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武破九天最新章节 > 武破九天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二十九章 再会
    “带我去见她!”

    说话之人不是噬骸鼠,而是不知何时出现在噬骸鼠身边的丹辰。

    即便经过五天的休养,丹辰的脸色依然有些苍白,与铁颜的一战,他虽然以近乎传奇的手段击败并且击杀了铁颜,但这却是在丹辰付出了四百七十滴本源圣血的代价之后才完成的!

    这段时间以来,丹辰依靠三门玄品秘法推演成功后得到的天道奖励,才一举让自己体内的本源圣血从三十多滴增加到六百滴,然而这一战却再度让圣血消耗了大半。

    丹辰只知道每当自己的圣体多觉醒一丝,那本源圣血的数量才会增加一些,除此以外要补充本源圣血别无他法。一下子消耗掉近五百滴本源圣血,丹辰也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补回来。

    所以别看战胜了铁颜这件事值得高兴,可在丹辰眼中,用近五百滴本源圣血去换一个太武境巅峰修士的性命,其实是一笔很亏的买卖。

    好在这一战虽然消耗了大量的本源圣血,但却并没有让丹辰体内的圣血枯竭,所以他在两天之前就已经醒了,这三天以来之所以不出关,是因为他需要在药王殿之中养伤,法身被切断与丹田的联系这件事对他损伤很大。

    此刻在不考虑本源圣血的前提下,丹辰也不过只恢复了大概七成的实力,若不是猛地听到地慧境燕家的消息,他也不会这么急切的出关。

    “丹辰,你要亲自过去?”齐俢玉看丹辰脸色不太好,有些担忧:“要不要我把那三个人带进来?外面毕竟还有很多红煞联盟的眼线,你这样出去的话会很危险。”

    “不需要。”

    听到地慧境燕家这几个字的时候丹辰就已经非常急迫,甚至不得不马上中断修炼从药王殿跑了出来,现在哪里还有心思听齐俢玉废话?当即抓住了噬骸鼠手里的传讯灵符,一个闪身就从原地消失了。

    “不好,主人自己离开了!齐俢玉,你留在这里配合碎星剑控制阵法,一定要确保主人离开阵法的时候身边有玄武境潜龙的保护!”噬骸鼠也没反应过来丹辰会这么快,交代了一句话后就马上追了出去。

    凭齐俢玉的手段,是断然不可能追上拥有云雷步法的丹辰的,只有噬骸鼠凭仰仗境界足够高才可以做到这一点。

    “主人,外面那人不见得就是我们知道的燕怜秋,我们一切还要小心才是!”噬骸鼠很快就追到了丹辰,期盼能劝住丹辰。

    玄紫潜龙阵中的潜龙一旦离开阵法根基太远,实力就会大幅度被削弱,所以噬骸鼠一定不能让丹辰离开阵法的范围。

    丹辰速度不减,也不去管跟在自己身边的噬骸鼠,在全力奔向阵法外围的同时,也将自己的灵觉探入传讯玉符之中。

    “丹辰,如果真的是你……”

    玉符中之中这似乎并没有说完的半句话,但就是这半句话,却已经让丹辰激动无比,他绝对不会听错,录制这传讯灵符的人,一定就是他所认识的燕怜秋!

    嗖!嗖!

    两道黑色的身影飞快的在茫茫紫雾中传说,此时的噬骸鼠默默跟在丹辰的身边,它已经通过灵兽阵感觉到了丹辰一丝的情绪波动。事实已经证明,如今在玄紫潜龙阵外面的人,就是地慧境的燕怜秋!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噬骸鼠想不通,它亲眼见证了丹辰是如何成长的,自然知道丹辰这一路走来,究竟需要多少的机缘与气运加持,历经多少艰难险阻,生死磨难,才能在短短几年的时间中成长到今天这一步。

    可是相比之下,传闻中一直在闭关的燕怜秋,她又是仰仗了什么才能晋升的如此迅速?难道她的师尊幕雪峰,当真是百里家传人口中那般无所不能的存在?

    疑惑归疑惑,噬骸鼠依然没有离开丹辰超过一丈。

    丹辰识海中碎星剑的阵图指引,一路上没遇到任何阻拦,短短二十个呼吸的时间过后,他就已经来到了玄紫潜龙阵外围。

    “主人,现在阵法之中看看情况,等确定了那人是我们猜想的人之后再出去不迟。”噬骸鼠再次劝道。

    “我已经确定了。”

    丹辰面带喜色,在一个呼吸以前,他的灵觉就已经扫到了燕怜秋的所在。

    短短一年时间不见,燕怜秋除了身段愈发向着一个成熟女人发展以外,样貌气质都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依然是那么的温婉可人,缥缈若仙。

    燕怜秋的两个同伴就站在她身后半丈的位置。其中一个面容稚嫩,被身后那么多不敢靠近阵法的修士注视着,这稚嫩的少年显得有些拘谨,双手不安的勾在一起,嘴上道:“燕师叔,我们在这里还要等多久啊?我怎么觉得后面那些人都有些不怀好意呢?”

    这稚嫩少年指的,正是他背后那些左臂上绑着红绸巾的红煞联盟的成员。

    “小炎,说过多少次了,叫我燕姐姐就好。”燕怜秋面色柔和,一双美目死死盯住面前的那片紫雾,轻声道:“我们再等等,一个时辰后若再没有动静我们就走。”

    “哦。”

    小炎似乎极为听话,马上就乖巧的点点头。他的身旁,则站着一个面容和煦的白衣青年,这白衣青年身上的气息已经是太武境巅峰,似乎随时都会突破到玄武境。

    这个时候,只听这太武境巅峰的白衣青年道:“燕姑娘,你当真确定这阵法中的人就是你提到过的丹辰吗?如果我没记错,他在一年前才不过是一个初武境的蝼蚁而已,现在……”

    这青年的话说一半,感应到燕怜秋身上传荡而来的冰冷气息,不得不马上改口道:“好吧,他在一年前的实力那么低,怎么可能在短短一年时间内就突破到太武境?而且这些日子以来,有关那人的画像虽然也在悬空山传扬,不过这其中却没有一幅画像能精确描绘出那人的面容,你怎么就能够确定这阵法之中的阵法宗师就是你记忆中的那人呢?你可能真的想多了。”

    “哪怕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我也能认出他来。”燕怜秋声音清冷,头也没回的答道。

    “好吧。”那青年人无奈的耸耸肩,道:“燕姑娘,有些话或许你不喜欢听,但我早就想说了,其实从你拜得名师的那一刻起,你就跟那个碧幽山的丹辰成了两个世界的人,那个人出身寒微,天赋也低,今天的他说不定步入高武境都无比艰难,怎么还有可能配得上你呢?我觉得,你应该彻底忘了这个人,再找一个更加适合你的人才是。”

    “更加适合?你说的是谁?”

    这时,一个身穿黑袍的冷峻男子突然间出现在燕怜秋正对面,正是及时赶到的丹辰。

    “丹辰!”

    燕怜秋看到从阵法中走出的人果真就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人,当即鼻子一酸,一头就扑进了丹辰怀中。这一年多以来,她一直都在幕雪峰的强迫下闭关修炼,在丹辰回到天云城的时候她没机会去见,甚至后来被迫跟幕雪峰离开的时候她也找不到丹辰的踪迹。

    无数个日夜,燕怜秋都在悔恨中度过,她恨自己怎么就莫名奇妙的拜了幕雪峰为师,甚至恨幕雪峰那么强势的逼迫自己闭关,后来又半胁迫的带着自己离开了天云城,她更恨自己没有反抗的能力……

    此时再见丹辰,燕怜秋这一年多以来的委屈与无奈终于找到了宣泄的地方,扑到丹辰怀中的刹那就忍不住哭了起来,任由自己的泪水沾满丹辰的衣服。

    燕怜秋参加夺星大会的理由,就是因为幕雪峰说她有可能会在这里碰到同样参加夺星大会的丹辰,不过等真的被圣尊们的力量接引到悬空山以后,燕怜秋就开始担心了,她从没有一刻怀疑过丹辰的能力,没有怀疑过丹辰不会出现在悬空山,她知道以丹辰的能耐,实力肯定不会比自己弱,她担心的是,凭自己高武三品的实力,究竟有没有可能等到与丹辰再见的一天!

    好在,现在终于见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这个人,燕怜秋顿时觉得自己一直以来受到的所有委屈都是值得的。

    丹辰轻轻扶住燕怜秋那因为抽泣而不断颤抖的肩膀,一时间竟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之前,他还曾想过,自己要问燕怜秋为什么不辞而别,是不是燕家族地出了什么事情之类的问题,可是如今抱着那好像受了无尽的委屈一样在自己怀中抽泣的女子,丹辰知道自己问什么都是多余。

    “咳咳!”

    任何美好的事情发生时,总会出现那么几个不合时宜出来搅场子的恶心人,显然在燕怜秋背后干咳的这一位就是那一类人。

    “你就是丹辰?”那白衣青年脸上的笑容早已经消失不见,目光阴冷的看着丹辰。

    “怜秋师姐,我们进去再谈吧。”丹辰懒得理会这白衣青年,他在赶到之前就听了几人的对话,对这白衣青年自然没什么好感,当即就挽起燕怜秋的手朝后面走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