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神赌女狂帝最新章节 > 神赌女狂帝最新章节列表 > 033:反目为仇
    轰……

    众人齐齐大惊,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慕轻璃会这么极端,连卫寒风都吓得不轻。

    “你想做什么,把孩子放下。”纳兰少灵瞬间黑了脸,撑着的身子也坐了起来,眼里闪过重重杀意。

    “你这个女人好坏,孩子那么可爱,你怎么狠心下得了手,你快把孩子还给我,孩子都哭了。”段子灵扑过去,直抢着她手中高举的孩子,却被慕轻璃一掌推倒,若不是路逸轩帮忙化解那道掌气,扶住段子灵,只怕段子灵现在早已气绝。

    “他是你的孙子,你的亲孙子。”路逸轩脸色不是很好,沉声提醒,一双如画的眼,满满的都是凉意,甚至有一抹杀机一闪而过。

    “孙子又怎么样,只要能破开卫家的诅咒,我连自己的儿子都可以牺牲,何况,这个孩子身上流的还是纳兰家的血统。”慕轻璃无视孩子哭得撕心裂肺,只是冷冷瞪着纳兰少灵,那眼里的决绝,让人毫不怀疑,只要纳兰少灵不肯进入第六重塔,她马上就会把孩子摔到第六重塔里。

    “慕前辈,先把孩子放下来吧,孩子刚刚出世,又是难产出世的,现在孩子很脆弱,经不得吓的。”卫寒风蹙眉,提醒道,青衣飘飘,上前几步,想将她高举在空中的孩子抱来,慕轻璃却制止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小主,你别再过来了,我没有吓任何人,我很认真,今日,我一定要解开卫家的诅咒,哪怕付出任何代价,我都要解开,我发过的誓,就一定会做到。”

    “哇……”孩子的哭声一阵高过一阵,哭得皱巴巴的小脸都憋红了,泪水一滴滴的淌落,看得所有人都是心疼不已,恨不得把孩子抱在怀里好好宠爱。

    可她们不敢贸然行动,她们就怕慕轻璃一时情急,会伤到孩子,只能紧张地看着孩子,随时做好准备,在慕轻璃将孩子摔出去的时候接住。

    一个孩子哭了,另一个在纳兰少灵怀里的女儿,不知是被吓到了,还是感觉到了什么,也跟着哇哇大哭起来,一时间,诺大的第五重塔里,都是两个孩子此起彼伏的大哭声。

    “乖,不哭,不哭了。”纳兰少灵搂了搂孩子,轻声哄着,可孩子的哭声越哭越大,哭得众人心烦意乱,也哭得众人一阵心疼。

    看着皱巴巴的孩子,一个脑袋,就她们一个拳头大小,小的可怜,小得心疼。或许连他们所有人都不知道,孩子一哭,他们的心口似乎也在滴血。或许,除了慕轻璃,所有人都把那两个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得比他们的生命更加重要。

    不知是不是孩子哭得太凶,还是他们的争吵声太大,胡少离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听着孩子的哭声,所有的朦胧尽皆消失,脑子瞬间清醒过来,睁开眼,便听到慕轻璃那决然的话语,以及被她高举空中,随时可能摔掉的孩子。

    胡少离的心瞬间抽疼起来。

    孩子……那是他的孩子……他千辛万苦,费尽心血生下来的孩子……

    她怎么可以这样,她怎么可以那么狠心,她把他丢到镇妖塔就算了,还要摔死他的孩子……她不配,她不配当他的母亲……

    胡少离想抢回孩子,浑身虚弱的动不了,他想开口,他身上软绵绵的,竟然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有睚眦欲裂地瞪着慕轻璃,从来没有一刻这么恨她。

    “我告诉你,马上把孩子放下,否则,我绝对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纳兰少灵一手抱着孩子,两脚颤抖的站了起来,如刀锋犀利的眼,狠狠瞪着慕轻璃,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看得出来,她是在憋着巨大的怒气。

    “只要你马上跟我进第六重塔,我就把孩子放下。”慕轻璃无视她的警告,依旧高举着孩子,任凭孩子哇哇大哭。

    “慕前辈,赶紧把孩子放了,就算我想要解开卫家的诅咒,也不会用这么阴险龌龊的手段,卫家历代列祖列宗,也不会同意这么做的。”卫寒风依旧冷冷冰冰,可从他的声音中,可以听得出来,此时的他,心里也燃烧起了愤怒。

    “我不管,我只要解开卫家的诅咒,我只要小言的灵魂能够归天,能够重新投胎转世,其它我都顾不了,小言的灵魂饱受折磨已经十九年了,整整十九年了,他受的苦已经够多了。”慕轻璃近乎疯狂,高举在半空的手也是颤了几颤,颤得人心惊胆颤,就怕把孩子给摔了。

    “我爹一生善良,如果他在世,他也不会赞同你用这种手段的,他宁愿永受折磨,也不会去伤害无辜的人,尤其是一个刚出世的无辜孩子。”卫寒风胸膛起伏不定,右手轻搭在背后的琴弦之上。虽然他感念慕前辈这些年对卫家付出的一切,但她若敢动这个孩子,他便不会客气。

    “小言就是太善良了,所以他才会受那么多的苦,所以他到死,灵魂都得不到解脱,反而,反而被吸进镇妖塔,永受折磨<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这些,这些都是她们纳兰家害的,小主,难道你不想报仇吗?难道你不想破开第九重塔吗?难道你不想解开卫家诅咒吗?难道你都忘记这些年,一直支撑着我们活下去的是什么了吗?”

    “我当然没有忘记。可是我不会用一个刚出世的孩子来当威胁。纳兰倾害了我们卫家世世代代没错,可是纳兰倾已经死了,已经死了五百年了,尸体早已化作尘埃,这些跟纳兰少灵没有半丝关系。如果今日她纳兰少灵是一个昏君,是一个残暴不仁,鱼肉百姓的暴君,我第一个不会放过她,可她不是,他是一个明君。我现在只想解开卫家的诅咒,卫家世世代代,都是善良的人,他们也不会希望我们冤冤相报,无止无休的生活在仇恨当中的。”卫寒风背脊挺得如同青松劲竹般,声音铿锵有声,一字一句,都充满着正义,让一众人都傻眼了。

    纳兰少灵没有想过卫寒风会说出这番话,也没想到,他能看得那么透彻。

    她跟他错综复杂的关系,她以为,早晚有一天,她们会拼得你死我活,可是现在……现在他化解了他自己满腔的怨恨,也释怀五百年的仇恨,那是有多大的心胸,多大的宽怀。

    而她呢……她又能释怀吗?她想,可是她做不到,清水村几百条活生生的性命横亘在他们之间。多少个日夜,只要闭上眼睛,都是村民们惨死的情景。

    纳兰少灵眼眶一红。

    既是感动卫寒风说的这番话,更无声的难过。

    路逸轩忽然松了口气,眼里波光潋滟。

    他总算没有看错卫寒风。这个男人,虽然外表跟卫青阳一样清冷,面容更是长得一模一样,可他……跟卫青阳一样,本性都不坏,只不过命运跟他们开了一个又一个天大的玩笑,让他们不得不走到那一步。

    庆幸的是,至少卫寒风没有像卫青阳一样,因爱生恨,坠入魔道,害死蓝族千千万万的族民。

    段子灵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纳兰……纳兰……那不是流国的皇姓吗?

    纳兰倾……那不是流国的圣德女皇吗?

    暴君?昏君?那不是指的女皇的吗?

    少灵……纳兰少灵……

    大姐姐是谁?她怎么会姓纳兰的?难道……难道她是流国的女皇?

    段子灵瞳孔睁大。

    怎么……怎么可能……大姐姐怎么会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暴君呢?怎么会是那个把她们国家打得支离破碎,杀死他皇姐,又霸占他们国家的流国女皇呢?

    皇姐不是说,流国女皇长得很难看,满脸麻子,一口大黄牙,还是一个肥胖的中老年人吗?

    大姐姐明明很好看的啊,怎么会……怎么会……

    段子灵颓然的坐下,心中起伏不定。

    虽然他很想告诉自己,大姐姐不是流国女皇,可是眼前的一切,让他不得不相信,大姐姐就是流国女皇<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所以传说中的右相,是流国凤后,是大姐姐的凤后。胡少离,是胡贵君,流国女皇最宠爱的贵君……难怪……难怪他说流国女皇的长相时,大姐姐会笑话他……原来,她就是流国的女皇。

    她为什么会是流国的女皇……为什么……

    她为什么要霸占他的国家,杀死他的国民……

    段子灵像是失了灵魂的木偶,无声的落泪,怔怔地看着远处,失魂落魄。

    慕轻璃更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卫寒风。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

    小主这么多年来,苦练武功,苦读兵法,不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够率领一众族人攻打流国,推翻流国,杀死纳兰家所有人,重新建立琴国吗?

    他……他怎么会说出这番话来?小主……他不想复国了吗?他不想报仇了吗?他忘记这些年来,他是怎么熬过来的吗?他忘记这些来,他受的苦了吗?

    慕轻璃不可置信的摇摇头,低乎颤抖的喃喃道,“小主,您说什么?您是在开玩笑的对吗?”

    “我没跟你开玩笑,赶紧把孩子放了,他是你的亲孙子,虎毒尚且不食子,如果你还有一点良知的话,如果你还在乎我爹的话,就把孩子放了。”

    “放了?你让我放了?你不报仇了,你怎么可以不报仇了,你知道这么多年来,我们付出了多少吗?你知道有几十万效忠卫家的人都在等着您的一声命令,我们就挥军杀到流国皇宫吗?你知道我们一代又一代,都在等着那一天吗?你知道卫家列祖列宗,死得有多惨吗?是不是她,是不是她跟你说了些什么,是不是你也爱上她了?所以你跟离儿一样,为了这个女人,什么都不要了,连使命都不要了。”

    慕轻璃疯了似的,提着孩子,一字一句的逼问着卫寒风,眼里暴发着嗜血的光芒。

    空旷的第五重塔里,孩子依旧在哭,只不过声音没有刚开始那般洪亮了,如今的哭声近乎嘶哑,听得纳兰少灵等人,尤其是胡少离心里如同刀子在剐着,鲜血淋漓而。

    “把孩子还给我,我恨你,我恨你……”不知道是不是心疼孩子,胡少离挣扎着爬起,睚眦欲裂的瞪着慕轻璃,一步一步,挣扎着爬过去,想将孩子抢回来。

    疯狂中的慕轻璃听到胡少离的声音后,情绪忽然冷静了不少,猛然看向不知何时醒过来的胡少离,心里狠狠一震。

    她看到胡少离眼里毫不掩饰的恨意了,她看到胡少离刻骨铭心的仇恨了,她看到胡少离对她心灰意冷了,她看到胡少离一颗千疮百孔的心了……

    他怎么会有那么浓的恨意?她是他的母亲啊,亲生母亲啊……

    以前他看着她的目光,不都是尊敬,依恋,崇拜,不舍的吗?什么时候会有这么刻骨铭心的恨意了……他非常恨她吗?

    “离儿……”慕轻璃哽咽的喊了一声。她不想看到他眼里的恨,太刺眼了,实在太刺眼了……

    ------题外话------

    今天大姨妈来了,呜呜……肚子疼死鸟,所以更得晚了些,以后我尽量每天早点儿更,然后多更一些哈,最近可能会不舒服几天的说,呜呜……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