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武破九天最新章节 > 武破九天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五十三章 内讧
    如今,距离烟缈阁葛老鬼留给楚天月的时间已经不足一个时辰,而此刻烟缈阁东境的据点之中,已经在短短一个时辰内聚集了不下两位尊者以及十数位天武境强者。

    一座庄严的殿堂之中,葛老鬼与两位尊者分列上首,其他十数位天武境强者则分两排坐在下方。

    “葛老,依我看我们还等什么。不如现在就打过去,取了那楚天月的狗命。”下方的一位天武境强者牛气冲冲的说道,此人生的五大三粗,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好战之徒。

    葛老眯起双眼,轻声道:“这一次我是以烟缈阁的身份对楚天月宣战,普天之下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我们,我既说给他两个时辰,那就一定会给足他这个时间,免得留人诟病。”

    “哈哈哈,葛老说的是,我们不妨就再等一个时辰又如何。”又一位天武境强者道:“区区一个时辰,晾那楚天月也玩不出什么花样。对了,葛老此次只是召集我等说要对付那楚天月,在传音中却沒有说明缘由,不知现在可否为在下解惑。”

    “我也很想知道,那小小的一个楚天月,何德何能,居然能让葛老生这么大的气。”这声音才一出现,整个大殿就瞬间安静了下來,那些之前还在谈笑风声的天武境强者们一个个都屏息凝神,静静的看着坐在最上方的三人。

    这一次开口的,是端坐在葛老左手边的尊者,此生天生一副娇嫩的粉白面孔,长相犹如十五六岁的白面小生,看起來很好欺负。可实际上,此人的凶名却是这大殿中最盛的。一言不合,就有可能出手击杀片刻前还与他谈笑风声的人。据说因为一句话引起这尊者的不满而惨死在他手下的天武境强者已经超过了数百,这其中还包括不少他曾经的挚友。

    所以与此人同坐于同一个大殿中,即便每一个脸上的表情看起來都镇定自若,可实际上说话却都万分小心,有关此人的话題半个字不提,此人一旦开口,除了葛老与另一位尊级强者,其他人都是不敢接茬的,唯恐惹上杀身之祸。

    葛老瞥了这白面尊者一眼,淡淡道:“此事,其实是关于一个真武开府境的修士的。”

    “真武开府境。”那白面小生道:“葛老竟会为了这样一个人让我们烟缈阁与枯木八境大动干戈。那人有何特别之处。”

    “若那人只是普通的一个人,哪怕他身上有着往生黒木,且与我私交深厚,我也是不会用烟缈阁的名义与枯木八境宣战的。”葛老点头道:“只不过……诸位相比在两个时辰前,在曾感觉到体内的神木有些震动吧。”

    那白面小生眼前一亮,沉声道:“难不成两个时辰前引起枯木境突变的人,就是葛老要争夺的人。”

    “现在我还不确定,不过我想此人八成与那枯木境中的万灵神木震荡有关系。而且依我看,此人身上的秘密怕是非同小可,若我们烟缈阁能得到此人,将好处无量。”

    这个时候,葛老右侧的黑脸尊者终于开口说话了,只见他笑道:“好处无量。葛老这话位面有些大吧。区区一个真武开府境的人,身上能隐藏着什么样的大秘密。而且据我说知,此人应该是数亿年來唯一一个能在万灵神木的生长地呆上三千年的人,这看起來非常的特别,不过即便这样有如何。这枯木境中依然被万灵神木的力量封闭,任何曾感悟过神木元力的人,都再无机会能进入枯木境。所以在我看來,即便那人身上有关于枯木境的天大秘密,对我等來说也不过是镜花水月,看得见摸不着的东西,我们得到了又能如何。”

    葛老的脸色变得非常不好看:“想不到铁木尊者对此事知道的竟如此详细,不过老夫想不明白的是,既然铁木尊者已经知道事情真相,而且还觉得此人不值得我们出手,那又为何要前來相助老夫。”

    每一个人的目光都随着葛老的话而集中道铁木尊者的身上,他们谁也想不到,在这里率先引起麻烦的,竟然是一向极少与人有言语冲突的铁木尊者。而且看此人说话咄咄相逼的样子,显然是有备而來,故意刁难葛老的。

    “哈哈哈,我想葛老是误会了,本尊前來此处可并非是要相助于你,而是要劝劝在座的诸位,沒必要为了区区一个真武开府境的人以及那对我们或许沒有半分作用的秘密去得罪枯木境。一个楚天月好对付,但是枯木境的地位却是不同,数亿年來,每一个在这里得到掌控之力的人都在心底把这枯木境当做自己换得新生的地方,也是他们的第二故乡,我们枯木境若因为区区一个真武开府境的小子与枯木八境作对,那就等于在无形中为自己塑造了许许多多的敌人,这对我们烟缈阁而言并非一件好事。”

    铁木尊者此话一出,有几个精明的天武境强者马上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学着其他人的样子做沉思状。

    精明之人都能看出,这铁木尊者说的道理虽然沒错,可他却故意把话给说大了。从一开始,葛老要针对的就是楚天月个人,这完全是私人恩怨,根本就扯不到针对枯木八境,可铁木尊者却好像沒听到这一点,而是事事‘大局为重’,这看起來是在为烟缈阁的未來着想,可实际上却只是针对葛老一人,不让他继续对付楚天月而已。

    一向极少与他人有争执的铁木尊者为何会如此针对葛老。且不说葛老在烟缈阁的地位,这铁木尊者对付区区一个楚天月都如此瞻前顾后,难道就不怕级有损他尊级强者的威严吗。

    “哼哼,好一个对烟缈阁并非好事。”葛老冷笑道:“铁木,倘若你觉得此事对烟缈阁不利,大可以直接从这里走出去,日后出了什么乱子,老夫一人担着便是。还有,我要警告你,莫要为了一己私欲而毁了烟缈阁的大事。”

    葛老的话让那铁木尊者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早就听说你意在那楚天月的神木龙椅很久了,加之你对此事的了解如此详细,简直如亲看看到一般,所以老夫猜想,你定是与那楚天月达成了什么协议,來此地为那楚天月担当说客的吧。”葛老说话毫不顾忌铁木尊者的颜面,冷声道:“铁木,你的眼光不长远,分不清蝇头小利与大机缘的差别我不怪你,只是今日老夫这里,已经不再欢迎你了,你走吧。”

    “葛老。”铁木尊者猛地站起身來,眼中带着嗜血的愤怒,葛老此前那毫不留情的揭穿已经彻底激怒了他:“今日我一定要让你明白。我阻拦你们并非是为了一己私欲。你们若想让整个烟缈阁拖入泥潭,我绝不会同意。我倒要看看,有谁敢当着我的面去明目张胆的与枯木八境作对。”

    “哟哟哟,阁下还真是好大的脾气。”

    此刻,不等葛老出言反击,那沉默了好一会的白面小生就冷笑道:“铁木,要是我胧惜存去呢。”

    这一下,大殿之中,每一个聚集在此的天武境强者都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这是怎么了。今天他们聚集在此不是为了对付楚天月吗。怎么摇身一变就成了两大尊者的决斗了。若事情这么发展下去,任由两大尊者决斗,那这个枯木八境怕都不会有安全的地方。

    每一个人都屏息凝神,全神贯注的等待着铁木尊者的答复。那胧惜尊者的脾气是谁都知道的,一言不合便可以直接杀人。若铁木尊者的回答不能让他满意,怕是下一个瞬间,这大殿就会摇身一变成为他二人的战场。

    胧惜尊者可不是一个会顾忌场合与交情的人,哪怕是生身父母,不能让他满意他也会直接杀了了事。这才是他最可怕的地方。

    “胧惜。”铁木尊者的语气软了下來,对他而言那神木龙椅是珍贵无比,可他却也不想因此而惹上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此事的道理我已经说过了,你怎么还不……”

    “你是说我不明事理吗。”胧惜尊者那比女人还要娇媚三分的眸子轻轻扫过铁木尊者,惊的铁木尊者马上倒退一步,生怕对方会直接对他出手。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而是……”

    “而是什么。”胧惜的眸子里渐渐浮现了冰冷:“铁木,不要再用你那有限的智慧來挑战我们。葛老刚才已经说了,你的眼光太过短浅,根本分不清蝇头小利与大机缘之间的差别。实话告诉你,那个柳辰,今日我胧惜是一定要救的,活要见人,死。我也要让那楚天月告诉我那柳辰葬身之地的混沌坐标。今日你若再敢说半个不字,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了。”

    葛老下意识的瞥了那胧惜尊者一眼,淡淡道:“阁下也看出來了。”

    胧惜尊者不屑道:“我想除了个别目光短浅之人,这大殿中怕是有八成的人都能看出來吧。神木震动举世震惊,而那柳辰现世已经近两个时辰,可却无一圣尊降临在此去过问此事,要说其中沒有猫腻,我自是不会相信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