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神赌女狂帝最新章节 > 神赌女狂帝最新章节列表 > 004:魂飞魄散
    “铮……”魔琴低叫一声,似乎有着无尽的不舍与无奈,依赖的守在卫青阳身边,久久不肯离开<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卫青阳的身子忽然越来越黯淡了,清冷好看的眼里,有着幸福的笑容,只是笑容里,多了许多悲哀,缓缓走到顾轻寒的墓前,扬唇一笑,“轻寒,我来了,若有来生,希望……我们彼此不要再错过了,也不要,再有那么多误解了。”

    “先祖……”卫寒风忽然扑通一声,跪了下去,眼含悲凉,泣不成声。

    纳兰少灵也跟着跪了下去。他不止是卫寒风的先祖,也是她的先祖,五百年前,她们本是一家。

    胡少离见纳兰少灵跪下,再一想到自己是她的夫郎,也跟着跪了下去,就当是送他最后一程了。

    众人都跪下了,段子灵又怎么可能不跪,何况,他一直都很尊重卫青阳的,他也值得他跪下。

    “轻寒……”卫青阳爱怜的抚摸着她的墓碑,眼神迷离,过往的一幕幕在他脑中闪现而过。

    从第一眼在后宫里见到她,再到她带着他出宫,一起掉落清风崖,她以身相救,而他却阴差阳错,害死她最爱的男人,再到后来的恩怨情仇,一切的一切,仿佛昨日,却已经过了五百年了……

    时间好快……真的好快……

    可又好慢……没有她的日子,他生不如死……

    希望下辈子,他没有什么天煞孤星……茫茫人海,希望他能够寻到她……

    纳兰少灵心里剧痛,痛得无法喘息,不知为何,她很想冲过去,将他抱住,给予他安慰,可她忍住了,就算她是顾轻寒的转世,那又怎么样?顾轻寒已经死了,而她只是她的一缕魂魄,她根本不记得他们过去的事。

    “呜呜……呜呜……”段子灵哭泣出声,因为他能感觉得到,卫青阳的身子越来越淡了,淡得他们几乎都看不到了,可他却对顾轻寒的墓碑恋恋不舍。

    “先祖……”

    “铮……”魔琴哀鸣得更加厉害了,甚至都在泣血。

    卫青阳忽然转身过,对着他们扬唇一笑,“记得破了卫家诅咒,别让悲剧继续延续了。”

    “你放心,卫家的诅咒我们一定会破的。”纳兰少灵坚定道,眼里不知何时,已然滑下一滴热泪,紧紧握住卫寒风与胡少离的手,十指交缠。

    卫青阳的身子淡得几乎看不出模样了,只能隐约的看到,他以一种温柔而又愧疚的眼神柔柔的看着卫寒风,一双莹白无骨的手,却依旧留连在顾轻寒的墓碑上,直至走完最后人生的道路,彻底消失在人世间。

    “铮……铮……铮……”魔琴剧烈颤声,悲鸣不止,在第八层塔,尤其是顾轻寒的墓碑附近缭绕不休,其声哀鸣,让人心凄阵阵。

    卫寒风突然捂住自己的嘴,颓然的倒下,强迫自己不哭出声音。纳兰少灵忽然抱住卫寒风,将他揽在怀里,无声的安慰着。

    段子灵却是号啕大哭起来,抱着胡少离,久久无法止住心中翻滚的悲凉。

    胡少离脸色不大好看,乍一看去,隐隐还能看得到可疑的通红,长长的叹了口气,喃喃道,“罢了,罢了,消失也好,这样,他就不会再痛苦了,若是有来生,希望他们一切顺利<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卫青阳消失了,可他的故事,他的悲凉仿佛一直都在,至少,都在他们心里。

    四人久久无法平息心情,尤其是卫寒风,更加无法平息。五百年……五百年的等待,结果却是一场误会,多么沉重的打击。五百年的等待,却没想到,最深爱的人,也在塔外一直等着他。

    如果发生在他们身上,他们又如何去接受这个沉重的打击?

    生不如死都不足以形容的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众人久久没有离开第八层塔,直到纳兰少灵亲自给卫青阳立了一块墓碑,就立在顾轻寒的周围,与顾轻寒的一众男妃立在一起。

    也许,这是卫青阳最希望的事情吧。

    无论生前,还是死后,又或者灵魂永不超生,他想来,最大的愿望还是陪伴在顾轻寒的身边。而她如今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领着众人,对着卫青阳的墓碑磕了三个响头,又对着顾轻寒与她的男妃们磕了三个响头,千言万语汇成一句无奈的叹息。

    “走吧,我们也该去破了卫家的诅咒了。”纳兰少灵起身,敛去一切思绪。她们还有太多的事情没做,没有时间在这里悲伤。

    “我们先破诅咒吗?那逸轩哥哥呢?”

    “我刚刚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第七重塔的塔门在哪里,而第八重塔太大,若是我们一起去找第七重塔,很有可能会迷路,我也建议,先把诅咒给破了,再慢慢寻找路逸轩。”胡少离习惯性的捋着耳后的发丝,沉声道。

    “那便走吧。”卫寒风淡淡道,只是在卫青阳与顾轻寒的墓碑上流连了几眼。

    众人点点头,无奈的看了一眼墓堆,齐齐踏进第九重塔。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众人进入第九重塔很是熟悉,几乎一进去,就直奔最高宫殿,直直的看着宫殿院上的天台。

    魔琴自从卫青阳离开后,除了起先漫无目的寻找外,便一直沉闷着,不再发出任何声音,想来也 是心伤了。

    卫寒风小心翼翼的抱着魔琴,时不时温柔的抚摸一眼。

    卫家留给他的,也只有这架琴了,这架无价之宝的魔琴,这架与先祖相依为命,共赴患难的魔琴。

    “大姐姐,现在怎么办?要如何破解?”段子灵手心紧握,有些紧张。”

    “用我的鲜血,还有卫寒风的鲜血,滴在天台上的器皿上就可以了。”纳兰少灵嘴里淡淡说着,只是心里也没有谱。

    她不敢想像,如果失败的话,会怎么办。

    她更不敢想像,如果破不了卫家诅咒该怎么办?是否,她跟卫寒风,也要延续上一辈子的悲剧。  不管能不能成功,纳兰少灵抬头,与卫寒风四目相对,默契的咬破手指,将鲜血滴在天台的器皿上,紧张的看着反应。

    一刻,两刻,三刻,天台都没有发生任何变化,缭绕在天台上的各种符文也没有任何变化<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众人面面相觑。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只要把他们两人的鲜血滴在器皿上就可以了吗?

    卫寒风脸色煞白,身子止不住的哆嗦。

    诅咒没有解开……没有解开……那卫家的先祖们,还有死在镇妖塔的无数灵魂,是不是都无法投胎转世了?

    卫寒风急了,咬破手指,将自己的鲜血再次滴在器皿上,可天台依旧没有一丝反应,卫寒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还想逼出体内的鲜血,纳兰少灵赶紧抱住他的身子,阻止他自残,“别咬了,没用的,我们两个人的鲜血再怎么滴,也破不开诅咒。”

    “为什么不可以?圣天女皇不是说了吗?只要用咱们两个人的鲜血,就一定可以破开诅咒的,一定是我们的血不够,少灵,快,你快逼点儿血,我们一起破开诅咒。”卫寒风哪还有平日里的清冷淡漠,此时的他,就像一头失控的狮子,近乎疯狂的咆哮着。

    纳兰少灵紧紧抱着他的身子,吻着他的额头,心疼道,“你冷静一点儿,我们一定还有其他办法的。”

    “还能有什么办法,都走到这一步了,还会有什么办法。”卫寒风忽然挣开纳兰少灵的怀抱,双腿一软,绝望的跪了下来,痛苦的抱着自己的脑袋。

    他们已经进入最后一层了,所有的难关都破了,却解不开诅咒,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解开,难道悲剧就要一直重演下去吗?

    段子灵心疼的看着卫寒风,身子也在颤抖。

    胡少离心里一动,上前几步,“少灵,你还记得我们刚进来的时候,你们两个人的鲜血也没有用,后来,后来子灵的鲜血加进去,我们便进入第八层塔了吗?”

    纳兰少灵看了看胡少离,又看了看一脸茫然的段子灵,与卫寒风齐齐一震。

    对啊,也许用段子灵的鲜血,或许会有效果,反正也破不开卫家诅咒,倒不如死马当活马医,也许还能有作用。

    想到这里,众人齐齐把目标看向段子灵。

    段子灵后退几步,瑟缩道,“你们别这样看着我,我会害怕的,虽然我怕血,但是,只要能够解开卫家的诅咒,要我多少血都可以的。”

    卫寒风感激的看着段子灵,第一次发自内心的感谢他。若是卫家的诅咒真的能够因为他而破解,那么,他将是他一辈子的恩人。

    “勇敢一点儿,如果你害怕的话,我来帮你。”纳兰少灵爱怜的摸了摸他的脑袋,眼里有着鼓励。

    段子灵接触到纳兰少灵的眼光,咬咬牙,憋出一句,“我不怕,我要学会勇敢。”只有学会了,才有资格站在大姐姐的身边。

    他什么都不会,而少灵姐姐的男人都那么优秀,他也要让自己优秀才可以。

    闭上眼睛,咬破手指,段子灵将自己的鲜血滴在器皿上,与众人一起忐忑的看着器皿里的动静,而他则摸了摸咬破的手,疼得直蹙眉,一个后退间,不经意将自己的血沾在纳兰少灵身上的钩形玉佩上。

    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