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谋嫁最新章节 > 谋嫁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将军的过去

第一百二十二章 将军的过去

作品:谋嫁 作者:唯女德馨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一双修长眉毛挑动,传说中的耶律石竟然会是这等模样。而且说起话来还很斯文,就是语气有些让人不舒服。

    被耶律石如此一问,韩素馨不知道怎么回答,一直缄默不语。

    “据说你是大宋三殿下的女人?”耶律石见她不答话,也不在意,修长的手指夹起还有余温的羊肉,用手轻轻一丝,慢慢的放进嘴里。

    他的吃相简直斯文到了极点,就算大宋女子也不如他的样子好看。

    真个是妖孽啊,韩素馨真的很无语。

    慢条斯理,肉丝细细的撕下来,放进嘴里细嚼慢咽,耶律石就像品尝美食一般。尤其他的那双修长的手指,比女人的还白嫩。

    韩素馨实在看不下去了,她觉得自己不像个女人了,尤其在耶律石的面前。

    “如果是,你会送我回去么?”韩素馨小心翼翼的问道。这个不男不女的人,会不会将自己送回去?在这里,她的人身安全没有保障,尤其是不知道对方性子的情况下。

    传说也未必是传说,万一耶律石有个什么古怪性格,下一刻就杀了自己呢?还有,那个辽人公主一看就不是好相处的,嫉妒心似乎也很强。

    她毫不怀疑,一旦自己做出与耶律石亲近的举动后,格日勒必会将自己五马分尸。

    耶律石忽然眨眨眼眼,本来就狐媚的眼睛更显得秋波荡漾,让人眩晕。他的眼睛有一种神采,就像过电一般,让人全身毛孔都会松弛。

    没来由的,韩素馨忽然觉得心跳加速,脸上发烫。不好了,这家伙不会施展媚术吧。随即她又笑了,我现在的身份,又有什么资格让他对自己另眼相看?

    “你居然还能笑?”耶律石眼睛眯了起来,嘴角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实在受不了了,这家伙简直笑起来比女人还女人。韩素馨一个脑袋两个大,难道他是狐狸精转世?还第一次见到男狐狸精啊。

    “还没有一个女人敢在我面前露出笑容,当然她除外。”耶律石撑开一条腿放在榻上,另一条腿蜷缩,左臂撑在榻上,右手端起镶金酒壶,细线般的酒水落入他的口中。

    这画面就像天上的神仙作乐一般,看的韩素馨有些痴呆。

    “对了,你方才问我什么?”耶律石用宽大袖子擦了擦嘴,舌头舔了舔嘴唇上余留的酒液,转头看向韩素馨。

    韩素馨一时失神,回转头来,立即小心的说道:“我现在是你的奴婢,可我也想回家,若你能放我回家,三殿下必定会重重谢你。”

    没办法了,只能先骗过他再说,不知道能不能骗过他啊。她的心里极其紧张,希望老天保佑,他会相信我的话。

    她的双眸期待的看向耶律石。

    “你先去洗个澡,然后换套干净的衣衫,昨日匆忙,没给你换的利索。”忽然,耶律石说道。

    韩素馨微微张口,不由自主的看向自己的衣衫,也忘了刚才说的话。

    衣衫是他换的?岂不是被他看了个赶紧?她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

    耶律石眉头微微一皱,眉眼一蹙,说道:“还不曾见过有女人对我如此神色。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恨不得扑进我怀里,你却嫌弃我了。放心,我见过的女人如星星一样多,虽然你姿色不逊于格日勒,但我还是没兴趣。”

    “没兴趣就好,没兴趣就好。”韩素馨拍着胸口,脑袋一片混乱。

    耶律石嘴角抽搐不已,他不知道该恼怒还是该笑。这样的女子,真的少见。大辽国,还没有哪个女人见了自己不神魂颠倒的,可这个女人居然敢当面无视我。

    耶律石忽然升起一股征服的**,这个世界还没有他征服不了的。

    “你不怕我?”耶律石似笑非笑的问道。

    韩素馨猛然抬起头,心中才升起恐惧来。刚才那话岂不是得罪了此人?她的脸色微微一白,心中万千思绪轰然而发。若被他看了身子,自己就不算清白之躯了,日后又怎好见沈星?

    她忽然有种想要自决的冲动,死死的咬着嘴唇,她的目光再次看向耶律石。

    耶律石心猛然一颤,他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丝绝望与决绝,暗叫一声不好。

    韩素馨向前一步,抢先将羊肉架上刀提起,然后冲向耶律石。耶律石脸色微微一沉,冷声一声,身体弹跳,左手猛然探出,瞬间抓住韩素馨的酷腕。

    韩素馨顿时觉得一股大力抓在她的手上,手劲一松,刀顺势而落。却又见一只手探出,将刀稳稳捏在手里,然后逼在她的脖颈上。

    完了,真的要死了,沈星,我们来世再见,我还会等你!

    一行清泪慢慢流下来,眼睛缓缓闭上,等着命运的裁决。

    耶律石脸色阴沉,刀眼看划在韩素馨的脖颈上,却在这一瞬间停下。韩素馨的脖颈上有一条淡淡的血印,若再快一点,怕就没命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韩素馨那双颤抖的眼皮,还有顺流下来的泪水,耶律石的心轻轻一颤。

    他忽然想起往事,想起那个最终死在自己手里的女子,也曾经如此绝望的流着泪向自己告别。那是他心中的痛,忘不了的阴霾。

    他一直不敢想,不敢去想,也从未忘记。

    花古古,他曾经想要拥有的女人,他曾经没有办法保护的女人,为了他最后挡在身前的女人。

    血还是在流,与泪水混在一起,画面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沉重。

    呼吸声慢慢的粗壮,青筋绷起,耶律石的双眼从红色变成了紫色,充满血,仿佛暴力的野兽。

    “啊……”一声如同野兽般的吼叫从耶律石的喉咙中透出。

    韩素馨脸刷的一下变得惨白,难道我已经死了?

    她惊恐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双几乎没有白眼仁的眼睛,仿佛一头野兽在咆哮,要将她撕裂。她来不及想自己为什么没死掉,在惊恐之下,向后退了两步。

    狂吼的人没有追上去,而是疯了一般冲出了大帐,接着就听到一个人惨叫,不是耶律石的。

    不知道为什么,韩素馨很想追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惊恐的捡起地上的刀护在胸前走了出去。

    又是一声惨叫,韩素馨站在门口,全身透透的凉意,就像站在修罗战场一样。

    那野兽抓住一个路过的女人,疯狂的用嘴撕咬。韩素馨没见过野兽咬人,就算见过,恐怕也没有现在这般让人手足发愣。

    鲜血从女人的脖子上流出,一块肉皮被撕咬而下。那女人还没死,但却在惊恐之下,忘记了叫喊,忘记了推搡。

    直到那个女人软软的倒下,耶律石死死的抓住她的脖子,双眼迷离起来。

    他……真的会吃人,这不是传说!

    韩素馨觉得双脚发软走不动路,身上的肉好像都不是自己,她的身后似乎随时都有一张嘴在等着她献上脖子。

    “死!都要死!”耶律石喘着粗气,沾满血的嘴喷出血沫,如同恶魔重生。

    忽然,耶律石转过身来,目光直透韩素馨的魂魄。他嘿嘿一笑,手舞足蹈的冲过来,抓向韩素馨。

    心跳快的就要爆了,双腿打摆几乎要瘫倒在地上。

    我不要死在这里,不要死在他的嘴里。韩素馨默默的念着,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反手一巴掌打过去。

    “啪……”耶律石的脸上多了一个巴掌印。

    耶律石猛然一震,茫然的看向韩素馨。韩素馨紧张的要死,反手又是一巴掌。

    远处冲过来的兵卒看到这幅场景,惊愕的不知所措。一个卑贱的女人竟然在打右将军,而且毫不留情。

    一个亲卫脸色巨变,怒吼一声,持刀向韩素馨冲来。

    “滚!”忽然,耶律石吼道,那亲卫吓得连连后退。

    而韩素馨因为过度紧张,大脑猛然一涨,双眼微微一翻,强大的支撑力瞬间倒塌,整个人摔倒在地上。

    草原的夜晚格外爽朗,天空也格外明亮。数不清的星子摇摇摆摆,仿佛随时会掉下来。

    一盏油灯晃荡,床榻上躺着一个人,紧紧的逼着眼睛。床边负手而立的耶律石,脸色极其难看。

    大帐外面,格日勒脸色也极其惨白,她不敢进来。她没想到传说是真的,可她又不想放弃。

    只有嫁给耶律石,才能保证她们家族的兴旺,她背负的不单单是对耶律石的喜欢,还有家族的重任。心底里来说,她更喜欢耶律石。

    即使他变成了那副模样,我也会对他不离不弃。格日勒默默的想着,看到床榻上女人时候,脸色又阴沉起来。

    他为什么那么在乎她?一个南朝的卑贱女人,就像蚂蚁一样,为什么还要在意她?

    心被狠狠的刺痛,门边的角帘被她硬生生的扯下来。

    我不信耶律石会喜欢她,绝对不会。

    修长的手指抚摸在韩素馨的脸上,一寸一寸的摸到她的耳根。耶律石静静的坐着,嘴角带着微笑。手触摸在自己的脸上,这女人打人还真的不心慈手软呢。

    他很开心,多少年了,没有人打过自己。不是他作践,而是因为花古古也曾经这样打过他。那时的他还是一个少年,还是一个没什么志趣的少年。

    因为他的长相,所有人都嘲笑他,都玩弄他,甚至还有人想将他收做禁脔。

    所以,他后来……杀了他们!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