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091 杨艺回归
    “那你为何说是他们害了牛广洋?”李勇说的这个他们自然指的是真正害了狄秀梅的人。

    “是他们,一定他们!”老李控制不住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昏黄的灯光把他的颤抖的身影投在墙上,犹如一幕皮影戏。

    李勇仿佛猜到了什么,他眸光一凛,“牛广洋留下了什么证据?”话音一落,他又有些疑惑不已,牛广洋是在事发三四年以后才到警局的,怎么会跟这件事儿有关?

    “证,证据?”老李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白纸,这能是证据吗?几张白纸记录着酒水妹的轮奸案,拿出来,谁会认为这是证据?

    在常人看来,只不过是有人对当年的案子有兴趣而已。

    久得不到回应,李勇有些着急,他期望能从牛广洋身上找到些线索,“老李,不着急,你慢慢说,对了,你刚才说牛广洋出事前让你拿什么给他看?”李勇克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再次慢慢引导,说实话,他对老李一次次情绪失控有些不解,左右不过是同事关系,最多就是比一般的关系好些,再说,他从老李的言谈中并没有听出两人关系不一般,所以这样一来,他对老李的情绪失控就更加不解。

    老李啊的一声,仿佛被一语惊醒了一般,一把扔掉手中的白纸情绪更加激昂,“是冤枉的,那酒水妹一定是冤枉的!真正的主谋不是那些地痞流氓,而是另有其人!”他找到证据了,终于找到证据了,只是他太傻了,原来这证据就一直在自己眼皮底下,他从来没想这么深而已。

    “你说!”李勇说着眼睛却盯着已经打开的电脑,电脑屏幕上是狄秀梅的照片,照片是他从户籍处调来的。

    或许是发胖的缘故,照片里的人跟这些天在报纸上登的有些不太一样,至少年轻时人还是很漂亮的。

    李勇沉稳的口气让老李镇定了下来,他略微思索了一会儿,等情绪彻底平静了才道,“那天审讯结束,因为怕那群流氓在警局门口生事,队长就让我亲自送酒水妹出警局,一路上,她一直低着头,根本不像是风尘女子,倒有几分楚楚可怜的样子,我一时起了怜悯之心,竟有些看呆了,直到她嘭地一下倒在我身上然后说了句什么话,我才猛地醒了过来!

    事情过去我就没当回事儿,直到两天后的一个晚上,我洗衣服掏口袋的时候,竟然在口袋里发现了一块手表。

    想了一晚上我都不知道这手表是谁的,因为工作忙,我一时间就把这件事儿给忽略了,直到开庭的头一天,我接到了一个女人的电话,说晚上要来我家拿一块手表,我这才知道,这手表是那个酒水妹偷偷放进我口袋里的。

    可是我足足等了那个女人一晚上,人都没来,其实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当时要来拿手表的人到底是那名记者还是那个酒水妹!”当时电话里那女人话说的很简单,就说了句来拿手表,多余的都没说。

    他后来倒是想找酒水妹送还手表来着,结果是从法院出来后她竟然死生无音了!再加上,后来那几个地痞流氓陆续死亡,他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是真正的幕后黑手害的,恐怕酒水妹也香消玉殒了。

    至于手表,他是欲还无主了。

    后来,他工作又非常繁忙,哪儿有时间缅怀过去,渐渐地,这年发生的一切都让他抛之脑后了,直到四年后牛广洋出现,这件被他遗忘了的事儿才再次浮出脑海。

    牛广洋看似笑温文尔雅,对谁都客客气气,可他知道,这只不过是他在人前的一张面具。他无意间看到过牛广洋眸底没来得及收敛起来的那抹冷厉,阴骘!

    牛广洋不爱说话,但除了一个话题,那就是午夜迷情轮奸案,这个话题,不管是谁,只要有人提,他都会聚精会神的听着。

    不但如此,他还会主动询问跟那个案件有关的一切人和事。

    本来他跟牛广洋也只是泛泛之交,就因为这案子,两人才建立起了朋友关系。

    他们出意外的那午,两人一起吃午餐,因为当时的一个案子,不知道怎么说话来着,两人就把话题扯到了手表上面,这不经意的话题让他忽然就想到酒水妹偷塞手表的事儿,他自嘲的聊着,结果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他说晚上要看看那手表,只是没等到晚上,两人就出来事故了,关于手表和午夜迷情的案子也就自然而然的搁置了。

    前几天,报纸上再次曝光了午夜迷情那年发生的事儿,他没想到当年的酒水妹今天已经成了阎家当家主母的母亲。

    别人各种调侃,发议论,而他恨不得携老带少的打包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知道人一旦有钱,有名,有势力了,就恨不得自己年轻时的所有不堪都风吹云散。尤其在有人曝光了她的往事之后,为了名声,为了泄愤,这些有钱人就一定会彻查往事的,午夜迷情的事情虽然不是自己做的,但她一定能查到自己把手表引而不发,到时候,他就是跳进黄河也新不清楚。

    离开?

    可拖家带口的离开哪儿就这么容易?

    事情曝光后,竟然有记者说,狄秀梅离开京都了,这消息让他彻底放下了心来。

    今晚不知道是被李勇感染了还是牛广洋的事情突然浮现在他脑海中,又或者是其他,他竟然就这么说出来了。把他所有的疑虑都说了出来。

    “手表?什么牌子的手表?”李勇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他迅速抓住了这个念头,当年的狄秀梅把一块儿表偷偷放进老李的口袋里,这就说明,这块表一定跟案子有关,或许,他能从这个手表中找到些许关键。

    老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儿,他赶忙凑近灯光,在李勇提示下找到了表盘上的字母和标志,“这标志好像是四个三角形组成的十字一般,猛一看跟花似得!这字母我开不太清,开头的字母好像有V,第二个单词开头的应该是C!”他极力想看清,可眼睛却越看越模糊,他已经花眼了,即便是带着眼镜,这灯光这么暗,那么小的字母怎么可能看得清。

    他话音一落,李勇顿了顿,接着手指迅捷的敲打着键盘,啪的按了键盘上的回车键,电脑屏幕上,度娘就给出了答案——VacheronConstantin,江诗丹顿,世界名表!

    如果他没猜错,那个老李所谓的‘三角形组成的十字’叫马耳他十字,是江诗丹顿特有的标志。

    一个小小的酒水妹怎么能拥有这样的手表?

    那些陆续失踪的地痞流氓能带的起这种手表?

    “你现在就用手机把手表拍几张照片给我发过来!”他要确认一下。

    “好!”

    照片在三分钟后发过来了,只是,拍摄灯光太昏暗,他只能确认手表确实是江诗丹顿,至于手机背后的编码,他拿着放大镜看都看不清。

    他拿起手机再次给老李打了过去,只是,电话已然关机。

    直到今天早上他接到报警电话……

    咚咚的敲门声和燃尽的香烟烧到他手指的疼痛猛地让他从昨晚的电话中惊醒。

    他刚要开口说请进,缭绕的青烟呛得他连连咳嗽了起来。

    越咳就越呛,他脸涨得通红起身走到窗口打开窗子,铺面而来的风瞬间清醒了他的每根神经,他眸色冷厉的看着窗外,许久,他道,“进来!”

    只听一道钥匙转动锁芯的声音响起,接着就是吱一声,傅正一进门就咳了起来。

    这烟雾缭绕的盘旋在房间半空中,他视线落在了茶几上,烟灰缸里满满的烟蒂,与之对应的是三盒空空如也的烟盒……

    如果他没记错,这条香烟是他今天早上在楼下超市帮李局买来的,还没来得及开封

    就接到电话说档案室的老李一家惨遭毒手。

    这才从现场回来多久,这烟就消灭成这样了?

    他忍住咳嗽,关上了门。

    “李局,这案子……”

    “人选我已经挑好了,名单就在办公桌上,你去宣布吧!”李勇没有回身,面色阴冷的看着西北角档案室方向。

    傅正怔了怔,脚尖微转走到了办公桌前,他探了探身子拿起桌前的白纸,白纸上赫然写着八个人的名字。

    为首的果然是李勇的名字,傅正蹙了蹙眉,抬眸看向背对着自己站在窗口的李勇提醒道,“李局,下半年你还要应付上面的升迁考察,把时间浪费到这上面是不是……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宣布!”说罢,他恭敬的转身离开。

    左宅。

    左宅原是一栋别墅,自从阎怡凤嫁给左致远,住惯了大房子的阎怡凤直接高价回收了周围的所有别墅,一番修整,竟也成了不大不小宅邸。

    此时,左宅大门对过停了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后座的车窗缓缓降了下来,一双成熟优雅的眼眸里竟透着凄厉阴骘的光,她目不转睛的盯着紧闭的黑色铁栅栏的大门,车窗再降,女人薄纱遮面,除了眸光,她所有的表情都掩在了那层薄纱之下。

    许久,驾驶座的短发女人透过后视镜看向后座的女人,道,“大嫂……”她意思是要不要把这个地儿夷为平地。

    只是,“走吧!”女人升上车窗,打断了那人要说的话。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