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兵王保镖俏总裁最新章节 > 兵王保镖俏总裁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八十五章 暗中有一腿
    第三百八十五章 暗中有一腿

    七爷摇了摇头说:“也不见得。我了解过这件事,青帮真正会被搞垮,并不是周宏宝特意要搞垮他们的,而是彬哥和津海市的方俊想夺取和控制香岗市南园学院,不料那南园学院和这个周宏宝关系密切,周宏宝为了保护南园学院,出手打败了他们,随便也把青帮给弄垮了。

    “所以,他到乌龙市可能是有别的目的,不一定是专门冲我们乌龙帮来的。你把人派出去调查后,赶紧交待下去,让所有人都给我把眼睛放亮一点。遇到周宏宝,能躲就躲,躲不过,就绕过去,尽量别去惹他。

    “还有,弄清他在乌龙市有什么亲戚朋友,还有他看上,与他走得近的女人也不要去得罪他们,特别是惠心医院的人,还有那天你在乌龙商厦看到的那俩个女人。都许有人去惹他们。

    “我听说这个人非常重情重义,谁要惹了他的亲人朋友,他就会马上以暴风雨般的速度和力量摧毁对方,进行报复。

    “彬哥会落得今天这个地步,据说最主要就是因为南园学院董事长孙女和院长女儿看上了周宏宝,与他混在了一起,混出了感情。

    “南园学院董事长孙女和院长女儿知道彬哥和方俊联手想夺取和控制南园学院后,请他出面帮的忙的。我们可要吸起他们这个教训。”

    彪哥赶紧连连点头说:“是,七爷。我记住了。不能得罪周宏宝的人。”

    七爷皱了下眉头,觉得彪哥这话有问题,想了想才说:“不是不能得罪周宏宝和他的人,是暂时大家都给我忍着点,让着他点。等我们找到了他的死穴,再一击将他打倒。这种人留在世上,那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威胁。迟早都要把他给收拾了。明白吗?”

    “明白了,七爷。”彪哥忙又说道。

    “去吧。”七爷挥了下手,让彪哥出去。

    彪哥出去后,七爷正想独自坐在那里好好思考一下周宏宝的事,七太却从后面走了出来,爬到七爷的身上撒着娇说:“七爷,你怎么变得这么谨慎起来了。一个周宏宝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他打了你的女人,你竟然就这么忍了?”

    七爷用手揽着七太说:“你们女人知道什么?头发长见识短,只会在坑上叫唤,还能有什么?”

    “七爷。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而且,就是像你说的那样,至少我们女人还会在坑上叫唤。可你呢,听到周宏宝的名字,却连叫唤都不敢了。我这口气还想着你帮我出呢。没想到你竟然当起缩头乌龟来。那当你的女人还有什么意思?”七太赌气起说道。

    七爷眉头皱了皱,一把将七太从身上推开,恼怒地站起来说:“当我的女人没意思?那你看上哪个小白脸了?啊?不要给你点阳光,你就乱灿烂。你这种女人,我七爷想外,外面的队可以排到乌龙市郊外。滚,马上给我滚得远远的。”

    七太吓坏了。赶紧过去紧紧地抱着七爷说:“七爷,对不起。我错了。我只是说说而已。你就别生气了。我以后不说了就是了。你就饶了我吧?”

    七爷哼了一声说:“以后再说那样的话,我让人把你的舌头给剪了。马上给滚房间去,别在这里碍手碍脚的。”

    “七爷——”七太还想撒娇。

    七爷身子一震,将她给震开,板着脸说:“你要再不回房间,我现在就让你把你给扔乌龙江喂鱼。对你好一点,你还上脸了。啊?”

    七太知道七爷的脾气和手段,那可是说得出做出的人。他要是不高兴了,才不在乎什么女人不女人的,跟他睡过多少回也不顶用。

    她不敢再说话,赶紧悄无声息地转身溜回自己的房间里。但她心里却不服,回到房间,坐在床头发恨地想着,这个老不死的。早晚被车撞死。哼,我什么时候被人欺负过?周宏宝一个小小的卫生工,竟然敢欺负我?我要是不扒了他的皮,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七太想着,拿出手机拔出了电话给虎哥撒娇地说:“虎哥,我七太啊。”

    “哦,七太。是不是又想我了?”虎哥和七太暗中背着七爷有一腿。每次七爷不在家时,七太便打电话给虎哥,约他到外面的宾馆去开房间。所以,他接到七太的电话后,以为七爷又出去了,七太又想他了。

    “想想想,想你个头。人家想你。你想过人家吗?”七太又是撒娇又是嗔骂。

    虎哥笑道:“当然想啊。我现在特别想。想你身上胸前那灿烂的风景,还想你那片迷人的黑草地呢。”

    “坏死了。一天到晚就想着那事,也不关心关心人家。”七太不高兴地说,“人家被人欺负了,你都不过问一下。”

    虎哥知道七太说的是什么事。他也是刚刚才知道,他在惠心医院惹上的那个卫生工周宏宝,原来就是在乌龙大厦打了七太的那个人。他也想为七太出这口气,无奈周宏宝太强大了。连七爷亲自出马,都搞不掂。他又能拿周宏宝有什么办法呢。

    不过,虎哥当然不会在自己的女人面前示弱,便说:“你放心。七爷不帮你出这口气。我早晚我一定会帮你出这口气的。我就别生气了。”

    “哼,那个老不死的。他现在又有了新欢了,哪里会把我放在眼里。虎哥,你一定要帮我啊。”七太说。

    虎哥拍着胸脯道:“当然了。我是你的男人嘛,我不帮你,还有谁帮你。今天能不能出来?”

    “今天不行。那老不死的在外面呢。”七太知道虎哥的意思,“晚上我看看有没有机会再说吧。”

    这个臭婊子,你还真以为你跟虎哥的事我不知道啊?早晚我得收拾了你们。七爷耳朵贴在七太房间门外,把七太和虎哥说的话都听到了,恨恨声地说。

    这时,彪哥从外面风风火火地跑进来向他报告说:“七爷,不好了。乌龙江边的拆迁队被人给打了,拆迁进行不了了。”

    七爷吃了一惊地问:“谁这么大的胆了,敢阻挠我的拆迁队拆迁?”

    “是周宏宝。”彪哥说。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