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全能驭兽师最新章节 > 全能驭兽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159章 吃下蚁球
    “一指秒胜!不出所料,又是一指秒胜啊!”

    “唐冲这古怪的蜘蛛战宠,还真是厉害得很,居然直接在擂台上捕食赛先觉的狂暴狮!”

    “看这样子,就算三五个赛先觉,也根本别想伤到唐冲!”

    “唐冲那惊艳的右手食指,已经令我李菜鸟深深迷恋了!哦,好美妙的手指——”

    看台上一片哗然。

    看到李菜鸟那一脸猥琐的样子,他旁边的几位看客纷纷挪挪地方,离这把手指含在嘴里的变态远一点儿。

    擂台上,比斗已经结束。

    赛先觉的战宠狂暴狮,被血茧刀蛛给捕杀了。

    而他本人,虽然没有流血受伤,但却被唐冲一指秒胜。

    只要唐冲手指的劲气一发,立刻就能够洞穿赛先觉的咽喉!

    “唐冲,你胜了!”

    赛先觉紧盯着唐冲,突然喝道,“但是,你还是要死!”

    哗!

    他完全不顾自己被唐冲制住要害,闪电般举起手中的黑色骨刀,一刀向唐冲当头劈下!

    唐冲并没有释放指端的劲气,一下闪身避开。

    随着哗的一声气流冲击声,赛先觉那黑色骨刀的刀头上,竟瞬间释放出大量灰黑色的粉末!

    这些半灰半黑的粉末雾濛濛的,令眼前很大的一片空间都成了灰黑色。

    是一种兽骨粉。

    赛先觉将这种不知名的兽骨粉,暗藏在骨刀的刀头中,专门只对付唐冲一人。

    可惜,他这一刀挥得虽好,骨粉释放得也算出其不意,但却都弄到了唐冲移动身形时,留在空间中的几道残影上,随后便被风吹散了。

    就算骨粉击中了唐冲本身,还有一层气态甲罩保护着,也是无法伤到唐冲。

    “这赛先觉是真不想活了啊!刚才唐冲指下留情没杀他,他却拼了命也要杀唐冲,而且是释放骨粉,偷施暗算!”

    “唐冲不杀他,他必杀唐冲!让他彻底罢手的方法只有一个,不是胜过他,而是杀了他!”

    “这下激怒唐冲了,赛先觉怕是要死得很惨!”

    四周看台上的武者们,再一次掀起议论的**。

    嗖!

    唐冲闪电般的欺身,直接劈手夺过赛先觉手里的骨刀。

    劲气一发,哗啦哗啦一通响,他的巨大骨刀顿时被唐冲毁成无数骨片儿,散落一地。

    啪!

    这并不是一个耳光声响,而是唐冲的大手,直接像乌贼的吸盘一样,狠狠拍在了赛先觉的头顶上!

    大手笼在头顶,赛先觉整个人,就像被拿住了七寸的毒蛇一样,顿时手脚收缩,全身颤抖,彻底失去了战斗力。

    武者肉身的两处要害,除了丹田之外,再就是头顶的大穴。

    这两处要害一旦被对手制住,武者就会像被翻过盖儿来的乌龟一样,受制于人,无能为力。

    “唐冲,你敢杀我?”

    赛先觉站在那儿,全身打颤,却还是恶狠狠地问唐冲。

    “赛先觉,我不敢杀你?”

    唐冲冷声问着,差点笑出声来。

    “唐冲,立刻放了我二弟!赛强与赛腾之死,我们赛家可以一笔抹过!否则的话,赛家绝对与你不死不休!”

    说话之人,却是擂台下的赛先行,也就是金蟹镇赛家现任家主。

    同时,他也是赛东圣、赛东卿、赛东翔、赛东扬和赛东枝的父亲。

    在犀角十八镇,大大小小数百个武道家族中,赛先行的影响力,只有萧家的萧名州能与之相比,膝下的儿女,个个都是名声鼎盛的后辈强者。

    “唐冲,立刻放了我二叔!否则,我赛东圣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唐冲,你若敢动我二叔一根手指头,我赛东卿也不会放过你!”

    中心看台上,赛家的子弟强者们,也都冲着唐冲叫嚣起来。

    “呵呵!”

    唐冲冲着他们冷笑一声,直接无视。

    “唐冲,我赛先觉不是贪生怕死之人,但是你不死,我是绝对不会死的!”赛先觉有恃无恐地说道。

    “什么意思?我的掌力一发,你的脑袋竟不会爆裂?”唐冲冷笑着问。

    “在你让我头颅爆裂之前,你先问问你心爱的姑娘花听雨,问她左臂受伤处,是不是异常麻痒,好像有无数蚂蚁在咬噬着?”

    赛先觉不紧不慢地说道。

    唐冲心里猛的一惊。

    目光看向擂台下的花听雨,只见她右手紧紧握着左臂受伤处,秀眉紧蹙,明显是在强忍着左臂的痛楚。

    唐冲明白了,之前赛先觉在花听雨左臂上留下的一记刀伤,一定是带着毒的,否则她决不会如此痛苦。

    “你的骨刀上抹着毒?你故意在她臂上留下刀伤,不让她死,只让她中毒?”唐冲大声问道。

    “算你不傻!她若被我一刀杀了,我还有最好的人质么?”

    赛先觉冷笑着,“你杀我两个儿子,我就要在你的女人身上使点手段!你如果把我杀了,花听雨绝对活不了!你会看到她痛苦之极,全身的骨头都像被万蚁咬噬,最后受尽苦痛而死!”

    听到这番话,四周看台上的人们,又一次议论开了。

    “这赛先觉好卑鄙啊!他之前还假腥腥地说,并不想伤害花听雨,原来当时就给她的左臂中下毒了!”

    “这人为杀唐冲,也真是使尽了心思,不知道唐冲该如何是好?是放了他换取解药,还是一怒之下杀了他,自寻解药?”

    “以唐冲悍马级的兽道天赋,应该能参破花听雨左臂的毒伤,但能否弄出解药来,那就难说了!”

    嗖!

    就在一片议论声中,唐冲隔空将地下的一片骨刀抓取到手中,仔细凝神一瞧。

    这一片骨刀,正是砍中花听雨左臂的那个部分。

    只见骨刀的表面,涂着一层极薄的灰黑色粉末,几乎与骨刀本身浑然一体。

    “呵呵!这灰色粉末,是九阶蛮兽枯星瓢虫的排泄物,这黑色粉末,则是烂骨蚁的蚁卵!”

    唐冲将从脑海中《兽道真解》里得到的信息,当众说了出来,“赛先觉,我没说错吧?”

    赛先觉脸色大变,如遇鬼怪一般,怔怔地看着唐冲。

    “你……你怎么看出来的?”赛先觉惊问道。

    唐冲摇摇头,道,“你想让花听雨受尽万蚁咬噬之苦,我倒要你先尝尝这个滋味!”

    嗡嗡嗡——

    说话间,一个由无数荒亡蚁凝聚成的苹果大小的蚁球,呈现在唐冲手中。

    下一刻!

    唐冲捏着赛先觉的嘴,直接将嗡嗡作响的蚁球塞进了他的嘴里!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