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神赌女狂帝最新章节 > 神赌女狂帝最新章节列表 > 117:季然出事,右相腹黑
    秋水别院的主屋里,苏少灵笔直的站在窗前,神情恍惚,背影寂寥,一动不动,仿佛把自己埋在小小的世界中。

    良久,才轻轻说了一句,“修武。”

    “主子。”修武闪电般的窜了出来,单腿跪下。

    “季然……走了吗?”

    “回主子的话,季公子已经走了,胡门主把杨公子的真相告诉他了,季公子看上去很是自责。”修武坦白道。

    虽然他也曾怪过季公子拿了杨公子的救命药,可他们都知道,季公子并不是有意的,见他哭得那么伤心,心里的气多少消了一些,忍不住替他说起好话。

    “你派人,跟在他身后保护他,别让他出事。”苏少灵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眉宇间有着淡淡的忧愁与担心。

    “是,主子。”

    “修文好些了吗?”

    “修文伤得很重,可能要歇息几天。”

    “嗯……退下吧。”苏少灵怔怔地望着窗外盛开的鲜花,让修武一时以为,苏少灵已经入神了,冷不防听到让他退下,修武点点头,闪身而退,心里不由感觉,如今的主子,他一点都猜不透她的心思。

    她明明无心于权力的,却立誓三年之内必夺天下。凌家底蕴深厚,百里家与她们斗了那么多年,流国几任先皇也想除去凌家,都除不去,主子只是几个小小的计谋,便彻底拿下凌家,着实让人心惊。

    修武不敢多猜,隐身而退,立即命人前去保护季然。

    修武走后,屋子里又陷入死一般的寂静。正在这时,火红色的鬼魅身影,陡然闪了进来,坐在屋子的k躺椅上,拿出镜子,饶有意味的照了照自己的一双绝世美貌。

    “我说,你是不是心里有了那个蠢货?没事那么关心他做什么?我可是会吃醋的。”胡少离慵懒的声音带着一丝诱人的磁性,静谧的屋子里,显得备加清晰。

    “兵符交出来。”苏少灵转身,走到胡少离面前,伸手,面无表情的讨要。

    胡少离撇了她一眼,冷笑一声,翘起二郎腿,悠哉游哉的继续照着镜子,完全无视苏少灵的话。

    “你交不交。”苏少灵声音冷了几分。

    “求人还这种态度,切,当我是什么?傻子?”胡少离不屑的冷哼,摸了摸微微凸起的腹部,心情一阵美好。

    “我再问你一次,你交不交?”

    “交了我有什么好处?”胡少离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杯茶,咕噜咕噜吹着水泡,慵懒的喝着。

    苏少灵闻言,也不作答,一个龙爪手,迅如闪电的便抓向胡少离怀里,意图夺取兵符。胡少离身子后仰,右手一格,拦住苏少灵的爪子,另一只左手,与双腿,与苏少灵或抓,或探,或扑,或踢,仅仅几个呼吸间,便交手数十招。

    胡少离微惊,这才多久时间,她的身体便这般利落,内力也如此精深?她到底吸了他多少内力,真是让人郁闷。

    苏少灵同样心惊,上次她吸了他大半内力后,胡少离身上的功力明显比她差了很多,怎么这次见面,又恢复了?他练的都是什么功?如此厉害。

    “砰……”两人双手双脚死死格拦着对方,进退不得。

    苏少灵眼神冰冷,“你要兵符做什么?”

    “我觉得好玩,想多玩一会,不行吗?”胡少离笑道。

    苏少灵用力收回自己的右腿,一个旋风腿踢了过去,同时手肘一弯,以极为刁专的姿势捅向胡少离的腹部。

    胡少离媚笑一声,也不阻止,愣是笑看着苏少灵捅向他腹部,抬起白皙如玉的手,悠哉游哉的把玩着好看的指甲。

    苏少灵脸色一变,急急收手,有些不善的瞪着胡少离,对于自己险些伤了他肚子里的孩子,有些后怕。

    “捅啊,怎么不捅,我以为你心肠真有那么硬呢,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要杀。”胡少离身子一躺,以手为枕,一边抬玩着耳后的发丝,一边笑看着苏少灵,笑得心情爽朗,“我就知道,你不舍得伤害我们的孩子的。”

    “胡少离,你到底想怎么样?”苏少灵颓然的闭上眼睛。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胡少离硬也不行,软也不行,根本无可奈何。

    “我要的很简单啊,我要孩子的娘亲跟我一起养孩子,我要凤后之位,我要我们的孩子,自出生起,便是嫡子嫡女,这要求过份吗?”胡少离眨了眨眼睛,一脸纯洁的看着苏少灵,委屈的嘟着一张嘴,可怜兮兮的摸着肚子,“宝贝儿,你们也不希望出生后,便被人看不起,还被人压一截的吧。”

    “我说过了,除了凤后之位,你想要什么,我都会尽量满足你。你若不想交出兵符,我自有办法得到它。”

    “宝贝儿们,你们的娘亲,眼里只有兵符,根本没有你们,咱们不理她好不好,爹带你们出去逛街晒太阳。”胡少离撅嘴,冷哼一声,鄙视的看着苏少灵,越过,故意使劲捅了她右胸,得瑟的离去,半晌,不知想到什么,又倒了回来,抬起右脚,对着苏少灵的脚,狠狠踩了下去。

    见苏少灵快速闪过,躲过他踩下的一脚,手中一个用力,抢过她发上的珍珠流苏钗,哈哈大笑,闪身离去。

    发钗一落,苏少灵满头黑发尽灵散落,如匹练一般,垂直倾泄而下,衬得她精致干练的脸上,柔光并发,美艳不可方物。

    苏少灵望着胡少离得瑟离开的背影,嘴角忍不住上扬起来,眼神温和了不少。

    以前的胡少离,在她眼里,就是一个臭美,霸道,闷骚,自高的人,倒没想到,他也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主子,是否要派人,夺下胡少离手中的兵符。”修武不知是何时候出来,紧蹙着一张眉,兵符没有到手,他始终不放心。

    “不必了,兵符在胡少离手中,比在我手中来得安全。他若真想夺取兵符,便不会赖在这里的。”

    “是。”

    苏少灵忽然想到什么,将屋子的大门关了起来,从抽屉里拿出一叠宣纸,交给修武,“你让人,速按图制出弩箭,越多越好,所需的银子,便去跟路逸轩要吧。”

    “右相……右相是铁公鸡,他不会给钱的,他府上更穷,连个像样的家具都没有。”修武憋声道。

    苏少灵挑眉,讶异道,“这么穷?他不是当朝右相,有五千石的俸禄吗?除了帝师,便是他俸禄最高了,难道也不够花?”

    “属下也不知道右相的银子都哪儿去了,但是跟右相拿银子……比登天还难,这次虽然抄了凌家,收刮大笔财宝,但只要进了右相的口袋,就捞不出来。”修武将头埋得死低,不敢去看苏少灵的脸色,更怕接下这份差事儿。同时纳闷主子画的图都是什么,弓箭吗?好像又不是弓箭。

    “那你就跟他说,要是他不出个五千两银子,凤后也别当了。”

    修武跨了一张脸,闷闷不乐的退下,寻思着如何让右相吐肉。

    苏少灵见修武退下后,拉开椅子,坐了下去,拿起狼毫笔,就着一张纯白的宣纸,写下一个又一个名字以及官位,时不时的蹙眉深思。一柱香时间都不到,修武便回来了。

    “怎么样了?路相捐出多少银子了?”苏少灵懒懒的问。

    修武憋红了一张脸,很没底气的道,“一分不出。右相说,说……说……”

    “说什么?”

    修武扑通一声,跪了下去,闭着眼睛,快速道,“右相说,不做便不做,他不稀罕,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啪……”苏少灵扔下狼毫笔,陡然站了起来,冷气嗖嗖直窜。

    修武将头埋下,不敢去看苏少灵。

    “你去,把他收刮来的财宝,全部给我抢了,一件不留。”

    “啊……”修武张大嘴巴,讷讷的看着苏少灵。

    真抢?右相手下,高手如云,怎么抢?真要抢的话,只怕得要两败俱伤啊。

    “还不快去。”苏少灵厉喝一声,她就不相信了,还不能从他手中抢到五千两银子?

    他穷什么穷,他要穷的话,流国就没有富有的人了。

    “是……”修武哭丧着脸出去,不过片刻间,又垂头丧气的回来禀告道,“主子,属下无能,没……没抢到,右相……右相把收刮来的财宝都……都挪走了,半分都没交给国库,也……也不在右相府。”

    “不在右相府,你们就不会去找吗?”

    “找……找了,没找到,还……还被右相的人,给……给揍了。”

    苏少灵握着狼毫笔的动作紧了紧,冷硬的吐出一句,“那就把右相府拆了,值钱的东西卖了,不值钱的东西烧了,地契也卖了。”

    “主子……主子……右相说,要是您敢拆他屋子,他就……他就……他就把秋水别院也给拆了。”说罢,修武扑通一声,又跪了下去。主子平常很理智啊,怎么今天就在这件事上较真了呢?

    “他敢。”

    “主子,右相说,您若是想要五千两银子,他……他可以帮您搞到手,但是……但是……但是他得分一杯羹。”

    “说。”

    “右相说,去……去……去抢百里家的家库。”

    “百里家的?”苏少灵一怔。

    她怎么没有想到。如今百里家忙着对付凌家,家库定然不会看管得那么严重的。

    苏少灵的火气压了下去,慢悠悠的道,“他有什么办法?”

    “右相说,把百里家的家库搬了就可以了。”

    苏少灵转动着狼毫笔,犹豫半晌,忽然笑了,“就按他说的办,给我抢出五千两银子出来,哦不,是一万两银子。”

    “是,主子。”修武抹了抹汗。

    一万两银子……主子当银子是大风刮来的?

    修武急冲冲的出去,又急冲冲的回来,回来的时候,脸色铁青,很是难看,苏少灵不禁有些狐疑,“银子又没抢到?”

    “抢……抢到了……”修武有些结巴。

    “抢了一万两?”

    “是……主子,抢了一万两,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已经搬回来了。”

    “你哭丧着一张脸做什么?”

    “主子,右相也分了一杯羹。”

    “我知道。”他不分羹才怪。

    “右相把百里家给烧了,整个家库全搬了,一个子都不留。属下目测了一下,咱们分到了一万两银子,右相最少……最少分到了一百万两。”

    砰……

    苏少灵冷不防的站了起来。

    一把火烧了百里家?他好大的胆子。

    一百万两……怎么那么多银子?难不成他把整个百里家的家当都给搬了?

    忽然想到什么,苏少灵急忙问,“一万两银子呢?”

    “在别院里。”修武道。

    苏少灵又好哭又好笑,手中的笔直接扔掉,“你马上把那一万两银子藏起来。”

    “主子,已经藏在密室里了。”

    “挖个洞,埋了。”

    “啊……”修武讷讷的看着苏少灵。挖洞?为何要这么麻烦?

    正当修武不解的时候,却见苏少灵用力捶向桌子,咬牙切齿道,“好你个路逸轩,自己贪上百里家的钱财,却拿我当出挡箭牌,引百里家记恨我,够狠的你。”

    修武一惊。原来右相打的是这个主意,难怪他那么好心。

    右相也太狠了吧,这……再过两天后,他就是当朝凤后,主子的男人,他怎么能这么算计主子呢,他不怕主子以后都不会宠幸他吗?

    “修武。”

    “属下在。”

    “拿出一百两银子,藏在右相府。”

    “啊……主子你想嫁祸右相?”

    “是路逸轩在嫁祸我,我不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你派人在帝都街道散布谣言,就说,右相路逸轩意图铲除凌家与百里家,凌家一败,马上自请抄家,百里家一乱,趁火打劫,夺走百里家一百万两银子。”

    “主子……这……这不好吧,右相为人正直,两袖清风。”

    “你哪只眼睛看到他两袖清风了?凌家的财宝,百里家的一百万两银子,都不是钱吗?”

    修武噎住。

    好像……好像是这么一个理。右相不动声色的夺了人家的银子,还……还图了一个好名声。

    “可是主子,这样做,对右相会不会影响太不好了……”

    “让你去便去,什么时候变得废话这么多了。”苏少灵望着窗边未下完的棋局,倒是有些期待路逸轩会如何破解了。

    “是……”

    “主子……”

    “还有何事,一并说了。”

    “派去保护季公子的暗卫回来说,在十里坡,把季公子与大学士跟丢了。”

    “跟丢了?”苏少灵忽然转头,定睛的看向修武,心里忽然沉了下去。

    “属下无能,没能保护好季公子,但是来人武功很高,我们……我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只怕……只怕连右相亲自去,也不一定斗得过他。”

    苏少灵忽然想起竹林那个弹琴的男子。那个武功高到让她心灵颤抖的男子。来到这里后,是她碰到的武功最为高强的人,除了他,她想不出还有谁。

    可……他又是谁,为何要对季然下手?

    “你速派人去查重伤路逸轩的人是谁,不许放过任何一丝蛛丝马迹,另外,把暗卫尽数调遣过去寻找季然与大学士,务必把他们两个带回来。”

    “是。”修武莫名的觉得事情有些严重,不敢再做耽搁,急忙闪去。

    苏少灵没心情再列朝廷官员名册,心里担忧季然。

    虽然因为杨凡的事,她曾经恼怒他,可如今他出事了,她又担心起了他。季然单纯天真,若是碰到什么危险,他断然没有能力脱险的。

    抬步,往胡少离的院子走去,未到院子,便看到胡少离无聊的把玩着兵符,坐在院子的秋千上懒散的摇着,晒着太阳,火红的艳衣,倾泄一地,看上去如同一朵盛开的妖冶蔓珠沙罗。

    苏少灵的眼睛紧紧盯着他手中的兵符,一闪身,双指屈爪,抢了过去。

    “咝……”胡少离在苏少灵即将抢到的时候,手心一握,闪了回来,媚笑的抛了一个媚眼,笑道,“怎么?又想来抢我的兵符?这兵符以后我可是要留给我女儿的。”

    一招没有抢到,苏少灵也不再去抢,而是问道,“胡少离,你知道霞山竹林那个弹琴的人是谁吗?”

    听到苏少灵这句话,胡少离马上变脸,冷气嗖嗖直窜,咬牙切齿,恶狠狠的道,“最好别让我知道是谁,否则我非剥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不可。”

    “这么说,你们鬼魅门也查不到他的蛛丝马迹?”苏少灵抓住他话里的意思。

    “我查不到,难道你就查得到?路逸轩要是能查到,如今还会在帝都呆着。”胡少离白痴似的,别了一眼苏少灵。

    若论情报,没人比得过他们鬼魅门,可他们查遍天下,竟连一个可疑的人都没查到,真是见鬼了。

    “那他究竟是谁……?”苏少灵喃喃自语,绞尽脑汁也想不透到底怎么回事。

    如果上次是他们误闯了竹林,毁了他们先祖的棺椁,可季然与百里裳月并没有得罪他们啊。

    “虽然查不出来,不过我想着,估计是我毁了那八具棺材,人家报仇来了。”

    苏少灵嘴角一抽,“扰他们先祖安宁的是你,关季然何事。”

    “那可不一定啊,你看,如今我俩已经有娃了,那是不是代表,很快你就会是我的女人了,我的女人喜欢那个蠢货,那个蠢货是不是也变成我的人了,既然那个蠢货是我的人,竹林的人,便很有可能会先找他报仇咯。”胡少离将自己荡得飞高,笑得灿烂,时不时的捋捋耳后的发丝,一脸妩媚。

    苏少灵若有所思的别了他一眼,拂袖离开。

    虽然胡少离不过是玩笑,但也并不排除有这种可能。

    “来人,备车,我要亲自去一趟十里坡。”苏少灵突然道。“小姐,还有两天,您就要登基,还要大婚了,府中还有好多事,龙袍与婚衣您都没试……”管家为难的说着。

    “回来再试。”苏少灵越过管家,往大门走去,走到一半,又将修武唤了出来,有些沉重的道,“你去把五百年前卫青阳的一切事迹都整理出来,包括他被镇压的准确位置,一点痕迹也别露了。”

    “是,主子。”

    “小姐……卫青阳的事,即便已经过了五百年,还是一个禁忌话题,那是一个不详的人,您真要查他吗?”管家跟在后面,听到他们的话,有些踌躇的劝说着。

    苏少灵没有回管家的话,心里隐隐却觉得与他有关。

    传闻,卫青阳琴技无双,酷爱竹林,一把魔琴从不离身,又被镇压在无双城。

    而当时她与胡少离出事的地点,便是无双城,还是竹林,尤其是那琴声……简直可以用天下无双,超脱世俗对琴的理解。寻常人如何能够弹出那般优美的琴声出来。

    在清水村的时候,杨凡曾说过,魔琴以前是在清水村没错,可几十年前,魔琴就没了,被夺了。若说这事儿与卫青阳无关,那她绝不相信。

    自己莫名奇妙的被摆了一道,还莫名奇妙多一双儿女,如今季然又失踪,如何能让她甘心。

    “太女,我家主子让您别再调查卫青阳一事,若是执意调查下去,只怕最后谁也没法收手,天下定然生灵涂炭。”空气中,不知何时,又多了一个白衣劲装的暗卫。

    “你主子是谁?”

    “右相路逸轩。”

    “告诉路逸轩,卫青阳的事,我查定了,若是他不想发生什么事,就把已知的消息告诉我。”

    “太女……”

    “滚。”苏少灵冷冷道。

    胡少离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后,合下小镜,拖着一地的红衣,走到苏少灵面前,“你要查卫青阳的事是吗?我跟你一起查,这口气我也咽不下去,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整得这么惨,虽然多了两个娃儿,我也挺开心的,可是我的清白全没了。我管他是谁,最好别让我查出来,否则定要让他生不如死。”

    “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你好好养胎就好了。”苏少灵看了看他微微凸起的腹部,淡淡道。不想让他那么操劳,也不想他卷入这场风波。

    “你是关心我还是看不起我啊?”胡少离潋滟的眸子一亮,似笑非笑的看着苏少灵,伸手,欲环住她的脖子,苏少灵巧妙地将他挡开,快步而去。

    胡少离望着她消失的背影痴痴的笑着。

    宝贝儿,你娘亲开始在乎咱们了。她舍得咱三太累呢,不过咱们也不能让你娘亲太累对不对?不就是一个卫青阳,别说他死了五百年,就算死了五千年,你爹也会把他生前一切揪出来。

    如果真是他后人害得你俩在你娘不情愿的情况下出生,爹定然要将他的后代子孙生生世世镇压茅坑,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不过,前提是,卫青阳得有后代。

    苏少灵正欲上马,一个暗卫便急急赶来,“主子,季公子找到了。”

    “找到了?”苏少灵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的,属下已经将他送回裳月小院了。”暗卫欲言又止。

    “他可受伤?怎么找到的?”苏少灵松了一口气,人找到就好。

    “季公子没有受伤,他与大学士是中*阵,误入阵法了,阵法很厉害,我们破了好久,才破开。”

    “还有什么,一并说了。”见暗卫脸色不大好,苏少灵握着缰绳的手一紧。

    “季公子虽然没有受伤,可他……他在阵法里,与大学士……鱼水交融了,属下进去的时候,他们两个,皆是衣裳不整。”

    轰……

    苏少灵差点从马上栽倒下来。

    季然与大学士发生关系了……发生关系了……季然不是不喜欢百里裳月吗?”

    “属下已经着手调查*阵一事了,百里大学士也进宫了。”

    “驾……”苏少灵策马狂奔,一路往裳月小院奔去,管家一看架式不对,跨马上身,也跟着挥起辫子,疾驰追去。

    裳月小院是百里裳月小憩的地方,环境幽美,清新雅致,书香四溢。季城主母子来了后,百里府容不下他们,百里裳月也怕他们在百里府受到委屈,便将自己最喜欢的小院腾出来,给季城主母子俩住。

    裳月小院离秋水别院并不远,不过片刻间便到了裳月小院。苏少灵也不敲门,不愿与狗眼看人低的季城主多做纠缠,一个翻身,越过高筑的墙,攀了过去,循着方向,往季然的屋子窜去。

    管家一看自家小姐有门不走,还爬了墙,也跟着跃上墙壁,尾随过去。她并不知道季公子住在哪里,只有一个偶然间,看到主子让人画下裳月别院的格局,有幸看了一眼,故而,管家大抵也知道了方位,加快步伐,果然看到主子一身白衣如雪,以闪电般的速度,熟练的奔走别院,来去如同一阵清风。

    管家一喜,追了上去。待她追上去的时候,却发现,主子一身伤感,立于屋门前,久久无言,久久不动,一种异样的情绪波动,在空气中渐渐传播。

    管家再往几步,探头看了过去,却见季然如木偶般,呆呆的坐在窗边,看着窗外秋风瑟瑟,落叶纷飞,稚嫩的脸上,再不见往日天真无邪,有的,只是悲伤哀恸,还有……一处成熟……

    管家吓到了。

    这真的是那个喜欢缠着小姐与杨公子给他讲故事,跟他玩耍的季公子吗?这真的是那个笑得一脸天真纯洁,没心没肺的季公子吗?

    管家担忧的看向苏少灵,却见苏少灵眼里,有着伤痛的自责与担忧,黯然一闪而过。管家想安慰苏少灵,想安慰季然,却不知如何开口,只能把空间留给他们。

    苏少灵负后的手,死死攥紧。看到季然这个模样,心里在滴淌着血泪,曾经那个一直缠着她背他的天真少爷,眼里怎么会有这么浓的伤痛?如果他又哭又闹还好,偏他如此安静,静得让她觉得他很遥远……遥远得她抓不住,摸不到。

    缓缓上前,搭住他的肩膀,想要安慰几句,季然却猛然躲了过去,将自己蜷缩在角落里,惊恐的看向来人。

    “季然,是我,我是你的少灵姐姐。”苏少灵蹲下身子,握住他惊恐的手,担忧地看着他。

    季然余惊未定,见是苏少灵缓缓松了口气,眼眶一红,哽咽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害死杨凡哥哥的。”

    “我知道,我不怪你。”苏少灵笑道,擦掉他眼角的泪水,季然缩了缩身子,撇开脑袋,自己胡乱抹了一把,拭掉眼泪。

    “杨凡哥哥肯定非常恨我的,我害死了他,害死了他的孩子。”

    “他不恨你,你没听他临终前的话吗?他说他不怪你,让我也别怪你。”

    季然眼泪如同掉线的珍珠般,滚滚而下,感激的看着苏少灵。

    “对不起,如果……如果我让你进去秋水别院,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苏少灵自责的低头。

    季然眼里一黯,低低道,“不关你的事。”

    “季然,你若是喜欢秋水别院,少灵姐姐现在就带你回去好吗?以后那里就是你的家。”

    “不了,我不回去了,我答应百里裳月嫁给她了。”季然心如刀割。如果……如果他早一点儿听到这句话,他一定会赖在那里不走的,可是现在……现在他不配了,他也不想,他更不愿意少灵姐姐只是可怜他。

    苏少灵动作一僵,身子微微发抖,“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

    “我知道,我娘希望我嫁给百里裳月,百里裳月也想娶我。”

    “那你呢,你自己愿不愿嫁给她?如果你不喜欢她,勉强嫁给她,你也不会幸福的。”苏少灵声音情不自禁大了一些,掰正季然的双臂,直视他的眼睛,连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激动。

    “我有什么不愿意的,如今我都已经是她的人了,除了嫁给她,我还能嫁给谁,还有谁会要我。”

    “怎么没人要你,只要你不想嫁,她就不敢娶你,只要你不想嫁,以后你便会碰到两情相悦的人。”

    季然凄凉一笑,掰开她的手,别过脑袋。

    如果不能嫁给她,他嫁谁,有什么区别。何况……如今他根本配不上少灵姐姐了。

    “百里裳月已经有正夫了,陛下下旨,将周青瑶许给她当正夫了,她很快就会娶别人了,你嫁给她,也只能当个侍夫。”苏少灵见他态度坚决,眼里有着浓浓的慌乱,再次将他掰正过来。

    “无所谓,当什么都一样。”

    ------题外话------

    亲爱哒们,今天出了点儿事,领养榜晚上评论区,或者明天题外再公布可好,因为时间来不及了,么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