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谋嫁最新章节 > 谋嫁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一十一章 自我解脱

第三百一十一章 自我解脱

作品:谋嫁 作者:唯女德馨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沈星没能离开,他不知道岳父要做什么。而且,宁瞻儒也没有告诉他为了什么。

    在京城呆了七八日,沈星还是决定要走。不知为什么,他有种心惊R跳的感觉。

    “准备好了么?”沈星问道。

    老九点了点头。他们决定悄然离开。他不喜欢自己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

    夜色朦胧,沈星打开后窗,翻身跃上墙。陡然间,就看到院子里忽然亮起了火把,接着人声鼎沸朝自己的厢房冲来。他看见不少人拿着武器,还有攻城用的弓弩。

    眼神微微缩放,然后跳下墙,骑在一匹马上,呼啸而去。

    “你就是这么对我的?”王方眯着眼睛看着宁瞻儒。

    宁瞻儒坐在椅子上,神色不自然,艰难的说道:“是你要杀他的,他是我女婿。”

    王方笑了,笑的很大声,脸上的苍老越发的显著。他眼神一凌,点燃肃杀之气:“我一直待你不薄,况且我还是你的救命恩人,又将你请来做我的军师,可以说我已经做到了对你的尊重,但你对我就没有一点感激之情?”

    “我一直很感激你,也很想帮你。可是,我的女婿也是可造之材,我不想与他作对,更不想让你跟他作对。既然我不能选择,就必须帮助其中一个。我没得选择。”

    “你这是狼心狗肺!”王方愤怒的吼道。

    宁瞻儒惨然一笑,低下头:“我这样的人也许真的不该活在世上。当年圣上派我去叶城,实际上就是监视沈东桓,后来让我监视沈星。没想到一场大雨让叶城变成了汪洋,我流落外地。那时候我就想着孤独终老,不像再当一个爪牙。然而,你却找到了我,让我继续做一个幕僚。”

    “其实,做幕僚也罢,至少能施展我平生所学。但万万没料到沈星如此如此出色,居然成了我的女婿。所以,我不能不对女儿负责,不能不对未来的孙子负责。王将军,我不怕你怪我,也不怕你骂我。我这辈子应该背负这样的罪名。”

    “沈星其实不喜欢征战,否则以他的力量,早抢占金康划地而治了。为了激起他心中的战意,我只能背着良心这样做。您也放心,我很快会随您而去,绝不会丢下您。”

    听到娘瞻儒的心里话,王方颓然的傻笑:“我一直都未曾防过你,只把你当知己。可惜,咱们走的路不同,也罢,项上人头再次,随便取用吧。”

    躺在床上的王方一动不动,他知道被人下了药,那人就在眼前。虽然他恨,却又知道,这一切都怪自己心慈手软。

    “有件事求你……”看着宁瞻儒一步步走近,王方低声说道。

    宁瞻儒叹息一声:“你的家人我会照顾好,不会受任何人欺负。”

    听到宁瞻儒的承诺,王方缓缓的闭上眼睛。宁瞻儒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瓶子,然后打开,从里面爬出来一条半尺长的红色蚂蚁,迅速的钻进王方的鼻子。

    “杀你我做不到,但是你会在睡梦中度过这一生。”宁瞻儒疲惫的向后退了几步。

    门开了,进来一个青年,他怔怔的看着宁瞻儒,再看看床上的人,黯然的问道:“义父,我叔父会死么?”

    宁瞻儒摇摇头:“他不会死,只是睡着了。尨儿,率军投降沈星去吧。该怎么说,你应该知道。”

    王尨点点头,出了门,立即点齐兵将,将事先写好的降书念了一遍。无人不震惊,惊得目瞪口呆。他们想不通,王将军为什么突然病倒了,又为什么投降?

    “我叔父常年兵战,早已体虚多病。还念在我叔父培养之恩的份上,就进去看看他老人家吧。臣服沈星一事,也是我叔父这些日子想出来了。你们也知道,前几日围杀沈星,让他跑了,而今我叔父病倒,他老人家知道咱们不可能是沈星或者三殿下的对手。尤其去送死,不如臣服一方。”

    理由说的很直接充足,众人默默的低下头。几个王方的亲兵将领带着疑惑与探究的心情去探望了。

    他们确实看出王方没有中毒,也看出王方将军神色疲倦,血气不足。

    次日,王尨将降书公布于众,顿时引起天下哗然。

    在路上奔波的沈星也吃了一惊,细细思想,却不知道王方到底盘算什么。前几日相见还面色红润,怎么突然就倒下了?

    降书是些给自己的,他不敢真的相信,立即让老九派人去查。过了一日后,密信送来,确定王方得了重病。

    “主人,说不定是姑老爷下的手。”老九低声说道。

    沈星神色微微一颤,心里有些难过。他略微有些猜测,岳父必定受过王方的恩惠,所以 才不愿意离开王方。

    而如今,若真的是他下的手,那么这个不顾恩义的人又如何自处?回去之后,又如何给素馨交代?

    就算宁瞻儒是为了自己,可这样的名声,不足以用兵权来交换。

    然而,沈星还是感动,至少宁瞻儒宁可牺牲他自己,都不愿意让女婿沾染半点污秽。

    叹息之后,沈星继续前行。降书必定要送到福州,没必要在这里接收。然而走了许久之后,沈星骑在马上闭目缓行,猛然睁眼,暗叫一声不好!

    然后拨马返回,朝京城飞奔。他现在意识到自己的岳父最终的打算,暗恼自己想的太晚。

    做了不义之事,如宁瞻儒这般的人,怎能不以死谢罪?

    沈星急了,马蹄飞快,老九等人越追越远,连喊声都听不到了。

    京城王府里,宁瞻儒坐在王方的身前,宁静的看着他,凄然而笑,一会又哭:“我受您的大恩无法报答,如今又做出如此丧尽天良,人神共愤的事儿来。不求您原谅,若将来去了地府,瞻儒自求十八层地狱之刑,即便飞灰湮灭也不后悔。”

    “王兄啊,你本就不该受我撺掇自立,可惜那时候的我还以为能风S天下,做千古名臣。没想到一年多,我那个女婿就做到了许多我都羡慕的事儿。定福州,收羌族人马,还有两股暗中的势力。所以他要真的有野心,恐怕一半江山就是他的。”

    “王兄啊。你精通军略,却不知朝堂政事,也不知官场谋略,即便是战神又能如何?依然不是真龙天子,只有沈星和三殿下才能一较长短。如今我替你做决断,就是让你退出纷争,也还百姓一片安详之地。”

    “降书应该快到福州了,咱们两处合兵,谁能阻挡?我心愿一了,按照承诺,去往地狱,还你恩义。”

    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瓶,打开瓶口,悠悠的看着王方不动的身体。然后向东方静默无语。好久之后,他哑着嗓子,凄然说道:“娘子,女儿,看来咱们无缘相见了,若有来生,咱们再重聚吧,这辈子算我欠你们的。”

    昂起头,瓶子里的Y体流入口中。也在此时,门口闪现一个人的身影,他手中的匕首飞出,将宁瞻儒手中的瓶子打翻在地。

    然而他还是来晚一步,上前搂住宁瞻儒,大叫一声:“岳父。”

    宁瞻儒冲着沈星微微一笑,嘴角鲜血往下流,声音混合着血Y,驳杂的听不清:“沈星,照顾好她们!”

    “岳父,你又是何苦啊!”沈星不知道说什么好,抱起宁瞻儒向外冲出去。

    王尨听说有人闯王府,那还了得,亲自带着上千人过来支援,就看到沈星抱着宁瞻儒,红着眼睛喊着找郎中。王尨一见沈星,头皮发麻,立即让人请全城的郎中,又将扣留的几个御医也全部请过来。

    沈星站在门外,王尨陪在身边。他小心翼翼的将降书捧在手里请沈星过目。

    “不用了,我已经知道了,福州会给你一个交代。”沈星淡淡说道。他心里很难过,宁瞻儒为了他,竟然选择这样激烈的方式。

    现在回想,他大概明白了宁瞻儒的计划。他来京城应该不是 王方的主意,而是宁瞻儒建议王方邀请自己的。

    其次,在房间里发现那些毒虫与王方确实没有关系,而是岳父准备的。就是用来对付自己的。

    当然他不相信岳父会真的对付自己,而是制造一个假象:王方要害自己。

    那么这样的结果一种就是沈星与王方大打出手,另一个就是沈星逃离,如此离间二者矛盾。

    但沈星倾向于第一种可能。因为第二种没什么实际意义,他一眼看出王方对自己没有杀心。

    而第一种可能是宁瞻儒制造自己与王方隔阂的机会,是他用来解脱的借口,一个可以对王方下手的借口。

    宁瞻儒到底还是君子出生,没有任何借口和名义,他不愿意对王方出手。唯独这一次,他几乎采用了嫁祸和莫须有的罪名,给自己一个对付王方的借口。

    沈星很不喜欢这样的方式,但又不得不敬佩宁瞻儒宁可毁了自己的君子之名,也要将王方的力量送给他。

    “他中毒太深,不过已经抑制住了。然而我们本领低微,不能让他痊愈,到时候可能全身瘫痪,只能动头部。”

    门开后,三个御医连珏而出,摇着头表示再无能为力。

    酬谢过三个御医,沈星和王尨去看王方,见他也同宁瞻儒一样,也难过不已。

    “你叔父的身体我也带回福州去,那边好照顾。”沈星说道。

    王尨没有反对,其实他知道,沈星其实拿王方做人质,又或者怕他醒过来,震臂欢呼又起波折。</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