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神赌女狂帝最新章节 > 神赌女狂帝最新章节列表 > 117:少灵登基,洞房花烛夜
    苏少灵心烦意燥的回到秋水别院后,已经几近三更了,大街小巷人影寂寥,唯有秋水别院的下人一个个提着一颗心,等候苏少灵归来。

    管家见苏少灵回来,忙迎过去将她身上的披风卸下来,又命人去把宵夜端来。苏少灵一边走,一边摆了摆手,“我不吃,不必端了,今天晚上,也不去徐府了。”

    “小姐……”

    “我很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苏少灵疲惫的闭上眼睛,熟悉的往自己的屋子走去。

    管家又追了上去,急急道,“小姐,陛下来了。”

    闻言,苏少灵的脚步马上顿了下来,回身看向管家。

    管家咧着嘴笑了笑,“小姐,陛下今天下午便来别院等您了,一直等到现在,您是否要去见见陛下。”

    “皇儿,皇儿你回来啦,你怎么那么晚才回来,母皇差点都派人出去寻你。”不等苏少灵开口,女皇便亲切的迎了过来,拉住苏少灵的手道起了家常。

    “皇儿啊,朕听守门的侍卫说,你今儿个白天有去皇宫是不是?既然去了皇宫,怎么都不去看看母皇呢,害得母皇一阵想念,不过好在,你马上便要大婚了,大婚后,便住在皇宫了,母皇想你,随时都可以去看你了。”

    “皇儿,你怎么了?朕看你脸色好像不是很好看啊,是谁这么大胆子敢欺负皇儿了?皇儿告诉母皇,母皇帮你出气去。”女皇脸色难看,气哼哼地转头喝斥别院的下人不懂照顾苏少灵等等之类的话。

    苏少灵破碎的心微微收拢了一些,看着女皇那张与奶奶酷似的面孔,忽然升了几抹暖意,不禁道,“没人欺负我,只不过很累了。”

    “累了?是不是因为凌家的事,还有登基的事才累了?都怪母皇,母皇不应该给你太多的任务的,皇儿啊,你什么也不需要准备,祭天大典上,你只要人去了便可,所有的一切,母皇都会替你安排好的。”女皇摸了摸苏少灵柔顺的发丝,溺爱的道。

    “你能跟你求一道圣旨吗?”苏少灵突然道。

    “当然可以,你想要母皇下什么圣旨,母皇统统答应,以后你别跟母皇说求字好吗?只要你想要的,母皇都会为你做到的。”

    “撤了百里裳月与周青瑶的婚事,改立季然为百里裳月正夫,百里一家,不可欺负怠慢季然,另外,再下一道圣旨,就说我,收季然为御弟,赐姓纳兰,保留季姓,全名,纳兰季然。”苏少灵面无表情,一字一句道。

    哗……

    女皇握着苏少灵的皇突然松了下来,不可思议看着自己的女儿,“皇……皇儿,你说什么?改……改立季然为裳月的正夫,还要封他为御弟,赐纳兰姓氏,皇儿啊,你是不是发烧了,母皇让人去请太医给你看看可好?”

    “我没病,你只要把你这道圣旨下了就可以。”

    “可是……可是圣旨已经下出去了,如何能够轻而易举的收回来?这不是得罪周家吗?还有百里大将军她们,她们也不会让一个小小的季城儿子当裳月这孩子的正夫啊,身份衔差太大了。”女皇为难了,周家与百里家都是不好得罪的人啊,要是下了这道旨意,百里家还不记恨她吗?

    “我不管那么多,你只要告诉我,你下不下旨?”苏少灵脸色有些难看,直直的盯着女皇,等待着女皇的回话。

    管家与秋水别院的一众下人齐齐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也只有小姐才敢这么对陛下说话了。陛下待小姐也太好了,要是别人说了这话,指不定会被抄三族还是九族呢。

    “朕下,只要皇儿想要的,朕都会下旨,可是……哎……皇儿……”女皇话说到一半,苏少灵便离开了,砰的一声,将房间的门关了起来,留下一句。

    “现在马上下旨,别等到明天,我累了,这几天,谁都别来烦我。”

    咝的一下,屋子里的烛火也被苏少灵吹灭了,黑暗一片,看不清苏少灵到底是睡了还是没睡。

    屋外的人面面相觑。

    这……这……小姐也太霸道,太大胆了吧,居然敢把陛下撂在门外,还……还如此嚣张的讨要圣旨。

    下人们偷偷朝着女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女皇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极是尴尬,偏偏又奈何不了小姐,只能气哼哼的拂袖离开,离开之前,还咬着牙,照顾着苏少灵的意思,下了三道圣旨。

    一道是封季然御弟,赐纳兰姓氏,位列等同皇子。

    一道是将季然赐予百里裳月正夫,择日完婚。

    一道是取消百里裳月与周青瑶原有的赐婚意旨。

    苏少灵坐在床头,听着外面女皇下的旨意,心里一阵阵抽疼,半晌,忍不住凄凉的笑了。

    她爱的杨凡走了,她喜欢的季然也要嫁人了。除了那个便宜母皇,她又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夜一点点的过,晨曦很快又升了起来,苏少灵已经两天两夜未曾合过眼了,可她一点儿困意也没有,只是重新坐回椅子上,又开始涂涂画画起白天没弄好的官员表,以及流国到水国的地形攻略图。

    她不知道季然与百里裳月等人听到昨夜下达的圣旨会怎么想,她也不敢再想下去,只知道,从今以后,必须将季然从脑子里抽离。

    新的一天,苏少灵换了一身新面孔,穿上一身白色素雅的衣裳,摒退众人,借着夜色独自前往徐府。

    徐府的戒备极是森严,根本不是裳月小院可比的,苏少灵费了好大的劲才闪进徐府。

    夜色很黑,苏少灵没有仔细去观察徐府的样貌,只知道徐府极是简单,不像裳月小院别致,也不像她的秋水别院高雅,除了花园里种了几株鲜花外,连假山流水都没,一眼望去都是比武场。

    苏少灵借着方向感,蒙着雪白的面纱,一路避开巡逻的人,摸到徐将军的屋子。才刚靠近屋子,苏少灵便察觉到一股冷凛的掌风,打得她不得不后退许多步,侧身闪了过去,被迫还招,手起脚落,与来人对了数十掌。

    “你是谁?为何夜闯将军府?”一道沉重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杀气凛凛而出,一个排云掌直逼过来。

    苏少灵抬脚,旋身而上,劈开她的掌力,屈指而上,扣住来人的喉咙,却被对方一个龙爪手轻而易举的给破了,脚上格挡,砰砰砰几声,速度快得几乎看不出招式,唯有拳风脚风呼啸而过。

    “砰……”苏少灵白皙的手抵在徐将军的心脏位置,只要再使上几分力,便可将徐府军置于死地,然而,她却松手了,后退几步,一个抱拳,“徐将军,得罪了。”

    “你是谁?”徐将军面露威严,临危不惧,心里却阵阵心惊,来此到底是谁?听声音如此年轻,怎地有如此厉害的武力?

    “有刺客,有刺客,追……”苏少灵正想说话,外面却来了一批又一批被她们惊动的侍卫,苏少灵只好拿出怀里的皇令,高举面前,让徐将军看了一个清楚,随即闪身进屋,留下一句,“别让任何人进来。”

    徐将军瞳孔一缩。

    皇令……居然是皇令……皇令不应该在陛下手中吗?怎么会在她那里?

    “参见将军,将军,刚刚可是出了什么事?”侍卫们问。

    “没事,全部退下。”徐将军双手负后,很快便恢复正常。

    “啊……可是属下刚刚有看到……”

    “看到什么?看到本将军三更半夜在这里划拳吗?还不滚下去,好好的心情,都让你们给糟蹋了。”徐将军脸色一板,有些难看,冷冷的训斥下人。

    侍卫们好心却得了一个冷门羹,又见徐将军脸色难看,不禁低下头,“属下知错,属下马上离开。”说罢,一招手,带着所有侍卫离开这里。

    徐将军刚她们远去,这才进了屋子,反手又把门给反锁住,整了整衣裳,恭敬的道,“臣参见太女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臣不知太女来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苏少灵拉下脸上的蒙着的白色面纱,露出一张倾国倾城般的绝世容颜,笑看徐将军,如珍珠玉石相撞的动听声音缓缓响起,“徐将军快请起吧。”

    “谢谢太女殿下。”徐将军站了起来,细细打量眼前的女子。却她不过十*岁的年纪,生得绝代倾城,精致脸上,透着几抹淡雅,几抹出尘。束身的衣服,将她如玉的身姿完美的展现出来,纤腰细细,优雅华贵。墨玉般的青丝,简单地绾个飞仙髻,一支玉兰流苏发钗随意插在侧髻,让乌云般的秀发,更显柔亮润泽。美眸顾盼间华彩流溢,红唇间漾着清淡浅笑。

    这个女子气质当真出尘典雅,风华不菲,一双美眸,精光乍放,深不见底,一看就不是一般人。

    徐将军在打量苏少灵的同时,苏少灵也在打量着徐将军,却见徐将军年约五十,虽然年过半旬,依然精神健硕,英姿凛凛,眉目间,一股股正义油然而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身为军人的英雄气概。

    “太女明早便要登基,怎么会夜……夜访将军府呢?”徐将军首先打破平静。

    “你怎么知道我是太女?”苏少灵笑着反问道。

    “太女殿下说笑了,您与凤后还是有几分相似的,而且您一身气度不凡,又手握皇令,岂是别人能够假冒的。”徐将军见苏少灵不是来找她茬的,忍不住松了一口气,身子也跟着放松了不少。

    “徐将军火眼金睛,果然什么都瞒不过您。不请我坐坐吗?”

    “太女殿下请。”徐将军作了一个请的姿势,又亲自帮苏少灵倒了一杯茶水,候在苏少灵面前。

    “徐将军不必客气,请坐吧。”苏少灵微微抿了一口。茶并不好喝,还有些苦涩,却能让人感觉到一股苦尽甘来的感觉。

    “早前听小女说过太女殿下的英雄事迹,以及无双智计,如今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徐将军是真的欣慰。本来她还一直害怕太女会跟陛下,或者前几任先皇一样昏庸无能,否则又怎么会连宫宴,甚至连册封太女的仪式都没去呢。

    如今一见,却是让她极为满意。太女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进退有度,眼神更能洞彻人心。也许……她当了女皇后,流国的境况真的能稍改一二。要是她能当女皇,也未尝不是百姓的福气。

    “徐家世代忠肝义胆,勇武传魂,为流国打下赫赫江山,功可震天。传说,五百年家,流国国势薄弱,到处都是天灾*害,各王纷纷叛国,我们流国圣德女帝纳兰倾,也曾夜访徐府,邀请不败战神徐老将军出谋划策,最终统一天下,创出盛世太平,引为佳话,万古流传。五百年前的一幕,与我如今,是何等的相似。”苏少灵淡淡的笑说着,话里却别有用意。

    徐将军一怔,立即会意,原来太女殿下来此,是想请她出山,替她办事的。

    徐将军只是微微笑着,拔过话题,笑道,“先祖英勇忠肝,臣哪能与先祖相提并论。”

    “如何不能?徐将军执掌徐家军,乃我流国第一威猛之军,也是流国千百年来,最倚重的军队,徐家世世代代,个个皆是精忠报国,气薄云天之辈,深受百姓爱戴。徐将军心里想必也是极想一展雄图伟业的,创出流国太平盛世的吧,否则也不会暗中精训部下,还不断找出各种理由招兵买马,训练出精甲之师吧。”

    “太女……”徐将军忽然呼唤一声,想解释她招兵买马的理由,苏少灵却笑着拒绝,打断她的话。

    “徐将军不用紧张,我此次来,并无恶意,咱们便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此次来,是想请徐大将军帮忙的。”苏少灵放下茶杯,忽然定定地看着徐大将军,与她四目而视。

    “太女殿下严重了,下官只是一个草莽之夫,什么也不懂,更不过问朝廷的事。”

    “既然徐大将军不过问朝廷的事,为何迟迟不愿辞去大将军一职。”

    徐大将军眼神一凛,双拳紧握,一张布满皱纹,却英姿勃发的脸上,隐去所有情绪,独留一缕笑容,“太女殿下说笑了,下官也是为混口饭吃。”

    “既然只是混口饭吃,那您也没必要霸占着大将军的爵位不放啊,你既然领了朝廷的俸禄,无论你是高高在上的大将军,还是一个平常普通的士兵,都必须为皇家,为天下效力,何况是处在您这个位置的,您说是吗?”苏少灵忽然靠近徐大将军,扬着嘴角,浅笑道。

    徐将军无话可说,她竟不知,太女殿下这翻巧舌是跟谁学的,怎地如此能说会道,陛下与凤后都不是贫嘴之人啊?

    “徐将军,凌家与百里家互斗多年,如今凌家落败,百里家势力找出各种办法铲除凌家一切威胁,徐将想,百里家一个会对付的人是谁呢?是你,还是右相?”

    苏少灵淡淡的一句话,彻底让徐将军重视起来了。

    她怎么会不知道,凌家一旦落败,便轮到她们徐家了,谁让她们徐家手握重兵,千百年来,更是恩宠不断。右相虽然也有兵权在手,可右相深不可测,等闲之人,不会轻而易举的去动他的,就算要动,也不会选在他刚登凤后之位的时候动手,若真动手了,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思来想去,还是只有她们徐家了。

    徐家千百年来的基业,难道真要毁在她手里吗?

    “徐家世世代代忠君爱国,徐将军就甘心这么平平凡凡,唯唯诺诺的过一辈子,别说实不符你的性格,只怕将来九泉之下,也无颜面见你的列祖列宗的吧。”

    徐将军沉默不言,静静听着苏少灵的话,脸上不喜不悲,不怒不哀,完全看不到她到底在想些什么,沉稳得让人恍如她只是一个局外人。

    苏少灵看着徐将军,不禁多了几份佩服,也只有这般稳如泰山的淡定,以及无论置于何时的清晰脑子,才能够率领千军万马,上阵厮杀。

    “我来此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我要除去百里家族,除去流国朝廷的各个毒瘤贪官,统一天下,再创流国盛世,你可愿帮我。”

    徐将军身子一晃,看着苏少灵一张精致倾城的容貌上,虽然在笑,却笑得无比坚定,身上一股股睥睨天下的霸气凛凛散发出来,逼得人不敢直视,仿佛她就是凌驾于九天的无上仙尊,翻手云覆手雨,只要她想要的,无不做不到的,也正是这抹慷慨激昂的霸气,激动了徐将军沸腾的热血。

    在这一瞬间,她仿佛已经可以看得到流国的长远未来,看得到天下的安定繁华,百姓的无忧幸福。她甚至想要不顾一切,却答应她,去辅助她,哪怕将来万劫不复,可她至少尽了力了,而不是为了家族荣耀而畏畏缩缩的。

    “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若是你考虑好了,便让人来找我。”苏少灵勾唇一笑,复而蒙起面纱,准备离开将军府。

    徐将军忽然不再考虑,上前几步,跪了下去,“下官誓死追随太女殿下,万死不辞,从今往后,下官只听陛下的话,也希望陛下即位后,能够善待百姓。”

    苏少灵笑了,徐将军也笑了,从这一刻起,她们两个是合作伙伴,拴在一起的合作伙伴,也是一辈子的朋友。

    苏少灵亲自将她扶起,拍了拍她的结实雄壮的肩膀,笑得一脸欣慰。

    “太女殿下,如今您想要怎么做,下官一定全力配合。”

    苏少灵勾了勾手指,示意徐将军附耳过来,对着徐将军耳语几句,吓得向来沉稳内敛的徐大将军面色大变,惨白如纸,双瞳瞪大。

    苏少灵看着她的动作,忽而笑了,她就知道,无论是谁听了她想法,就算不吓晕,要震惊半天的。

    闪身,如一阵清风似的,闪开了将军府。待离开将军府的时候,脸上的神采风扬缓缓隐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落寞与孤寂。

    明天……便她的登基大典了,也是她与路逸轩大婚的日子了,时间……过得好快……

    “少灵,你明天真要娶路逸轩?”

    苏少灵才刚刚回到屋里,便看到一袭火红艳衣的胡少离慵懒的半躺在她床上,勾起一抹似笑非笑,似嗔非嗔的媚眼看着她,他的眼神明明很是魅惑,却无端的让人发现,潋滟里,有着常人无法发觉的落寞。

    苏少灵解下面纱,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了起来,轻轻的嗯了一声,也不去轰赶胡不离睡在她床上。

    “那我们的孩子怎么办?你想过吗?”胡少离刷的一下起来,艳衣一闪,已然坐在苏少灵隔壁了。

    苏少灵沉默半晌,忽而一字一句的道,“我随你,如果你真想跟我一起养,如果你真想嫁给我的话,我可以娶你,但我不会爱你,你自己考虑清楚。”

    “可是你不会娶我当凤后,对吗?”

    “除了凤后,什么妃位我都可以给你。”苏少灵拿过茶杯,帮胡少离倒了一杯,递过去。

    “如果你不爱我,你娶我做什么?”胡少离恼怒,红袖一拂,茶杯应声而摔,发出清脆的声音。

    “你难道就爱我吗?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谁也无法扭转,如果你想要我负责,我可以负责,但我说了,我的心已经死了,如果你想别嫁别人,我也不反对,至于孩子,你生或不生,我都依你意思,你若生下来不想养,我也可以养。”

    “你怎么就知道我不爱你?你的心要是死了,又怎么会因为季然的事那么难过?你心里分明早就有了季然,只不过你不愿承认罢了。”胡少离愤然起身,怒吼道。

    苏少灵脸色一冷,推开门,做出逐客令,“我不想跟你吵,你出去。”

    “你是不想跟我吵,还是不敢跟我吵,苏少灵,你就是孬种,你爱敢不敢认,你非礼了我,你也想拍拍屁股走人,你……”

    “砰……”苏少灵趁胡少离不注意,将他推开屋门,砰的一声,关起大门,痛苦的闭上眼睛。

    她爱的人一个个去了,而她不爱的人,却一个个送上门来,这世道是怎么了?

    “苏少灵,你敢轰我?给我开门。”胡少离气得青筋暴涨,差点乱了发丝,脚上一个使力,砰的一声,将大门给踹开。

    巨大的声音将秋水别院的人都引了过来。本来太女明天登基,院子里的人便忙七忙八,一个也不敢歇息的,此时发生这么大动静如何能够没听到。

    凑近一看,却是胡公子将门都给踹碎,众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太女明天就是女皇了,胡公子怎么那么大的胆子。

    转念一想,胡公子肚子里有了太女的骨肉,难怪敢如此嚣张,昨天下午女皇来了,想看他,被他拒之门外,好不容易进去了,屋子里哪有胡门主的人影,弄得女皇不满的直发脾气,说他不会照顾龙嗣,今晚又如此无视太女,他就不怕将来的日子不好过吗?

    苏少灵脸色有些难看,她已经三天两夜不曾合过眼了,已经够疲惫了,还要忍受胡少离的无理取闹。偏她将人家的肚子弄大,也只能随他无理取闹了,谁让她理亏了。

    对于踹掉大门,她也不意外,依胡少离的性格,不把秋水别院拆了已经够不错了。

    “苏少灵,你敢轰我出去,你还是不是女人了,我问你,你现在到底想怎么样?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胡少离指了指微微凸起的腹部,恼怒的自怀里拿起镜子,左右照了照,看看自己的妆有没有花掉,发丝有没有乱掉,衣裳有没有脏掉,一张让人人神共愤的绝美容貌,怒意闪闪,却别有一番韵味。

    “胡门主,我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难道你听不明白吗?现在是我问你,你到底想怎么样?”苏少灵摊手,整个脑袋昏昏沉沉的,乱得差点炸掉。

    “我要我的孩子是嫡子嫡女,我不能容忍她们是庶子庶女。”

    “行,我答应,只要他们出生,我便把他们过继到路逸轩膝下。”

    “苏少灵,你胡说什么,要是把他们过继到路逸轩膝下,那不就成了路逸轩的儿子女儿了,我又算什么?”

    “那我下一道圣旨,封她们为正宫皇子皇女可以吗?”

    “自古以来,除了正宫所生的皇子皇女是嫡的外,哪有其他侍君生的孩子封为正宫嫡子嫡女。”

    苏少灵痛苦的揉了揉太阳穴,有气无力的道,“凡事都有例外,规距是人定的,以前没有,不代有以后不会有,等我登基后,马上册封,你满意了吧。”

    “那我呢?我又怎么办?我的孩子要是成了嫡子嫡女,我这个做父亲的,总不能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君吧?”

    “孩子出生后,我封你为少君,贵君也可以,哪怕皇贵君也都行,可以了吧?”

    “皇贵君虽然位份仅次于凤后,可毕竟是在凤后之下,我的孩子们会觉得很没面子的,而且我一个堂堂鬼魅门门主,就做了那么一个皇贵君,说出去多难听。”胡少离傲娇的冷哼一声,将一双好看的丹凤眼望向了屋梁,不屑的道。

    “啪……”苏少灵一拍屋子,脸色难看,“你说来说去,无非就是想要凤后之位。”

    “我要凤后之位,难道有什么不对吗?论美貌,我不输路逸轩,论权势,我也不低于路逸轩,论才华,我自信也不会跟他差到哪去,何况肚子里还有两个娃了,你说,我哪里比不上他了。”

    “你简直不可理喻,管家,再收拾一间屋子出来,我过去那儿睡。”苏少灵给了胡少离一个斗鸡眼,径自往门口走去。

    胡少离挡住,“站住,今天你若不把话说清楚,你就不许离开。”

    “如果你要跟我说凤后的事,那就没什么好说的。”苏少灵冷冷道。

    “你们都出去,全部出去,要是让我发现谁敢偷听的话,我马上让他变成聋哑人。”胡少离忽然对着外面的人喝道。

    外面的一众下人面面相觑,不知该不该退。苏少灵一摆手,所有下人应声而退。

    “你到底想说什么?”苏少灵发誓,如果他再提凤后一事,必定拂袖离开,头也不回。

    “我可以不要凤后之位,但我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听到胡少说不要凤后之位,苏少灵的脸立即缓和了几分,回身坐回椅子上,帮胡少离又倒了一杯茶,“坐下说吧,什么条件,只要你说,我做得到的,一定会做到的。”

    “每个月的初一跟十五,我知道你必须要去凤后那里歇息呢,我呢,我要你初二,初三,十六,十七,都歇在我寝宫。”

    “噗……”苏少灵嘴里刚喝进去的一口茶突然喷了出来,呛到喉咙,猛烈咳嗽起来,直以为自己听错了。

    初二,初三,十六,十七……去他寝宫?去他寝宫做什么?

    “你什么表情,到底答不答应。”胡少离魅惑的脸上,刷的一下黑了下来,不满的瞪向苏少灵。

    “去你屋里做什么?”

    “你管我做什么,我只问你,答不答应?”

    苏少灵狐疑的看着胡少离,想从他脸上看出到底有什么阴谋诡计,可看了半天,还是什么都看不到。不禁想着,他是不是怕以后孩子出生,她会不疼,所以才要求一个月固定四天去他那儿?

    想到孩子,苏少灵的脸色缓和了几分,笑了笑,“可以。”

    “我还要你以后宠爱我的两个孩子。”

    “没问题,她们也是我的孩子,我自然是宠爱的。”

    胡少离的忽然笑了,犹如千树万树梨花盛开,美得让人睁不开眼睛。慢悠悠的拿起镜子,臭美的照了起来,继续道,“我还要当皇贵君。”

    “当皇贵君可以,但必须孩子出生才可以册封,否则不合常理,百官也不会同意的。”

    “我不管,反正凤后当不成,我就必须得当皇贵君,否则多没面子。”

    “我可以下一道旨,提前向天人宣布,只要你的孩子生下来,无论男女,立即册封皇贵君,这样就没人敢看不起你了。”

    “苏少灵,我发现你很狡诈,你是不是平素里决定了什么,无论别人如何说,你都不会更改啊?”胡少离忽然凑近了几步。

    “那也不是,得看什么事了。”

    “凤后你好安排,皇贵君你还安排不了吗?”

    “我既为女帝,便得对天下人负责,若是我一味任性封你为皇贵君,天下人都不会服气的,百官也会借此,纷纷上书将她们的儿子封为皇贵君的,就算百官没有上书,心里总会有一个疙瘩,觉得我偏心的。”

    “算了算了,你唠唠叨叨半天,不就不肯嘛,反正皇贵君的位置,早晚都是我的。”

    “胡……你若是觉得委屈的话,我现在马上让人安排下去,明天一并迎娶你。”苏少灵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称呼他。叫胡门主,生疏了,叫胡少离,又无礼了,叫少离,又太亲热了。

    “不必了,你又是登基,又是迎娶凤后的,我要是去了,那不是直接被赤。裸。裸。的忽视吗?等哪天我选好日子,你再娶我吧。”

    “只有凤后才是用娶的,到时候便是用纳的了。”苏少灵提醒。

    胡少离整个人瞬间不好了,豁然起身,抬起旋风腿,将桌子踹了个四分五裂,木屑纷飞,暴吼道,“我知道,不用你提醒。”说罢,红袖一摆,屋子里的书架应声而倒,书籍散落一地,而那个罪魁祸首已然大摇大摆的离去。

    苏少灵摸了摸鼻子,忍不住为以后的生活担忧。胡少离要是入了后宫,后宫还不掀翻了。

    本想让管家引她去其它屋子就寝,一看天色,晨曦都已经升起了,还睡个什么睡。

    三天了……整整三天三夜没有合过眼了,难怪那么困。

    “小姐,小的给您更衣打扮吧,马上就要出发前往祭天了,祭了天后,就是下诏登基了,今天您还要大婚,所以……可能会忙一些。”管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带着一群下人,或端着洗漱用口,或盛着龙袍金带凤冠等等。

    苏少灵想到今天还有诸多繁礼要行,脑袋忍不住晕了一半,由着下个们开始更衣打扮,心里滋味难受。

    从今天起,往后的生活,皆是她身不由己的。不管是当女皇还是娶路逸轩,又或者纳胡少离。

    也许……她很快又要和一群没有任何感情的男人生活在一起。

    手中紧攥杨凡唯一留给他的遗物,勾形玉佩,心里阵阵难受。若是……若是她今天娶的是杨凡,那该多好,如果杨凡还在,无论将来的日子有多苦,至少她还是开心的。

    也不知,季然如今怎么样了?是不是……呆在裳月小院待嫁?

    从今天起,她与他也是各奔东西了,走了完全不一样的两条路……

    眼眶迷糊,苏少灵拼命咽下那滴滚烫的泪水。

    “小姐,好了,您穿这身龙袍真好看,小的都不敢靠近您了,怕被您的霸气给闪瞎了眼睛。”管家脸上笑容不断,不禁学起苏少灵以前常说的口头禅了。

    苏少灵由着下人扶起,站到铜镜面前,仔细打量自己,这一看,差点认不出自己了。

    本就美艳绝伦的脸上,因为浓妆的原因,越加显得仙姿如玉,倾国倾城。眉如墨画,肤如凝脂,双眸剪水,朱唇皓齿,风姿卓越,雍荣华贵,双眸间清冷的霸气隐隐乍现,头戴金黄琉璃冠,搭上一身明黄龙袍,金黄色的龙袍绣工细腻平整,繁复而不显杂乱,袍身除龙纹外还间以五色云,绣工精妙绝伦。绣五爪金龙八团,两肩、身前后正龙各一,襟行四龙,下幅八宝立水图案,端得是贵气逼人,脚上蹬着的也是金黄色的雕龙绣凤祥云鞋,乍一看起来,让人不由惊呼。

    以前的小姐,淡雅脱俗,朴素高洁,而今的小姐,龙袍覆身后,却有一种让人不敢直视的霸气,尊气之气,不需要刻意摆弄,便油然而出。高挑的丹凤眼,有着洞察人心的凛冽。

    “小姐,这身龙袍真合您的身,小姐穿起来,便是变了一个人。”管家变着腰笑道。

    “大婚也是穿这件吗?”苏少灵淡淡问道。

    “回小姐的话,不是的,小的共为您准备了五身衣裳,祭天一身,登基一身,进皇家祠堂一身,大婚一身,入洞房又一身。”

    苏少灵翻了一个白眼,疲惫的闭上眼睛。

    “小姐,您先用点儿膳食,龙辇已经来了,正在外头等着,您用了早膳后,咱们便起身,先去祭祖。”管家招了招手,立即有十几个下人,端着早点,鱼贯而来。

    仿佛知道苏少灵的疑问,管家又道,“小姐,并非小的准备如此多的早点,而是规距,如今你还没正式登基,等以后您登基后,每餐的膳食都是九十九道。”

    苏少灵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红烧肉,优雅的吃了起来,一边道,“不用再上了,这些菜肴足够了,今后我入宫后,第一个命令,便是撤了九十九道膳食。”苏少灵脸色不是很好看。百姓在那里饿肚子,卖儿卖女的,她们倒好,穷奢极华的。

    管家面露笑容,候在一边等着苏少灵用膳。忍不住欺负以后的生活,小姐登基,流国的百姓便有救了。

    苏少灵吃得很快,不过片刻间便用好了早膳,由着管家的指引,坐上龙辇,浩浩荡荡的跟了一群的侍卫与侍人们,正式前往祭天大礼,登基为帝。

    这些礼仪极为繁复,苏少灵又三天三夜不曾休息起,脑子昏昏沉沉,根本不知道她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只是由着下人,领来又领去,坐上九五宝座,接受着下面密密麻麻如同蚂蚁一样的百官们,高呼万岁朝拜,随后又换了一身衣服,迎接路逸轩,与路逸轩共行大礼,算是正式成亲了。

    杨尚书心情极为复杂,时不时的偷偷抹子几把泪。

    她身为礼部尚书,登基,祭天,包括迎娶凤后都是她的份内之事,然而……然而,却不是她的儿子当上凤后。若是……若是她儿子在的话,今天风光出嫁,成为一国之父的,该是她的儿子的。

    虽然……虽然太女……哦,不对,是新陛下,陛下接受玉玺后,第一道圣旨便是立她的儿子为凤后……可是……可是她的儿子,终究是不在了。就算陛下赏她再多封赐,她的儿子还是不在了……

    想到儿子,杨尚书抬起袖子,轻轻又拭了几拭,心里阵阵难受。

    百里裳月简直可以用震惊来形容了。

    她一直觉得苏少灵不简单,没想到,她竟是传闻中神神秘秘的太女殿下,如今的新皇……难怪……难怪她说季然能成为她的正夫,圣旨马上就下来了……原来……原来是这样的……她早就该想到的……她早就该想到的……

    除了苏少灵外,有谁会封季然为御弟?又有谁能轻而易举的让陛下收回圣旨,另赐一道赐婚圣旨。

    百里裳月思绪复杂。

    若是知道她是太上皇失落在外的皇女,若是没有那次*阵的事,她就算再喜欢季然,也断然不可能娶他……季然喜欢的明明就是苏少灵……

    百官们甚是激动,原来新皇长得如此好看,如此威严,也不知新皇的性子如此,她们该如何讨她欢心呢?

    折腾整整一天,苏少灵累得走路脚步都虚浮了,这才结束,由着侍人的指引,来到凤鸾宫,凤后的寝宫。

    原本极累的苏少灵,在进入洞房的时候,看到床上端坐着一身凤衣,气度不凡,头盖红盖头的路逸轩,猛然清醒过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