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谋嫁最新章节 > 谋嫁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一章 祭奠
    淅淅沥沥的小雨从天而降,将整个金康朦胧在雨雾中。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南朝已去几百年,金康依然繁华,更多了几分华贵之气。

    一样贵气的车队,华盖被雨水滴打,缨络坠下莹玉,水滴如珠串滴落。

    沈家车队在泥泞的土路上缓行,压下深深的车辙印。寒气透进车轿中,哈出淡淡的寒气。韩素馨坐在轿子里,感觉手脚冰凉,将衣衫拢了拢。

    这样的天气,让众人苦不堪言。

    “少奶奶,您再加一层衣。”流云满脸的水渍,顺着脸颊淌下。

    “你快上来吧,外面太冷了。”韩素馨说着,用手帕替流云擦了擦,然后伸出一只手。流云感动不已,急忙摆手,慌乱说道:“奴婢不冷,不碍事的。”

    虽然这样说着,但脸儿还是有点发青。韩素馨依然伸着手,固执的说道:“莫要推辞,这雨看起来不大,但伤人,你若生病了,谁来伺候我?”

    虽是责备的话,但流云心里暖暖的。感激的点了点头,然后提起衣裙爬上马车。

    流苏年纪小,被留在家里。流云年纪大些,出门照顾主子。而且流云比流苏要细心些。

    “少奶奶,离老爷的墓还有十里地,怕一时半会赶不到,您躺着歇会。”流云尽量不靠近韩素馨。她身上衣衫大半都已潮湿,不想让主子感到湿哒哒的难受。

    流云取了枕头垫在她的身下。韩素馨闭上眼睛,双手放在腹部,默不作声。

    沈星没回来,各房也相安无事,极其平静。她难得惬意了好几天。说实话,她更喜欢这样的日子,若是有机会,就和小星哥哥一起在山村里盖上一间木屋,无忧无虑的生活。

    “嘶……”一声长叫惊破雨幕。

    马车忽然左右剧烈晃动,接着绕着打圈。

    “马惊了,快把马车全部扯开。”外面响起慌乱的叫喊声。

    韩素馨被晃头晕目眩,一不小心撞在车厢上。流云稳不住身子,一头扎在韩素馨的身上,疼的韩素馨倒吸一口凉气。

    “抓住。”韩素馨急忙喊道,一只手死死的抓住窗沿。一只手牢牢的将流云稳住。

    马车不转了,但却疯狂的跑起来。车夫大声急喝,试图拉住受惊的马。忽然一个剧烈的颠簸,韩素馨感到身子一轻,人仿佛飞了起来,头撞在车顶上,疼的她咧嘴惊叫。

    流云也撞的头晕目眩,脸色发白,死死的抓住韩素馨的胳膊。

    “车夫,车夫!”韩素馨焦急的喊着,头疼的要命,但必须要让马停下来,否则有生命危险。

    但车夫没有应声,韩素馨暗叫不好,一把撕开车帘,哪里有车夫的人影。怕是刚才的颠簸,车夫被甩了下去。

    马还在飞奔,韩素馨和流云惊得不知所措,只能抱在一起。

    后来飞奔而来几匹快马,沈东云和沈楠等人追了上来。

    “别怕。”沈东云喊道,甩鞭冲到惊马前面。惊马立即转弯,马车倾斜,韩素馨和流云滚另一旁。

    “小楠,你去另一边。”沈东云喊道。

    沈楠脸色铁青,咬了咬牙,一手按住胸部。那日沈星一拳,让他胸部隐隐作痛。他冲到另一旁,二人将惊马左右夹住。沈东云试图伸手拉住马绳,几次都没扯住。狠狠一咬牙,沈东云凌空跳起,落在惊马上,一手抓住缰绳,死死拉住。

    惊马嘶叫一声,缓缓减了下来,最后停下。

    韩素馨感觉全身都湿透了,吓出了一身冷汗。

    “没事吧。”沈东云轻声问道。

    “多谢三叔。”韩素馨惨白着小脸,惊魂未定的点点头,双腿有些发软,流云扶着她从马车里跳了下来。

    “小姐!”流云带着哭腔,摸摸头顶,竟然鼓起一个肉包。

    “上来!”沈东云伸手。

    韩素馨没有顾忌的拉着三叔的手,跳上马背。沈楠拉着马车,流云跟在后面向车队而去。

    “素馨,吓死我了,你没事吧。”黄氏急忙迎上来,浮现焦急之色,关心的问道。

    韩素馨摇头,说道:“娘,我没事。”

    “这马怎么回事儿?贱奴才,你是怎么赶车的?”另一边,刘氏训斥车夫。车夫也一头雾水,低着头任凭刘氏责骂。他也不知道马为什么突然受惊。

    “好了,好了,继续走吧,再迟就误了时辰,一会儿雨大了,连个歇脚的地方都没有。”黄氏挽着韩素馨的手,将她拉到自己的车轿中。

    摸着头顶的肉包,韩素馨吸着凉气。

    “疼么?”黄氏心疼的问道。

    “没事了,不碍事。”韩素馨觉得眼泪花在眼眶里转动,嘴上却不承认。

    一场事故,让众人小心起来。韩素馨看了一眼车夫和后面远远缀着的马车,思索了片刻,眼神跳动不已。

    刚才那是……她急忙将念头压在心底。

    “喝点水压压惊。”黄氏倒了水,微笑着递过来,韩素馨接过慢慢的咽下,心中嘀咕不已。

    韩素馨抛开心中想法,对于不对,日后定有计较,现在根本没证据。说实话,她隐隐觉得一直有一个人在暗中对付她。这不像刘晴芝的手段,不像齐云儿的针锋相对。这次更加隐晦,更加高明。她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到底哪里相似呢?

    “娘,为何今日出门?”既然说不上来,她只好抛开。后日才是沈尚书的祭日,今日出门似乎有点儿早。

    黄氏笑笑,自豪的说道:“你有所不知,东郊有一处皇陵,你祖父就葬在那里,这是我们沈家的荣耀。所以提前去,要先祭拜先帝,然后才祭拜你祖父。”

    韩素馨惊讶不已,问道:“先帝竟然葬在这里?”她的印象里,皇帝不都葬在京城外的八宝山上么?

    黄氏点点头,脸色有些怪异,低声说道:“这位先帝不同,你莫要打听,私下谈论也会定罪。”

    说的如此神秘,让韩素馨更加疑惑,莫非有什么故事不成?

    一路摇晃,终于到了一个小道观。刘氏派人去敲门,说了话,一行人顺利的进入道观之中。

    两个小道士煮了茶水,分送给沈家人。

    觉得身上暖和了不少,韩素馨站在门口,看着还在淅淅沥沥的小雨。

    “都吃点东西,别饿着。”黄氏和汝香过来,送来点心,几人围坐。二房及子女们坐在另一旁。三房四人也低声说着话,吃着点心。

    点心有点发潮,韩素馨吃了两口就觉得没味道,觉得心中恶心。

    “瞧那肚子,再有三个月估计就生了。”黄氏看向苏氏,羡慕的说道。

    韩素馨尴尬,黄氏就是说给她听的。她急忙低下头,将点心塞进嘴里。黄氏见韩素馨如此窘迫,觉得自己有些唐突了。

    “其实啊,这也不是什么为难的事儿。我知道星儿的心思,哎,这孩子我也管不了。不过,你既然嫁进来了,他也会好好待你。星儿心地其实不错的,你要主动些。”黄氏不知怎的了,忽然感慨起来。

    韩素馨低头含糊的嗯了一声,若黄氏知道她想要和离,会不会变脸?

    这事儿是剃头挑子两头都不热,两人都有各的打算。她和沈星说白了就是假扮夫妻,各取所需罢了。

    沈星以韩素馨为挡箭牌,挡住了其他女子,除非那些女子愿意做妾。但能配得上沈星的都是官家嫡出女子,谁愿意当妾?

    至于自己,嘿嘿,将把沈星当做跳板。苦恼的是,踩上去容易,想要下来就难了。

    那个坏蛋,总会欺负我!

    想到可恶的坏蛋,她就生气。可这种生气一点愤怒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有种欢喜的意思。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感觉出来。

    “疼,滚开!”忽然一声暴喝,将众人目光吸引过去。

    只见沈华呲牙咧嘴,坐在软被上,一把将丫鬟推倒在地上。丫鬟被惊吓的顺势跪在地上求饶。

    “没用的东西,一边去。”刘氏心疼自己儿子,瞪了丫鬟一眼。

    沈华的伤势比沈楠要重的多,至今都不能行走。

    “娘,我行动不便,实在太疼了,别让我去了好不好。”沈华撒娇的问道。

    刘氏也不想他去,可若不去,总会留下话柄。她心中暗骂沈星,对自己的弟弟居然下这么狠的手。

    “你撑着点,哎,这么重的伤,啥时候才能好啊。都是一家人,怎能下如此重的手。也不知道心疼弟弟。”刘氏抹下几滴眼泪。

    说着有意,听着更是知道她指桑骂槐。三夫人李氏微笑的看着大夫人。黄氏觉得脸上发烫,虽然她对沈华没有好感,但毕竟是一家人。自己的儿子打了兄弟,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黄氏看了韩素馨一眼,见她装作没听到,叹息一声走了过去。

    “华儿,还疼么?”黄氏安慰的问道。

    沈华鼻孔一哼,撇过头恨恨说道:“大伯娘,若他也被如此打,会不疼么?”

    黄氏被呛,脸色尴尬的不知说什么好。韩素馨微微轻叹,沈华憋着一肚子怨气没处发,婆婆这不是赶着去找难堪么?

    “三哥,喝水。”沈明珠走了过去,递过水。

    沈华微微一笑,说道:“还是二妹会疼人。”

    沈明珠脸色一红,急忙跑了回来。这神态哪里像妹妹,像是小情人。不过谁也没有在意,毕竟是兄妹。

    韩素馨细细的看着沈明珠,那丫头红着小脸,低着头,不时慌乱的朝沈华偷瞄。

    韩素馨的心猛然一沉,虽然她不想乱猜,但还是被自己大胆的想法吓了一跳。应该不可能,希望是自己猜错了。

    休息了一个时辰,雨稀稀拉拉小了。过了不一会,风卷云收,露出了太阳。众人收拾妥当之后继续上路。

    到了中午时候,众人终于到了东郊皇陵。

    一处不大的宅子,出来十几个下人,将马牵走,迎着众人进去。

    “这是沈家的一处宅院,不过一年到头也来不了几次。”黄氏淡淡笑道。

    很快,就有丫鬟领路,分好各自住的地方。韩素馨独住一间屋子,也算得上宽敞舒服。

    流云抹起衣袖,快速的打扫。韩素馨也没闲着,一起布置起来。

    “少奶奶,这里发潮,不如弄点白灰撒上,免得有蛇虫。”流云说道。

    韩素馨点了点头,说道:“赶紧去。”她最怕蛇虫,那东西就像怪兽一样恐怖。

    流云前脚出门,苏氏挺着肚子,带着丫鬟就进来了。

    “大嫂。”苏氏淡淡的笑着。

    韩素馨急忙扶着她,说道:“有了身孕就该好好歇着,别动了胎气。”

    苏氏笑笑,摆摆手:“不碍事,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想着多活动活动,坐久了也会酸痛。”

    不知道苏氏来意,韩素馨也不问,二人说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儿。韩素馨对苏氏还是有些好感的,从包里取了一些安神的药。

    “少奶奶,不好了,流云姐姐被人打了。”一个丫鬟匆匆忙忙的跑进来,也不知道是哪房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