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网游动漫 > 豪门第一盛婚最新章节 > 豪门第一盛婚最新章节列表 > 第267章 床单上的血
    “昨晚,我一直都担心你的身体……”

    “你的担心就是不管我?”

    倏地,夏暖心冷不防的打断了萧玦的话,声音中满满的都是质问。

    萧玦闻言微滞,深深的叹息一声,说道:“小暖心,昨天晚上这种情况我真的没有办法离开,但这不代表我不担心你的身体是不是?对不起,我知道不管我怎么解释,都是我的错,你应该生气,应该朝我发脾气。这是第一次,我保证也是最后一次,以后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不会再丢下你一个人。原谅我一次,好不好?我这辈子很少说对不起这三个字,绝对诚意满分,你不要生气了,嗯?”

    耳畔处,他的声音温柔的好似催眠一般。

    夏暖心瘪起嘴,在思考片刻之后,明显有些不情不愿的点点头。但是,她回头偷偷瞥了一眼萧玦真挚的神色,又突然有几分心虚的说道:“其实,你可以不用道歉!”

    “你说反话,你还在生气?”

    倏地,萧玦紧紧的拧着眉,徒然加重了拥抱她的力度。

    夏暖心尴尬的扯着嘴角笑了笑,转过脑袋,一双明亮的眼眸直视着他的视线,认真的解释道:“我没有说反话,你真的不用道歉……因为,昨天晚上你走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醒,后来我也睡的好好的,没有不舒服,所以就不存在生气这件事情。只不过,你自己提出来道歉的原因是没有做到答应我的事情,我仔细一想,也对,你应该道歉。”

    她根本就是楞头楞脑的一个小笨蛋。

    萧玦倏然失笑,幽幽的松了一口气,笑道:“你竟然没有生气,亏得我这么担心不知道要怎么向你解释道歉。不过,你如果没有生气,刚刚为什么不和我说话,又不看我,而且还急匆匆的想要逃跑。还有,你抱着床单和枕头做什么?”

    “这个……”

    此刻,换夏暖心吞吞吐吐吱吱唔唔的掩饰。

    萧玦眉梢一挑,敏锐的察觉到了她的异样,追问道:“小暖心,如果你刚才的反应不是因为生气,那么就只有一个原因可以解释。你心虚做错了事,不敢面对我,怕我骂你是不是?乖,自己主动承认错误好不好?”

    “呵,你说你怎么这么聪明……”

    夏暖心深知自己已经没有办法掩饰这件事情时,她抱着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心态,扭头望向萧玦,尴尬微笑着,一字一字承认了自己的过错。

    “我刚刚不是说,昨天晚上我睡的很舒服,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离开……”

    “嗯,然后呢?”

    “所以我也不知道昨晚自己的睡相有多么的糟糕,同时,我忘了自己正在生理期……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发现你的床单上有一滩明显的血迹……没有清醒之前,我还惊慌是不是你对我做了什么禽兽之后,但随后我就反应了过来……是我,弄脏了你的床单和枕头!”

    夏暖心在解释的时候,都不敢直视萧玦渐渐抽搐的俊颜。

    半晌。

    萧玦俨然有倒吸一口凉气的冲动,邪眸微微阖上,他竭力抑制着什么沉声问道:“小暖心,你生理期不小心弄脏了床单这件事情我可以理解,但是,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连枕头都弄脏了?”

    “我不知道……”

    夏暖心无辜的瘪起小嘴,可怜兮兮的凝望着萧玦。

    倏地,萧玦长长的叹息一声,揉了揉眉心,无力道:“算了,昨天晚上我们各自都做错了一件事情,道歉了,那就扯平了。你现在肚子还疼不疼,我叫佣人去准备早餐,吃点热东西暖暖胃好不好?”

    “你看我精神这么好就知道我没事啦,不过,早餐准备的丰富一点,我很饿!”

    夏暖心一提到吃的,简直是双眸发亮。

    萧玦宠溺的失笑一声,大手捏了捏她的脸颊,说道:“我回房换件衣服,你先去客厅等一会我陪你吃早餐。还有,你把床单给佣人去清洗,别一直抱在怀里,看起来真傻!”

    “清洗?不是直接扔掉吗?”

    “你原本是打算直接扔掉床单毁尸灭记,那么你已经想好了怎样向我解释为什么我的床单和枕头都不见了这件事情吗?”

    “呃……”

    夏暖心俨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倏地,萧玦眯着邪眸深深一笑,大手拍着她的脑袋,意有所指的说道:“我觉得这个床单很有纪念意义,希望下一次,它能见证你第二次在上面留下血迹。”

    “哈?你希望我在生理期再弄脏一次你的床单?”

    “呵~”

    萧玦轻笑不语,径自留下一抹深沉的笑容,转身走进了主卧室。

    此刻,夏暖心楞楞的抱着床单站在楼梯口的位置发呆,眨眨眼,抿抿唇,好一会她才后知后觉的听懂了萧玦刚刚那一句话里的暗示。

    第二次留下血迹。

    不是说生理期,是她身体的第一次。

    “流氓!”

    夏暖心愤然的皱眉瞪眼,却怎么也掩饰不住自己脸上蔓延的红晕,以及唇边藏起来的一抹笑弧。事实上,自从她知道自己喜欢上萧玦之后,对于他的各种调戏与戏谑,她的心情就微妙的由讨厌生气变成了害羞娇嗔。

    所谓情人眼中出西施,在她眼中,萧玦的各种变态举动都变成情.趣了!

    “夏暖心,你没救了!”

    倏地,夏暖心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时,深深的对自己表达了鄙视与不满。然,下一秒她转身的瞬间,视线却意外的与站在客房门前的阮颜相撞,怔住。

    她应该看到了。

    她应该听到了。

    夏暖心只觉得这种情况非常的尴尬,就连自己的笑容都显得有几分抽搐的痕迹,但是,她还是礼貌的主动打招呼,“阮小姐,早上好!”

    阮颜苍白的一张面容没有任何的表情,但是,注视着夏暖心的目光却非常深。

    她没有说话。

    最后,她直接回了房间。

    “我为什么感觉到了一阵阴森森的杀气?”

    半晌,夏暖心后知后觉的打了一个冷颤,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双手抱紧床单枕头直奔下楼。尔后,她打电话叫来佣人,把床单递上去的同时特意解释了一下上面沾污的是血迹。

    尽管,她一直都认为自己是缺心眼的慢性格,但这一次,她却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看到佣人在接过床单后,用一种非常暧昧的眼光看了自己一眼。

    然后,她想到了萧玦的暗示。

    “我的清白……”

    夏暖心低嗷一声,已经顾不上对佣人解释,身体便瘫软在了沙发上。

    这时,萧玦缓步下楼,一身黑色西装的他尽显凌厉锋芒,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然,彻夜未眠的他神色却有几分疲倦,一双邪眸唯有在凝视夏暖心的时候,会变得非常温柔。

    “小暖心,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是心里不太舒服!”

    夏暖心又想到了阮颜刚刚看自己的眼神,不禁蹙眉,下一秒,她冷不防的从沙发上起身,直奔萧玦而去,郑重的说道:“萧玦,你一会要去公司是不是?我跟你一起去,我时刻记得自己是你的私人助理,你上班的时候,我也会认真的上班!”

    “嗯?你竟然会主动要求去公司陪我上班?”

    闻言,萧玦有些疑惑的挑挑眉,正当他凝视着夏暖心太过明亮的双眸,想要从她的瞳孔中找到一丝一毫的痕迹时,二楼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

    “玦,早上好!”

    阮颜出现了。

    萧玦在这一瞬间锐利的捕捉到了夏暖心眼瞳中一闪而过的异样,便猜到了她不想待在家里休息的原因就是阮颜。尔后,他不动声色的揽住她的肩,俯身说道:“嗯,一会就一起去公司上班!”

    “好,先吃早饭!”

    夏暖心笑眯眯的点头,转身的瞬间,视线不可避免的再与阮颜碰触。

    这一次,阮颜的目光却相视微笑,双唇轻启,说道:“夏小姐,不介意我也一起吃早餐吧?”说话的同时,她缓步走下楼,径自走到餐桌前,优雅的坐下。

    “呃,当然不介意!”

    可是,夏暖心觉得很奇怪,明明阮颜嘴上在询问自己,动作上却让自己无法拒绝。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阮颜对自己充满了敌意。或许是,她也意识到两人的身份是对立的情敌?所以已经不动声色的先下手为强了?

    啧!女人和女人的战争太血腥了!

    “小暖心,你摇头晃脑的在嘀咕什么?过来吃早餐!”

    倏地,萧玦懒洋洋的敛下邪眸,将这一幕尽收入眼底。下一秒,他的大手便温柔的握住夏暖心的小手,这一个举动,仿佛是在安抚她已经藏不住的慌乱不安。

    夏暖心眸光微滞,不禁抬头望向萧玦含笑的眼眸,有一瞬的时间她觉得自己大脑空白。

    “乖,不要用这种饥渴的眼神看着我!”

    “……”

    温柔气氛瞬间殆尽。

    这一刻,邪魅的萧玦拽着神色囧囧的夏暖心入座,尽管,两人之间是一些小打小闹的举动,但在眉眼相望的瞬间,却无法遮掩这一种亲密到近乎缠绵的感觉。

    阮颜轻垂着眼眸,双唇紧紧的抿起。

    她不得不打断这一幕刺眼。

    “玦……”

    “嗯?”

    闻言,萧玦煞是不经意的抬眸,大手却依然停留在揉捏夏暖心脸颊的举动上。对于阮颜,似乎昨夜的温柔只是一时的迷失,清醒之时,他的冷漠一如当初丝毫未改。

    阮颜抬眸凝视着他,声音依然温柔,“怎么不见x和小狼?”

    “不知道他们又去哪里疯玩了?你有事情就直接给x打电话,我今天会很忙!”萧玦漫不经心的收回视线,瞥一眼对自己愤愤表达着不满的夏暖心,笑言。

    本书首发于看书蛧</p>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