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神赌女狂帝最新章节 > 神赌女狂帝最新章节列表 > 132:仕女高封,边关告急
    </script>    “陛下,她们便是此次新科仕女。”小多子弯着腰,含笑着道。

    纳兰少灵点点头,一双深邃的眸子撇向在场仕女,尤其是前三甲。离聆与徐雪舞她都认得,离聆能够高中前三甲她倒一点儿也不意外,可是徐雪舞能得到探花,却是出乎她的意料了。

    然而,纳兰少灵最感兴趣的,却是安妮,这个百里裳月草拟为状元,还写了一堆朝廷官员的不是之处,甚至连她都敢贬的状元。

    乍一眼看去,便是这个女人很冷,全身都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若不是看到她的卷子,纳兰少灵简直无法相信,这个女人有着满腔的热血。

    她长得很好看,虽然一袭粗糙的布衣,却洗得发白干净,虽然不点装饰,如瀑的发丝连个木簪都没得固定,只是随意挽成一团,折了一个髻发,却让人无法生出低视的意味,她的身上,有一种莫名的气质,凌驾于任何之上,纳兰少灵想,这或许是她的冷傲吧。

    再看安妮眼里的倔强,孤冷,纳兰少灵对这个状元的第一印像还算是不错的。这个人分明就是冷漠的外表下,有着别人难以企及的热情,也难怪她能把朝廷说得一无是处了。

    前三甲,加起来连六十岁都不到,这是流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前三甲。纳兰少灵不由嘴角上扬。

    “朕首先恭喜你们中榜,但你们中榜后,想的是什么?可有人告诉朕?朕要听的是实话,无论你们说什么,朕都不会怪罪,但若是说慌了,朕定不轻饶。”纳兰少灵动听的声音拔高,让在场所有人都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仕女们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回答,也不知陛下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故而,久久无言。

    徐雪舞倒是不怕生,很是爽朗的道,“回陛下,草民想的是精忠报国,鞠躬尽瘁。”

    站在徐雪舞后面的一个仕女,也是一身的英姿飒爽,朗声道,“报效国家,为民除害。”

    有了前面两人开口,又有人高声说了出来,“光宗耀祖,名留青史。”

    “我想要让家里的人不再饿肚子,想让家里的人,不再受欺负。”

    “哈哈哈……”即便众人强自忍着,也有不少的人笑了出来,这点抱负,也敢说出来。

    不仅仕女们笑了出来,连文武百官也不禁笑了出来,不屑地看向说话的仕女尴尬的低头,心中不由冷笑。就凭这批的仕女,她们能做什么,一群土包子。

    仕女们憋着满嘴的话,想说又不敢说,只能尴尬的低头,心中也为自己说的话,而感到自愧。

    纳兰少灵冷冷扫视众人,忽然站了起来,祥云细凤靴踏踏踏的响起,一步步走到仕女们面前,看着说话的仕女脸红耳赤的,不禁笑道,“你说得很好,朕很喜欢。”

    “啊……”仕女一听,纳闷的抬头,正好看到纳兰少灵含笑的龙颜,不由又低下头,不敢直视纳兰少灵。

    纳兰少灵却不在意,而是继续道,“你说的是实话,但凡说实话的人,朕都喜欢,朕已经养了一群说谎话的硕鼠,朕不需要了。”纳兰少灵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看的却是文武百官。

    哗……

    在场的众人马上安静了,文武百官几乎也全低下了头。为官多年,她们怎么会不知道陛下指的是她们呢,而众仕女们,也听了出来,不由站好身子,不敢吭声。这里随便的一个官员,在她们看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大官们,是她们可望不可及的。

    安妮闻言,忽然抬起孤傲的眼,若有所思的看向纳兰少灵,猜测着她的本意。

    离聆与徐雪舞则是崇拜地看着纳兰少灵,纳兰少灵在她们心中,不知何时早已成了神。

    “朕跟你们一样,从小生活在民间,眼睁睁看着百姓们流离失所,亲人饥寒交迫,村人两餐不饱,强盗肆崛,官员贪腐,有冤无处伸,有苦无处诉。”纳兰少灵冷着脸,运含内力,朗声道,尽量让所有人都能够听得到。

    仕女们全部都震惊了,文武百官也都震惊了。

    陛下怎么会说出这番话,不是每个帝王都不会把自己不堪的过去说出来,甚至极力掩藏吗?陛下怎么……

    文武百官们不解,仕女们大多都是寒门出身,哪个没有饿过肚子,又怎么能不感同身受呢。陛下说的那些,她们都经历过。

    路逸轩却是嘴角上扬,听着纳兰少灵在那里侃侃而言,眼角充满温柔。

    “朕也曾想参加科考,功成名就,将来替一方百姓造福,朕也曾想过,不为钱,不为权,只为帮忙更多挨饿受冻的百姓们谋利,挨饿的感觉并不好受,朕想,高中的仕女们,大多都能体会,朕也想过,即便入帝都赶考,也决不可能高中,因为朕没有钱,没有权,可是朕的心中依然有一份憧憬,有一份念想,有一份激。情,朕不愿不放弃,哪怕倾家荡产,也想去帝都试一试,若是高中了,那便可以帮忙更多的百姓,若是落弟了,那也无妨,无非就是重头拾起。”

    啪……

    众仕女们中,很大一部份听着听着不禁落泪,陛下的话,简直说到她们心坎处了,字字句句都是她们的意思。她们就是有着一腔热血,才会进帝都赶考的。

    想不到,陛下也跟她们一样,吃过这种苦。

    路逸轩不由轻笑一声。她什么时候说谎也说得这么得心应手了?

    “你们很棒,真的很棒,明知前路是一条死路,也要继续前进,朕欣赏你们,你们心中都有满腔的热血,滚滚沸腾的热血,正是有这份热血,你们才能坚持到现在,才能成功。”纳兰少灵忽然笑了,扫视在场的每一个仕女。

    “朕知道,你们都有一颗正义凛然的心,你们坚持不懈的进帝都赶考,除了让自己的亲人过上丰衣无食,不受欺负的日子外,你们还有着一颗精忠报为,为民造福的心,你们的心是滚热的,你们是真想让百姓们过上好日子,让流国再造盛世对不对?”

    “是的,我们想让百姓们过上好日子,让流国再造盛世,我们都要当一个好官。”仕女们在这一刻忽然满腔热血,昂首挺胸,高声道,声音震天,胸膛起伏不定,眼里发光,纷纷在这一刻有着坚定,谁也不能磨灭的坚定,她们定然要做一个好官。

    分列御花园的众多禁卫军与御林军全部被震撼了。

    她们当兵也是想报效国家的,只不知什么时候,被染黑了,磨灭了斗志,以至于有一天过一天,浑浑噩噩的,都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她们也想上阵杀敌,死而后已。她们喜欢现在这个陛下,她们如今只想听陛下的话。

    文武百官纷纷低头。有些良心的,被这一番话所感动,想当初,她们初当官的时候,何尝不是这一番打算,何尝不是有着满腔的热血,只是朝廷太现实了,有着一颗满腔热血的心根本不行。

    正耿忠臣的,心中的沸腾全部都被激起了,下定决心,一定要当一个好官。

    武将们精神一震。以前打仗的时候,都是应付了事,打不过就议和,弄得百姓们流离失所,不知有多少无辜的百姓死于战乱之下,以后她们打仗,也要好好打了,她们要奋力杀敌,让天下各国不敢再犯她们流国。

    贪官们则面面相觑,忽然不知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当然也有很大一部份官员们,觉得纳兰少灵很是虚伪,什么国家百姓,有钱有权才是最重要的。

    “流国能不能再创盛世,百姓能不能丰衣足食,今日便靠各位了,希望各位能够秉持初心,不忘本意,朕愿与你们一起努力,还天下一片太平。”纳兰少灵铿锵直言,朗朗而道,背脊挺直,脸色肃穆,这一刻意烙印在太多太多的人心里。

    众人忍不住纷纷将纳兰少灵当做天神一般,陛下就是正义的代表。

    “流国万岁,陛下万岁,臣等(草民)定会为当一个好官,为民造福。”不仅仕女们跪了下去,侍卫们,乃至文武百官几乎全部第一时间跪了下去,拳头紧握,内心激动。

    纳兰少灵满意地看着在场众人的反应,脚步轻抬,坐回龙座之上,双手平张,朗声道,“众爱卿平身。”

    “谢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又是一声高呼,振耳欲聋,群情激湃,整个皇宫几乎都可以听得到这里高喊的声音。

    “众爱卿们,朕知道,人,难免会犯错,以前你们犯过的错,朕都不追究了,从今以后,希望众爱卿们好好做事,好好当官,莫要再犯,否则,朕定不轻饶。”

    “谢陛下。”许多大臣们一喜,赶紧跪下叩恩。

    最近陛下抓了一个又一个,砍了一个又一个,她们早已人心惶惶,不知如何是好,如今陛下当众人说不追究以前的事了,那么,她们是不是不要再犯便不会有事了?这可是她们改过自新的好机会啊,不少大臣们差点喜极而泣。

    平南王冷哼一声。

    该抓的,都已经抓了,剩下的无非就是一些无足轻重的大臣罢了,呵……陛下这恩赦得……呵……

    安妮冷漠的脸上,微微绽放一抹笑容,很快便一闪而逝,如果不去注意看,根本看不出来。

    安妮冰冷的目光,看向纳兰少灵的时候,忽然有了一抹温和,忽然听到新科状元四个字,安妮忙正身,一摆衣袖,双手作揖,跪了下去,“陛下。”

    “你叫安妮是吧?你的试卷朕看过了。”纳兰少灵脸上染着笑意,将安妮的一举一动,全部收入眼里。

    安妮身子微震,低下头,忽然不知该如何诉说。她根本没想过,她会考中一甲状元,她只是对朝廷有着太多的不满,所以才会写上那份卷子,以此抱怨。怎知,竟会被百里大学士看中,选为状元,甚至传到陛下的手中。

    “你写的试卷很好,朕希望你一如既往的铿锵直言,不畏强权。”

    就在安妮以为陛下会怪罪她的时候,却听到陛下的这番话,安妮眼角的冰冷,不由缓和了许多,心里是感动的。

    “安妮听旨。”

    “草臣接旨。”安妮双手又是一揖,跪得标准。

    “安妮文笔出众,才华横溢,且忠耿无私,一甲状元保持初衷不变,封本届新科状元,代列二品刑部尚书,统管刑部,秉公执法。”

    哗……

    不仅在场所有人震撼了,惊得张大了嘴,连安妮也是猛然抬头,做梦都没想到,陛下竟然将刑部给了她一个新人。

    刑部尚书,这是多大的官,多少人摸爬滚打了一辈子,都无法爬到正二品的刑部尚书。

    “陛下……陛下不可啊,刑部一职关乎重大,陛下……”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朕已决定,众爱卿无须多言。”纳兰少灵冷冷拒绝,并以眼神警告一众大臣。  安妮冰冷的脸,忽然一笑,跪直身姿,目光精湛,自骨子发出的坚定一句,“臣接旨,谢陛下隆恩,臣定不负陛下所望。”

    纳兰少灵忽然笑了,淡淡道,“新科状元,朕……如今还是否,是昏君?”

    “以陛下今日的爱民如子来看,自然不是。”安妮淡淡道,脸色虽然冰冷,眼角却有一丝暖意。

    纳兰少灵转动着扳指的手一顿。

    现在不是,那就是说,以前还是咯?

    纳兰少灵笑了笑,一摆手,小多子会意,拿起圣旨,开始宣诏。

    “奉天承运,女皇诏曰,榜眼离聆才思出众,为人磊落,封二品吏部尚书之职,探花徐雪舞,文武双全,出身徐家,世代忠烈,封二品部尚书之职,容安,文笔出众,忠君爱国,封吏部文书……”

    哗……

    满朝文武大臣全部惊呆了,没有心思再继续听下去,以洪王与平南王为首,齐齐跪了下去,恳求道,“陛下,求陛下求回成命,她们只是新科仕女,万万不能当此重任啊。”

    “是啊,陛下,尚书一职,关乎重大,切莫轻易交到新人手里啊。”

    “陛下,她们年少气盛,不懂官场,尚书一职,乃是朝中重官,怎能轻易交人,陛下,求陛下收回成命。”

    “……”

    小多子念着圣旨的手一直颤抖着,想停下,又不敢停下,不停下,文武百官又纷纷抗议着。

    小多子微微抬头,看到陛下不为所动的脸色后,这才壮着胆子继续念了下去,直到把所以中榜仕女的名单全部念完,这才松了口气,赶紧退到一边。

    仕女们全部傻眼了。她们做梦都想不到,陛下给她们的官竟然那么大……这些官名,在她们以前看来,都是天神一般的人,而今,那个天神竟然变成她们自己了?陛下就那么信任她们吗?这些可都是大官啊。

    满朝文武大臣,大多都心生不满。

    凭什么,凭什么她们一朝得中,便有这么大的官,当中还有好多人的官位比她们还要大得多,凭什么啊,她们当了几十年的官,到现在,都还不及一个侍郎的官大,更别提尚书了。

    这般想着,众大臣们又是纷纷抗议道,“陛下,自古到今,都没人一朝高中,便封如此大的官,您……您把三部尚书给了新科考生,这实在是太冒险了啊。”

    “陛下,三部尚书,关乎朝纲,陛下万万轻易决定啊。”

    “陛下,她们只是新人,即便她们有才能,也得看看她们以后的表现,若是表现良好,再行考虑啊……”

    “……”

    纳兰少灵冷哼一声,理那些纨绔大臣,而是看向一众仕女们,朗声道,“你们都是大学士选出来的,也是朕亲自任命的,朕相信你们不会让朕失望,你们呢,你们对自己有信心吗?你们有没有自信做出一番成就给她们看。”纳兰少灵指向文武百官。

    “陛下,微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定当会做出一番成就给陛下看的。”离聆抱拳,铿锵道。

    徐雪舞也是激动道,“陛下,您这么信任我们,我们要是不好好报效国家,做出一番事业,那怎么对得起陛下的信任,微臣自当竭全全尽。”

    安妮也是上前,抱拳揖首,朗声道,“陛下,您心中若有广爱,臣自然万死不辞。”

    “还有我们,还有我们,我们绝对不会辜负陛下一番信任。”仕女们纷纷上前,激。情满满,昂首挺胸。

    纳兰少灵嘴角上扬,转而看向众臣,冷冷道,“朕相信她们,也愿意给她们一次机会。众爱卿们,身居高官,最少的也有五年了吧,可你们看看如今的流国是什么样的?你们说,朕还能指望你们吗?你们若真有本事,便做出一番成就出来给朕看看,再来这里劝柬吧,否则,就给朕全部闭嘴。”

    纳兰少灵说罢,也不怕得罪满朝文武大臣,冷冷训斥。

    大臣们还想说些什么,可一起到纳兰少灵说的话,好像也有道理。嘴里动了动,却是不知该如何开口,只能将目光纷纷看向平南王与洪王。

    洪王是不想管了,至少这一批人里,没有百里家的心腹。

    平南王是气得无话可说了,心里暗暗下着一种决定,也懒得再去说些什么。

    “此事就这么决定了,各位新科大臣们,记住你们的初衷,若是让朕知道你们也跟一众腐官一样,朕决不轻饶。”

    “是,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边疆急报……边疆急报……边疆急报……”正当这时,一个侍卫火急火燎的跑过来,扑通一声跪了下去,上气不接下气地道,“陛下,边疆有急报……出……出大事了了。”

    众仕女们一吓。

    边疆急报……莫不是……

    文武百官也是惊了,难道又要打仗了吗?

    “陛下,水国骚扰我国边境,烧杀抢掠,无所不做,如今,更是挥军直上,攻打流国南部,容城,业城,立城皆已失陷,如今,水国挥军十万,直攻半月城,半月城请求支援。”

    轰……

    在场众人全部傻眼。

    发兵十万……十万……怎么那么多?

    容城,业城,立城都失陷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怎么一点儿消息都没有?都打到半月城了?半月城可是个大城啊,要是失陷的话,水国岂不是可以长躯直入她们流国的境内了?

    大臣们炸开了锅,人心惶惶,三五成群的讨论着,有几个年迈的老臣还下跪,请求议和。

    纳兰少灵冷冷瞪了过去,二话没说,直接命人摘了她们的乌纱。

    平日里侃侃而谈,一堆的大道理,一出事,第一件事想的,不是保家卫国,而是弃械投降,她要她们干嘛。

    纳兰少灵紧紧攥手,脸上杀气一闪而过。

    水国,她都还没找她们算账,她们倒先来了,既然如此,那她便好好会一会她们。

    “平南王。”

    “臣在。”

    “朕命你为平南大元帅,率十五万百里军,征讨水国。”

    平南王没有马上领旨,而是淡淡道,“陛下,若想打仗,必先有粮草武器,咱们现在都没有,怎么打仗。”

    此话一出,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平南王是要给陛下难堪了。

    百里裳红也趁机站了出来,揖首冷哼道,“陛下,臣以为,征讨水国,陛下应该派别人前去,百里军还要荡平盗匪,没有十五万大军。”

    徐雪舞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该死的百里裳红,当着这么多人面,居然敢如此对陛下说话。

    徐雪舞正想上前请命征讨水国,冷不防的被纳兰少灵冰冷的眼神瞪过来,瞪得徐雪舞莫名奇妙的。手上,却一手被离聆,一手被安妮给同时拉住了。

    徐雪舞讶异地看向安妮。

    安妮低声道,“别去,陛下自有打算。”

    徐雪舞转头看向离聆,离聆也是轻轻点头。徐雪舞仔细回味安妮的话,心思回转间,忽然猜到一个天大的想法。

    陛下……难道……难道是想借机除去百里家?

    天,百里家势力那么大,如何除去?

    百里裳月一直默默站在后面,心中推敲纳兰少灵的想法,对她的所做所言有些纳闷。

    陛下并不是一个无知的人,她怎么会不知道,派母亲前去征讨水国,母亲必会给她难堪。既然她知道,又为什么要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说呢?她大可以散朝,然后把母亲宣到御书房再说。

    陛下公然给新科仕女那么重要的官位,之前百里家被明升暗贬的官位,如今都在她们身上,陛下是想用她们,取代百里家的地位吗?又或者说,陛下动了杀机,想除去百里家了?

    百里裳月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她一直都知道,陛下早晚会除去百里家的,只是她没有想到,陛下皇位都还没坐稳,她就敢对百里家动手。她可知,如今失败,那么皇位也要易主了。

    平南王没有阻止百里裳红的话,而是站得笔直,冷笑地看着纳兰少灵。

    翰林院一个老臣不由大喝道,“大胆,陛下面前,岂能如此放肆。”

    纳兰少灵不管百里裳红的态度,而是淡淡地道,“百里家平乱有功,朕甚感欣慰,国难当前,盗匪便先放一边,对付水国要紧。”

    “陛下此言差矣,水国重要,盗匪同样重要,陛下既已派了我们百里军清除盗匪,我们百里军也是竭尽全力清剿,如今正到关键处,若是把大军抽了回来,岂不功亏一篑,请陛下另外派人去吧。”

    仕女们,以及一众忠臣们,个个听得义愤填膺,百里家太过份了,实太过份了,这处话她们也能说得出来,她们眼里还有陛下吗?这等人,若是不除,以后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哦……那依你意思,派谁去比较好呢?”

    “徐家军不是很厉害吗?让徐将军带着徐家军去不就可以了。”百里裳红冷笑道。心中早已对纳兰少灵有了一堆的成见,自从她即位后,不知拔去她们多少心腹暗桩。

    一听徐家军,许多忠臣们纷纷看向徐将军所站的位置,却忽然发现,徐将军根本不在。

    路逸轩上前,揖首道,“陛下,徐将军重病,已卧病多日,七天前,徐将军便没有上朝,陛下也是应允知道的。徐将军此时,只怕无法带兵征讨。”

    路逸轩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朝着纳兰少灵眨眼一笑。

    纳兰少灵会意。她道徐将军身体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卧病,原来是路逸轩搞的鬼。莫不是路逸轩知道,是她故意命人挑拨水国,逼得水国进攻流国的事?

    他原来早就知道,这事儿,是她一手安排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