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神赌女狂帝最新章节 > 神赌女狂帝最新章节列表 > 060:大结局
    镇妖塔正门,纳兰少灵与卫寒风几人紧紧的盯着高耸入云的镇妖塔,手心紧紧攥紧,每个人心里都很紧张,能不能成功就在这一举了。若是这次不能成功,又得等待百年才可以进入镇妖塔了。

    纳兰少灵的掌心微微沁出冷汗,除了担心破不了卫家诅咒外,更害怕路逸轩在里面出了事。已经过去半个月了,不知道逸轩还活着不,也不知道他的伤势怎么样了?

    卫寒风心里仿佛压了几座大山,五百年的使命,全部都压在他的身上,若是不能成功,他根本无法想像后果,他的压力比谁都大。

    而胡少离与段子灵,更多的则是担心路逸轩。他们都曾进去过一次,里面有多危险他们比谁都清楚。

    “别担心,路逸轩的命硬着呢,他没那么容易死的。”胡少离忽然扣住纳兰少灵的手,与她十指交缠,展颜一笑,笑容中带着暖暖的阳光。

    纳兰少灵回以一笑,伸手将他揽在怀里,轻轻蹭了蹭他的脸颊,另一只手握住卫寒风冰冷的手掌,朗声道,“不成功便成仁。今天没有什么可以阻碍我们破开卫家诅咒。”

    段子灵使劲点头,大眼睛里满是坚定。

    纳兰少灵从怀里取出勾形玉佩,爱怜的抚摸了几下,眼里有着浓浓的爱恋,“小凡,你若是在天有灵,便保佑我们一帆风顺吧。”

    卫寒风素手轻扬,将魔琴从背后取出,盘膝而坐,青葱般的莹白十指塔在魔琴的琴弦上,止住魔琴激动的颤栗声,深呼吸一口气,与纳兰少灵四目相对,彼此透着一抹坚定。

    骨结分明的手,忽然轻轻一拔,一道优美的音符铮的一声扬起,穿透竹林,穿透镇妖塔,穿透无双城,直奔苍穹。

    轰隆……

    随着魔琴的响起,天穹他陡然响起一道惊雷,卫寒风动作不变,素手轻弹,一串串优美的曲音自他的指尖划出,明明是很优美动听的声音,然而天穹却因为他的弹奏而风云变色,惊雷滚滚,闪电阵阵,狂风怒号,甚至云层中,聚着一股股强大的漩涡。

    段子灵惊叹一声,“这魔琴好厉害,只是随意弹奏,都能搅动天地。”

    “确实好厉害,难怪人家说,魔琴一出,天下无人可敌。”胡少离也是阵阵惊讶。有这一把魔琴在,天下人,谁敢得罪他。真不知道当年的卫青阳,怎么会那么傻,不仗着魔琴离开镇妖塔,反而甘心被困在塔里几十年<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想起纳兰少灵跟他讲起的卫青阳的故事,胡少离至今眼睛都还湿润的。想过人间所有悲惨的事,就是从未看过,还有这么悲惨的事情。

    纳兰少灵看着卫寒风俊美的侧脸,拿起里的勾形玉佩,调动全身的力气,将掌力聚集在勾形玉佩上,勾形玉佩陡然发光,自动飘到半空,与半空的漩涡相结合,发出璀璨耀眼的光。

    众人皆是仔细的盯着空中的变化,手心隐隐沁汗,连眨眼都不敢,生怕错过什么。

    好在,勾形玉佩与魔琴结合得很好,狂风阵阵中,勾形玉佩与魔琴一起,撑起一片更大的漩涡,将镇妖塔笼罩在当中。

    纳兰少灵松了一口气,嘴角微微上扬,“镇妖塔被裹住了,勾形玉佩与魔琴配合起来,果然可以震动天地。”

    卫寒风抱着魔琴,以心灵感应与魔琴沟通,示意它别着急,暂时先安静下来,等一会必会见到他的旧主子卫青阳,魔琴这才稍稍安静了会。

    “裹住是裹住了,可是我们要怎么进入第八层塔,她们也没有告诉我们怎么进去啊。”段子灵的话才刚说完,便被一股强而有力的旋风刮了进去。

    胡少离站在他身边,一见情形不对,立即拉住他的身子,没想到那股旋风力道太大,连他都给裹了进去。

    “小心。”纳兰少灵及时拉住胡少离,而卫寒风又拉住了纳兰少灵,本想将他们几个都拉出漩涡,没到吸引力太强,任凭他们四个人,有三个武功都是出神入化的强,也敌不过,齐齐被卷进漩涡里面。

    “啊……”不知道是谁在惊叫一声,又或者所有人都尖叫,她们只知道,身子根本不受控制,在漩涡里面搅动着,搅得她们头晕目眩,最后砰的一声,重重砸在地上,疼得她们呲牙咧嘴的。

    “咝……疼死我了……”胡少离忍不住蹙眉,闷哼出声。

    纳兰少灵赶紧将他扶起,“怎么样了,伤到哪儿了?”

    “没事,就是腰撞了一下,撞得疼。他们人呢。”胡少离侧头看去,却看到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只有他说话的空旷回音声。

    “我在这里。”卫寒风的声音有些低沉,想来也是摔得不轻。

    “子灵呢,子灵在哪儿?”纳兰少灵揉了揉受伤的胳膊,接连喊了几次,也没有得到段子灵的回音,众人顾不得疼痛了,当先着急起来,纳兰少灵从怀里取出火折子,啪一下打开,照亮漆黑的洞。

    微弱的火光下,众人可以清楚地看到,这里是一个光秃秃的空旷山洞,一眼望不到头。纳兰少灵借着火折子,找到几个烛台,心下微喜,将几个烛台纷纷点亮,洞里的光线这才稍稍好了一些,看的地方也比较远。

    山洞离得谱,更离谱的是,这里蜿蜒曲折,大大小小有无数条通道,曲折曼延,不知通向哪里。

    “这是哪里,难道我们进入第八层镇妖塔了?”胡少离惊呼。

    “这里必是镇妖塔无疑,只是不知道是第几层。”

    “快来看,子灵在这儿。”卫寒风一声惊呼,众人齐齐围了上去,纳兰少灵更是抱起段子灵的身子,轻轻摇了摇,面色惶恐,“子灵,醒醒<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他好像没有反应?不会摔到脑子吧。”

    纳兰少灵闻言,心里一紧,一抹恐慌浮上心头,抚着段子灵白皙清秀的脸蛋,心里一阵阵心疼,条件性的不想让他出什么事。

    “我看看。”卫寒风将手搭在他脉博上,细细把着,半晌脸色缓缓舒解,淡声道,“还好,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摔得力道重了些,晕过去了,等一会他便会醒来了。”

    众人齐齐呼出一口浊气,松下颗紧绷的心。

    “这里这么多条弯道,我们要走哪一条?”卫寒风一时没了主意,谁也不知道,如果走错的话,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我们现在是要先去第七层还是先去第九层?”胡少离又抛出一个问题。

    路逸轩在第七层,而破解卫家诅咒必须去第九层,他们正好卡在这中间,为什么不送到第七层呢,这样他们也省得再倒回去了。

    纳兰少灵将昏迷的段子灵背了起来,收好勾形玉佩,闭着眼睛,随意往一条曲道走去,嘴里却道,“既然不知道走哪条,那就是瞎猫碰耗子吧,能通到第七层,就去第七层,要是通到第九层,咱们就先闯第九层。”

    胡少离与卫寒风对视一眼,纷纷一笑。

    这倒是不错的办法,反正就蒙了,蒙对就算运气好,蒙错了……蒙错了也只能他们运气不好了。

    脚步一动,跟上纳兰少灵。

    众人不知走了多久,只知道走得他们腿脚发软,双子乏力,依旧处于羊肠小道,弯弯绕绕的,根本绕不出去。

    胡少离不由叹了口气,“看来,我们运气真的够差,这绕来绕去的,到底要绕到何时?到处都是分岔口,根本绕不出去。”

    “出来了。”纳兰少灵忽然绽开一抹笑容,脸上的疲惫一扫而光。

    卫寒风与胡少离纷纷往前一看,果然,眼前分明就是一片人间胜地,小桥流水,蝶飞蜂舞,美不胜收,一阵暖风吹来,伴随着清冽的花香味,让人眼前豁然开朗。

    这里不再黑暗,反而阳光暖暖,如同春日一般和煦。

    胡少离快步跃出,一屁股躺在青草蓝天下,长长的呼吸几口新鲜的空气,愉悦道,“想不到,在这片小地方,还能有这一番天地,这里如果不是镇妖搭,倒是适合隐居。”

    卫寒风背着魔琴,不像胡少离累倒在草地上,而是警惕的看着周围,打量着这里的一草一木。

    纳兰少灵将昏迷的段子灵放下,跑到河边,拿起水囊,打了一壶水,顾不得自己先喝,便端给胡少离,“来,喝点水吧,走了那么远的路,也累了。”

    胡少离接近水囊,咕噜咕噜喝了几口,这才递还给纳兰少灵,有些心疼的道,“你也喝点儿,从季城赶到无双城,一路上,你连口水都舍不得喝,都给我喝了。”

    “好。”虽是这样说,纳兰少灵却撕开一块衣角,沾了沾湿,放在段子灵的唇边,喂他喝了几口水,一边招呼着卫寒风先歇息一下。

    “奇怪,这里怎么任何危险都没有?不是越往第九层塔,越是危险的吗?”卫寒风喃喃自语,一路上,虽然有不少的岔路,可也只是岔路而已,并没有任何危险,这一切平静得太过于可怕<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不管有没有危险,先来歇息一下吧,我去探探路就好了。”纳兰少灵再次招呼道。不愿让他们太累,这里这么广阔,一时间也发现不了什么的。

    “嗯……”怀里的段子灵忽然动了动,嘴里喃喃自语着,“大姐姐……大姐姐……子灵要跟着你……”

    “看到没有,段子灵的心里,早就有了你了,你就把他一并收了吧,他长得也赖,配你足够了。”胡少离靠一颗大树下,打着趣儿。

    纳兰少灵瞪了他一眼,心里却是仔细想着胡少离说的话儿,小心的将他扶起。

    一并收了吗?或许……也是不错的,虽然傻了点儿,小了点儿。

    “咳咳……”段子灵忽然一阵咳嗽,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清澈的眼里,茫然的看着这里的一切,讷讷道,“这是在哪儿?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傻小子,我们自然是在第八层塔啦。”胡少离笑道。

    段子灵猛然一惊,站了起来,很不凑巧的碰到纳兰少灵的下巴,疼得纳兰少灵倒抽一口凉气,段子灵紧捂着脑袋,疼得直咧嘴。

    “对不起,对不起,你有没有事?”

    “没事。”纳兰少灵捂着疼痛的下巴,别过头去,疼得眼睛差点落下。撞到下巴没啥,主要是这撞,咬到了自己的舌头,差点没把自己给疼死。

    “你们快过来,这里有座坟墓。”卫寒风突然一声大喊,把众人的心都吸引了过去,纷纷往卫寒风方向走去。

    纳兰少灵扒开郁郁葱葱的树藤,一座凸起的土包赫然呈现出来,众人仔细的看向墓碑上几乎风化得几乎看不到的文字:爱夫蓝玉棠之墓。

    蓝玉棠?那是谁?圣德女皇的男妃之一?

    “莫不是说圣天女皇纳兰清雪说的蓝父君?也就是蓝族死里逃生的少主蓝玉棠?”卫寒风心里一动。

    “整个天下,除了蓝族,再无人姓蓝,想来,定是蓝族的人无疑,也是圣德女皇的男妃。”纳兰少灵点了点,摸着风化墓碑,莹白的玉指定格在落款上,虽然腐蚀得看不出模样,可她通过摸着的笔画,隐约可以摸得出来,落款上写着,妻主顾轻寒立。

    顾轻寒?那是谁?圣德女皇的化名吗?

    “啊……”段子灵忽然大叫一声,吓得众人心里皆是一跳,胡少离第一动作护住惊恐的段子灵,“怎么了?”

    “那里……那里有好多坟墓……”段子灵脸色惨白,声音都在打着哆嗦,害怕的缩在纳兰少灵怀里。

    这里是镇妖塔,可是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坟墓?他长这么大,也没见过这么多坟墓。

    众人顺着段子灵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一个两个三个……整齐而列,依次凸起,显然有不少土包。

    一个土包代表一个人,纳兰少灵数了一下,加上蓝玉棠的这块坟墓,赫然有八个凸起的土包<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也就是这里埋了八个人?

    这里是镇妖塔的第八层,会有谁进来这里呢?而且一进就是八个人?还纷纷死在这里?坟墓又是谁立的?

    这太不可思议了。

    “墓里都是空的,一个人都没有。”卫寒风将手搭在凸起的土包上,蹙眉,摇了摇头,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胡少离立即否认,沉声道,“墓里是空的没错,但是中间的坟墓,却埋有不少人。”

    卫寒风心里一动,将手搭在中间的坟墓上,运用内力,仔细感应,脸色骤然一变。

    “少灵,这座坟墓最少有五个人,他们共葬在一起了。”

    段子灵吞了吞口水,忽然觉得暖风也是阴风阵阵的。

    感觉到段子灵害怕,纳兰少灵摸了摸他的发丝,柔声安慰道,“别怕,世上根本没有什么妖魔鬼怪。死了那么多年了,灵魂都散了,又怎么可能出来作怪。”

    段子灵紧紧攥着她的衣袖。努力使自己不害怕,可心里依旧害怕着。

    纳兰少灵不知道他们又不扒开坟墓,又怎么会知道里面有五个人以上的,可是她相信他们的判定 ,他们定然不会乱说的。

    只是有五个?怎么那么多?这到底是谁的墓?

    纳兰少灵小心的扒开墓碑上被树藤缠得密密麻麻的藤条,露出一块块腐蚀风化的墓碑,即便过了多年,依旧可以清晰的看出,每一个墓碑上都刻着一个名字,而中间的名字,赫然写着,妻主顾轻寒之墓,落款,白若离立。

    顾轻寒?白若离?白若离不是圣德女皇的凤后,也就是圣天女皇纳兰清雪的生父吗?看来这个叫顾轻寒的人,当真就是圣德女皇纳兰倾了。

    她的坟墓竟然在这里?

    难怪后人无论如何寻找都没能寻找她的坟墓?若不是她们进来了,只怕永生永世也没有人知道她的坟墓就在这儿,而且……还是如此的简单,连一个平凡的百姓立的坟墓都还不如。

    “这真的是圣德女皇的坟吗?怎地如此简陋?她无论如何也是一代女皇啊。”段子灵唏嘘。

    纳兰少灵抛开中间的坟墓,往旁边扫了过去,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姓名呈现在她的眼前,有段鸿羽,清歌,夜冰翊,上官浩,白若离,楚逸。

    “这些人,怕都是圣德女皇生前最爱的男妃吧,所以才会一起共葬在这儿。”卫寒风眼眶一红,隐隐泛着泪光。

    他恨了一辈子的人,其实也不过是个可怜的人罢了。而里面埋的人,也是他的先祖。

    段子灵硕大的眼泪啪哒而下,忍不住别过头。想起纳兰少灵说起他们的故事,他的心里便一阵难受。

    “除了蓝玉棠的落款是顾轻寒外,其余的,都是落款都是白若离。”胡少离一个个看过去,最终定格在白若离自己的坟墓上,因为那儿的落款也是写着他自己的名字,想来,他是在死前,运用内力,将自己棺木合上,与他的妻主埋在一块儿的吧。

    纳兰少灵四下望了望,想看到一些灵魂,可这里空荡荡的,什么灵魂都没有,干净得很<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只能伸手将墓边上的杂草都拔掉。

    众人一见,也跟着帮忙。

    虽然他们不清楚当年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们一个个身份高贵,却要选择埋骨在此,但他们感情定然是极为深厚的,才会一起留在这儿的吧。

    且,他们留在这儿,也许也是想破开第九重搭,只是至死也没能破得开的吧。

    一个第八重塔,一个第九重塔,只隔了一座塔,却隔了一辈子,错过了一辈子。如果卫青阳能够 不那么倔强,如果他能够出来,也许一场误会就没有了,可惜没有如果,发生了便是发生了。

    一个的悲剧,造就了无数的人悲哀,甚至蔓延了这么多代……

    纳兰少灵携手胡少离,卫寒风,以及段子灵对着坟墓跪了下去,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不孝 子孙纳兰少灵,携夫郎给各位先祖磕头了,请先祖原谅我们到如今才寻到你们。”

    “先祖们放心,卫家的诅咒,以及当年的事情,如果卫先祖灵魂不灭的话,我们会一五一十的跟他解释,如果他连灵魂也不在了,那我们也会在他坟前,一一道来。”纳兰少灵又磕了一个响头,怀里的玉佩闪闪发亮。

    “铮……”魔琴不弹自鸣,情绪激动,自动飘到顾轻寒墓前,哀鸣几声。

    “这魔琴,当真是念旧,虽然她不是它的主子,却是它主子最爱的人,魔琴在心里,也把她当作半个主子,哀鸣三声。”卫寒风眼眶模糊,胡乱抹了一把晶莹的泪水,佯装风轻云淡。

    “几位前辈,请你们保佑我们一路顺利,破开卫家诅咒,也保佑我们找到逸轩哥哥。”段子灵双手合十,虔诚的祈祷。

    胡少离虽然没有说话,却是长长的叹了口气,径自又磕了三个响头。

    他素来不跪天,不跪地,连父母也不跪,可是,这里埋的人,却是少灵的先人。如果没有他们, 也就没有少灵,没有少灵,也没有他幸福的日子可言,无论如何,他都应该感谢他们,何况,他的故事,也让他动容。

    三个磕头跪了下去后,胡少离却发现,墓碑上嵌着一个凸起的东西。

    胡少离脸上有一丝好奇,伸手,将凸起的东西掰了来,却是一个玉牌,虽然古朴无华,摸起来依然通体温润,想来是件上等玉石。

    玉石上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只不过那种文字,他一个字也看不懂。

    “这是什么玉牌?好像不是凡物呢。”纳兰少灵好奇的接过,左看右看,也没能看得出来,这玉牌上,到底写着什么,只是玉极好,握在手中,都能感觉得到一股来自远古的沧桑感。

    “奇怪,这是什么文字,为什么我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呢?”

    “我看看。”段子灵抢过,看了半天,同样摇摇头,极为不解。他也没有见过这种文字。

    卫寒风也接过玉牌,看了良久,微微蹙眉,“这里面的文字好像是卫国的文字。”

    “卫国的?” 众人齐齐讶异。

    “对,是卫国的,卫族的一些典籍还能看得到这些文字,只不过少之又少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自从卫国亡国后,这种文字便也失传了,想不到,今日竟然在这儿还能看得到。”

    “那里面到底都写了些什么?”

    “虽然我知道它是卫国的文字,可我……可我并不熟悉,这文字失传太久了。”卫寒风面上一红,倒是有些尴尬。若是能够看得懂倒还好,只怕天下间,如今没有人能够看得懂了吧。

    “如果路逸轩在的话,他一定能够看得懂的。”纳兰少灵喃喃自语,却是极为思念路逸轩。

    他乃是从五百年前重生到这个世界的,五百年前的卫国的文字,他定然是熟悉的吧。

    “不过,我好像看懂了几个字。”卫寒风打量着玉牌,有些不确定的又说了一句让众人纷纷好奇的话。

    “看懂了哪几个?”

    “北,破阵,玉佩,灵力。”

    “这是什么意思?”胡少离有些不满,猜迷语吗?这些话又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卫寒风将玉牌还给纳兰少灵,指了指北边的方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第九重塔的塔门应该在北边。”

    “我也是这么觉得吧,走吧,我们往北边走。”纳兰少灵点点头,率着众人,最后又向顾轻寒等人磕了几个响头,“列祖列宗保佑,希望这次能够平安离开镇妖塔,平安解开卫家诅咒,来日,定然厚拜。”

    说罢做罢,纳兰少灵扶着胡少离与段子灵起来,当先往北边走去。

    这里太过于空旷,以至于他们走了半天,依然处于第八层塔里,就在众人以为他们走错的时候,卫寒风却突然出手,素手轻弹,一道又一道美妙的音符响在这个人间仙境。

    还不等他们想要好好细听他的琴音时,周围的景色陡然一变,一道石门矗立在他们面前,众人皆是一喜。

    塔门,是塔门出现了,只要最后再破一层门,他们便能进去了。

    “原来破阵这个意思,果然有玄机。”段子灵喃喃自语道。若是没有这块玉牌的提示,他们不知道还要走多少冤枉路。

    “奇怪,这石门怎么都光秃秃的,那我们怎么才能知道打开塔门的办法?”胡少离四下摸索,想看看这面石壁有什么与众不同,为什么连圣德女皇一众人的人等都可以拦得住,是不是真的无法可解。

    “刚刚寒风哥哥不是说,玉佩,灵力吗?那看看用玉佩能不能打得开第九重塔门。”段子灵眨眨眼。

    胡少离竖起一根拇指,脸上有着喜悦的夸赞,“不错,变聪明了。”

    段子灵尴尬的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

    “如果夜明珠真的是七块凤凰玉佩有残魂,那倒简单,如果它所指的玉佩,是勾形玉佩,那也简单,只是灵力是什么?除了蓝族的人,还有谁会灵力吗?”

    “这……”众人面面相觑。她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果他们只能期盼夜明珠与勾形玉佩能够奏效,否则……

    纳兰少灵从怀里小心的拿起玉佩与夜明珠,将自己的一缕内力借于它们身上<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夜明珠与勾形玉佩陡然发出耀眼的光芒,刺眼得众人几乎都睁不开眼睛。

    可惜的是,第九重塔门,依旧没能打得开。

    众人失落了。

    如果单凭夜明珠与勾形玉佩,就能打开第九重镇妖塔,那么圣德女皇也不会耗尽一生都无法进去了。

    “进不去,怎么办?”卫寒风第一个着急了。

    “把我们的血都滴在玉佩与夜明珠上,再试一次吧。”

    “好。”卫寒风与纳兰少灵咬破手指,将自己的血落在玉佩与夜明珠上,静静的等待着第九重塔门打开,可惜除了璀璨的光芒更加灿烂罢了,等了半天也没能开门,众人不由更加失落。

    这个办法也行不通,那要怎么样,才能打开呢?众人绞尽脑汁,怎么也想不出来。

    纳兰少灵一拍大腿。

    早知道她就应该问圣天女皇了。可惜圣天女皇只立怎么解开诅咒,并没有教他们如何破开第九重塔。

    “这个血应该是有效的吧,否则也不会发出那么灿烂的虹光,会不会鲜血不够?或许你们再试一试?”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胡少离忽然提议。

    虽然这个办法蠢了点儿,可众人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也许还能有一线生机,可惜,鲜血加了后,也只是让光虹更加璀璨罢了,第九重塔门,根本没有打开的架式,一如既往的紧闭。

    卫寒风不甘心了。

    眼看都到最后一步了,却要在最后一步的时候退缩,他如何能够甘心。

    胡少离不信邪了,咬破自己的手指,将自己的鲜血滴在上面,可惜,也璀璨的光芒,没有因为他新鲜的血液输入,而发生任何变化,想来,他的血根本一丝一毫的用处都没有。

    众人都失望了,看来以鲜血破阵,是不可能了。

    谁料……让他们震惊的一幕却发生了。

    段子灵见众人都咬破手指,把鲜血滴下,纵然他怕血,依然咬破手指,可不可思议的一幕就发生了。

    他的鲜血加入后,璀璨的光芒登时变成一股巨大的能量,齐齐扫向石壁。

    轰隆隆……

    如山的震吼,震得整个镇妖塔都在颤动着,众人纷纷站立不稳,仿佛来了十级大地震,段子灵更是害怕,脸色惨白着。如果不是有卫寒风与纳兰少灵一人一手将他拉住,只怕不知道滚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了。”段子灵的声音有着浓浓的害怕,他只想帮忙,他只是想帮忙。

    “轰隆隆……”沉封多年的第九重塔裂开一道隙缝,大片的粉尘扬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嘎吱嘎吱响起,缓缓打开沉封的大门,与此同时,刚刚还怒号的颤动,也缓缓平息了下去。

    咝……

    众人倒抽一口凉气<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第九重镇妖塔打开了……沉封五百年的镇妖塔打开了。

    卫寒风全身止不住的颤抖,热泪盈眶。

    胡少离喜极而泣,紧紧捂着嘴巴。

    纳兰少灵瞪大着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第九重塔里的情景,听到段子灵的话,却是吞了吞口水, 低沉着嗓音道,“你没有做错,你帮了我们一个天大的忙,所有人都破不开的第九重镇妖塔,在你手中破开了。”

    段子灵讷讷的张大嘴巴。

    他破开了?他没有破开啊,他只是……跟他们一样,把血滴在上面罢了。

    “少灵,你上次是不是跟我说,你有一双阴阳眼,可以看得到死去的灵魂,还有一些不干不净的东西。”胡少离直勾勾的盯着还在轰隆而开的第九重塔,嘴里却是问着纳兰少灵。

    纳兰少灵点点头,“是啊,能看到。”

    “那第八层塔你有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吗?”

    “没有,第八层塔里,没有一丝一点儿的灵魂。”

    “那你说,卫青阳的魂魄还在吗?他……会不会跳出来……”

    “这个……我便不知道了,如果他心中真有那么深的一份执念,也许他们的魂魄还是在的吧。”

    纳兰少灵直觉她的手心都在沁汗。

    等了这么久了,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就是为了这一天,就是为了解开卫家诅咒,她才会穿越到这个世界……她想进去看看,那个传说中,敢爱敢恨的男子到底是如何的风华绝代。她也要完成她的使命了。

    “第八层之所有没有魂魄,是因为,镇妖塔曾被诅咒过,但凡在里面的人,灵魂生生世世被拘,无法转世,无法重生。卫家所有的后代子孙亦是如此,所以圣德女皇选择把自己葬在这里陪伴先祖,其情,让人无法不动容。”卫寒风解释道。

    段子灵似懂非懂,乖巧的站在一边。

    “第九重塔打开了,我们进去吧。”纳兰少灵心里一喜,脸上也绽放出了笑容,但多的是害怕,她害怕再有什么不顺,无法破开卫家诅咒。

    ------题外话------

    亲爱的,这个不是大结局哦,不要被大结局三个字,还有完结标志所迷惑了。本文故事还很长。

    杨凡复活之迷,路逸轩生死之迷,最后一个男主水皓月,以及卫青阳的灵魂,女主坐拥江山美男等等……

    因为网站不能双开的原故,必须先完结一本,所以这本先打一个完结条,但也仅仅只是打个完结条,本文故事不管如何,都会按照大纲写下去,不会烂尾的。

    所以后续每天依旧会照常更新,感谢你们一路以来的支持。

    我也知道你们跟文都很辛苦,本文又时常不按时更新,所以,从明天开始,以后更新时间,定在每天晚上的九点整更新,么么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