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谋嫁最新章节 > 谋嫁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八章 狗咬狗一嘴毛

第五十八章 狗咬狗一嘴毛

作品:谋嫁 作者:唯女德馨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黄氏叫来汝香,低低的说了几句话。汝香匆匆走了出去。片刻之后,引着三夫人及沈明珠和沈浪过来。

    “大嫂,素馨。”李氏不知所来何事,打了招呼。韩素馨立即站起来让座,伺候在一旁。

    黄氏低头与李氏说着话,韩素馨便拉着沈明珠和沈浪说话。

    “明珠,你们可吃晚饭了么?”韩素馨拉家常的问道。

    说起这个,沈明珠和沈浪就是一肚子气,尤其沈浪苦着脸,恼怒的说道:“大嫂,莫要说吃饭,都一天了,我都没吃饱,现今还饿着。”

    韩素馨要的就是这个,心中暗道:这婆子真是嫌自己命长了,连沈家嫡子嫡孙都让饿着。就算老祖宗不收她,迟早会被这些小辈收拾了。

    “沈浪,我有个办法可以让你出出气,你愿不愿意配合?”韩素馨笑着问道。

    “大嫂,您说,只要能气死那老妖婆,我什么都愿意做。”沈浪立即说道。

    沈明珠也好奇起来。李氏听了黄氏一番耳语,目光奇异的看向韩素馨,笑了起来。

    “你这样……”韩素馨低头对沈浪说道。

    沈浪惊讶的看着韩素馨,然后看向自己娘亲李氏。李氏点头说道:“就按你大嫂说的办,我就不信了,这次还治不了她。”显然她也同意黄氏的想法,要一致对付老贼婆了。

    韩素馨笑道:“三婶娘,这叫一箭双雕。”

    李氏愕然,然后似有所悟,点着韩素馨的额头说道:“你这丫头,果然聪明,星儿娶了你,也不知道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

    韩素馨心中暗暗点头,谁知道他哪辈子修来的福气,估计上辈子有仇,让他来折磨我的吧。

    李氏带着一对儿女离开,黄氏也匆匆离去。

    到了夜里,沈星回来了,一脸疲惫,脱了鞋袜坐在床上。韩素馨倒了茶水,坐在桌边静静的等待。

    沈星疑惑,平常这丫头不早就睡了么?这是做什么?

    “你怎还不睡?”沈星还是问了出来。

    韩素馨神秘一笑,摇头不语。

    有阴谋,这是沈星第一感觉。莫非是这丫头算计自己?立即扫视屋子,但未发现任何异常。

    他干脆坐了起来,就这么看着韩素馨。韩素喜被他盯得有些发毛,干脆背过身子。

    “不好了!”一声尖叫响彻夜空,接着院子里传来凌乱的脚步声。

    来了!韩素馨双眸一亮,兴奋之色油然而生。这副表情看得沈星毛骨损然,这丫头要作孽啊。

    “少奶奶,不好了,四少爷昏厥了。”流云焦急的在门外喊道。

    “昏厥了?快,快去看看。”韩素馨立即起身,开门就往外走。

    沈星迟疑了一下,穿了鞋袜,也跟了出去,看这丫头到底搞什么鬼。

    几人匆匆向三房去,路上又碰上大夫人黄氏、二老爷及刘氏,不约而同的过去。三房此时哭声一片。

    李氏嚎啕大哭,沈明珠也大哭。沈东云铁青着脸,一言不发。

    “怎么回事?”黄氏第一个进来就问。虽然她脸上有焦急之色,但若仔细看,其实还带着点兴奋。

    话没说完,沈家人全部都走了进来,顿时挤满了屋子。只见床上躺着沈浪,脸色发青,眼皮抖动不已。

    “呜呜呜……我也不知怎么回事,下午还好好的,才说了一句话,小浪就晕了过去。”李氏哭着说道。

    “莫不是生病了?”刘氏疑惑的问道。

    “三婶娘,沈浪脸色发白,似乎不是什么病,而是饿的吧,他今日可曾吃东西了?”韩素馨挤进来,仔细的问道。

    李氏似乎想起什么,赶紧说道:“是啊,就中午吃了一点,还吐了,晚饭就送来一碗粥,他体贴明珠,自己没喝,莫非真是饿的?”

    说到吃饭,众人没一个好脸色的。就在此时,沈明珠扶着额头,脸色苍白的说道:“娘,我也有点晕。”

    韩素馨暗赞,沈明珠这一节可不是她构思的,这丫头倒是机灵。

    “看来是真的了,这两个孩子本来就小,体质弱,恐怕真是饿的。”黄氏思索的说道。

    沈东云听闻自己的女儿居然是被饿晕的,脸色青的不能再青了。有谁知道偌大的沈家,还有孩子饿晕的?

    正在此时,管事婆子听到风声走了进来,然后听到众人的谈话,脸色顿时黑下来,暗觉不妙。

    刘氏几人脸色也不好看,沈家嫡子嫡孙被饿晕,简直是笑话,被传出去,还能见人么?

    众人立即看向刚刚一脚踩进门的管事婆子。

    “你这个恶妇,竟然如此虐待我儿。”沈东云二话不说,上前一把揪住管事婆子的领口,恨恨的就是一巴掌。

    沈东云比沈东陵要小七岁,他五岁时随父亲去了京城,直到十几年后回来,对管事婆子照顾自己的记忆并不深刻,也就没什么感情。

    管事婆子也懵了,若真是饿晕的,自己麻烦就大了。别说沈家不会放过自己,就是普通老百姓的口水也会淹死自己,还要给自己一个欺主恶奴的名声。那时候,不用沈家人动手,那些对沈家忠心耿耿的下人也会虐死自己。

    想到这里,她打了一个冷战,急忙说道:“三少爷,老奴去请大夫过来查看。”

    听到叫大夫,韩素馨怎能让她如愿,否则就会穿帮,立即说道:“依我看,饿晕的人灌点水就会醒来,然后准备点吃的,细嚼慢咽就会好的。”

    黄氏与韩素馨对视一眼,然后也说道:“素馨说的对,饿晕的也不是什么大病,取水过来吧。”

    沈明珠似乎早有准备,一旁的丫鬟将一杯水递过来。

    李氏急忙灌了下去,沈浪悠悠的醒来,第一句话就是:“娘,我饿!”

    不用多解释,这孩子就是饿晕的。

    “老贼婆,你就是如此对待你的主子么?”沈东云干脆骂上了,他还没被人欺负到这副田地。就算刘氏对付三房,也没让人饿着肚子。

    沈东陵也沉下脸,虽然婆子是他曾经的奶娘,但恶奴欺主罪不可恕,喝道:“你还有话说?”

    管事婆子再有千言万语,此时也说不出一句来,心中紧张的要死。

    刘氏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顿时高兴不已,终于可以搬倒这贼婆子,将别院控制在自己手中。

    “哼,想不到你拿着沈家的俸禄,却想谋害主子,罪大恶极啊。”落井下石就是刘氏的拿手好戏,迫不及待的说道。

    婆子知道事关重大,就算有老祖宗做靠山,也保不住自己。老祖宗难道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孙子饿死而放过她?

    孰轻孰重,她还是懂的,噗通一下,就跪在地上。

    “三夫人,此事老奴根本不知啊。”

    “你还抵赖,克扣晚饭莫非也是那些厨娘的主意不成?”刘氏喝道。

    “二夫人,请给老奴一点时间,待老奴查明,一定给您和三夫人一个交代。”婆子磕头喊道。

    韩素馨也没想到这婆子居然会如此狡辩,推倒别人身上倒是一个不错的脱身之计。

    众人谁不知是她暗中指使,但被她如此一说,反而不好定罪了。因为谁也没证据证明就是管事婆子指使的。

    “胡说,你管这院子,还有人敢私做主张不成?”李氏喝道。

    韩素馨暗叫不好,李氏这话问的一点水平都没有。

    果然,婆子喊冤说道:“三夫人明察,必定是有人私做主张,老奴一点都不知情,待老奴细查之后,必定严惩不贷。”

    三夫人愕然,发现真的没办法给她定罪。黄氏眼皮跳了跳,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如此轻而易举的就漂白了自己。

    “口说无凭,将厨娘和丫头婆子都叫进来问问就知道了。”刘氏阴笑,既然你抵赖,我就让你哑口无言。

    韩素馨一脸惊讶,果然还是刘氏狡猾,如此快就想出了对策。但她并不乐观,既然婆子掌控别院这么长时间,手底下必定是她的心腹,想要问出点什么,恐怕不容易。

    很快,十几个丫头婆子被赶了进来。

    “各位夫人,我们三个是厨娘。”一个微胖的妇人紧张的说道。

    “说,是谁指使你们做这么点饭菜的?”刘氏冷着脸问道。

    那妇人身体微微一颤,低头说道:“禀告夫人,因午饭过量,下午食材不够,所以就减少了分量,奴婢有罪,求夫人原谅。”

    说着,三人跪在地上。

    刘氏脸色难看起来,总不能因为这个处罚这些下人吧。

    “你们要说实话!否则沈家的家规可不是吃素的。”刘氏恶狠狠的说道。

    管事婆子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紧张之色全然消失,一脸平静。

    “夫人,您此话说不妥。虽然这几个奴才克扣了饭食,但并未私吞,且是为沈家着想,您不能责罚她们,寒了众奴才的心啊。”管事婆子胆子大了起来,但语气再没有之前嚣张。

    “哎,依我看,此事也不能全怪这些奴才,既然管事婆婆管教不严,应领此罪,弟妹,你觉得如何?”黄氏淡淡说道。

    “此事我不同意,我儿都快饿死了,莫非就如此揭过去?”沈东云喝道。他自然还不知道这是韩素馨设的计。

    “我也觉得不妥,此事必要严惩,否则人人效仿,我沈家颜面何存?”刘氏铁了心要搬倒管事婆子。

    “我倒是有个主意,不知各位长辈是否听听。”韩素馨站出来说道。

    众人看向她。沈星站在不远处,对着这丫头微笑,看来是这丫头做的一场好戏。

    “既然管事婆婆管不了下人,就放手吧,二婶娘一向公平带人,深的老祖宗喜欢,就由二婶娘辛苦一下了。这些丫鬟婆子虽没有大恶之举,但连主子都照顾不周,各打三十大板如何?”韩素馨笑着说道。

    刘氏顿时心中一喜,正中下怀啊,不由得看了韩素馨一眼,越看这丫头越顺眼。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