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谋嫁最新章节 > 谋嫁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五十一章 擒拿沈华

第二百五十一章 擒拿沈华

作品:谋嫁 作者:唯女德馨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天色将晚,一人急匆匆的入得门来。

    耶律石听了他的禀告,立即向内屋走去。韩素馨喝着茶,心中一直想着沈星在什么地方。

    脚步声打断了她的思绪,转过头来,问道:“大哥,有什么事?”

    “呵呵,有个小老鼠出洞了,要不要一起去看看?”耶律石含笑说道。

    “是谁?”

    “沈华。”

    韩素馨眉毛狠狠一挑,起身说道:“咱们去看看,估计三叔应该也有行动了。咱们不打扰三叔,私底下帮点忙,别让他跑了。”

    四人收拾利索,装扮成乞儿的样子,一路向北门而去。到了北门附近,耶律石将她拉到一旁的暗巷里。

    “等下他从这里经过,咱们远远缀着就行了。”耶律石看到韩素馨一身破旧的布衫,挑眉轻笑。

    韩素馨笑笑,有耶律石的情报,找个人没什么问题。她靠着墙,感到墙上的冰冷,往前侧了侧身子,一只手将她的手挽住。

    “太冷了,给你点温度。”耶律石低声说道。

    韩素馨身子微微一紧,然后很自然的被他拉着,感受到那只手中传来暖意。

    一副轿子由远及近,轿子旁边围着三个人,其中一个韩素馨认识,正是沈华迎进门的那个妾……胖丫头。

    胖丫头趾高气昂,看谁都翻着眼皮,极其得意。

    “看他们后面。”耶律石压低声音,用眼神指示方向。韩素馨看过去,一个人影在距离轿子十几丈跟着,躲躲闪闪,极其灵巧。

    一定是沈东云,韩素馨很肯定。只有沈东云才有这么大的仇恨。

    耶律石轻轻扯了扯她的手,示意离开。他们要赶在沈华的前面堵截,还不能让沈东云发现。

    “这里人少僻静。”饶了几个巷子,耶律石几人停下躲藏起来。

    几人消失不久,沈东桓压低草帽,双眼喷火的朝轿子看了一眼,捏紧拳头,快步走了过去。

    胖丫头没有警觉,忽然一阵风吹来,接着脖子一痛,就倒在地上。

    另外两人大惊失色,大叫一声,向沈东云扑来。不知道是不是沈华做了亏心事,警觉性异常高,从轿子中跳出来,立即向前飞奔。

    沈东云将二人打到,却见沈华已经跑出数十丈。他羞恼的追上去。

    沈华吓得魂飞魄散,头也不回的喊:“你是谁,为什么要抓我?”

    沈东云一声不吭,一个劲的追。沈华只有跑,看到一个巷子,一头就扎了进去。但是他眼前一黑,居然钻进了一个口袋。

    “好了!”耶律石一手刀砍在沈华的脖子上,然后打了个响指。

    韩素馨一脚狠狠的踢在布袋上,这个无耻的混蛋,就是他害的明珠这辈子都没办法见人。三婶娘因他而死!

    一道人影飞奔过来,看到众人时候,尤其是布袋时候,沈东云脸色微微一怔。

    “你们是什么人?”沈东云没想到居然还有一拨人在等沈华。

    “三叔,是我们。”韩素馨低声说道。

    听到韩素馨的声音,沈东云一愣,赶紧点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先走。”

    回到院子时候,沈东云没有理睬韩素馨等人。他站在布袋面前,深深的吸口气,凝视了好久。

    上前将布袋打开,就看到沈华的身体和那张丑恶的嘴脸。有人上前倒了一盆水,沈华这才悠悠的醒来。

    “谁如此大胆,居然敢绑架老子,不知道我舅舅是……”沈华骂骂咧咧的爬起来,就看到他面前站着的人,一双欲喷火的眼睛。

    “三叔!”沈华吃了一惊,急忙问道:“三叔,你怎么在这?”

    沈东云压住心中的怒火,冷冷说道:“我为什么不能在这?你就是我捉来的。”

    沈华心猛然一紧,脸色发白的问道:“三叔,我是你侄儿,你捉我做什么?你快放了我,我娘还在家等着我呢。”

    “想回去?”沈东云逼近沈华,俯视他,伸手捉住沈华的脖子,将他凌空提起来。

    “三叔,你要做什么,你……”沈华吓得手舞足蹈,连连拍打沈东云的手臂。

    沈东云常年练武,沈华哪里是他的对手。

    “你这个畜生,你害的明珠还不够么?”沈东云吼道,他的额头青筋绷起,头发都似乎要炸起来。

    “什么?”沈华脸色惨白惨白的,心好像要跳出胸膛。他好怕,好怕啊。

    “你死不足惜,你害死了你三婶,害的明珠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你害的家破人亡。沈华啊沈华……你居然是如此一个丧尽天良的畜生!”沈东云老泪纵横,咬牙切齿的盯着沈华。

    “三叔,我错了,三叔,我真的错了,呜呜呜,求求你饶了我,饶了我吧。是我不懂事,是我不懂事啊。”沈华哭着喊道。

    沈东云一松手,沈华重重的跌在地上。他立即爬向沈东云,抱着沈东云的大腿嚎叫:“三叔,求求,你放过我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害明珠妹妹。呜呜呜,我真的知错了。”

    沈东云木然的看着他,眼泪不住的往下流。

    韩素馨等人站在远处,看到这一幕,都所有所思。

    “这样的畜生,一刀了断最好。”耶律石说道。

    韩素馨摇摇头,要是一刀杀了他,沈东云心里的仇恨不会就这么消失。他需要一个发泄的渠道,而不是这么快就杀掉沈华。

    “我沈家几代人,无一不是伟丈夫,男子汉,却生了你这样一个猪狗不如的畜生。你还想让我放过你?”沈东云一脚将沈华踢翻。

    沈华嘴角流血,又匍匐的爬到沈东云的脚下,不住的磕头求饶。

    “你三婶死的时候,很痛苦。她不能亲眼看到你受死。不过,我会让她在天之灵闭上眼。”

    听到沈东云的话,沈华摸着鼻涕,双眸闪过一道光,手伸向腰间。

    这一幕比韩素馨几人看到,惊呼:“三叔小心!”

    沈东云正在伤心,根本没想到沈华还有小动作。听到众人惊呼已经来不及,沈华的匕首狠狠的刺向他的腹部。

    即使如此,沈东云还是在仓促间退了一步。刀刃虽然入体,但被他一掌拍飞,一脚踢在沈华的脑袋上。

    沈华昏昏沉沉的爬起来就往外跑。

    “想跑?”韩素馨和耶律石追上来,另外几人立即扶住沈东云。

    沈华愕然的看着韩素馨:“是你!”

    “不是我是谁?沈华,没想到你居然做出如此泯灭人性的事来,你还是人吗?”韩素馨喊道。

    “哈哈哈,我是不是人又能怎样?”沈华摸着嘴角的血,仰天大笑:“明珠那个臭丫头,不是也不知羞耻么?不然怎么会喜欢……”

    “噗嗤!”没等他说完,韩素馨从耶律石手中夺过一把短剑,刺进沈华的肩膀。耶律石一脚将他踢到沈东云的面前。

    “是你的了。”耶律石笑笑。

    “多谢!”沈东云说了一句,手中刀指向沈华:“你不死,天理难容!”

    “三……”

    “嗤!”长剑直直刺入沈华的脖子,身体软软的倒在地上。

    “这个畜生,还想诋毁明珠!”沈东云怒吼。

    “三叔,快去疗伤。”韩素馨喊道。沈东云惨白着脸笑:“我的妻,看到了吗,恶贼被我们杀了。明珠,爹爹给你报仇了!”

    将扶着他的人推开,沈东云扬天长啸,泪如泉涌。

    “三叔!”韩素馨看到他腹部流血不止,焦急的喊道。

    沈东云转过头,对韩素馨笑笑:“我不会死的,还有刘家人,他们是幕后主使。”

    是啊,沈华做错了事,而刘氏设计害死了李氏,害的自己的孩子没了,还差点丢了性命。

    将沈华的尸体埋在一棵树下,韩素馨让人挑来粪浇在上面,这样的人不配埋在黄土里。

    三天过去,沈东云都在自己屋里,不吃东西,也不喝水。韩素馨敲了几次门,第三天下午他才出来。

    他双眼凹进,脸上没有肉色。

    这是怎么了?报了仇应该高兴啊,怎么会成这样?

    “三叔,你没事吧。”韩素馨紧张的问道。

    “没事,我和你三婶说了会话。”沈东云低声说道。

    韩素馨默然的点点头,也许这样能让他重新振作起来。

    “外面官兵防范更严了,似乎察觉了沈华遭遇了不测。”耶律石说道。

    “咱们就等一等,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韩素馨看向沈东云。沈东云明白她的意思,立即点了点头。

    ……

    金康城外一处山水桃园之中,一个女子坐在加上的平台上。

    她裹着紧身橘黄色小袄,双腿轻轻飘荡,紫色裤子衬出修长的身条。眉目之中泛起淡淡的忧愁。坐了好一会,起身走进一间漂亮的屋子里。

    屋子里有两个炭盆,始终保持温暖。伸手挑了挑炭火,然后走向床榻。

    床榻上躺着一个人,一个英俊的男子。

    她轻轻抚着男子的脸,低声说道:“不知道你什么时候醒呢?”她低下唇,轻轻的印在他的薄唇上。

    男子的眼闭的很紧,似乎一点感知都没有。她悠悠的坐在他的身边,叹气说道:“沈星,我将你从刘雄手里救出来,不知道你又能给我什么呢?我都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大的勇气,敢和刘雄争。如果我不是救你,或许我现在有了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可是,自从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真的喜欢上你了。不管刘晴芝让我如何接近你,我都没有过想要害你的意思。”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我就是希望能靠近你,呼吸你身上的气息,感受你的存在。”她的手伏在沈星的胸膛上。

    “我知道假扮彩儿,你早就发现了。可你依然没有对我动手,是怕脏了你的手,还是希望让你的彩儿来对付我,让我们对决?”

    “不管哪一种,你始终留了我一条命,让我活着,我就很感激了。我的出生很不好,娘是老鸨,爹爹就更不知道是哪个畜生。我这辈子不敢奢望能嫁个有钱有势的公子做正房,所以做个妾也行……”

    “如今你在我这里,我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你。这一辈子,我会陪着你,哪怕一天也好……”

    “你放心,你的真彩儿我不会让她死的很难看……你会怨我的对不对,呵呵,那我也不会在意。即使和你做一天的夫妻,我这辈子也值了。”

    “有时候,我在想,你要是一直就这么睡着或许不错,至少你我在一起。”

    女子在床边说了许久,将被子拉上来盖严实,然后起身走了出去。这女子便是轩衣!

    “听明白了吗?”轩衣淡淡的说道。门外面,几个背刀的大汉接过银子,迅速离去。

    轩衣笑笑,她别无选择。这些从江湖中找来的高手,应该不会让自己失望吧。

    韩素馨,呵呵,你一定想不到,沈郎会在我这里。

    “对了,刘晴芝也不能留着,若要她找到这里,我就更危险了。”轩衣皱了皱眉头。

    韩素馨从梦中惊醒,她梦到沈星浑身是血的站在她的面前,对着她微笑。

    “你到底在哪里?”韩素馨抹着泪轻声呼喊。

    “素馨,你没事吧。”门外传来耶律石的声音。

    “没事!”韩素馨回应一句,摇摇头。这么晚了,耶律石居然能听到她的动静,他真的睡了吗?

    第二天一大早,耶律石出现在韩素馨的面前。

    “乱了,大宋乱了,三殿下发疯了,已经集结大军向金康杀来。”耶律石说道。

    “你不是说他不敢轻动金康吗?”韩素馨惊讶。

    耶律石无奈的摇头:“那是我说沈星在的情况下,而今他生死不明……”他默默的看了韩素馨一眼,没有说下去。

    “我们是不是要撤出金康?”韩素馨低声问道。

    “也不用,咱们是平头老百姓,他们不至于胡乱杀人。三殿下恨的是刘雄,并非你我。”耶律石说道。

    韩素馨立即反应过来,记得红妹和宝儿说的话,三殿下之所以变得异常,恐怕就是因为刘雄背叛他的缘故。

    原本刘晴芝要嫁给三殿下,可刘雄忽然保了新帝来金康,这婚约自然而然就断了。虽然谁都没有明说,但三殿下又怎能不恨?

    现在沈星不在,金康就成了三殿下的目标。

    “希望他不会乱杀无辜。”韩素馨低声说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