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武破九天最新章节 > 武破九天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五十五章 狠辣
    这一刻,铁木尊者知道自己被算计了,而且被算计的很深。他从那死去的生灵的记忆中看到,就在他到來的前一刻,整个府邸的上空突然间降下了一个巨大的影像,而其中所演绎的,正是胧惜尊者对自己所说的最后那番话。

    那话语中沒有展现铁木尊者一直极力维护楚天月的画面,而仅仅是从胧惜尊者说‘既然铁木你与那楚天月有些私交’开始,不明真相的人,但凡看到这画面,都会以为铁木尊者是烟缈阁派來的说客,而且这说客还很不好惹,一旦楚天月不卖这说客的面子,那么接下來就将会有另外一个尊级强者以及十数位天武境强者來替这位说客找回场子。

    这就是现如今整个府邸乱哄哄的原因所在,沒有人愿意留在这里等死,而那楚天月在失去了最后一株救命稻草以后,更是神态颓然,与那唯一最后愿意留在他身边的仆人静静的等候在这里,他已经决定了,若铁木尊者当真要逼迫自己交出已经不知道是生是死的柳辰,他就会马上自爆真灵,连同那神木龙椅一起毁去。让那把一部分真灵融入神木龙椅的铁木尊者也不好过。

    铁木尊者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已经知道现在自己说什么都沒有用了,无论他怎么解释,心已死的楚天月都不会选择相信自己。

    “怎么。尊者沒话说了。”楚天月淡淡看着铁木尊者,并沒有因为对方杀死他的一个下人而暴怒。

    铁木尊者那一双阴冷的眸子在眼眶里不停的打转,冷声问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烟缈阁的态度,那现在也应该做出一个决定了,你还有一个多时辰的时间去考虑,交出那柳辰,我会全力帮助你。”

    “我根本就不知道那柳辰在哪。”楚天月双眼赤红,大叫道:“那个人消失了。就那么在我的破碎之力下消失了。沒有半分气息,更沒有半分真元波动,就那么平白无故的消失了。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楚天月都快疯了,他怎么都想不明白,一个时辰前丹辰究竟是如同逃脱的。为什么本來一件对他有无尽好处的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让他的性命只剩下了不足一个时辰。

    楚天月几乎可以肯定,自己的寿命只剩下了一个时辰了,因为他根本就沒办法交出丹辰。可是,他的这个理由又有谁会相信呢。

    “楚天月,你我都是明白人,在本尊的面前你就不需要再如此装模作样了吧。”铁木尊者冷冷道,“别说那柳辰的境界只有真武开府境了,就算他是尊者,凭你的能耐也一定能在他离开的时候觉察到气息的波动,你现在级竟然告诉我他就这么消失了。”

    “他真的就那么不见了,就好像根本不曾存在过一样。”楚天月歇斯底里的大叫了一声,身子也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怒视着铁木尊者。

    这个时候,一直单膝跪拜在楚天月面前的麻衫男子也随着楚天月的动作而站了起來,沒经过丝毫的犹豫就挡在了楚天月的面前,他担心铁木尊者会因为楚天月这般对尊级强者大喊大叫的举动会激怒尊者。

    “想不到到了最后这一刻,你的身边竟还有如此忠心的护卫。”铁木尊者冷冷看了麻衫男子一眼,根本就沒把此人放在心上,到了现在这一刻,他已经有些相信楚天月的话了,对方那歇斯底里的状态做不得假。不过即便这样又能如何呢。铁木尊者自己都被胧惜尊者给算计了,片刻之间,整个枯木八境怕是都知道了他是烟缈阁的说客,这个时候他再站出來说要维护楚天月,反倒会成为笑话。

    那胧惜尊者算计的好,为了避免麻烦,稍稍动用了一些手段,就让这铁木尊者不得不站在自己这一边,在这种时候,铁木尊者若不想成为众生眼中一个出尔反尔的人,他就沒有其他的选择。

    铁木尊者知道这一点,那楚天月同样知道这一点,所以在看到那影像出现在自己府邸上空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我可以……”

    铁木尊者的话还沒说完,那楚天月就涨红了双眼,怒道:“未了的心愿。呵呵,我只求,将來我若死了,铁木尊者能为我复仇如何。只要你答应我的这个请求,那么我现在就可以把这神木龙椅交给你。”

    “这个好说。”铁木尊者马上点头答应。

    “主人,麻衫也会报仇。”麻衫男子信誓旦旦的站在楚天月身前。

    可楚天月却沒有再看那楚天月一眼,淡淡道:“尊者先别急着答应,你怎知我所说的仇人,究竟是谁。”

    铁木尊者扬手一挥,顿时滚滚虚空之力就笼罩了整个大殿:“你能走到今日,全拜那葛老鬼所赐,你放心,我虽然是烟缈阁的人,可因为是尊级强者,却也沒有被逼迫着立下什么大誓,将來若有机会,我定会帮你击杀葛老鬼此人。”

    “不,尊者错了。”楚天月冷冷道:“我并沒有打算现在就放弃生的希望,我会抗争到最后一刻,而尊者你若答应我的要求,那只需要静静的看着,看看谁是最后了结我性命的那一人即可。”楚天月也知道自己在劫难逃,“怎么样,我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最后给予我致命一击的人,就是我的仇人,尊者只需击杀此人为我殉葬即可。”

    “也就是说,无论最后击杀你的人是谁,我都要击杀那人为你报仇。”铁木尊者眉毛一挑。

    “尊者觉得有何不妥。”楚天月正色看着楚天月,然而紧接着他只觉得眼前一黯,随后一股至强的神木真元就侵入到了他的紫府之内,与他紫府中的长生黒木纠缠在一起。

    只一瞬间,楚天月就感觉到自己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甚至失去了对真灵的控制。他唯一的感觉,就是自己的真灵正被一股强大的力量从长生黒木中剥离,他的识海紫府也因为失去了长生黒木作为寄托,而逐渐崩坏。

    “你……”

    这一个‘你’字,是楚天月真灵说出的最后一个词,接下來的片刻之间,失去了长生黒木的他真灵就紧随着轰然爆碎,只留下了一具沒有灵魂的躯壳。

    而与此同时,那铁木尊者却已经一个闪身來到这楚天月的面前,伸手直接按在了他的脑门之上,硬生生的将一阶黑色神木从他识海中吸了出來,并且以迅雷之势把这一截神木打入楚天月背后的神木龙椅之内。

    ……

    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在场的第三个人根本就來不及意识到究竟发生过什么。他只觉得自己眼前一晃,接下來的一个刹那,那铁木尊者就已经拿着一截长生黒木占据了本只属于楚天月的神木龙椅,而那楚天月却双目失神,静静的站在当场,精魄早已消散。

    “哼。你当我傻吗。”成功霸占了神木龙椅的铁木尊者一脚踹开了楚天月的尸体,阴冷道:“那胧惜既已经放言要杀你,那整个枯木八境中就沒人敢与他争夺杀死你的这一击。你这个条件,分明就会想要临死再算计本尊一次,本尊岂会这么容易上当。”

    轰。

    随着铁木尊者的话音落下,楚天月那已经失去了精魄的躯体也轰然砸在了大殿的地板上面,将那无比坚硬的巨石砸出了一个大坑。

    即便失去了真灵精魄,楚天月的肉身依然也是强大的破碎之躯。而且他体内的长生黒木已经被铁木尊者拿來当做自己与神木龙椅之间的媒介,那长生黒木不灭,楚天月的肉身自然不会破灭。

    “你……”

    麻衫男子终于回过神來,震惊大过心中的悲愤,在他眼里无比强大的主人,竟然就这么死了。尊级强者的实力,当真强大到如此的地步。

    不过这麻衫男子虽然脑袋不怎么灵光,可历年來他暗中帮助楚天月做了不少事情,丰富的战斗经验却让他在这种时候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那一个‘你’字尚未完全说出口,这麻衫男子就马上明白了现在的自己应该如何去做,一个箭步冲到了楚天月的尸体旁边,同时右臂摆在身后,手指轻轻一划,那一片虚空就被撕裂。

    “想走。”铁木尊者阴冷的目光注视着麻衫男子,暗道这楚天月的尸体可不能被取走,这是他击杀对方的唯一凭证。

    不过现在铁木尊者必须分出大部分的心神來稳定神木龙椅,无法分出过多的心力去追击麻衫男子,只一个眼神看去,那麻衫男子所在的虚空便随着他目光所及而层层爆碎,最关键的楚天月的尸体,更是早早被铁木尊者的洞虚破碎之力保护了起來,让那麻衫男子无法触及。

    “主人。”

    麻衫男子悲愤的最后看了那楚天月的尸体一眼,旋即脚后跟猛然发力,硬生生的将自己前进的身体止住,并后退到后面被撕裂的虚空之内。

    麻衫男子拥有无数的战斗经验,他知道这一刻若自己硬要救出楚天月的尸骨,那他自己也得陪葬,但倘若留下有用之躯,他将來或许就还有回來为楚天月报仇的机会。

    “跑不了的。”

    麻衫男子哪怕逃到了混沌虚空之中,可他的耳畔,却依然能听到铁木尊者那催命般的声音。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