?”狼爷仿佛没听到狄笙的话,双手捧着狄笙的脸,大拇指轻轻摩挲她微有些凹陷的脸颊傻傻的问道。

    “傻瓜!”狄笙已然带了浓浓的鼻音。

    狼爷轻轻把人揽进怀里,小心翼翼的避开狄笙的刀口。

    整整半小时,他没提一句狼妞的话题。仿佛狄笙只是被人意外捅伤了一般,有这么一刻,狄笙以为狼爷失忆了。

    外间传来开门声,狄笙猛地一惊,她推了推狼爷,狼爷却不为之所动,仍然抱着她。

    “来人了,你听话,到衣帽间里去,嗯?”她听着声音像是护士,估计是来给自己量体温。

    狼爷扔不为所动,狄笙脸刷地黑了,“你,你惹我生气,你不知道月子里不能生气,要不然会落下病根儿,去衣帽间,嗯?”狄笙软硬兼施。

    那脚步声似乎越来越近,狄笙忍不住撑起身子推了推狼爷。

    狼爷见狄笙真生气了,他眸色阴沉的看了看门口,转身进了衣帽间,恰在此时,门开了。

    护士一看狄笙醒着,赶忙上前道,“阎太太醒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说着,手自然的放在了狄笙额头。

    “没有,护士小姐,你知道我孩子怎么样了吗?”这才是她最关心的问题。

    ------题外话------

    某果回来了……谢谢各位妞的花花,钻钻,票票!我已经好多了,谢谢各位的关心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