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神赌女狂帝最新章节 > 神赌女狂帝最新章节列表 > 125:少灵选妃,误选寒风
    这一个月来,是流国发生地最为天翻地覆的改革。所有人都被吓到了,到现在还疑置梦中,不敢置信。

    朝堂里,陛下与右相意见一致,手腕铁血,但凡者反对者,杀无赦。先是拿吏部开刀,但凡贪污违法者,皆被追国财产,充入国库,严刑处置,一时间,吏部犹如空壳的鸡蛋。

    吏部受赂严重,陛下震怒,特命新晋刑部侍郎流星下令撤查贪污一事,但凡查出者,无论是谁,一律秉公处置。

    鸣冤台重起,由右相统管,上至百官,下至百姓,但凡有冤屈者,投述衙门无果后,皆可鸣诉,一旦鸣诉,案情属实者,所在衙门官员,无论是何原因乌纱立摘。

    百官可互相制衡,下级可举报上级,若是案情属实,下级顶替上级官位。

    流匪四起,特命当朝平南王与徐大将军以南北为界,派兵出剿匪寇。

    特命周凤青,徐林,赈灾江南江北,所过之处,若有官员贪污赈灾银两,或是不实政务者,一率先斩后奏。

    土地重新分配,按所属官级,统划土地,多出者,充为国库,再分平分百姓务农,此事由平南王全权处置,若有不当之处,百姓可直接上鸣冤台,直接上奏右相。

    三年内,赋税全免,工部尚书查实结党营私,贪污受贿,罪大当斩,念及往日功劳赫赫,特此赦恩,只要用其自有财产,帮百姓建造失毁房屋十万间,便饶她一命,尚书位置保住。若少一间,或者贪恋谋资,立斩无赦。

    朝廷急需人才,今年特开三次科举,无论平民官宦,皆可参加,依旧由大学士亲自主考,第二次科考时间定在三个月后,第三次科考,定在半年后。

    这一系列的一系列圣旨下达,直在百官心里炸开一个又一个炸弹,许多官员纷纷抗议,可抗议者,轻者罢官,重者斩首,弄得朝堂内,人心惶惶不安,大家都知道,流国变天,彻底变天了。

    有年少有为的女皇,再加深谋远虑的右相,她们根本反抗不得,哪怕集体下跪抗议,也未能奏效。

    科考里,众仕女们雄纠纠,气昂昂,竭尽全力科考,满大街都能看得到仕女们一边走路一边读书,女皇公布的一条条旨意,每一条都是站在百姓这边,替百姓们谋福,天下百姓无不高呼大赞。

    加上今年监考官是正义磊落的大学士,众仕女们更加充满希望,早前便听闻,大学士才华横溢,年纪轻轻便凭着自己荣登大学士,正是她们一辈学习的典范。

    何况,新皇即位,绞尽脑汁为百姓谋福,她们饱读诗书,可不正是想为民做事吗?如今到了她们报效国家的时候了。

    因为今年有三次科考,且新皇即位,一心改革,故而许多对朝廷心灰意冷的人,重燃斗志,纷纷进报考,由着乡试开始,一路考到帝都。

    眨眼间,第一次科考已经结束,只等放榜,众仕女们,更是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讨论国事,一边又紧张地担心着,担心会不会落榜。若是落榜,她们便再等三个月,直接参加第二次科考。

    后宫里,选秀有条不絮地进行着,眨眼也到了尾声,留下的都是千里挑一的人选,个个都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美男,只等陛下做出最后的挑选,然后直接封位。

    秀男们满心的等着,以为陛下无论如何也会偷偷过来看他们一眼,可是等了一个月,也未能等到陛下一面,不禁大为失望。

    女皇不急,太上皇就急了,几次偷偷留进储秀宫,帮自家女儿挑选美男,这次留下的有三百多人,起码也要让皇儿选上五十人以上。

    太上皇几次三翻的溜进去,别说,还真看上了几个,变着法子,想安排他们与自家皇儿相见,都被女皇与凤后不着痕迹的给避开了,一心处理朝政,女皇显得有些着急,再也忍不住,忍不住趁着凤后不在,直接溜进御书房,抢过纳兰少灵手中的奏折,一拍桌子,正视纳兰少灵。

    “皇儿,明天便选秀大会的日子了,也是最后一关,你看看你,你只顾着朝政,你都不为你将来想一想,也不为母皇想一想,母皇还等着抱皇孙呢,母皇为你挑的几个人真的不错,朕把他们宣来,你看看可好。”

    纳兰少灵揉了揉太阳**,有些疲惫,有些无奈地道,“母皇,朕拜托你消停一下可以吗?朝廷里那么多事,朕哪里有心情去想那些儿女情长。”

    “朝廷里的事又不着急,你办不办都可以,但是选妃很重要,关乎着咱们皇室未来的繁衍呢,皇儿啊,我是想着,你呢,最少也选个五十到一百个,然后一年之内,让他们给我生几十个皇孙抱抱,到时候有了这群皇孙,后宫里多热闹啊。”

    纳兰少灵嘴角一抽,抢过奏折继续批阅起来,不去理会太上皇。

    “皇儿,你就把这些奏折先扔一边去,咱们先看了那群美男再说,你还别说,今年这群秀男当真是好看啊,比母皇以前选的都好看得多。哎呀,你还看什么奏折,整天看不累吗?母皇以前一个月能看一次奏折就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难怪朝里一堆的烂摊子,原来是这么出来的。”纳兰少灵讽刺的笑了一下,由着太上皇拍开奏折,伸了个懒腰,便在椅背上,随口拿起桌上的茶杯,轻轻一抿,却见热茶早已凉了个透,腰也酸疼得受不了,也不知道她在这里批阅了多久的奏折。

    “什么烂摊子,要我说啊,就是你吃饱了撑着没事做,原本的朝廷好好的,你看看你,一上位,就把朝廷换了快一半的血了,还……还弄什么跟什么的土地,弄得我成天没法睡个好觉,每天都有一堆的大臣来找我。”一提到这个,太上皇明显有些郁闷,日子本来好好的过,如今每天防这些大臣就跟防贼一样,她容易吗她?

    “算了算了,不提这事儿了,皇儿,你听母皇一次准没错,你是女皇,女皇就该享乐,就该醉生梦死,你一天到晚,忙得连饭都用不上,哪有一个女皇的样子。母皇敢保证,你只皇了那几个美男后,绝对巴不得扑上他们。小多子,小多子,还不快去储秀宫,把朕挑选的那几个人宣过来。”

    “是,太上皇。”

    “等一下。”纳兰少灵赶紧阻止,一边喝着凉茶,一边懒懒地道,“凤后马上就回来了,你不怕凤后知道?”

    “我……我我……我怕他什么?”太上皇所有的激。情瞬间消失,焉焉的坐在纳兰少灵的对面。她怎么给忘记还有逸轩了。逸轩是皇儿的正夫,皇儿选妃,逸轩心里多少肯定不是滋味的。

    “哦……是吗?那你就宣吧,一会凤后回来,朕便说,是你让那些人进的御书房。”纳兰少灵浅笑一声,故意将御书房三个大字咬得重了一些。

    太上皇一惊。

    对啊,她怎么给忘记这里是御书房了,只有百官与凤后可以进这里,连后宫的贵君都没资格进,那些人不过是秀男,连妃位都没有,哪有什么资格进这里。

    逸轩是她亲自给皇儿挑选的凤后,逸轩的才华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若是得罪逸轩,万一他长袖一挥走人可如何是好,而且,她也是真心喜欢逸轩的。

    太上皇讪讪的笑道,“反正明天就是选妃大典了,也不乎这一个晚上,只要你明天好好的选,朕会把朕看中的那几个名单放在前面,你到时候可一定要把他们选出来啊,朕看着可是喜欢得紧。”

    纳兰少灵没有回答,心里却在寻思着,明天如何把那些秀男打发掉。若是可以的话,她一个也不想选。

    可是……她不得不选,朝政一团乱,她必须稳住那些朝臣,平衡势力,而且历代规定,选妃大会,至少得选十人……

    十人……

    “皇儿,我一直想问问,你跟逸轩都同房一个有了,逸轩可有消息了?”

    “没有。”只是睡在一起,又没那啥,怎么可能会有孩子。

    “怎么都一个月了还没有消息呢?是你不行还是逸轩不行啊?皇儿啊,不是母皇说你,你得用力点儿啊,逸轩是凤后,无论如何,你也得让他先怀一个是不是?”

    “母皇,夜色深了,朕也累了,要是你没事的话,就先回去吧。”

    “你这孩子,怎么连母皇都赶了,母皇这是为你好,你知不知道,一个月的时间,不短了啊,是不是你们两个每天处理朝事太累了,所以才会……”

    “母皇,你回去吧。”纳兰少灵打断她的话,不想再听她说下去了,再说下去,也不知道还会说出什么来。

    “好好好,我不说,那咱们来说说另一个人好不好,皇儿,我可记得,你还没登基的时候,不是搞大了一个男人的肚子吗?据说还是双胞胎,那个男的哪去了?怎么不把他接到宫里来啊?他肚子里,可是有咱们皇室的龙裔啊。”

    纳兰少灵忽然沉默。

    苏少灵……对啊,这些日子来,事情太多了,她差点都忘记他了。

    一个月没有看到他,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按他的情格,无论如何也会追到皇宫里来,怎么都没见到他的人影?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皇儿,你知道他在哪里不?母皇马上派人把他接回来,这还在怀孕期间,可得好好的补啊,不然我的皇孙出世后,身子肯定没那么好的,母皇算了算,他肚子里的孩子,应该都三个多月了吧。”

    “这件事,我自有定夺。”纳兰少灵淡淡地说着,却下起了逐客令。太上皇还想再说些什么,看到自家皇儿那张不耐的脸,千言万语化为一声叹息,留下一句话,便转身离开。

    “好吧,皇儿你也别太操劳了,那些国家大事,让朝臣去做就好了,把身子养好,到时候让逸轩赶紧怀一个才是要紧的。”

    纳兰少灵靠着椅背,闭上眼睛,欲哭无泪。

    登基一个多月,除了前三天没有催着要孩子外,每天至少催七八趟要孩子,催得她脑子疼。她跟路逸轩没有男女之情,怎么生孩子?

    娶了路逸轩,让他守着活寡,已经够对不起他了,难道还要把他当作生育工具?这种荒唐事情,她做不出来,也没办法违背自己内心去跟一个不喜欢的人发生关系。

    忽然间,一股雪莲清香味扑鼻而来,纳兰少灵紧绷的心顿时松解,全身舒畅。

    好香的味道……

    不用睁开眼睛,也能知道是路逸轩回来了,那是路逸轩特有的味道。

    肩膀被人轻轻**起来,力度合适,按摩舒服,纳兰少灵忍不住将满心的烦事抛之一边,享受着。

    “你按得好舒服,比小多子舒服多了。”纳兰少灵轻笑一声。

    “是吗?陛下要是喜欢,臣侍以后都帮您按摩。”路逸轩温润清爽的声音响起,如清泉叮当,如仙乐轻奏。

    “那还是算了吧,这些日子,你比我还累。”纳兰少灵别过脑袋,示意路逸轩别再按摩了,坐在一边便可。

    路逸轩轻笑着,有意无意拿起桌上凉掉的茶水,俊眸一闪,笑容隐下,忽然凑近纳兰少灵,一本正经的直视纳兰少灵,“以后,茶要是凉了,就不喝了,好吗?”

    “好。”纳兰少灵有些不习惯路逸轩突然靠近,也不习惯他隐去笑容,一本正经。

    “小多子,再泡两杯茶过来。”路逸轩忽然高喊一声,小多子马上奉上两杯茶。

    “太上皇来过了?”

    “嗯。”

    “又催着咱们要小孩了?”

    “嗯。”

    “陛下想要孩子吗?”

    “什么意思?”

    “陛下如果真想孩子,臣侍可以为您生一个。”

    “噗……”纳兰少灵刚喝下去的茶水,忽然一口气喷了出来,将桌上的奏折喷得到处都是水渍。

    纳兰少灵赶紧收拾起来,心里却是被路逸轩的话惊到了。

    她如果想要孩子,他可以为她生?他什么意思?他生孩子?他怎么生?他可是当朝右相,难道顶着一个大肚子上早朝?

    纳兰少灵想想鸡皮疙瘩便掉落一地,更为震惊的是,路逸轩竟然会跟她说出这句话。

    路逸轩深邃的眼里,伤感一闪而过,柔弱无骨的洁白双手轻抬,帮着纳兰少灵整理奏折,嘴里却是酸酸道,“陛下要是不愿意,便算了,这般反应,着实让逸轩难过。”

    “对不起,抱歉。”

    “陛下乃九五之尊,岂能随便道歉,该道歉的是臣侍,臣侍一句玩笑话,没想到却惊到了陛下。”

    玩笑话?他说的真的是玩笑吗?她怎么感觉他说的就是实话?

    一个月来的相处,再加上大婚前他说的话,她就算再笨,也不可能不知道路逸轩对她的感情……

    “陛下,明天便是选秀大会,您准备选几个。”想到选秀大会,路逸轩的心怎么都开心不起来,脸上却依旧挂着笑容。

    “不出意外,应该是十个吧。”

    “十个?够多了。那陛下准备怎么安排他们?”

    “你想让我怎么安排?”纳兰少灵与路逸轩在一起的时候,不知为何,经常呼称我,而非朕,而路逸轩也是称呼乱改一通,不过两人根本不在意那些称呼,倒是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我只是你的凤后,你要怎么安排他们,我怎么知道。”路逸轩拿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掩饰自己的不悦。

    “啪……”

    纳兰少灵从一堆奏折里,抽出一份名单表,丢在路逸轩面前,淡淡道,“这是十个秀男名单,你看看,还有什么差漏。”

    路逸轩狐疑的拿起名单看了起来,越看,眼角染上的笑意越浓,小心的折好名单,心情甚好的坐在躺椅上,淡淡说了一句,“挺好。”便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笑得满面春风的。

    纳兰少灵摇了摇头,懒得去猜他为何心情转变这么大,继续批阅奏折。

    次日。

    早朝一上完,太上皇便亲自拽着纳兰少灵急急地前去挑选秀男,唠唠叨叨的说着哪个秀男长得漂亮,哪个秀男性情温润等等之类的。

    纳兰少灵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想去,恨不得直接下一道旨,把那十个名单里的人留下来便可。

    御花园里,三百多名秀男,穿着统一的秀男宫装,三十名一排,分了十几排规距的站着,等着女皇挑选。

    纳兰少灵还未走近,便被他们身上五花八门,混杂在一起的香味,刺鼻得差点呕吐出来。

    如果只是一种香味,那自然是很香很好闻的,可这么多杂乱的香味混杂在一起,就太刺鼻了,也不知道他们怎么能够忍受得了。

    “皇儿,你走快点儿,怎么走那么慢?要不,母皇做主,把这些秀男全部都留下来,母皇看了,这些秀男,一个比一个长得那叫一个漂亮啊,皇儿可以一天宠幸一个。”太上皇春风满面,笑容不绝,恨不得纳兰少灵全选了。

    纳兰少灵嘴角一抽。

    当她是母猪吗?还全选呢。

    “陛下驾到,太上皇驾到。”小多子尖着声音,高声喊着。御花园里的秀男们心情更加紧张了。他们一关又一关的选拔,才走到最后一步,要是能让女皇选中,这一辈子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啊。

    众秀男不敢迟疑,纷纷跪下,恭敬而标准的行了一个大礼,“奴侍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参见太上皇,太上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身吧。”纳兰少灵端坐主位,看着密密麻麻,身穿宫衣的秀男们,淡淡道。心里极度掩饰自己想打喷嚏的冲动。

    扭头看了一下太上皇,却见她兴奋激动,直勾勾地在众美男之中,寻找她挑中的秀男,双手紧张的直搓着,脸上洋溢着满满的笑容。哪有半分被乱七八糟香味刺鼻的不适感。

    纳兰少灵不禁猜想着,她这些年里,到底是如何风花雪月度过一生的?这么重的刺鼻味,都能忍受得了?

    “谢陛下,谢太上皇。”众秀男们起身,心里越发激动。

    听说女皇长得极是好看,杀伐果断,一代明君,更是重情重义,也不知道陛下到底是怎么样的?若是能够嫁给她,应该是很幸福的吧?陛下的声音真好听。

    “陛下,秀男们都在这里了,请陛下挑选。”小多子笑着道。一摆手,便有下人端着多朵牡丹花,列于旁侧。

    纳兰少灵知道,看中了哪个,只要把牡丹花给他,那么,便代表她要留下哪一个了。

    牡丹花原本是金牡丹,黄金制成,今年女皇登基,节俭用度,故而,牡丹只是寻常牡丹花罢了。

    “皇儿快去快去,多选几个啊,要是把他们全部留下来,母皇更开心。”太上皇赶紧催促着。今年这么多漂亮的秀男,她就不相信,皇儿会不喜欢,尤其是,里面还有几个是绝色啊。

    纳兰少灵眼皮一翻,懒得回应太上皇,忍着刺鼻的冲动,往前走了几步,“都抬起头来。”

    “是……”秀男们羞涩得应了一声,纷纷娇羞地抬头,挺胸,尽量摆放最美的姿势,好让陛下看中他们。

    纳兰少灵粗略看了一下,还真挺漂亮,每一个都是清秀雅净,俊美如仙。难道母皇一直夸赞

    憋着气,从第一排的左边开始一一挑选。说是挑选,倒不如说是看着他们宫装上挂着的牌子,那牌子,每一块都写着他们的名字,代表着他们的身份。

    一排看下去,纳兰少灵也没看到名单上的名字,不免直接越过第二排。

    太上皇看不下去了,比纳兰少灵还紧张,忍不住奔了过来,急急道,“皇儿啊,你到底在看什么,你都没有正脸看一下他们的长相,你看看,这是工部侍郎的儿子,长得多漂亮,你再看看这是翰林院的主编的儿子,文采斐然,才华不浅啊,还有这个,李巡抚的儿子,温婉可人,性情…”

    “母皇,朕自己选可以吗?您一边坐着就行了。”纳兰少灵憋得快透不过气了,恨不得赶紧选完,偏偏太上皇唠唠叨叨,没完没了的,当真是急人,纳兰少灵不禁阻止她接下去的话。

    “行行行,那后排你可得好好选啊,看仔细了再越过去,一定要给母皇多选几个。”

    “知道了,你们第一排的,先退下吧。”纳兰少灵淡淡吩咐着,实在受不了那么多粉香味,能少一些人,自然便少一些人。

    第一排的人,心里哀呼,拔凉拔凉的疼着。

    好不容易看到了女皇,而且女皇长得竟比传说中还要倾国倾城,就这么落选了。要是能当皇上的侍君,那该多好。

    第一排的三十人,心不甘情不愿的,纷纷不想离开,却又没有办法,只能恋恋不舍得离去,发誓,第二拔选妃大赛的时候,他们定然还要再来参加。

    少了三十人,气味依然很重。纳半少灵微微放缓脚步,一个个的看过去,这一次,纳兰少灵不止看胸牌,连他们的脸蛋也看了过了过去,省得给人落下话柄。

    这些男人虽然一个个长得都不差,可她一个兴趣也没有,见第二排没有她要的人,一挥手,又让他们全部下去。

    紧接着第三排。第三排,还是没有,一挥手,又三十人下去,眨眼便撤了九十人了。

    太上皇坐上住了,急得热汗滚滚而下,忍不住又插嘴道,“皇儿,那么倾城国色的人,你怎么都不要啊?母皇看着一个个都挺好的啊。”

    “可是朕不喜欢。”纳兰少灵淡淡道。

    “皇儿啊,你不能这么选啊,你这么选,怎么能选到侍君呢?皇儿,要不,盛下的,全部都留下来吧。”太上皇见纳兰少灵又挥退了第四排,心里一急,奔了过去。

    “他,留下。”正在这个时候,纳兰少灵指了一个秀男,淡淡道。

    太上皇的脚步停下了,看向纳兰少灵选的那个秀男,差点昏死过去。

    怎么回事啊?皇儿怎么会选他?那人又不好看,只不过因为是平南王的亲戚,这才留了下来。

    太上皇正想开口,纳兰少灵又选了一个,太上皇眨了眨眼睛,险些栽倒。

    这人……这人虽然长得不差,可在这么多美男中,实在算不得什么啊,皇儿怎么选的啊,怎么都选丑的,不选美的啊。

    “皇儿,你听母皇说,这些人,咱们全部留下来好不……哎唷,我的皇儿啊,你……你……哎……”太上皇一句话没说完,纳兰少灵便快速地浏览过去,挥掉几排秀男,又选了三个秀男,可那些秀男,她一个都看不上,分明就是一个比一个差,不过是身世好,勉强留下来的,也算给他们家族一个面子。她以为,就算他们留下来,皇儿也不会选他们的,毕竟,谁不喜欢美男啊。

    “今天是皇儿在选妃,母皇,若是您的宫中想再添几个,那便一起选吧,皇儿不介意。”纳兰少灵淡淡地说着,刺鼻味总算没有那么重了,她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你……你这孩子,我不管你了,随便你吧。”太上皇气哼哼,往一边主座上坐去,拿起一把扇子,呼啦呼啦的扇着,心里一千个一万个郁闷。皇儿这分明就是在敷衍了事。

    纳兰少灵笑了笑,不去管太上皇愤怒的模样,继续挑远着,那笑容如拔云见雾,瞬间温暖了一众秀男。

    缓缓走着,看着,纳兰少灵忽然一个趔趄,差点栽倒,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个拂着耳后秀发,笑得绝代倾城的魅惑男子。

    “陛下,您没事吧。”小多子适时的扶起纳兰少灵,转眼看到眼前有着一张让人心跳加速的妖媚男子,也是惊了。

    好……好美的人……

    “陛下……”胡少离放下柔弱无骨的手,娇笑地行了一礼,还冲着纳兰少灵抛了一个媚眼,害得纳兰少灵差点被电倒。他本来就是极是妩媚,一举一动,都想让人将他给扑倒,此时又做这么风骚的动作,怎能不让人心跳加速呢。

    胡少离满意地看着纳兰少灵的反应,他就是要给她一个惊喜。

    纳兰少灵凑的他的身边,压低声音,“胡少离,你来这里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自然是参加选妃,当您的……男人啊……”胡少离说罢,柔弱无骨的嫩手,偷偷摸纳兰少灵光洁的脸蛋,纳兰少灵将他拍开,不悦地看着他。

    视线下移,纳兰少灵看到他的胸牌上写着胡狸。

    胡狸?他当真是一只又骚又媚的狐狸。

    等等,胡狸?那是齐国候最宝贝的儿子吗?怎么会……

    纳兰少灵微微一想,倒也猜到了。

    赶紧他给自己找了一个好身份,移花接木跑来选妃了,纳兰少灵低低地冷笑一声,越过胡少离,“你可真够无聊的。”

    胡少离也不在意,而是伸手抚摸着微微凸起的腹部,哀怨道,“宝贝们,看来,你们娘亲是不要咱们了,连一个身份都不给咱们啊,某些人好像忘记当初的承诺了,什么贵君啊,皇贵君啊的。”

    ------题外话------

    亲爱哒们,实在抱歉哦,推迟更新了,今天码着码着,稿子给码没了,见过笨的,没见过我这么笨的,哭瞎,找了半天才找回来!

    昨天有二更哦,么么哒,今天晚上,大家九点可以过来看看,可能还会有二更,么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