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神赌女狂帝最新章节 > 神赌女狂帝最新章节列表 > 048:复活杨凡(万更求订)
    “我不管,反正你随便取个什么名字都可以。”胡少离不悦道。

    “好吧,那我想想,纳兰家好像都没有按辈份传下来的,我们苏家传到我这一代是少字辈,再下一代,好像是楚字辈的……”

    “你胡说八道什么啊,什么苏家?你只是被姓苏的人家领养了,无论怎么样,都不可以用别人家的辈份取的好不好。”胡少离不满了。不就是取个名字吗,有这么难?以前她处理国家大事的时候,怎么就没见她这么为难过?

    纳兰少灵有苦说不出。

    她当然姓苏,她一直都姓苏的,她家也只有她一个独身女儿,不过是意外来到这儿罢了。

    若是她能够回去的话,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看到这一对儿女,肯定会欣喜若狂的。

    既然不知道取什么名字,那自然也要按她们家的辈份来取了,也算是给苏家留了一条后。

    “女儿眉目有股内敛的清秀,倒是挺像我的,平日里不哭不闹,也比较乖巧,出生的时候,刚好是中秋月圆之夜,不如,就取名楚月吧?”

    “楚月……”胡少离喃喃自语。

    这个名字好像也不错听。

    “儿子的话呢,爱哭,刚出生就有一股妖艳的媚气,又是在镇妖塔出生的,叫楚妖吧。”

    胡少离当即不满,“不好听,什么楚妖,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除妖呢,我的儿子又不是妖怪。”

    楚妖?除妖?他还真够能想的,不过好像也有点儿道理。

    “那叫楚双。”

    “楚双是什么意思?”

    “就是庆贺我们得了一对双胞胎儿女。”

    胡少离看着自家儿子熟睡的脸,不断思考着他的名字。

    楚双……好像也挺不错听的,纳兰楚双……

    “可是为什么都要加一个楚字呢?你是不是又想按苏家的辈份来取?”

    “嗯……苏家对于我来说,有一种刻骨铭心的亲情,它能让我永远的记住父母恩情,你就答应吧,而且楚字也不难听啊。”纳兰少灵坐在床沿上,忽然揽着胡少离的腰,含笑道。

    胡少离心里忽然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却舍不得推开纳兰少灵的手,尽管心里有些不乐,依然还是从了纳兰少灵的意思<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纳兰楚月……纳兰楚双……不错不错,挺好听的。

    “宝宝,以后你们有名字了,月儿,双儿,嘿嘿……你们开心吗?”胡少离摸了摸他们的脸蛋,笑得一脸满足。

    “他们肯定开心的,有你这个爹这么疼着,想不开心都难。”

    “那是,以后我会更疼他们的。”

    “少离,你真美。”纳兰少灵揽着他的细腰,闻着他身上的香味,眼神有些迷离,尤其是看到他一张魅惑好看的脸上,闪烁着栩栩光泽,不点而红的唇,饱满红润,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胡少离怔住了,偏头看去,却见纳兰少灵正用一种迷离的眼光看着他,那眼光里还染着点点情。欲,他从没有见过的情。欲。

    胡少离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害羞得低下了头,心里扑通扑通直跳着,既是紧张,又是激动,还有一些小期待。

    殊不知,胡少离的这个动作,将纳兰少灵的欲。望都给勾了起来。她本就极想亲吻过去,然而,她一直克制着,想给他一个完美的洞房之夜。

    可如今,她忍不住了,脑子里想的,都是十月前在竹林里与他的那场恩爱,还有如玉粉嫩的肌肤,没有任何赘肉的完美身材。

    纳兰少灵小腹一热,情不自禁的捧起他绯红的脸颊,闭着眼睛,印上一吻。

    她本来只想轻轻一吻,等将来回宫,给他盛大婚礼,再与他缠绵,然而……很多事情是她无法克制的,就如同现在。

    轻轻一吻根本不足以让她满足,她想深入,她想探寻他的美好。

    纳兰少灵有些生涩的撬开他的牙关,深深吻了起来,炽热缠绵。

    胡少离傻眼了,整个人僵在那儿,瞪大着一双潋滟的眸子紧紧盯着纳兰少灵。

    “乖,闭上眼睛。”纳兰少灵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情。欲,素来沉稳的她,几乎把持不住自己。

    胡少离眼睛一闭,任由亲吻着,傻傻的不知该如何回应。身子被她吻得有些瘫软,脑袋晕呼呼的,甚至忘记如今的处境,条件性的回应着纳兰少灵。

    感觉到他的回应,纳兰少灵心里一喜,捧着他的脑袋,不断加深缠绵,另一只手,不规距的抚摸上胡少离没有累赘的完美身材上,上下抚摸。

    “嗯……”胡少离情不自禁的一声呻吟,将纳兰少灵最后一丝理智都给淹没了。

    手心一动,解开他的腰带,将他放在床上,粗喘连连,彼此深情的看着对方。

    纳兰少灵的动作很温柔,温柔得如捧着无价之宝,从胡少离的眉眼,吻到鼻尖,再吻到锁骨一路向下。

    胡少离被她挑拨得激。情连连,欲火焚身,脑中响起的,都是近一年前,与她在竹林里的缠绵,胡少离脸色绯红,心里如同小鹿乱撞,扑通扑通直跳着。

    “我可以吗?”纳兰少灵的脸几乎与胡少离贴着,染着欲。望的眸子迷蒙地看着胡少离,绝色的脸上,似乎在隐忍着什么,忍得她极是痛苦,然而,她还想经过胡少离的同意<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胡少离早已羞得不敢再去看纳兰少灵了,只是害羞得点点头,算是同意了。小手紧紧抓着被褥,以掩饰自己的慌乱。

    得到胡少离的同意,纳兰少灵满心欢喜,正想解开他火红的衣裳,与他在这里缠绵悱恻的时候,外面传来几个长老的声音,“少灵姑娘,你在里面吗?”

    “砰……”竹屋的外门被打开。

    里屋性致绵绵的两人立即受惊,回过神来,脸上有着一抹慌乱,纳兰少灵随手拉起被褥,将衣裳凌乱,春光外泄的胡少离遮挡起来,心里隐隐不悦。

    早不来,晚不来,这个时候来这里做什么?

    “呀……你们……”就在纳兰少灵刚把被褥挡在胡少离的瞬间,几个长老们便兴奋的推开里屋的大门,正想跟纳兰少灵说些什么,没想到,却看到他们两个衣裳凌乱,脸色绯红的一幕。

    几个长老们赶紧退了出来,顺手又将屋子的门关了起来。

    尾随在几个长老身后的卫寒风自然也瞄到屋子里发生的一切,心里莫名的有些堵,也有些酸。

    青天白日的,他们就已经做出这么暧昧的举动了,那平日里的时候,他们是不是经常都这么做?

    “都怪你,都说不急一时了,你偏要来。”八老长有些责怪九长老,都什么跟什么啊,他们还想让少灵姑娘留在卫族,成为寒风的妻主呢,现在她青天白日的就做出这种事,寒风也不知道有没有看到,寒风心里会不会反感?

    “这……那你也没拒绝啊,再说了,谁知道他们那么……那么……”九长老有些说不出口。

    太上长老脸上也有些挂不住,良久才淡淡道,“走吧,我们先出去再说。”

    “哐啷……”长老们还未出去的时候,里屋的大门已经开了,却是纳兰少灵穿戴整齐,出现在他们面前,随手将里屋的大门又给关住,虽然她尽量保持沉稳,可脸上还是有一丝可疑的红晕。

    “不知几位长老来找晚辈,是否有什么事。”纳兰少灵抱拳,对着几位年过百位的老人行了一个晚辈应有的礼节,态度不卑不亢。

    几位长老虽然对她的刚刚的事情有些反感,也有些不悦。可一想到,里面的那个男子是她的夫郎,孩子都生了一对了,就算亲热的话,也是正常,又没有做什么违反伦理道德的事,便也就释然了,此时又看到她进退有度,态度从容,对她的好印像不禁又上来了。

    “我们是来感谢你的,你帮了我们一个大忙啊,不仅救了我们的族主,还帮我们找回了魔琴,如今又帮我们找到失散已久的琴谱,你简直就是我们的再生父母。”七八个长老纷纷不淡定了,提起这些,又是老泪纵横,又是激动兴奋的,激动得连话都说不利索。

    纳兰少灵了然。

    原来是因这些事情。

    抱拳,纳兰少灵惭愧道,“几位长老,你们言重了,其实这些都是晚辈该做的,卫寒风他对我,也是恩重如山,如果不是他,也许我的一对孩子,无法顺利生产,是他先救了我的夫郎与我的一对孩子。至于琴谱,其实这件事是晚辈不对,晚辈当时误坠清风崖,在清风崖底无意间看到琴谱,也不知琴谱是你们卫族之物,便学了琴谱上的武功,如今晚辈既然知道琴谱是你们卫族之物,自然是要归还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一句话,讲得诚恳,听得众多长老们都是泪光闪闪。

    好孩子,真是好孩子啊,很诚实,很有担当,要是别人,看到琴谱,还不私藏起来,又怎么可能还给他们呢,谁不想独罢天下。

    “少灵姑娘,你言重啦,所谓不知者不怪,这件事不怪你。”太上长老摸了摸雪白的胡须,对于纳兰少灵的好感刷刷直升。

    虽说外人不可以学习琴谱,可她当时并不知道这些规距,琴谱也因为她,才会重新回归卫族的手中,他们感谢都来及呢。

    这个是好孩子,要是寒风跟了她,将来定然也能幸福的。只可惜,她有了夫郎孩子,不然让寒风跟着她,倒也是不错的选择。

    几个长老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纷纷打起了主意。

    虽然她有了夫郎,也有了孩子,可是他们的寒风也不错啊,长得好看,性子也好,家底也不错啊,还有整个卫族呢,就算她想要天下,他们也可以帮她得到,想来,她应该不会拒绝寒风的吧?

    像寒风这么好的孩子,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啊。

    几个长老彼此都看出对方的意思了,不禁齐齐嘿嘿一笑,“少灵姑娘,不知你是哪儿人呢?”

    “我?我是季城长大的,现如今住在帝都,流国的帝都。”

    “那你家中,可还有什么人?”

    “除了少离还有一对儿女外,还有一个夫郎。”纳兰少灵警惕地看着他们。他们到底想做什么?打听她的事情做什么?莫非身份暴露了?又或者……

    “什么?你还有一个夫郎?”八长老突然跳了起来,大声吼道。

    “哇……”随着他这一声大吼,屋子里的孩子被吓到了,纷纷大哭起来。

    太上长老瞪了一眼八长老,倒是有些尴尬。

    八长老讪讪的,捂着嘴,也意识到自己太过激了。

    “乖,双儿乖,不哭。你们要聊天,到面聊去,别吵到我的孩子。”胡少离不悦的声音自里屋响了起来,众人毫不怀疑,若是再不走,里面的男子,定然会出来跟他们拼命的。

    纳兰少灵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地道,“几位长老,你们看……”

    “是我们失礼了,少灵姑娘,不如我们出去外面说。”太上长老点点头,歉意道。

    “好……”纳兰少灵疑惑地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卫寒风,却见他同样疑惑,不知道长老们问这些到底所为何事,只能与众多长老走了去,体贴的关上竹门,于竹林深处一处雅静的石亭说话。

    “少灵姑娘,你说你府上还有一个夫郎,那你不就是有两个夫郎了?”九长老怎么也无法淡定,八长老使劲点头,跟着附应。

    “算是吧。”她的夫郎何止这些。只不过,那些人,她根本不承闪,当时初登皇位,没有什么政权,不得已纳了他们。如今她大权大握,也是时候该将他们都放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毕竟……不能害了人家一辈子。

    其他长老们纷纷看向太上长老,这算怎么回事?

    都有两个夫郎了,难道让寒风做第三个,还是最小的一个吗?

    他们本来是想给寒风找一个可以跟他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省得他到时候像先祖一样被人欺负。

    少灵姑娘有一个夫郎,他们已经挣扎了许久。好不容易才勉强接受这个事实,想让寒风嫁给她,可现在,她又有一个夫郎?

    也不知道那个夫郎好不好相处?万一不好相处怎么办?

    “几位长老,你们忘记了吗?她的另一个夫郎,就是为了救我跟慕前辈,所以才会被困在镇妖塔的,到如今还生死不知呢。”卫寒风忽然开口,提到路逸轩,心里有些难受。

    纳兰少灵更难受。这些日子以来,从来都没有一刻不在担忧路逸轩的。

    几位长老恍然大悟,对哦,他们怎么把这事儿给忘记了。

    几位长老忽然有些心疼。

    为了救寒风他们才会将自己置于危险之地,那应该是一个很善良,很好相处的人才对。

    寒风这孩子外冷内热,想必,会觉得亏欠了那个男子吧。

    还有少灵姑娘,她的心里该是很急的吧,可他们却一心想着给寒风找一个好妻主。

    “少灵姑娘,你也别太急了,令夫的事,我们都知道,现如今急也没有用,等到下月十五,我们再进镇妖塔,到时候我们这帮老骨头都陪你们进去,一定会把你夫郎给救出来的。”

    “是啊,令夫是因为我们才会身陷险境,无论如何,我们也都会帮你们救出他的,意不容辞。”

    纳兰少灵感激地看着他们,却是好意心冷了,“多谢几位长老,不过,镇妖塔危险重重,还是由我们自己去就好了。晚辈真心感激几位长老,如果长老们,可以告诉我,守护在我身边的残魂是怎么回事的话,晚辈感激不尽。”

    “残魂的事儿不着急,我先问你,你觉得我们寒风怎么样?”八长老嘿嘿一笑,笑得有些猥琐。

    猥琐……?

    纳兰少灵与卫寒风有一瞬间,都以为自己看错了。

    怎么会是猥琐呢?

    “挺好的啊。心地善良,琴技无双,长得也很俊秀,最重要的是有一颗玲珑心。”虽然不知道几位长老想说些什么,纳兰少灵还是坦然答道。

    “那你喜欢我们寒风吗?”除了太上长老,其他几个长老纷纷凑了过来。

    纳兰少灵怔了一下。好像明白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

    什么意思?不会是想把卫寒风许给她吧?

    她可是复姓纳兰,纳兰倾的后代……

    他们现在不知道她的身份,才会对她如此热情,她简直不敢想像,若是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后,会不会一掌霹了她<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不行,她还是赶紧知道杨凡的灵魂是怎么回事,然后赶紧离开卫族比较妥当。

    卫寒风也是怔住了。

    几位长老到底想说些什么?无故扯到他头上做什么?之前一直嚷嚷着要给他找一个好妻主,不会是想让他嫁给纳兰少灵吧?

    “你倒是说啊,你喜不喜欢我们寒风。”九长老催道。

    卫寒风的脸有些红润,手心沁汗。虽然他不想长老们继续问这个问题。可他想知道,纳兰少灵对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心里可否有一点儿喜欢他。

    太上长老不着痕迹地看着默不作声,脸戴面具的卫寒风。

    这个孩子是他们从小带大的,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他们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他怕是心里也有少灵姑娘的吧。

    寒风年纪不小了,是该找一个妻主了。现在把妻主的人选给找好了,等到下个月再进一次镇妖塔,将卫家诅咒给解了后,他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嫁人了。

    “这……”纳兰少灵为难了,求救似的看向卫寒风,这才发现,卫寒风不知何时已经退到几个长老的身后了,正端着茶水,一口一口的轻抿着。

    他……他什么意思?他都撇开了,不管她了吗?她又该怎么回答?

    她心里有卫寒风吗?

    其实她自己也说不出来。不过跟卫寒风在一起时的感觉,她很享受,也很喜欢,她不会排斥……

    “卫公子为人温和善良,彬彬有礼,无论何人都会喜欢他的。”见长老们逼得急,纳兰少灵缓缓道,半两拔千斤。

    “这么说,就是你也喜欢我们寒风了?”几位长老们嘿嘿一笑,心情甚好。

    纳兰少灵皮笑肉不笑,拒绝回答,脸上莫名的一红。

    看到纳兰少灵的这个表情,长老们心里也有个底了。纷纷大喜起来。

    好事,好事啊,他们最不放心的寒风终于也找到妻主人选了,要是把这几件事搞定,他们也可以死而无憾了。

    卫寒风握着杯子的手微微一紧。面具下,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心情美好。

    她喜欢他吗?是真的喜欢吗?还是随便说说罢了?

    “那如果,我们把寒风许配给你怎么样?”九长老嘿嘿一笑,笑得有些奸诈。

    “噗……”纳兰少灵刚喝下去的茶水猛然喷了出来,被吓得不轻。

    果然……果然是想把卫寒风嫁给她,她就知道,这帮老家伙,肯定没安好心的。

    “怎么?难道我们寒风配不上你吗?”见纳兰少灵反应反常,几个长老马上不悦起来,看着纳兰少灵也没有之前那么顺眼。

    “不是不是,不是这个意思,不是他配不上我,而是我,我配不上他,他那么好的男子,而我, 我有两个夫郎了,还有一对儿女,我配不上他……”

    “我们寒风不会在意这些的,只要成亲后,你对寒风一视同仁,不分大小就可以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前辈,我……”

    “几位长老,寒风多谢你们的好意,只是寒风现在还不想嫁人,只想尽快将卫家的诅咒先给破解了。”卫寒风抢先道,语气有些沉闷,想来心情也不是很好。

    而他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纳兰少灵急于撇清关系时,心理便沉了下去。

    其实他从小到大,都没想过要嫁人,只想着,将魔琴还有琴谱找回来,再破了卫家的诅咒。

    “寒风啊,卫家的诅咒,我们自然会破的吧,可这些跟你挑选妻主没有什么过多的关系啊,长老相信,下个月十五,诅咒肯定能够破掉的。”九长老以为卫寒风是挂念诅咒一事,不禁解释安慰道。

    “是啊,破除诅咒重要,可是你的终身大事也很重要,两者都不可以落掉的,不如,你们两个先把名份定下来,等破除诅咒后,我们再为你们风风光光的大办婚礼,如何?”八长老等人笑着道,这么好的妻主人选,他们可不想失去。

    太上长老眼光毒辣,似乎看到纳兰少灵与卫寒风暗流涌动,也看到纳兰少灵似乎不大愿意娶寒风,虽然怪异,可太上长老还是做了一次中间人,缓缓道,“此事不着,寒风说的也对,等卫家诅咒先破除了,再来谈终身大事也不迟,这件事就暂且到此为止吧。”

    “太上长老,这……”

    “就这么定了。”太上长老的语气没有一丝容辩驳的可能。

    卫寒风感激地看向太上长老,至少他帮他保全了面子。他又怎么会不知道,纳兰少灵根本不想娶他,若是一味说下去,只怕丢脸的只会是他。

    她的心里,有死去的杨凡,有下落不明的路逸轩,还有为她生儿育女的胡少离,又怎么可能容得下他。

    再者,她一直以为,是他害死了清水村的众多村民们……

    几位长老虽然还想说些什么,可看到太上长老那副坚定的表情外,也只能住嘴了,太上长老做事,素有他的道理,听他的,想来也不会有错。

    纳兰少灵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还好及时中止了,要是再问下去,她根本不知道要如何说了。

    娶卫寒风想来是不可能了,卫寒风也不可能喜欢她的,少离更会打翻醋坛子的。

    “太上长老,您之前答应过晚辈,只要帮忙找出魔琴,便会告知晚辈身边的残魂之迷,您看……能不能先告诉晚辈,晚辈很是着急,这件事,对晚辈很重要。”纳兰少灵急急道。这件事不弄清楚,她寝食难安。

    “告诉你也无妨,不过,要等我卜一卦。”

    “好,要怎么卜。”纳兰少灵坐在太上长老身边,紧张地看着她。忽然觉得,今天可以弄清杨凡与路逸轩是否是同一个人的迷了。

    “你们都退下吧,寒风留着就可以了。”太上长老没有马上卜,而是让一众长老都退下,不习惯这么多人围在一起。

    “是,太上长老<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几个长老纷纷点头,依次而退,走的时候,还不时的讨论着纳兰少灵身上的好处,尽说与卫寒风般配之类的话。

    待他们走了后,太上长老才从怀里拿出几块古朴的甲骨,褶皱的手,将甲骨的正反面,都一一排列好。

    纳兰少灵坐在他的对面,紧紧看着甲骨,这些甲骨应该有些年头了,古朴的不似现在之物,且,甲骨上的文字,她绞尽脑汁也没见过,根本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这些甲骨是从蓝族的遗址上找到的。”卫寒风突然开口,解释给纳兰少灵听。

    “蓝族?”什么蓝族?

    “蓝族是神族,族里的人,很多都会卜卦,其卦像之准,震撼世人,而且,蓝族人,天赋异禀,能够知过去,观未来,每个人的一生,也能准确的推断出来。”

    “这么神?真的假的?”那她是穿越之人,他们也能卜得出来?

    “自然是真的,不过,蓝族在五百年前,就已经举族消失了,天下再无蓝族后人。”卫寒风眼里一黯,有些闷闷地道,“这块甲骨是从蓝族的遗址中找到的,所以它身上有一股灵气,虽然经过这么多年,灵气已经快要消失不见了,不过那抹残魂就在你身边,所以还可以卜一卦。”

    “蓝族如果那么厉害的话,怎么会举族灭亡的?”这不合理呢,就算灭亡,那至少也有一些蓝族后人活下来才对。

    听到纳兰少灵的话,不止卫寒风心情沉重,就连太上长老的手也是抖了几抖,黯然垂头。

    “怎么了?是不是我说错什么话了?”纳兰少灵摸了摸自己的脸,不明所以。

    太上长老叹了口气,仿佛一瞬间老了数十岁,苍凉道,“你没有说错什么话,因为蓝族的灭亡,都怪我们卫族。”

    纳兰少灵挑眉,等着他继续说话,心里忽然升腾起一抹好奇。

    “蓝族满族,都是我们卫家先祖卫青阳屠杀的,男女老少,成千上万人,没有一个活口。”

    “什么?”纳兰少灵脸色一变,豁然站了起来。

    “那件事,也成了我们卫家先祖心中永远的痛,最后酿就卫家先祖一生的悲剧,还有卫家的历代后世子孙,人人都跟着……跟着……”太上长老自以为人间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再撼动他的心了,可是提起蓝族还是阵阵难过。

    “卫青阳,为什么要杀蓝族的人?蓝族的人得罪了他了?”男女老少,成千上万,这是要杀多少人?血流成河了吧?

    “一言难尽。不过,当时我们先祖身上也中了蛇毒,失去了理智,才会屠杀那么多人。不过,不管怎么样,大错都已经酿成,即便说再多,那些死去的人,也不可能复活,而这件事,也成了先祖心中唯一的痛。”卫寒风闷闷地开口。如果不是这件事,或许就没有那么多悲剧,先祖也不会一辈子都活在自责中。

    太上长老接着道,“这件事,成了先祖心中永远的痛。多年来,先祖都会去蓝族遗址祭拜一番,一直传到寒风这一代。早在四百年前,找到这几块可以卜卦的甲骨,还有一些如何卜卦的办法,卫族靠着它,找到这个避居的地方,多次避开战乱,设下结界,永久的生活在这里。”

    “原来如此……”纳兰少灵感慨<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卫青阳无论多好,他屠杀蓝族千千万万条的生命,却是事实,被镇压在镇妖塔,想来也是他的报应。

    “这甲骨用了太多次,灵性几乎都没有了,怕是,只能卜最后一卦了,我们本想将这一卦留给寒风,卜出他未来的妻主是谁,住哪个方向。可你对我们卫族有恩,这最后一卦便送给你吧,只是,你要想好,确定只要问守护在你身边的残魂一事?死去的人,可是无法再回来了,即便他的灵魂守在你的身边,也只是一缕灵魂了。”太上长老再一次问道。

    “我就想知道守护在我身边的灵魂是谁?为什么只有一缕残魂,其它的魂魄去了哪儿,是跟否路逸轩是一个人。”纳兰少灵想也不想,坦然道,一脸坚定。

    “好吧,你坐好。”太上长老淡淡道,褶皱的手拿起甲骨,置于手心,双十合手,嘴皮一上一下,开始念着咒语。

    纳兰少灵坐得笔直,仔细观察着太上长老的一举一动,见他一直紧盯着她的头顶看个不停,心里不由打鼓。

    到底怎么样了?他的卜卦之术,灵吗?准吗?

    “别紧张,卜卦之术,从来都没有失灵过的,太上长老一定能算得出来的。”

    许是感觉纳兰少灵坐立不安,卫寒风清冷的声音淡淡响起,不着痕迹的安慰着她。

    “啪……”太上长老忽然将甲骨洒了桌上,分列出一个三角字号的形状,两个正朝上,一个背面朝上。

    太上长老看到卦像后,脸色蓦然一变,捋着雪白胡须的手僵住了。

    “怎么样?”纳兰少灵呼吸都快止住了,紧张地看着太上长老,卫寒风同样好奇地看着太上长老。

    以往太上长老卜卦,好像从来都没出现过这么为难与复杂的表情的……难道灵气太少,卜不出来?

    “这卦像……有些复杂……”

    “怎么个复杂法?”

    “按卦中所讲,这抹残魂,就算所有的失去的灵魂都找到了,重新聚积在一起,也是一抹残魂啊。”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这道灵魂,本就是从一个人的灵魂上剥出来的,注入到另一个人的身体里,只不过,这道灵魂长期盘踞在一个人的身体上,意念又特别强,所以,他虽然脱离原有的灵魂,还是存活了下来,形成一个独立的灵魂?只不过,从小体弱多病,甚至还会得不治之症。”太上长老摇摇头,还想再卜一卦,然而,甲骨已经没有任何灵力了,只能紧紧蹙着白眉。

    纳兰少灵心里一动。

    原本就是从一个人的灵魂里剥出来的?然后注入到另一个人的身体?借着那具身体活了下来?形成一个独立的灵魂?

    这怎么感觉有点天方夜谭了?

    “太上长老,人的灵魂还能剥出来的吗?为什么我从来都没听过。”卫寒风问道,忽然觉得,这道灵魂里,包含着不少他们不知道的事情<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人的灵魂按说是不可以剥出来的,可是很奇怪,灵魂的主人,好像是一个死人……他已经死了,不知是什么原因,又活了过来,重生的时候,灵魂失去一缕,融入到别人的身体里了,好奇怪,怎么会有这种卦像,难道我卜错了?”太上长老喃喃自语,好像没有听到卫寒风的话。

    太上长老与卫寒风不明所以,可纳兰少灵却好像明白些什么了。

    她一直都怀疑,路逸轩跟她一样,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也怀疑,现在的路逸轩就是五百年前,名满天下,千古流芳的左相路逸轩,只不过她一直没有证据罢了。

    那天在镇妖塔里,她问了他,可是他没有承认,也没有拒绝,分明就是默认了。

    那么就是,路逸轩重生的时候,丢失了一缕灵魂,那缕灵魂就是杨凡……所以杨凡从小体弱多病,所以他身上有那么多难以医治的疾病……所以他跟路逸轩一见如故,成为莫逆之交……

    而他们……一直都是一个人?

    “那你算算,原有的灵魂,如何是否还存在这个世上?”纳兰少灵忽然握住太上长老褶皱得只剩下一张皮的手,急声道。

    太上长老抬头莫名地看着她,却是淡声道,“那抹灵魂还在这世上的,没有消失,不过剥离出来的灵魂,可就快要消失了。”

    灵魂还在……?灵魂还在是不是意味着路逸轩还没有死……?

    纳兰少灵紧绷的心忽然松了口气。

    只是一听到后面的话,纳兰少灵的心又提了起来,“消失?消失会怎么样?要怎么样做,他才不会消失?有办法救活那抹残魂吗?”

    太上长老再一次开始摆起了甲骨,无视纳兰少灵还在焦急的等待,一个一个慢慢算着。

    一边淡淡道,“消失就是魂飞魄散,以后再也不可能留在这个世间,他本就只是一个残魂,能够在你身边留这么久,已经奇迹了,自古以来,魂魄随着时间的推移,都会慢慢消失的,这是天地法则,无论是谁,都无法阻止,至于救活他,还是有一缕希望的。”

    “真的能复活那抹残魂,让他重新活过来?什么办法?”纳兰少灵的热血止不住的沸腾,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紧张激动的。

    若是杨凡真的能活,那他就是她的大恩人,她做牛做马,生生世世,都会报答他的恩情,天知道杨凡对她有多么重要。

    “只要找到他散落的残魂,再找到他原有的那抹灵魂,合二为一,斗转星移,便可复活,只不过原有的那抹灵魂就会死去,永远消失在这个尘世间。”

    纳兰少灵沸腾的热血瞬间被人浇了一盆冷水,从头冷到尾。  “你们跟蓝族有什么关系?怎么会卜卦?”

    “我们?我们跟蓝族没有多大关系,只不过在”

    ------题外话------

    万更啦,肥章哇,好久没有万更了!么么哒,祝大家看文愉快!

    今天新文:《毒后归来之家有暴君》上架,求个首订哦,么么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