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武破九天最新章节 > 武破九天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九章 破阵
    “接下来,是第九层禁制!”

    青袍老人见丹辰远远躲在一旁,心中多少平稳了一些,这才像话嘛,一个大家族的子弟,怎么可以如此不珍惜自己的性命?

    “血元翻天浪,给我碎了它!”青袍老人指挥着血元翻天浪再次升空,正对着地上的第九层禁制轰击过去。

    而这时,丹辰却已经骑着麟甲兽远远非开,朝着虚空中那血洞缺口直飞过去。

    “大罗归尘手!”

    丹辰一掌击出,顿时就有一掌银光手印呼啸着从他面前飞过,直接轰击在倒悬血海的血洞边缘,震散了无数血光。

    “这个时候再硬着头皮去招惹青袍人我可能真的会没命了,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帮助其他人尽可能快的将倒悬血海攻破!”

    丹辰心中早就把青袍老人的心思看透,明白自己这时候应该做什么。

    银色古气掌印一瞬间就震散了数百丈方圆的血浪,顿时就让所有致力于攻破血海的人为之侧目。

    “好强劲的震裂元力!”司马老人手中的亮白色旌旗停滞了一瞬,惊道:“这掌印的威能虽不见得多强,但用它来对付倒悬血海却有事倍功半的效果!这个带着面具的小子究竟是什么来路?他所施展的一切武技好像都是为了对付青袍老人而生的。”

    “不要看我,不能说的事情,我一个字也不会说。”周老注意到司马老人望向自己的目光,当即就回绝到。

    “老夫早晚有一天会知道的。”司马老人也不多做纠结,马上又扛起旌旗控制天月破邪阵攻破倒悬血海。

    一时间,整个邪风谷核心地带处处都散发着强烈的真气波动,除了少数几个柳家人外,其他所有人都在拼命攻破血阵。

    包括地面上那些既没有达到高武七品又没有飞行类妖兽为伴的人,此刻也都三五成群的奔到一处冲天血柱之外,动用所有自己能动用的力量去破阵。

    “哼!老夫倒要看看,是你们让我这血阵崩溃的快,还是我先破掉这一层禁制!”

    此刻,青袍老人仿佛与丹辰达成了某种不言自明的协议,二者互不干扰,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

    对血阵,青袍老人比任何人都了解,他完全有自信在邪风谷的那些人让血阵真正崩溃前就攻破第九层禁制!

    至于最后一层禁制,青袍老人却不担心,他到时候拿柳仲明的命去献祭就是了。

    不过这一点,丹辰却不知晓。

    他只以为青袍老人在攻破第九层禁制后还要再对第十层禁制继续攻击,不会这么轻易就让柳仲明去死。

    “结束了!血元翻天浪!”

    上百个呼吸的时间后,青袍老人挂着微笑的巨大脸庞从那滔天血浪中浮现出来,哈哈笑道:“小子,是你输了!我接下来这一击就能攻破第九层禁制!”

    “禁制有十层,你现在就说自己赢未免还太早!”丹辰翻手又是一掌,将数百丈方圆的血海击碎。

    “哼!只要能亲自面对第十层禁制,我便可以动用自己的底牌,让他献祭生命去博取那件东西的认可!最后这层禁制,我无需亲自攻破!”青袍老人说道。

    “什么!”

    丹辰骤然一惊!他没料到青袍老人竟然跟宋业做同样的打算!本来在他的计划中,合邪风谷众人之力完全可以在青袍老人攻破第十层禁制前破掉血阵,不过若青袍老人压根就没打算强攻第十层禁制,那情势就完全不同了!

    “给我破了它!”

    青袍老人注意到丹辰身上急剧波动的震动,心中当即一乐,暗道自己终于赢了丹辰一小把。

    轰!

    庞大的血浪顷刻间就从上百丈的高空砸到地面上那黑洞洞的无形屏障上,激起无数乱石飞舞。

    这个时候,丹辰再想去阻止青袍老人已经完全来不及了!

    一阵刺耳的轰鸣声很快就从地底传来,这一瞬间,整个邪风谷数千里方圆的地域都随之震颤了一下。

    “哈哈哈!终于破了!”青袍老人的巨脸再一次浮现在尚未被攻破的倒悬血海上面,这张巨脸足足占据了数百里方圆,让人感觉到无比的压迫:“小子,你输了!我现在就让你看看,我是怎么取到那件东西的!”

    “不要!”丹辰还以为青袍老人现在就要献祭柳仲明的生命,不由惊叫了出来。

    “给我出来!”

    青袍老人完全无视丹辰的阻拦,虚空中那张巨大的血色嘴巴轻轻一张,马上就吐出了一大团血光。

    那团血光被青袍老人喷出后,并没有垂直下落,而是直接停在了虚空之内。

    随着那血光的定格,丹辰也很快注意到这血光其实是一个身穿血色长袍的人,这血色人影的身上,竟然散发着高武境巅峰的强大真气波动!

    “这个人……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些熟悉?”丹辰望着数百丈开外那个高武境巅峰的血色人影,眼睛在他那如同雄狮般炸开的血色长发上来回打转:“好熟悉的感觉,这个人我肯定认识,他究竟是谁?”

    此时,丹辰如果有足够的时间去把自己所认识的人都过滤一遍,一定会认出这个身穿血色长袍,双眸中释放着血光杀念的人的真正身份。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青袍老人口中喷出的另外一道血光吸引了。

    即便已经好几年未见,可丹辰依然能一眼就认出被青袍老人喷出的那个被笼罩在第二道血光中的人,正是自己的外公柳仲明!

    “血奴!给我看住他!”

    青袍老人冷声一喝,紧接着那高武境巅峰的‘血奴’就如同野兽般仰天怒号了一声,而后身体化作一道血线冲到柳仲明身边,将他从血光中提了出来。

    “必须要把外公救出来!”丹辰已经能看出那长着雄狮般血色长发的人早已经被青袍老人泯灭了意识,他那双血色双眸中除了杀伐以外便再没有其他东西:“外公被这个人控制,比在青袍人手中更麻烦!至少青袍人不敢对我直接动手,可是这血奴却没有人性,我冒然靠近,可能一瞬间就被杀了。”

    丹辰马上转头看向身处在天月破邪阵中的周老。

    即便丹辰脸上蒙着一层面具,连他的眼神都被地品法器的光芒阻绝,不过周老却在第一时间领会了丹辰望向这边的意思:“司马老头,控制天月破邪阵去攻击血奴!把他手里的人给救出来!”

    “攻击血奴?”司马姓的老者当即就犹豫了。

    “血奴手里的人必须救下来!这个人对青袍人似乎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百里痴也马上插嘴。

    “可是,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司马老人握住手中的旌旗不动,对周通与百里痴传音道:“我们现在的状态不是很好吗?与那青袍人互不干涉,他致力取宝,而我们则致力破阵逃命!只要这血阵破了,那青袍人就没有机会将我们全部杀死,到时候大家完全可以逃命。我们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去招惹他?”

    “司马老头说的没错,我们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保命!这个时候去阻止他简直就是找死!”

    不远处的虚空中,八位玉通学院的老者也出言附和,他们控制的那七折玉尺屏风一直都没停过。

    “我跟玉通学院这几位的想法一样,现在去招惹那青袍人,万一把对方惹怒了,控制着血元翻天浪来攻击我们,我们绝对会死!我们还不如趁着他将注意力都放在夺宝这件事情上的时候为自己找寻一条生路。”

    司马老人听到自己的话被玉通学院的人认同,底气便又足了一些。

    “你们!”周老愤愤道:“如果我告诉你们,救下被血奴控制的那个人,是面具人的意思呢?我们能把血阵攻破到现在这种程度,可是全凭他的努力!”

    “哼,就算没这个人牵制青袍人,我们一样可以找机会破掉倒悬血海!”玉通学院的一位老者当即冷笑了一声。

    “破你大爷!要没有这面具人牵制并且消耗掉血元翻天浪中的大部分威能,继而导致倒悬血海被削弱,你们哪有实力攻破血海!”周老忍不住咒骂了一句,他就没见过玉通学院这样没脸没皮的人。

    “你说的没错,要是没这个面具人,我们说不定真的被困死在血阵中。”这时,另一位玉通学院的老者说话了:“不过这个面具人不出现,我们会死在这里。他出现了以后,我们只有成功逃出去,他才算是于我们有恩!我们现在要做的首先就是逃掉,还人情的事现在还言之过早。大家不要浪费时间,继续攻破血海!”

    ……

    这几位高武境后期的强者交流都是用真气传音,速度远比正常说话快许多,当玉通学院那位老者口中的最后一个音节落下时,距离丹辰回头向周老求助其实才过了不足五个呼吸的时间。

    几刻钟后,血海猛的一阵颤动,被众人攻破了一个大洞。

    “百里家的所有人,随我走!”

    “护阁三老,随我去宰了血奴!”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