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谋嫁最新章节 > 谋嫁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沈星的疯狂

第二百三十三章 沈星的疯狂

作品:谋嫁 作者:唯女德馨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让我看看你的脚。”耶律石无法动弹,笑着说道。

    韩素馨感到身体非常虚弱,但风寒已经退去。

    “我的脚有什么好看的。”韩素馨脸色绯红,其实她知道,自己的脚被冻伤了,现在还有些酥麻疼痛。

    但自己的小脚,怎么能给一个大男人看呢?

    “你做什么?”韩素馨惊呼一声。

    耶律石居然在动,将身子侧翻,就与韩素馨咫尺可见。韩素馨几乎能闻到他鼻腔里呼出的热气,还有他身上浓浓的药味。

    “我想多看看你。”

    “病成这样还不老实。”韩素馨无语了,向后挪了挪,忽然意识道一个问题,惊异的问道:“我怎么和你躺在一个床上?”

    眨巴眼睛,耶律石薄薄的嘴唇吸合,看的韩素馨心惊肉跳。

    “我一个人躺着无聊,正好找人聊天。”

    可我刚才一直昏迷啊,你跟鬼聊天啊。韩素馨马上意识道,自己昏迷后, 他是不是一直就这么定定的看着自己?

    “那个,你能不能换个床,我不舒服。”韩素馨委婉的说道,和一个大男人躺在一起,这算什么事儿。

    “嗯,当然没有问题。”耶律石笑笑,叫了人进来。然后韩素馨傻眼了,她和耶律石被抬到一张铺满羽绒的床上,相对而视。

    “我不是说……”韩素馨羞恼的不知道怎么说。

    “按照你说的,你不舒服,咱们换床。”耶律石得意的抬抬下巴。

    “我不是这个意思……”

    乌尔汗败了,败得很彻底,三万军马,活下来不足一成。耶律石对战乌尔汗,采用血腥厮杀和招降两种策略。可沈星因为韩素馨“身招不测”,对乌尔汗采取了灭杀的策略,一个都不放过。

    女真人恨极了辽国对女真的欺压,更是不余遗力的斩尽杀绝。

    乌尔汗向北突围逃走,沈星与铁木真紧追不舍,追到敕勒川以北百里的渡河口,在河面上大战,斩首三千,乌尔汗被活捉。

    经过询问,乌尔汗并不知晓韩素馨的下落,被沈星斩杀。

    彩儿,你到底在哪?沈星的心空洞起来,他不相信彩儿真的死于北国。可她为什么消失了?

    他的心沉沦,双眼开始变得血腥起来。

    十天内,他在草原上驰骋,只要见到辽人的兵马,不管多少,都是灭杀!

    杀的辽人胆寒,向极北之地逃窜。

    “大人,沈星疯了,差点对我们动手!”谋士说道。

    耶律石抿着嘴笑,沈星啊沈星,你为了她要走火入魔了。韩素馨就在我这里,我偏偏不告诉你。素馨留在我这里,我有的时间感化她。

    沈星走了,退出了草原。女真人经过这一役,滚雪球一样壮大,占据了渤海,东伯利亚等地,与耶律石分庭抗衡。铁木真没有急着扩张,而是差信使与耶律石结盟。

    耶律石同意了,只要辽国皇室灭亡,他的仇就算报完了,已经没有可留念的。

    “天冷,穿厚点!”

    耶律石坐着轮椅,看着湛蓝的天空,有些茫然。报了仇应该高兴才对,为什么会空落落的?

    韩素馨将衣服披在他身上,看着他妖娆的脸上三道疤痕,心疼不已。

    耶律石是一个爱美的男人,不知道他是不是很心痛。

    “你说,我如此执着的报仇,是对还是不对?”耶律石淡淡的问道。

    韩素馨看着他的脸,神色很平静,说道:“你的心结解开了吗?”

    闭上眼睛,沉默了许久,耶律石点了点头:“解开了,毫无牵挂,就剩下你了。”

    韩素馨笑了,笑的很阳光,其实她也有一点点心动,可是……她不能,她必须控制自己的感情。

    “回去喝药。”韩素馨推着轮椅往回走。

    “你陪我再说说话。”耶律石挑了挑眉头。

    “喝完了再说,我又不是要跑了。”韩素馨没好气的说道。其实她心很慌,每次耶律石说道这个话题的时候,她就自然的逃避。

    耶律石闻言,笑的很妩媚,将手抬起来,搭在韩素馨的手上。

    韩素馨刚要抽出手,又被耶律石紧紧握住,她的脸刷的红了。

    热热的汤汁喝完,出了一身汗,耶律石打起了瞌睡。

    “一会大夫给你换药。”韩素馨将碗接过去,提醒道。外伤的药更换,就必须将绷带全部解开,重新敷药,那时候耶律石是光着身子的。

    韩素馨说这话的时候,心突突跳个不停。

    耶律似笑非笑的看着韩素馨,忽而说道:“如果你给我换,那该多好!”

    韩素馨的脸红了,像熟透的苹果,瞪着他说道:“想得美!”

    咋把一下嘴,耶律石笑笑:“你脸红的样子,也很美。”

    说不下去,韩素馨不知道怎么接话,只是瞪着他,然后慌张的走了出去。她摸着自己跳个不停的心脏,暗暗自责:明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我为什么还这么蠢?

    走了两步,她又羞恼:莫非我真的动心了?不然心跳为什么这么快?糟了,我是不是真的动心了,啊!

    一声惊呼,引来耶律石的询问:“素馨,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韩素馨慌张的回答,快步离开耶律石的毡房,回到自己住处。

    写了一封信,走到驿站,交给驿站。其实辽人是没有驿站的,只不过耶律石为了韩素馨方便,才专门设了这么一个驿站供她用。

    韩素馨感激耶律石的贴心,知道他为了自己好。

    已经寄了六封信了,沈星难道还没有收到?她问了那个驿卒,驿卒说,确实将信寄出去了。而她却高兴不起来,莫非沈星忙着将自己忘了?

    小星哥哥,你该不会真的忘了彩儿吧。她很失落,在最危险无助的时候,沈星没有救她。

    这些日子,她天天都会来驿站等消息,可过去一个多月,什么消息都没有。

    她真的开始急了,也怕了。着急是不是信丢了,可驿卒坚持说送到大宋了。怕沈星真的不要她了。难道沈星觉得她被辽人玷污了,所以放弃自己了?

    也许有这种可能,她开始胡思乱想,终日魂不守舍。

    “素馨,你怎么了?”耶律石轻声问道。

    韩素馨手中的汤药洒落还不自知,急忙说道:“没事,这几日感到身形疲倦,可能风寒还没好利索。”

    “你不用每天都伺候我,你这样下去,万一生病怎么办?我无法亲自伺候你,你赶紧下去休息。”耶律石脸色微微一沉。

    韩素馨愕然,亲自伺候我?忽然,她想到了一些不该想的画面,脸色又刷的一红。

    放下药碗跑了出来。我最近怎么了?只要他一说话,我就会想到一些不该想的事情!

    耶律石看着韩素馨跑出去,脸色变得疾苦起来,喃喃自语道:“素馨,我也许对不住你,但你要知道,我对你是真心的。我对你的心,没有一丝杂念。哎……大宋乱了,恐怕比以往更乱,你留在这里,就不会出现意外。我的路……不远了。”

    “王……王妃,大宋乱了,现在各个关口都被封锁了,不知道具体情况。”驿卒结巴的说道。

    王妃?韩素馨愕然的看着驿卒。

    驿卒低下头,这个称呼是将军们吩咐的,以后见了这位小娘子,都要叫王妃。

    “我不是王妃,叫我韩姑娘。”韩素馨低声说道,心却不住的颤抖,其实这个称呼也很……不行,不行,我是沈星的妻子!

    “以后不许这样叫了。”韩素馨立即说道。

    “是,王妃。”驿卒说道。

    韩素馨挑了挑眉头,见驿卒慌张的神色,就知道是某人的手笔。她也不好处置一个小驿卒,何况她还没有这权利。

    得不到大宋的消息,就无法得到沈星的消息,这令韩素馨有些慌乱。难道沈星真的因为战乱,所以没有得到自己的信?

    大宋确实乱了。

    陈国宣布归顺三殿下,从暗棋变成了名棋。王方霸占京城以及西南大宋几乎三分之一的版图。

    东南方再次乱了,一个叫宁琳的人起兵,将福州、灵州等地占据,自称为王。

    金康还是自成一体,既不宣布亲近谁,也不宣布自立。而兖州、黄州则成为三殿下的势力范围。

    十二月二十九,大年三十的晚上,王方忽然发兵攻打兖州。

    与此同时,宁琳发兵攻打云州王方的后方,大宋更为混乱了。

    “皇上,快要到了!”一辆马车在路上疾驰。

    马车上坐着一个穿着褴褛的男子,他的双目却极其有神,身形气度不凡。他就是大宋的太子,被王方立为新帝。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居然从京城逃出来了。

    说话的人是一个面色苍白的中年人,正是相爷刘雄。若不是刘雄,太子也逃不出来。

    “你说,沈星会收留我?可沈星还没有王方和老三的实力强。”太子皱着眉头。

    刘雄肥体没有了,这些日子也恐怕也极其难熬。大冷天的,他居然擦着汗,说道:“皇上,王方之心,路人皆知,三殿下恐怕也容不得您,如今要想拨乱反正,只有靠沈星了。”

    “可沈星能信得过吗?”

    刘雄点点头,心中暗思:沈星当然不可信,但若掌握了沈星手中的兵权,谁说不能卷土重来?况且,只要说服三殿下,以两处兵力,王方也不敢轻动。

    只要大宋复立,他刘雄,又是一代人雄,将会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沈星……皇帝来了,看你还敢藏着兵权?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