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谋嫁最新章节 > 谋嫁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章 密语
    刘氏身子一轻,激动的冲老祖宗点头。黄氏和李氏微微含笑,却不说话。这个时候,她们也不打算替刘氏说话。黄氏心里还想给杨氏这堆柴上加把火,可苦于没有有力证据反击刘氏。

    也不知道谁做的局,让人看不清楚。哪怕有一丁点的证据对刘氏不利,黄氏都会站出来。

    没有把握,黄氏不会轻易出手。韩素馨也瞧出其中不对劲,她更是不知道这场变故到底针对谁。

    明面上看起来对刘氏不利,可却没有十足的证据指向刘氏。难道是针对大房?这就更没有道理了。

    一团迷雾,让众人晕头转向。

    “起来说话,成何体统。”老祖宗瞪了杨氏一样。

    老祖宗身上高位者的气势让杨氏神色一缩。两个婆子松手,杨氏快速爬起来,然后跪在老祖宗的面前,一脸的泪痕。

    “老祖宗,您可要给我做主啊。枫儿死……”

    “且到一边去。”老祖宗冷冷说道。杨氏身体一哆嗦,不敢再讲话,站到了黄氏一边。

    老祖宗有意无意的看了杨氏位置一眼。黄氏急忙推了她一把。杨氏醒悟了一般,低着头站到了刘氏一旁。刘氏恨恨的瞪着她。

    “枫儿的尸体可检查过了?”老祖宗有条不紊的问道。

    “老夫人,奴才检查过来,确实是落水无疑,并无被人杀害的痕迹。”管家低声说道。

    “也可能是被人推进去的。”杨氏急忙说道。但看到老祖宗脸色,急忙又低下头。

    “既然是失足落水,就不用再查了。杨氏,沈枫之死,老身也难过,毕竟是我沈家的儿郎。但无根无据的,且不可乱说话。此事到此为止。”老祖宗淡淡说道,忽然脸色一拧,胸口剧烈起伏,一口血喷了出来。

    “老祖宗……”众人惊呼,现场顿时乱了。黄氏等人手忙脚乱,沈星跨步过去,一把抓住老夫人,然后背起来,大跨步的向外面跑去。

    韩素馨也吃惊不小,急忙跟在后面小跑。黄氏转头说道:“你留在家里,小心被人利用。”

    停住脚步,韩素馨不知道黄氏指的是什么,但觉得今日之事真的有些古怪。杨氏死咬刘氏,而老祖宗又直接替刘氏说话。

    按理说,老祖宗既然不喜欢刘氏,借此机会将刘氏抹去就是了,为什么又轻描淡写的就过去了?

    杨氏落在后面,见韩素馨回转,踌躇几下,便回去了。韩素馨回到客厅,见沈枫的尸体还摆在那里,心微微一凉。沈家的子孙,也不过如此,死了也就被人遗忘了。

    叹口气,韩素馨对留下的几个家丁说道:“送到后院里,好生的看管,待众位夫人回来再定夺。”

    说实话,她真的不喜欢沈枫。可如今看到一具尸体,又觉得人的生命真的很可怜。说死就死了,而且还是这般小的年纪。

    若说沈枫自杀,她真的不信。她可以打赌,如沈枫这般喜欢钱财的人,不良嗜好那么多,绝不可能什么都不贪图就自杀。

    家丁将沈枫的尸体抬走,韩素馨刚要走,忽然一顿,为什么她不在这里?莫非是悲伤过度?或是因为担心老祖宗而忘了?

    有什么事比自己的孩子还重要?韩素馨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又想不起来。

    低着头默默的前走,脑海里回旋的东西始终抓不住,让她有点焦急。到底是什么呢?

    大树后面,一双眼睛感激的看着韩素馨。没有任何人去关心那具尸体,唯有韩素馨关心了。

    “少奶奶小心。”流云惊呼一声,抢着前来。韩素馨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差点碰到树上。

    “少奶奶,您没事吧。”流云关心的问道。

    韩素馨摆摆手,刚要说话,就看到前面的花丛,忽然神色一震。想到了,我想到了!

    就是这里,当初杨氏殴打沈枫,将一根针插进沈枫脑袋上的地方。

    杨氏虐待沈枫,沈枫偷了二房的东西,杨氏代为受过,最后的时候才交代沈枫之过错,接着沈枫被罚进柴房,杨氏并未过度关心。今日沈枫死去,杨氏虽然很悲伤,却没有扑在沈枫的身上。直到最后老祖宗吐血,杨氏也未曾过来看沈枫的尸体……

    这一连串的迹象表明……杨氏和沈枫并不亲近,一切都是在装。

    对,她就是装,装的很疼爱沈枫。可她又为什么装呢?难道是……韩素馨脸色一变,想到了一个不敢想的想法。

    如此推测,若三房都没有谋害沈枫,那么最有可能谋害沈枫的就剩下两个人。一个是蓝媚儿,但蓝媚儿似乎不可能。

    她忽然又想起沈枫被关进柴房时候,蓝媚儿的神色。莫非蓝媚儿与沈枫也有什么关联?那神色才是疼爱吧。对,当时没有仔细去想,想在想来,蓝媚儿的神色才是对亲人的疼惜之色。

    如此再推测,那么凶手就剩下一个……杨氏,杨氏才是罪魁祸首。

    可杨氏到底又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讨好大房,一举干掉刘氏?

    这个法子不是不可能,但总觉得哪里又不对劲。

    杨氏为什么不与大房商量,以她如此莫须有的罪名,对刘氏根本就构不成威胁。最多让刘氏烦躁罢了。想到最后,韩素馨感觉自己被绕进去了。但她觉得自己接近了真相,杨氏的嫌疑最大。

    至于老祖宗,恐怕因找不到证据证明是谋杀,还不如一了百了。

    哎,一个可怜的孩子,只不过犯了一点错误,就这样白白丢了性命。

    回到院子里,韩素馨派了流云出去打探消息,不一会,流云回来说老祖宗缓过神了,要她过去。

    “老祖宗要我过去?”韩素馨诧异不已。

    流云点点头:“是大夫人叫奴婢过来的,少奶奶,您还是赶快过去吧。”

    顾不上收拾,韩素馨急忙向老祖宗的院子快步走去。

    老祖宗突然要见我,为了什么?难道老祖宗不行了?

    “快,快点。”韩素馨反而催促着,心里越发的不安。若老祖宗真的不行了,恐怕沈家要乱了。

    老祖宗院子里站满了人,各个神色焦急、悲切,尤其站在最前面的沈东云,眼眶里都是泪。沈星虽然站的笔直,但背影却显得萧瑟。

    韩素馨心猛然一收,难道真的……

    急切的快步赶过来,众人的目光看过来。黄氏眼神萧瑟的对韩素馨说道:“老祖宗让你和星儿进去。”

    当二人进去的时候,碰上刚刚出来的沈楠夫妇。看样子老祖宗挨个叫进去说了话。说什么话恐怕没人知道。

    苏氏冲韩素馨淡淡一笑,笑得很勉强。韩素馨点点头,跟着沈星走了进去。

    屋子里昏暗不少,床榻上斜斜的躺着一个人,用大棉被盖着。床榻下站着一个婆子,是陪了老祖宗一辈子的人。婆子偷偷的摸着眼泪,见沈星二人进来,端茶后退了出去。

    “祖母。”沈星低声叫着,走上前去,跪在榻前。韩素馨也跟着跪下。

    对于这位老祖宗,这半年也只不过见过四次,说实话,她很敬重。不论是当时因金康世家逼迫,还是因白龙寺的刁难,老祖宗都做的很公平,而且她身上的霸气让韩素馨折服。之前老祖宗单独叫了她与婆婆说了话,几乎就是临终遗言。

    如今恐怕就是最后一次说话了。

    “星儿啊。”老祖宗微微睁开眼。此时看去,老祖宗脸上已经没有血色,双眼深深的凹进去,脸上的皮肤仿佛脱了水一般,贴在骨头上。

    只不过一炷香的时间,竟然就成了这副模样。韩素馨深深的被震到了。她不是害怕老祖宗,而是怕自己也会变成这样。

    若将来自己变成如此模样,不知道自己的相公会不会对自己始终如一?

    没办法假设,也许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奶奶。”沈星直接称呼道,上前握着老祖母干枯的手,眼泪哗啦啦的流下来。

    “星儿,别哭,奶奶这辈子啊,活的值了。想当年啊,你爷爷与我,东征西站二十年,一辈子未曾有过嫌隙。你爷爷因我未曾取过妾室,他的情义,奶奶这辈子都感激他。”

    如叨叨絮絮过往,韩素馨默默的听着。老祖宗言辞里的暖意与欣慰,让韩素馨也感到暖暖的。

    “你五岁就离开家了,这些年吃了不少苦,为难你了。为了沈家,你背负的太多了。别怪你娘,都是我做的主……”

    “我的三个儿子里面,最没出息的不是你三叔,也不是你二叔,而是你爹爹。”

    沈星身体微微一抖,默默的看着老祖宗。韩素馨也诧异不已,不是说沈东桓将军当年名噪一时么?怎的在老祖宗的眼里成了最没出息的一个。

    “你爹爹当年是很厉害,可惜被名利冲昏了头脑,遭人暗算,这是他咎由自取。不过,这是我沈家的耻辱,不管如何,你一定要报了这个仇。仇人是谁我就不说了,想必你早就知道了。”

    “素馨,你过来。”老祖宗伸出手,韩素馨急忙跪着爬过去,握住她的手。手心里都是皱皱的感觉,让她想起当年逃荒的时候,娘的手也曾粗糙的蛰手。

    “老祖宗。”不知怎的,或许逝者长已矣,生者常戚戚吧,眼泪默默的流下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