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神赌女狂帝最新章节 > 神赌女狂帝最新章节列表 > 021:冤家路窄,患难与共
    却见卫寒风忽然闭上眼睛,将自己进入一种微妙的状态,与琴合一,身琴融合,指尖轻扬,一缕缕优美的琴声丝丝缕缕,婉转优扬的响彻在冰封万里的冰室之中,如同雨后春笋,新生而起,如同塞外江南,浪漫唯美,如同拔云见雾,蓦然开阔……

    琴声悠悠,荡气回肠,仿佛在诉说着一个又一个浪漫而凄美的故事,琴声如诉,似久别相逢的夫妻,诉不尽的相思。

    轰……

    百里裳月彻底被震惊了,不可思议的看着已将所有思绪融入到琴音之中的卫寒风,不知为何,她觉得,眼前男子,空灵出尘的不似人间男子,他所弹奏出来的琴音,每一个音符都将音乐发挥到巅峰境界,看似随手素手轻拔,却让人久久沉浸琴音的故事之上,无法拔出。

    这一刻,她无疑是震撼的,她自信音律方面,她的造诣也是极高,可与他比起来,无过是皓月莹光。她曾听曾路逸轩长箫一曲,惊为天音,如今与卫寒风比起来,却也是相差着许远的一段距离。

    “咔嚓……”无望无迹的银装冰封,忽然咔嚓一声,裂出一条缝隙。

    百里裳月全神戒备,抬头看向纳兰少灵,却见纳兰少灵心里也有一抹震撼之色。

    “咔嚓……”随着琴声的响起,满室的冰封,又是一声咔嚓,随时有裂开的危险。百里裳月止不住担忧了。

    若是冰块裂开,那么……这里一望无迹,到处都是冰封,岂不是要砸死人?

    他弹的到底是什么琴曲,怎么会让比石头还硬的冰块咔嚓而裂呢。

    “小姐,您身份尊重,不若先离开这里吧,我陪他们进入九重塔。”百里裳月心里划过浓浓的不安,不知为何,她心里有些恐慌,还有些不安,只怕强行进入,她们当中,有人要永远的留在这里了。

    “这是我们纳兰家欠卫家的,必须要还。放心吧,冰封不会砸碎的。”纳兰少灵负手的手一抖,心里微微震惊,好一招以乐感塔,透过无处不在的音符,将塔门层层腐蚀。这招,真是绝了,看来第三层有机会破开了。

    反观第二重冰封里,比石头还硬的冰块,正在一点一点儿的融化,纳兰少灵不禁钦佩卫寒风的功力。如果是她,哪怕学了那本琴谱,只怕也没有那份功力透过音符来融化万里的冰封。

    败在他手上,倒是不冤。难怪路逸轩连他几招都接不住。

    “小姐,你快看,尸体快要融化了。”百里裳月突然出声,指了指旁边几具被冰冻的尸体,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层层融化,眨眼间,便像一具刚死的尸体,保持着死去时的形状,而万里的冰封,不知何时,已然褪去,只有一重重坚硬如铁的石壁。

    “冰封没了,也不冷了,好深的功力,天下间,还有谁是他的对手吗?”百里裳月不可置信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再看卫寒风时,恍然觉得,此人空灵得不似凡间男子,仿佛随时可能羽化登仙。

    琴声悠悠,荡气回肠,时而激昂,时而低沉,然而,眼前的一座石壁,陡然咔嚓了一下,裂开一条缝隙。

    纳兰少灵止不住前进几步,她能感觉得出来,塔门就在那座石壁之上。一双深邃的眼睛,眨也不眨地注视着前方的塔门,看着它随着琴声的激昂,而咔嚓咔嚓震动着,嘴角不由勾起一抹微笑。

    “轰隆隆……”琴声嘎然而止,卫寒风划下最后一个音符,而石壁也是轰隆一声,往两边分开,露出一道石门。

    “开了,第三重门开了。”慕轻璃的惊喜的大叫一声,已经开了三重石门了,只要再开七重,她们就可以彻底解开卫家的诅咒了,卫家死去的无数英灵,也可以投胎转世了。

    “走,进去。”卫寒风手掌一翻,古琴稳稳落在他手上,青衫飘动,已然进入第三重门。

    纳兰少灵与百里裳月一前一后,几乎并肩而行,刚一走进去,便感觉到一股滚滚的热浪扑面而来,烧得她们冷汗淋漓,正欲运功抵抗的时候,千千万万个火球朝着她们密密麻麻的飞来,众人全部大惊失色。

    好厉害的火球,好快的速度,好滚烫的火球,比岩浆还要凶猛吧。

    如果只是护住自己,纳兰少灵措措有余,可她知道,凭百里裳月的功力,抵抗火球的热度尚且困难,又如何能够抵抗千千万万个朝着她们攻击而来的火球,何况,还有不会一丝武功的段子灵。即便段子灵如今有慕轻璃抗体,可难保她不会为了保命,而舍弃段子灵。

    正当纳兰少灵犹豫要先护住谁的时候,火球在离她们一米远的地方嘎然而止。纳兰少灵心里一松,抬头看去,却见卫寒风用自身的真气,将她们所有人都护在一个光罩里,而慕轻璃依旧不断给段子灵输入真气,护住他的心脉。

    一时间,纳兰少灵心里五味杂陈。

    卫寒风完全可以不用理会她与百里裳月,用自身真气对抗比岩浆还要凶猛的火球,还有火球的攻击,本就是极耗真气的,再护住她们这么多人,也不知得损失多少功力。若是她,还说得过去,毕竟想要解开诅咒,有她这个纳兰家的后人在,或许还有帮忙,可是百里裳月呢,他与她非亲非故,为何要费这么大力气救她?

    还有慕轻璃,她不是心狠手辣,连自己的儿子都不顾吗?为什么一路对段子灵不离不弃,耗损大量真气,也要护得段子灵的平安。连生死一线,都不曾放弃过。

    百里裳月则扑通扑通直跳着,余惊未定,好似从鬼门关里走了一圈回来,如花似玉的小脸上,惨白一片。

    “怎么这么热?这些火球都是什么?为什么还能攻击人?”慕轻璃忽然大叫,警惕地看着不断汹涌而来的火球。

    火球每聚积过来,热度越发的滚烫,而卫寒风脸上的沉重之色,也越来越深,想来,以一己之力对抗这么多火球,还是很力的。

    纳兰少灵结了一个翻天印,啪的一下挥出,与卫寒风一起对抗火球,原本只有一米距离的光罩,转瞬拉开了半米多,卫寒风的压力也是骤然喊轻。

    可这减轻没有持续多久,便再次澎湃而来,压得纳兰少灵与卫寒风极度吃力,只能不断将体力真气运转出来。

    “这火球太厉害了,且还在不断的聚集过来,凭人力根本没办法抵抗,我们得赶紧破开第四重门,否则,人人都得死在这儿。”纳兰少灵沉声道。

    “可问题是,这里到处都是火海,什么都看不清,连石壁在哪儿都不知道,如何破开第四重门?”慕轻璃也急了,腾出一手,一同对抗火球。

    “这到底是什么火球,为什么被火球一烧,连灵魂都撕裂般的疼痛。”百里裳月心有余惊,手中却不闲着,同样一起运功抵抗。

    “冰火两重天,想来,这火是灵魂之火,若是无法抵抗,连灵魂都要生生撕裂,消散在这天地之中,永远无法超生了。”卫寒风沉声道。

    “灵魂之火?那少离呢,少离有没有在第三层?”纳兰少灵慌了,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胡少离,咬牙,将功力都倾注在右手上,而左手,则拿出怀里的竹叶,运功竹叶之上,将竹叶运出去,以盼能把神识寄托在竹叶之上,寻找胡少离的气息,然而,竹叶才刚运出光罩,立即融化得一丝不剩。

    “咝……”竹叶运出的缝隙间,一股滚烫的热气涌来,烙得众人全身如置烙刑之中,自灵魂发出一阵阵撕裂般的疼痛。

    “这里的火连灵魂都可以燃烧,竹叶根本无法施展。胡少离最好不要在这里,若是在这里,只怕……世间再无胡少离了。”卫寒风突然开口解释。

    纳兰少灵脸色一白,慕轻璃脸上同样难看,心里阵阵担心起了胡少离的安危。

    “糟糕,火球越来越多了,我快抵挡不住了。”百里裳月声音有些吃力,脸色一阵阵惨白,心里阵阵自责,“我功力浅薄,抵抗不了火球,你们别管我了,赶紧想办法离开第三重门,别再为了我,耗费真气。”

    “要走一起走,撑住。”纳兰少灵冷冷道,却是将身上三分之力的功力注到百里裳月的方位之上,帮抵去大部份火球。

    “别管我了,就算我能躲得过第三重门,也躲不过第四重门,第五重门,甚至第六重门,越往前走,只会越加艰难。”百里裳月虽然压力减轻,心里的压力却一点儿也没有减轻。今日,她怕是要把命留在这里了。

    “好热啊,怎么那么热,啊……这是什么地方啊,怎么那么多火点。”段子灵悠悠醒来,热得受不了,眨开眼睛一看,不由吓得直拽着纳兰少灵的身子。

    外面都是些什么东西?怎么那么多火呀?他是不是置得于火海之中。

    “松手,好好坐着。”纳兰少灵突然一声厉喝。

    段子灵吓得双腿一抖,不敢再动,惊恐地看着其她们纷纷运功抵抗越来越多的火球。

    “不行,再这样下去,我们都得死在这里,卫寒风,你知不知道如何破开第四重塔?”

    “不知道。”

    “那倒回去呢,倒到第二重塔,如何倒?”

    “若想回第二重塔,怎么进来的,便得怎么倒回去,可现在,我抽不开身。就算抽开身了,也必须有你的鲜血相结合,才可以倒回去。而且,一旦倒回去了,五十年内,任何办法都无法启动镇妖塔。”

    纳兰少灵心里一沉,如今进不得,退不得,难道要僵在这里被烧死吗?

    突然,第三重塔门轰隆一声,突然开启,几个眼神精湛,身法利落的壮年女子陡然走了进来。

    才刚刚踏入第三重门,一片火海蔓延过去,只听那几个壮年女子,啊的一声惊叫还未说完,身子瞬间被融化了,连骨头都不曾剩下。

    纳兰少灵等人瞳孔蓦地一缩,好厉害的灵魂之火。

    “啊……”段子灵吓得惊恐大叫,捂着眼睛,已然不敢看过去了。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这么吓人,那些人哪去了?是不是都被烧死了?为什么连骨头都没有剩下。

    “啊……”又是几声惊叫,二十几个刚刚进来的,活生生的生命,瞬间消失在这个世上。

    “灵魂之火。”一声熟悉的天籁声,让纳兰少灵猛然回头,却见进来的人,可不正是与她有过几面之缘的路思离。

    他怎么来了?他来这里做什么?纳兰少灵心里忽然闪过一抹不详,惊吼道,“出去,赶紧退出去。”

    “轰隆隆……”塔门关闭,已然来不及了,只能一起被困在第三重塔里。

    “公主,你怎么样了?这火好厉害。”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恐惧。与其她几位武功高强的人,及时运功护住公主。

    纳兰少灵侧头看去,却是水千尘,她深恨着的水千尘,她一直想报复的水千尘。真是冤家路窄,居然在这里碰面。

    “苏少灵,你有没有事?”路思离一手执箫,一手运气,担忧地看着纳兰少灵,见她没事,才松了一口气。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