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兵王保镖俏总裁最新章节 > 兵王保镖俏总裁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寻短见的女生
    第三百六十四章 寻短见的女生

    晚上,周宏宝依然让五妹开车送自己到医院去。

    出了市区,要过一座惠民桥,桥面与下面的水面大约有二层楼高。周宏宝突然看到一个女生站在桥边,望着下面的水流发呆。

    五妹已经把车子开过去了,周宏宝不知为什么,突然觉得有些不对,便让五妹把车子倒回去,在那女生身边停了下来。

    “宝哥,你又想把妹啊?这个女的身材不错哦。”五妹朝周宏宝做了个鬼脸说。

    周宏宝没理她,开门下车,直接走到那个女生的面前问:“这位美女,你一个人在这里欣赏什么呢?”

    美女没有回答周宏宝,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神情漠然地望着桥下面湍急的流水看着。

    周宏宝更加确定这女生一定是想跳河了,他本来也不想多管闲事。这世界每天跳楼跳河的人多得去了,他要管也管不过来。只是,他觉得这个女生有些脸熟。却记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所以,决定问问清楚。

    周宏宝靠近美女,接着问:“你一直盯着河面看,是不是发现下面有什么宝贝?要是的话,你告诉我,我下去捞上来,我们二五添作十,对半分了。你觉得怎么样?”

    美女依然不说话,脚却突然动了,整个人朝外飞了出去。

    周宏宝早预感到可能会这样,他的身手是何等的快捷,立即一把将美女给拦腰抱住了。

    “你不要救我,让我去死。”美女在周宏宝怀里并不怎么挣扎,只是嘴里说着要死。

    周宏宝见她的神情黯然,一副绝望的样子,知道这美女不挣扎不是不想死,而是不想死意已决,完全对生命失去了希望的那种。

    周宏宝这时可以近距离地看着美女,突然脑海中映出另一个人的面容。

    那是他在特战队的战友,外号鹰眼,特别善于侦察和追踪的凌鹏举。他会受伤退役,也正是因为为了使凌鹏举免于受伤,才硬挨了蝙蝠鼠那一枪。

    周宏宝便问道:“你是不是姓凌?”

    美女在周宏宝的怀里转了下头,看了周宏宝一会儿,淡淡地说:“我姓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放开我,我要跳河。”

    这时五妹也下了车,走到他们身边,听到周宏宝那样问美女,伸手便从把美女身上的肩包取了下来,打开将里面的东西掏出来。

    美女看了,一滴泪水淌了下来,咬了咬嘴唇说:“拿去吧,你们想要的都拿去吧。但总有一天,我哥要是回来了,你们会为今天的行为感到后悔的。”

    五妹已经打开包里的东西看了起来,不一会,便扬着一本学生证对周宏宝说:“宝哥,这是乌龙大学大二的学生,叫凌静闲。跟我同岁,今年十九岁。”

    果然姓凌。

    周宏宝突然想起凌鹏举曾跟他说过,凌鹏举的家就是在乌龙市,家里还有妹妹和父母亲,都住在乌龙市的郊区。

    周宏宝不由觉得这怀里的女生应该就是凌鹏举妹妹没错了。不知道为什么事,竟然会绝望到寻死的这种地步。她刚才还说他哥如果回来后,伤害她的人就会感到后悔的。看来,她也大约知道她哥的一些事情。只是因为特战队的保密性,不可能知道得太多。

    真是好险。

    刚才要不是自己心里突然莫名其妙地动了一下,想起凌鹏举。恐怕鹏举回来后,就见不到他的妹妹了。

    周宏宝见凌静娴一副心如死水的样子,知道在这里问不出她什么来,便抱着她朝车上走去。

    “放开我,让我死。”凌静娴看着周宏宝,眼中闪过一丝的愤怒,随后却就又静如枯井,没有一点神采。

    周宏宝知道凌静娴是真的想死了。想死的人,不会激烈地大吵大闹,她们静静的想着,所想的一切都与死亡有关。而后做出最后的绝决的决定,便会毅然赴死。

    那些大吵大闹说要跳楼,寻死觅活,说要上吊什么的,反倒只是威胁,只是做个秀,真的让她们去死,她们还不一定肯死。真想死的人,他们心中已经没有波澜,对世间已经恨得没有丝毫的留念,她们会安安静静的,甚至不惊动任何人地就去死了。

    凌静娴现在就是这种心理,她被周宏宝搂住,不挣扎,不呼叫,不吵闹,只是不断地说放开她,让她去死。这是死心已决。一般人即使一时救了她,她也会再次找机会寻死。永不放弃,直到真正的了结了自己的生命为止。

    周宏宝不敢告诉凌静娴,他是她哥凌鹏举的战友。因为,这一切都在保密范围,但他既然觉得凌静娴很可能是凌鹏举的妹妹,他就不能见死不救。而且,不但要救,还要帮助她解除她的心结,让她好好活下去,等凌鹏举回来。

    “让我去,别救我。”周宏宝把凌静娴放在车上,凌静娴依然一脸漠然地说。

    周宏宝从在她身边,紧紧地抱着她说:“你先跟我们走,跟我们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你要这样轻生。也许,我们能帮你。”对五妹说,“五妹,回别墅。”

    五妹立即掉转了车头,朝别墅驶回去。

    凌静娴摇着头说:“谁了帮不了,谁敢得罪他们呢。也许,只有我哥哥回来才有办法。但我等不了了。他们一直在逼我,我要不死,就会成为他们的砧板上的鱼肉。我不愿意那样屈从。我只有以死来保住自己的清白。”

    周宏宝听得眉头皱了起来。凌静娴的意思似乎是被人给欺负了?谁这么大的胆子,也这样逼迫一个女大学生?学校不管吗?警队也不管吗?还是凌静娴被人抓到了什么把柄,不敢把事情告诉学校和报警呢?

    周宏宝接着问道:“你口口声声说你有个哥哥,你知道你哥哥在什么地方?他叫什么名字?”

    凌静娴听到周宏宝提到她的哥哥,眼神里顿时有了些光彩,但随即又很快消逝了。她没有开口,只是目光朝前面看去,又开始呆滞了下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