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兵王保镖俏总裁最新章节 > 兵王保镖俏总裁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六、六十七章
    第六十六、六十七章

    “怎么开车的?”周宏宝扭过头朝着司机怒喝着。

    司机没有回答他。周宏宝轻轻拍了拍王倩倩,说:“没事了,不用担心。”

    王倩倩忙松开手,瞪了他一眼,便把头扭开,不再看周宏宝。心里却涌起了一股暖流。心想,看来是自己误会了周宏宝,这小子在关键的时候,还是挺照顾自己的。这样子,都能从后座翻过来保护自己,这种本事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而且,要是他不关心自己,是个抢夺宝物,意图想杀自己的大坏蛋,会这么保护自己吗?

    不过,王倩倩心里一直放不下宾馆那里对周宏宝产生的恐惧和反感,因此,心里虽然这样想着,却依然做出一副不买周宏宝账的样子。

    周宏宝没宝去理会王倩倩此时的心情,他让王倩倩坐好后,立即翻身走到驾驶员身边,又质问道:“怎么回事?怎么这样开车,你想搞谋杀啊?”

    驾驶员没有说话,只用手朝车前指了指。

    周宏顺着驾驶员手指的方向看去,见刚才跟在后面的那两辆越野车横堵在商务车前,车上的十几个人又都下了车,把商务车给围了起来,不由觉得奇怪地问驾驶员:“这怎么回事,他们还想干什么?”

    这时,商务车车门被拉开,那个领头的走上车,对周宏宝说道:“我们方总非常生气了。”

    周宏宝皱了下眉头,不高兴地问:“什么意思?你们把我们的车拆了,也搜查过我们的人了。还想怎么样?”

    领头的冷冷地说:“方总有话跟你说。”说着,掏出手机拔出去电话,然后递给周宏宝。

    一会儿,电话接通了,对方问道:“谁?”

    “周宏宝。你们方总呢?”周宏宝听出不是方俊的声音,猜到应该是方俊的手下,便问道。

    对方静默了一阵,才又传过来声音说:“周宏宝,我是看你有些本事,尊重你。没想到你竟然敢耍我。你是不是觉得我脾气好,想要怎么戏弄我就怎么戏弄我啊?”

    周宏宝莫明其妙地问:“方总你什么意思啊?我戏弄你什么了?你让你手下搜我们的身,我就让他们搜,拆我们的车,我就让他们拆。你还想干什么?难道还想解剖了我们不成?”

    “我还真有这个想法。”方俊阴阴地说道,“我问你,为什么沈天放坐船走,你们乘飞机。宝物是不是还在你们手里?你们想偷运出去?”

    周宏宝怔了怔,立即笑了起来说:“你说这个啊。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沈天放的事,我根本就不知道。那个死老头,根本就看不起我。我才懒得关心他。何况,我也怀疑他监守自盗。要不是王总她父亲突然病情加重,我还想调查他呢。他现在医院里住院,坐什么船啊?”

    “哼,他准备坐船偷偷去香岗,被我的人截住了。你说,你们也想去香岗,他也想去香岗,你们是不是早就预谋好了?”方俊的口气冷得结冰。

    周宏宝叹了口气说:“我说方总。我怎么会跟他预谋好了呢?我们是临时接到王总父亲的电话,匆匆出门的。哪里还有时间跟他密谋啊?再说了,我怎么会跟那人瞧不起我的死老头密谋呢?你说他突然坐船出海,我倒是觉得他可能不是想去香岗,而可能是急着想把宝物运走。你搜过他了吗?有什么发现没有?”

    方俊在那头沉默了一阵说:“周宏宝,我觉得你在骗我。宝物被抢的事,肯定是你和沈天放密谋上演的一出苦肉计。不过,我是不会上当的。现在沈天放在我手里,虽然我没有从他身上搜到宝物,但是,在宝物没找出来之前,你们也别想出津海市。”

    周宏宝想了一下说:“方总,你以为我想出津海市啊?要不是王总父亲突然病重。王总要过去看望他,我是她保镖,要跟着他。我才不想去什么香岗呢。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下,方总你要是不放我们走,那就太不近人情了。王七星说什么也是你的亲伯伯,他病重了,你都不允许他女儿过去看望他。这也太说不过去了。要是王七星有什么三长两短,他女儿见不到他最后一面,这事传出去,以后谁还敢和你这么无情无义的人打交道?”

    周宏宝顿了一下,没听到方俊反应,便又接着说:“虽然你走的路,不怕这一些,但这是一个社会。这个社会大多数人还是讲情义的。特别是在你们道上混的人,更是重义气,要是知道你是这么绝情的人,谁不担心一个连亲伯伯生死都不在乎的人,会不会对他们也一样绝情?方总,你现在的势力,还没有大的可以不在乎这些的时候吧?我劝你还是考虑清楚再说。何况,车你们也拆开检查了,我们的身,你们也搜了。根本就没有宝物。就算我们想带宝物出去,这种情况,我们能带得出去吗?”

    方俊那头还是没有反应,似乎是被周宏宝说动了心。

    周宏宝趁热打铁地接着说:“方总,其实你也知道,如果我们没有带宝物出去,你想拦着我们不让我们走,我们真想走,恐怕就你这些人,也是拦不住我们的。我之所以愿意这么积极的配合你,就是要让你放心,宝物真不在我们身上,我们此去真的只是去看望王七星,不是为了带宝物出去的。所以,也不在乎你们搜查。你说是不是?”

    周宏宝这番话可谓是软硬兼施。他没想到沈天放会落在方俊手里。觉得方俊真是下了功夫了,为了确定宝物不流出津海市,把整个津海市都堵得滴水不漏了。所以,他觉得,现在他们想出去,光求方俊肯定不行,也要让方俊知道。不是他们没办法出去,而只是想让方俊放心而已。是他在给方俊面子。

    方俊心里对这很清楚,他花了一百万元请来的雇佣兵杀手冷箭,虽然不是世界顶尖的高手,却也是赫赫有名的国际清道夫杀手集团在亚洲的一名职业杀手。可没想到到了周宏宝面前,却被周宏宝一招就给折了手腕,还说他不是职业的,弄得那冷箭羞愧难当,神情黯然,连句话都不敢与周宏宝说,就灰溜溜地走了。

    周宏宝这样的高手,他真的想出津门市,只要不是带着宝物,他方俊还真没办法拦得住他。这就是实力,否则,周宏宝也不敢这么跟他说话。

    这个世界上,什么都要靠实力说话。你要么有深厚的背景,要么有足够的经济实力,要么有过硬的拳头,要么就只好忍声吞气。

    周宏宝的背景,方俊查过了,但什么也没查到,只有一张国防部服兵役八年的证明,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什么也没有,不是说没有背景,而是说明背景深不可测。

    这个信息时代,每个人的**都不算**了,开着电脑,黑客就像逛街一样,随时会去窜门,你电脑穿着什么防狼内裤都是没有用的,根本就防不住他们。你电脑里不管藏内有什么,他们都可以给你数得清清楚楚的。

    在这种情况下,能将个人信息隐匿得严严实实,让人无处可查,怎么也查不到的人,会是什么人呢?肯定是背后有着比所有黑客更强大,比所有刑侦力量更强大的背景在帮他掩盖着他的个人信息。这个背景超越了一切力量,甚至国际力量也不一定能触及。

    这种背景实力实在让人感到可怕,何况,周宏宝的身手,连国际清道夫杀手集团的都对他无可奈何,目前在津海市又怎么有人会是他的对?这种实力,实在已经是达到了恐怖级别了。

    方俊不傻,他听周宏宝这种软硬兼施的话,也知道周宏宝是在暗示他。他周宏宝是给他方俊面子, 要不然,想搜他的身,拆他的车,别说那十几个人,再派一倍的人过去,恐怕也做不到,是要方俊懂得进退。不要给脸不要脸。

    方俊沉吟了一会儿说:“好,就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放你们过去。但沈天放我扣下了,反正也跟你没关系,他又那么让你讨厌,我想你也不反对吧?”

    “哈哈哈,沈天放那个老东西。你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他吧。不过,我提醒你,如果你想弄死他,最好先问出他把宝物放在什么地方。别到时候人死了,宝物找不到。那就得不偿失了。”周宏宝朗声大笑道。

    “我知道怎么做,不用你来教我。”方俊冷冷地说,“你把电话给我的人。”

    周宏宝也不想跟方俊多说,把手机递给坐在一旁的那个领头的说:“你老板跟你说话。”

    那领头的接过手机听了一阵,点头哈腰地说了几个好后,放下手机,便下了车,朝那些围着商务车的人挥了挥手说:“放他们过去。”

    那些围着的人,立即散到道路两边去,两辆越野车上的驾驶员也立即将车开到路边,让开中间的道路来。

    “走吧。”周宏进对商务车司机说道,然后才又走回了王倩倩身后的座位坐下。

    商务车徐徐开动,超过了越野车后,便不断加速地朝机场驶去。

    王倩倩不由扭头看了一眼周宏宝,发现这混蛋竟然已经闭上了眼睛,双手抱在胸前,随着车子晃动着,样子十分悠哉。

    刚才周宏宝在跟方俊通话时,她可是竖起耳朵很认真地听着。她觉得周宏宝这混蛋,不但身手好,与人谈判的技巧也是十分高明。

    王倩倩对方俊是了解的。方俊现在简直是个疯狂的魔鬼,六亲不认,凶恶残忍。要想与这种人在谈判中得到好处,无异是在于虎谋皮,可周宏宝竭廖廖数语,却就让方俊给他们放了行,虽然有实力在身,但要是没有谈判能力,惹急惹怒了方俊,恐怕方俊也不是那么容易低头的。

    这混蛋,到底是个什么妖孽呢?是抢了血手掌和项坠,还企图杀自己的劫匪呢,还是真的是一名好保镖,甚至真的对自己动了真情,真心为了自己的呢?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王倩越想越糊涂,越来越觉得周宏宝这个人复杂得跟迷一样。在宾馆里,她醒过来后,是仔细检查过自己的身体,还把裤子拉开来,对里面进行了查看,确认了周宏宝确实是没有趁她睡着时,对她非礼的。

    但是,她对周宏宝拉着她到处跑,骗她说是要去查宝物的下落,最后却把她骗到了宾馆去,而且不知道怎么搞的,还把她给弄睡着了的事,依然耿耿于怀,也依然想不明白。

    周宏宝如果真心是为了她,那为什么要骗她?而且骗她去宾馆开房,还把她给弄睡着了。没有趁她睡着的时候非礼她,只能说明周宏宝可能是没有时间做那样的事。但却也证明了,周宏宝把她弄睡着后,可能趁着她睡着时到外面搞了什么鬼名堂。而这个鬼名堂,很可能就是与血手掌和项坠有关。

    血手掌和项坠两样宝物合在一起,光本身的价值就达五个亿以上,何况里面还藏有她爷爷留下的藏宝秘密。她爷爷可是赫赫有名的大盐商王金缸,虽然后来因为鬼子的侵略落魄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别说他还有一个装满珠宝的金缸了。谁知道谁不眼红啊?周宏宝也只是个凡夫俗子,他知道这些后,能不动心吗?

    现在的女人满街都是,什么漂亮的没有?男人才不会稀罕这些,他们在钱财与女人之间,肯定是取前舍后的。因为,他们知道,有了钱后,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

    虽然王倩倩对她自己的容貌很有信心,但与足够多的财富放在一起,她的信心还是没有强大到觉得可以凭借自己的容貌和才华打败财富,让男人能为了她舍弃财富的地步。

    王倩倩一路胡思乱想着,越想越乱,越想就越觉得周宏宝这个妖孽让人看不懂。

    这时,商务车缓缓地停了下来。

    司机转过关来对他们说:“机场到了,你们下车吧。”

    周宏宝已经睁开眼睛,站了起来,从上往下看着王倩倩说:“王总,你先走。”

    王倩倩抬头看到周宏宝的目光正像一把钻探一般往她那高耸的胸口里钻探进去,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嘀咕了一声流氓,赶紧捂紧抹胸站了起来,朝车门走去。

    周宏宝在后面看着王倩倩那副样子,摇了摇头,心说,靠,还捂什么呢。那天晚上,你自己穿了件睡袍跑到我的房间里,那睡袍也没系好,不说亲吻时蹭开了,我什么都看到了。就说你睡在床底下,被我抱出来时,那睡袍根本就是摊开的,别说上面的风景了,你身上所有的,我也都已经看了啊。要不是我不想勉强你,何止是看了?还这么紧张怕我看。真是可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