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谋嫁最新章节 > 谋嫁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四章 大嫂威武

第五十四章 大嫂威武

作品:谋嫁 作者:唯女德馨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韩素馨叫喊一声,脸色凄苦,像是心疼什么东西。沈明珠直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跑过来将流珠狠狠推开。

    流珠也傻眼了,方才怎就没看到脚底下有东西啊。

    一枚金钗被踩断,沈明珠像宝贝一般的捧在手里心疼不已,冲着流珠喊道:“你赔我的金钗,这可是老祖宗送给我的。”

    流珠惊出了一身汗,只看那金钗雕琢,就知道价值不菲,上面那颗闪闪发亮的红色宝石,就是卖了自己也不够还的啊。

    她脑子一蒙,啥也不敢想,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叫喊道:“不是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在我的脚下,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说的有些语无伦次,韩素馨和沈明珠对视一眼,露出会意的笑容。

    “你不是故意的?都踩成这样了,拿银子来。”沈明珠对流珠着实生气,伸手就要。

    流珠大汗淋漓,心中恐惧,忽然明白,这是大少奶奶和二小姐故意挖的坑啊。可她能说什么,说两个主子故意陷害自己?说出去谁信啊。

    怪不得刚来的时候左眼皮跳个不停,原来是这样。但不管如何,金钗是自己踩碎的无可辩驳。若让自己赔的话,说什么也赔不起。

    “大胆流珠,敢踩坏二小姐的金钗,你可知罪?”韩素馨喝道。心中也是惋惜,这本钱下的有点大了。不过,若不下大本钱,还真的没法下勾。

    流珠心下镇定,管事婆婆一定会管的,只要婆婆来,主子又能如何?她抬起头,说道:“大少奶奶,不关我的事,是有人陷害我。”

    “哼哼,还不关你的事,莫非是我故意放在你脚下不成?还是说二小姐陷害你?”韩素馨冷冷问道。

    流珠有千言万语也说不出一句来,看到韩素馨身后的汝香二人,立即喊道:“二位姐姐,你们可要给妹妹作证,妹妹真的不是故意的。”

    汝香默然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你踩坏了二小姐的金钗,我会如实禀告大夫人和二夫人。”

    流珠闻言,一屁股坐倒在地,知道这次完了。没想到才一个照面,就栽了一个大跟头。她现在忽然升起无边的恐惧。现在才明白,为什么二夫人惩罚胖丫鬟,大少奶奶确实手段高明啊。

    “呜呜呜……小姐。”一个哭泣的声音传来,小丫鬟哭着鼻子跑进来,小手举得老高,手上全是血泡,令人惊恐。

    “你……该死的,你这个贱婢,居然如此对待我的丫鬟。”沈明珠哪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恼怒至极的她也不顾平日的温顺,上前对着流珠就是一脚。

    沈明珠气坏了,也憋屈怀里,终于发泄了出来。

    流珠被踹翻在地,立即喊道:“婆婆救我!”

    “老奴见过三少奶奶,见过二小姐。”管事婆子的声音远远传来,似乎有些迫不及待。话音落下,一个人影焦急的走了过来,身后跟着几个丫鬟。

    这下齐活了,都来了。

    “婆婆救我。”见管事婆子来了,流珠连滚带爬的跑到管事婆子身后,一脸毒恶的看向韩素馨。

    “婆婆怎的来了?”韩素馨惊讶的问道。

    管事婆子淡淡一笑,细细的看着韩素馨,果然有点手段啊。

    “老奴听闻这里有些争执,特意过来看看。”管事婆子淡淡说道。

    该不会早就藏在此地吧。韩素馨微微一笑,说道:“既然婆婆来了,您老是这里的管事,就请您做主吧。”

    管事婆子一愣,本以为韩素馨会发难,却没想到一脸笑意的将球踢给了自己,心下一沉。

    “不知发生了何事,老奴想问个清楚。”管事婆子暗暗思索,这位大少奶奶看来早有准备。

    “她踩坏了我的金钗,这是老祖宗送给我的。还有,我的丫鬟被她欺负成这样,您老可要给我做主啊。”沈明珠哭喊道。

    说着话,门口影影绰绰的又来了许多人。

    三位夫人快步走了进来。

    “发生了什么事,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刘氏直接呵斥道。

    韩素馨站起,向三位夫人见礼,那婆子见了三位夫人,只是象征性的弯腰。没想到这婆子这般托大,倒好好好脱她一身皮。

    韩素馨从来不主动欺负别人,但别院这边显然成了管事婆子的天下,那些丫鬟婆子不将主家看在眼里,成何体统。再一个,她也想立威,省的有人来欺负自己。

    “娘……”沈明珠很合适宜的哭着冲进三夫人的怀里,然后泪眼朦胧的将过程说了一遍。

    三夫人当即脸色就黑了,阴沉的看向流珠。

    流珠没想到引来了沈家三位夫人,吓得小脸惨白。

    “娘,我正巧让管事婆婆做个了断,这丫头是她的人,想必不会徇私枉法吧。”韩素馨淡淡一笑。

    管事婆子脸色一沉,目光灼灼的看向韩素馨。没想到自己没出手,这位少奶奶先出手了,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这件事很显然是流珠的错。虽然她觉得有蹊跷,但没人能为流珠作证。

    “好个狠毒的丫鬟,如此毒恶,怎能留在我沈家。若不是素馨发现的早,还不知这丫头会不会害死我女儿。”三夫人恼怒这些下人对三房不敬,语气无比凌厉,干脆把话说死。

    流珠浑身一抖,若说害死主子,她还没那个胆子。

    “我没有,流珠不敢。”流珠忽然发现,今日的形势对自己极其不利。就算有管事婆婆护着,也难逃处罚。

    管事婆子脸色更难看,韩素馨让她处理,明摆着不能偏私。虽然暗地里她对别院拥有无可争议的权利,但在沈家人面前,她什么都不是。若三位夫人联合起来,就算老祖宗也无可奈何。

    “混账东西,连主子的人和东西敢碰。来人呐,将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给我打。”管事婆子喝道。

    “婆婆,奴婢是冤枉的,奴婢愿意赔二小姐的东西。”流珠急忙喊道,若真的被打,就是自己这身板,恐怕也挨不了几下。

    “赔东西就算了?你嚣张跋扈,连主人都不看在眼里,还敢求情。大嫂,二嫂,若家里都是这种下人,以后还如何做?说不得哪天给咱们喂了药,如何死的都不知。”三夫人恼怒不已,心中已经下定了决心,就算打死流珠,也要她生不如死。

    护女心切,人心往往就偏激起来。韩素馨知道不用自己出手了。

    这一番话,将大夫人和二夫人惊出了一身冷汗。虽然她二人觉得下人不大可能下药害人,不过谁也真的不敢保证。这些下人不是她们亲手**的,也许……也许有这种可能。

    “这样的丫鬟,死了也干净!”二夫人突然说道。

    “罢了,我没意见。”黄氏淡淡说道。

    管事婆子脸色难看起来,三位夫人居然联手了。她扫了二夫人一眼,心扑腾扑腾的跳个不停。二夫人这是报复我啊,若我反对或者作弊,二夫人定然会向老祖宗说我的不是。

    阴沉着脸想了片刻,咬咬牙,喝道:“将这不知尊卑的贱婢乱棍打死。”

    流珠顿时懵了,竟然打死?就算她犯了错,也也不至于死啊。

    众人面面相觑,管事婆子直接就下达了处死的决定。二夫人冷笑连连,三夫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几个凶恶的丫鬟立即扑上来,将流珠死死按住。流珠脸色煞白,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没想到自己最为依仗的婆婆居然下了这样的命令。

    “婆婆,你不能杀我,我不要死……”流珠撕心裂肺的哭喊。

    “给我拉出去,吵死了。”管事婆子冷冷说道,脸上毫无怜惜之意。

    韩素馨都觉得心中发寒,这是怎样一个人,连一点人性都没有。

    三位夫人都默不作声,大夫人知道这婆子嚣张,既然韩素馨布了局,自然不会破坏,也让着婆子领教厉害。二夫人冷眼看着,暗暗欢喜,说实话,此刻她有点喜欢韩素馨了。虽然沈家由她掌控,唯独这个别院她插不上手。三夫人就更不用说了,恨不得立即将流珠处死。

    沈明珠暗暗佩服自己的大嫂,简直太厉害了,轻而易举就将流珠拿下了。

    管事婆子本想以进为退,有人求情,却没想到沈家这几位夫人竟然同时默不作声。

    “等等……”韩素馨忽然喊道。

    管事婆子欣喜不已,流珠听到韩素馨的喊声,顿时喊道:“大少奶奶,只要您放了我,我为您做什么都可以。”

    众人目光看向韩素馨,不知道她什么意思。

    “对了,金钗还有这小丫头手怎么办?”韩素馨问道。

    管事婆子脸色一寒,还以为韩素馨要求情,没想到是这样。人都快死了,居然只惦记那点小事。

    韩素馨淡淡一笑,然后退后。她就是要让众人知道,她发狠的时候,也能更狠,别让人来欺负我。

    她就是想保护自己,别无想法。

    “此獠是我教导不严,东西老奴赔了。”管事婆子淡淡说道,口气之大,让人心生恶感。

    沈家的各个管事婆子虽然俸禄丰厚,可若要拿出几百两银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此可以看出,管事婆子贪赃了不少,还敢明目张胆的炫耀。

    “好了,没事了。”韩素馨转头不语。

    沈明珠的贴身小丫鬟感激的冲韩素馨点头,三夫人赶紧叫人给她包扎。

    流珠绝望了,恨恨的看了韩素馨一眼,然后看向管事婆子,想要说什么,还是没说出来。她知道,就算说了,自己也难逃一死,还会连累家人。

    韩素馨很想留下她,说不定能从她嘴里掏出点什么东西来。可她没有这么做,一来是没法给沈明珠和三夫人交代,二来流珠也不是那种安分的人,恐怕不但不会感激自己,还会反水。

    流珠被拉了出去,接着就听到棍棒乱打的声音和流珠凄惨的叫喊声。

    “这种恶奴就该打杀了事。”刘氏笑着说道。今日韩素馨为自己出了一口恶气。

    大夫人笑笑,然后拉着沈明珠的手,说道:“你这丫头,遇上恶奴早就告诉你娘,也可以告诉我么。”

    一人一口恶奴,听得管事婆子脸色难看,说道:“各位夫人,老奴还有事,先行告辞。”

    黄氏点点头:“有劳婆婆了。”

    临走之前,管事婆子深深的看了韩素馨一眼。

    韩素馨知道这仇是结下了,不过她也不怕,除非管事婆子敢刺杀自己,否则动不了自己分毫。这就是主子与下人的区别。

    “好了,我也该走了。”刘氏笑着看了韩素馨一眼,心中也暗暗惊心,以后不能小觑这个侄媳妇了。

    帮沈明珠报了仇,三夫人对韩素馨更加热情,嘘长问短的说了好些话。沈明珠抱着韩素馨的胳膊,一个劲的眉开眼笑。心中暗赞:大嫂威武!

    等三房里去,黄氏才有机会说话。

    “你这丫头,有些鲁莽了。”黄氏说道。

    韩素馨淡淡一笑,拉着婆婆坐下。

    “娘,若不教训她,还以为咱们是下人呢。”

    黄氏点点头,赞许的说道:“你这丫头,做的事总是出人意料。你说的也对,这管事婆子嚣张跋扈了太长时间,就连你二婶娘都看不下去了。想必今日之事,刘氏也欠了你一个人情。”

    “这是为何?”韩素馨愣了一下,似乎与刘氏没什么关系啊。

    “你呀,看的不够深。你想想,管事婆子教导不严,哪里还敢再出幺蛾子。刘氏今日还为管事婆子不配合她而大发脾气,这下好了,管事婆子不得不尽心尽力了。”黄氏笑着说道。

    韩素馨恍然大悟,但心中还是有些担心。若那婆子阴奉阳违,就怕刘氏也没有办法。

    “好了,不说了,好好歇息吧。你二伯也来消息了,今日晚点会到,星儿也会回来。”黄氏临走前说道。

    沈家二老爷回来?沈星也回来了?她顿时觉得自己苦日子又来了。她忽然发现,沈星快成了她的魔障。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