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兵王保镖俏总裁最新章节 > 兵王保镖俏总裁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三十章 柳德辉托遗书
    第七百三十章 柳德辉托遗书

    卧虎别墅区静气堂。

    周宏宝带着金帛地图和铜盒子与柳德辉相见。

    “柳叔,你看能把王泰的遗言告诉我吗?”周宏宝将金帛地图和铜盒子拿出来,摆在柳德辉面前问。

    柳德辉对着金帛地图和铜盒子仔细地看了一番说:“是王泰所说的金帛地图和铜盒子。金帛地图上标有王泰的活人墓活碑,而它的前面便是卧虎村原来的村貌,后面是灵台山。他说过盒子放到活人墓的缺口上后,只要对着盒子上那个盖子的同心缝朝灵台山上看过去,持有盒子的人应该就会明白一切。”

    灵台山?

    周宏宝心里一动,难道宝藏不在活人墓里,而是在活人墓对面的灵台山中?从铜盒子可以看到灵台山埋藏宝藏的地方,可现在活人墓被挖了,怎么去看啊。

    周宏宝内心不由有些着急,觉得王金缸虽然聪明,但还是欠考虑了,根本就没想到卧虎村会这么快发生这么大的变化。现在麻烦就大了,要是只知道灵台山,却不知道具体的位置,一座山那么大,到哪里去找宝藏去。

    原以为拿到了金帛地图和铜盒子,就可以顺利找到宝藏了,没想到却又生曲折。

    “可是,现在活人墓已经被挖了,这铜盒子看来也没什么用了。”周宏宝有些遗憾地说。

    如果有具体的地点,他是很有信心找到宝藏,但要是没有具体的地点,只给了一座山,这要找起来,根本就不可能。他有再大的本事,恐怕也只好望山兴叹了。

    柳德辉微微一笑问道:“我估计王泰是在灵台山上埋了什么东西要留给后人,你可能就是来帮他后寻找那东西的。那东西应该很宝贵。”

    周宏宝见柳德辉看着他,目光清澈,没人任何贪婪的样子,便也不隐瞒他,朝他点了点头说:“确实如柳叔所说的,王泰留给他后人一些东西。但因为藏得隐秘,他的后人让我帮他们找出来。”

    柳德辉点点头说:“这就对了。我父亲说,王泰是个非常聪明的商人。现在我才明白,他真的很聪明。他应该是早就预料到活人可能会被人挖掉,所以在建好墓之后,还用银子请精工巧匠铸造了一座与活人墓完全一模一样的银墓,并且同银墓一起的,还另外绘了一幅图。

    “他还留下几句话说,同心有灵隙,灵台见真谛,八卦村中井,清泉涌亲情。这几句话是我父亲一定要我反复背下来,并交待我不能让其他任何人知道,必须见到拿着金帛地图和铜盒子的人才能说出来。

    “这些话在我父亲心里搁了几十年,在我心里也搁了几十年。我还怕忘了,或者突然死了,不能亲自转达你们,特意写在一个纸上,与遗书,以及王泰留下的那个银墓和墓图一起放在保险柜里。觉得自己要是见不到王泰后人来找,也能转给儿子们继续传下去。直到你们找来。现在,我这颗心完全放了下来了。好,我这就去拿来给你。”

    不一会儿,柳德辉从房间里把王泰的东西都拿出来放到了桌上,对周宏宝说:“阿宝,王泰对我家有重恩,没想到他的福气这么好,竟然能有你这样的孙女婿帮他后人来寻找他藏下的东西。我也很高兴,希望你能早日帮他找到。

    “这是银墓,这是墓图,这是我父亲转给我的王泰遗言,还有这是我的遗书。里面有我的财产分配,也有对转达王泰遗言的交代,我想也请你帮我保管,以后由你来作为我遗产分配的执行人,你看行吗?”

    周宏宝听得大吃一惊,他没有去管银墓和墓图,而是赶紧对柳德辉说:“柳叔,这事可使不得。我怎么敢当你们家的财产分配执行人呢?我不是律师,对这方面不熟悉。再者,我看柳菲那么爱柳雪,应该在财产上也不会有什么纷争。真要有什么纷争,我也不知道怎么处理啊。”

    柳德辉道:“这份遗书我这几天有改动过,装在这个小盒子里,小盒子是无缝全密封的,如果在取出遗书之前就锯开了或者破损,这份遗书将失效,第二份遗书就会出现。所以,我可以告诉你,这份遗书只是其中的一份而已。我真诚请你帮我这个忙。

    “你也知道,柳菲与柳雪的姐妹情很深,特别是柳菲对柳雪的爱,那更是没法说了。也正因为如此,我不想她们有朝一日因为财产的问题,俩姐妹变成仇人。

    “俗话说,利益面前没人情,兄弟姐妹天生是仇人。不是没有道理,特别是有巨额财产的家庭更是如此,这种事在历史上比比皆是,特别是帝王家的兄弟争位更是令人发指。我想你不会不知道,我就不举例来说了。

    “所以,这份遗书最主要的是以防万一。我父亲跟我说,王泰是个非常注重亲情的人,说他设计那个活人墓,可以说是灌注了无限的亲情在里面。希望我也要有这种意识,如果多子女,一定不要让子女们因为财产或别的利益引起纷争,使兄弟姐妹变成了仇人。

    “所以,我特别立下这份遗书,本来还一直在想该找谁来做执行人好呢,没想到你突然出现,正好可以帮我这个大忙。你不会希望我跪下来求你,你才肯答应吧?”

    周宏宝惶然道:“我怎么会让柳叔跪下来呢,只是……”

    “我知道,我要是不跪,你肯定不会答应的。”柳德辉说着,突然撑住桌子站了起来,将轮椅朝后推开,便扶着桌子朝周宏宝跪了下去。

    周宏宝大惊失色,迅速过去一把将他抱起,不让他往下跪。

    他抱着柳德辉朝轮椅上走去说:“柳叔,你这是干什么?我怎么受得起啊。”

    柳德辉没有挣扎,让周宏宝抱着放到轮椅上才又接着说:“那你答应不答应我的请求,要是不答应,我还是会再跪的。”

    周宏宝呼了口气,知道不答应不行了,便点点头说:“柳叔,我答应你就是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