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谋嫁最新章节 > 谋嫁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谋害(上)

第一百二十八章 谋害(上)

作品:谋嫁 作者:唯女德馨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还愣着做什么?”不知什么时候,耶律石已经站在韩素馨的眼前,淡淡的笑着。

    韩素馨啊了一声,疑惑的看着他。

    “真笨,要是别的女人,此刻就送去拣狼粪了。”耶律石眉眼挑起,笑意更甚。韩素馨还是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左右看看,才看到一个女婢端了水过来,她这才恍然大悟。

    “我又不是你的婢女。”韩素馨仗着耶律石不会处罚她的心思低语,既然你将我供起来,我就还真的拿点架子。

    “大胆,你算什么东西,敢这样和大将军说话。”一声冷喝,只见格日勒迈着阔步走了过来,脸上浮现怒意。在韩素馨的眼里,她更多的是杀意。

    耶律石眉头皱了皱,看向格日勒,说道:“你怎么出来了?”

    格日勒狠狠的扫了韩素馨一眼,然后眉开眼笑的对耶律石说道:“耶律大哥,我身子好些了,不如咱们去打猎如何?你好久都没陪我出去玩了。”

    耶律石擦了手,宽了宽衣领,很淡漠的说道:“我没时间。”

    “你怎么没时间,你都有时间在这里玩耍,还让这个女人观赏。耶律大哥,我可是公主,你不能如此慢待我。”格日勒的脸色慢慢冷下来。

    韩素馨感到发冷,她感觉到格日勒一直在看着自己,而且还有很重的杀心。这种感觉没来由,却真切。

    她要杀我,韩素馨立即警惕,心生浓浓的危机感。

    “耶律石,你还不记得你答应过我父罕什么?”格日勒的这句话充满了威胁。

    “你在威胁我?”耶律石慢慢向格日勒走去,脸色阴柔,笑意连连。格日勒脸色一白,竟然朝后退了三四步。

    “我不是威胁,只是希望你陪我狩猎。”格日勒硬着头皮,眼泪汪汪的说道。

    “好,等我换件衣裳。”耶律石竟然如此回答,紧张的气氛瞬间消散。格日勒莫名的拍拍自己的胸口,刚才真的好紧张,她真怕耶律石不顾父罕,要对自己下手。

    耶律石进入毡房,韩素馨觉得格日勒太危险,不如远离一些。她立即跟上耶律石,却不想格日勒跨过一步,就挡在韩素馨的面前。

    “你胆子很大,敢跟我抢人。”格日勒冷笑连连,贴近韩素馨的脸,低声说道:“就看你有没有这个福气了。”

    虽然韩素馨是宋人,但这种**裸的威胁,她很反感。即便心里害怕,但骨子里的倔强让她不愿退缩。

    “公主又怎样?他不喜欢你!”韩素馨冷笑道,然后一把推开格日勒。

    格日勒脸色更加阴郁,死死的盯着韩素馨进入毡房后,对着身边的婢女低声说着话。进入毡房后,韩素馨脸色有些发白,她知道自己危险了。时刻有格日勒这样的利刃悬在头顶,真的很不爽。

    但她也没有办法,除非拼个你死我活。若格日勒敢动手,我也不能坐以待毙。

    “不用担心,这里还轮不到她撒野。”耶律石换了一套紧身衣,不过在韩素馨的眼里,怎么看都有点女性化的味道。

    “你为了我宁可得罪公主,为什么?”韩素馨问道,她很想知道耶律石到底在想什么。她不觉得自己什么地方让耶律石欣赏的足以开罪公主。

    耶律石嘿嘿一笑,错步走过来,一把抓住她的手,目光柔软,嘴唇轻轻抖动:“因为我就这样。”

    好吧,我相信你这个不是理由的理由,韩素馨无奈,知道从他的嘴里得不到什么信息。但至少知道,耶律石不会让公主欺负自己,这就足够了。

    “你跟着我一起去。”耶律石说着,将她的手抬起来,轻轻的吻上去。

    韩素馨吓了一跳,急忙抽出手,脸色绯红的瞪了他一眼,说道:“爱你去你,我才不去,我和公主不对付。没看到她要杀我的眼神么?我才不愿意让她时时刻刻看着我不顺眼。”

    耶律石眉头微微一皱,笑了笑,说道:“那你还是呆在这里,只要不离开毡房百米,没人敢靠近。”

    韩素馨松了一口气,其实她更不想和耶律石靠的太近,这个人男不男,女不女的,会让人有些膈应。还是沈星像个真正的男人。

    她情不自禁的又想起了沈星,脸上不由自主的展现了笑容。

    “你在想男人?”耶律石古怪的看着她。韩素馨被说破,脸色微微一红,瞪了他一眼,很大气的说道:“是啊,我对你说过我,我已经有了相公,想他难道还不对了?”

    耶律石挑起眉头,伸手抬起韩素馨的下巴,悠悠问道:“你男人还有我这般潇洒如意么?有我这般有权势么?有我这般护着你么?”

    韩素馨向后退了一步,拉开距离,张了张口,却又说不出话来。沈星确实不如他潇洒,整日里都绷着脸,就像别人欠了他多少钱似得。也没他这样领着千军万马驰骋草原。不过,沈星用他独特的方式护着她,虽然有些不敢回首,但那种近似刻薄的护持,现在想来却多了几分温暖。

    “他很好。”韩素馨无法辩驳,无可奈何的说道。沈星,等你知道我的身份后,我一定要加倍的让你爱护我,将以前失去的都补回来。不过,你会不会移情别恋了呢?那个女人是谁呢?

    听着韩素馨言不由衷的话,耶律石冷冷一笑:“你现在是我的人,想别的男人就是对我的亵渎。若你再我面前如此模样,我必定要杀了他,不管他是谁,在什么地方。”

    韩素馨脸色顿时煞白,她真的怕这个人发疯。前几日的画面又浮现在她的面前,不仅哆嗦起来。

    “好了,我要出去了。”耶律石走到门口,回头又说道:“做点女人该做的事,我可不希望我的女人很懒。”

    我才不是你的女人,韩素馨嘟囔着。看着毡房里有些凌乱,只好收拾起来。至于耶律石和格日勒到哪里去狩猎,才不关自己的事。收拾了半个时辰,她觉得很无聊,走到耶律石那边睡榻上,看到一叠叠的书籍摆放的整整齐齐。

    她随手翻了几本,居然都是大宋出版的儒道学说,还有兵法要诀。每一本书里都有注解,显然是耶律石写的。他看的很认真,有些词句都勾勒出来,加以解释。

    他居然如此认真,倒是看走眼了。这个人心思细腻,武功高强,又统领重兵,韩素馨真怕与大宋打起来。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她找了一本野史细细看起来。

    “贵人……”韩素馨正看的困倦时候,一个婢女走了进来。韩素馨眉头一皱,耶律石的毡房是不允许别的女人进来的。就连格日勒,也只是在门口站着,不敢进来。

    “什么事?”韩素馨淡淡问道。

    那婢女恭敬的跪下,然后说道:“刚刚捉到几个宋人,身上有书信,因我们都不识汉文,听闻贵人是南朝过来的,请贵人相助,看看写的什么。”

    韩素馨嗤笑,说道:“既然是书信,恐怕涉及军事机密,我怎么能看?还是待大将军回来再说,否则出了什么干系,我可担待不起。”

    那婢女微微诧异,心中惊讶,没想到这个女人心思如此缜密。若诳不出她,就不好下手。

    “贵人想必是误会了。那书信估计是家书,我们就想学学汉文,还请贵人帮忙。”

    “既然是家书,又有什么好看的。”韩素馨不为所动。她隐隐觉得这女婢有问题,好像就是奔着自己来的。想到格日勒临走时的神色,就立即明白了。虽然不知道格日勒想什么花招,只要自己不出去,她又能怎样?

    女婢愕然的看着韩素馨。她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莫非察觉出什么?必须要她出去,否则公主不会饶了自己。

    “贵人,您还是去看看吧,说不定是送给你的呢?”女婢神色有些焦急。

    韩素馨心微微一动,有这种可能吗?她冷哼一声,说道:“我父母早亡,哪里有什么亲戚,休要胡说。退下去,我困倦了。”

    女婢见韩素馨油盐不进,差点就翻脸了。她忍着退了出去,外面另一个女婢见她无功而返,瞪了一眼。

    “公主交代的这点事都做不好,要你何用?”

    “都是奴婢的错,求公主凯恩,奴婢是在诳不出她来。”

    “哼,说你没用,就真是没用。用这个……只要你做了,你的父母,你的部落有公主护着,你就不用担心了。”女婢从怀里掏出纸包。

    那女婢脸顿时发颤,她绝望了。若再此时毒害韩素馨,她的性命哪里能保住?但若不去做,公主也不会饶了她。她的家人和部落都在公主一念间。她的部落很弱小,她不敢赌,只能堵上自己的命。

    颤颤的接过纸包,她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而去。

    韩素馨脸色阴沉下来。方才女婢出去后,她就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倾听,没想到这二人居然敢谋害自己。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客气。不给你格日勒颜色看看,还真当自己没有还手之力呢?她回到榻上,装作睡熟的样子。不一会,那个女婢走了进来,提着茶壶。

    “贵人,时间不早了,您吃点东西。”女婢脸上带着浓浓的死气,别说心细的韩素馨,就是随便一个人都能看出来她不对劲。

    韩素馨默默的看着她,这个女人活不久了。她不会同情这个女人,只要想害自己的,她都不会手下留情。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