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神赌女狂帝最新章节 > 神赌女狂帝最新章节列表 > 113:运筹帷幄,酒楼结好友
    帝都南街,这里不同于东街都是达官贵人,富商巨贾聚集活动的地方,却是帝都城里最为热闹的地方,到处都是小贩分摆两边,吆喝叫卖,琳琅满目的物品看得人眼花缭乱。

    在这里,行走玩乐的大多都是普通平民,物品也没有东街的贵,许多外来商旅,皆喜欢在这里采购转卖,当然也有许多高官子女喜欢来这里凑着热闹,找着乐子,炫耀着高高在上的身份,故而,南街早已超越了东街,成为帝都城里真正热闹的地方。

    尤其是,近来正是三年一度的科考日,全国各地,无数仕女纷纷涌入帝都城,让原本就热闹的帝都推向一个高峰。

    临近正午,南街的一家醉仙酒楼里,更是坐无虚席,百姓们,仕女们三五成群,纷纷讨论着帝都城里发生的趣事,毕竟对于任何人来说,都喜欢听听八卦,附庸几句。

    靠窗的一个白衣淡雅女子,一边斟酒,一边用白皙如玉的手拿起酒杯,轻摇几下,一饮而尽,一双淡漠的眸子,似水温柔,却又带着淡淡的冰冷,仿佛能看透一切,看似淡淡扫向窗外人来人往的人群,实则听着酒里的八卦谈论。

    女子脸上未施粉黛,却清新动人,难掩绝色容颜,十指纤纤,肤如凝脂气若幽兰,倾泄的而下的墨发,仅用一支珍珠流苏发钗随意倌起,半边青丝随风舞动,发出七里清香,腰肢纤细,身姿修长,有仙子般脱俗气质。她只需静静坐在那里,便能让人有一种惊艳的错觉,一个女人能长得比男人还美,在流国,也是奇特了。

    女子的身后,立着一个二十来岁的黑衣劲装护卫。黑衣护卫目光精湛,身姿挺拔,神色肃敬,一看便不是普通的护卫。可她却恭恭敬敬的守在白衣女子身边,默默守护,让进来的人,不禁都会多看两眼。

    “哎,你们知道吗?凌家两个亲戚,都被满门抄斩啦,死得可惨啦,不过真是让人痛快啊,想当初,她们可没少欺负咱们。”酒楼里三三两两的,开始谈论起八卦。

    “这事儿早就过去啦,咱们现在都在谈,凌家与百里家势如水火,最近她们两家掐得可厉害了,不惜血本,时不时把对方的羽翼拉下,朝廷里,如此都空了好多官位了。”

    “是吗?那这些被拉下的官位怎么办?由谁来当啊?”

    “谁知道呢,听说陛下也很难做决断的,毕竟安插谁的人也不好啊,对方都会反掐的,这不,科考的日子不是马上到了吗?听说陛下要在这批仕女中,挑选出类拔萃的人才,补上这些职缺。”

    “哇,这么好,那今年这批仕女岂不是赚了吗?万一高中,很有可能当大官啊。”

    “话虽如此,可谁不知道,如今朝廷的选拔大赛根本没有什么用处,有钱就能高中,没钱的话啊,啧啧啧,任凭你有满腹的才学,也无用武之地啊。”

    “哎……真是让人心酸,如今的朝廷越来越不行了,再这么下去,我看咱们流国也要完蛋了,到处都是贪官污吏啊。”

    “嘘,小声点儿啊,你说这话,不怕掉脑袋吗?要是传出去,只怕九族都要被诛啊。”

    “怕什么,我叶秀贞难道还怕了她们不成,她们都敢贪,还不许我们说几下吗?除了帝都城外,哪个地方的百姓不饿肚子,哪个地方的陌姓不受欺凌冤屈,而无处可伸。”

    “行了行了,你别再说了,再说下去,我们都要跟你一起遭殃了。”

    “离聆,难道你也怕她们吗?”

    “非我怕也,只是,朝廷越难,越该是我辈挺身而出的时候,无论朝廷如何,我们只要尽力高中,为国效忠,为民服务便可。”

    “说得倒是简单,你满腹才学,年年参考,还不是年年落弟,谁不知道,根本不是你考不上,而是你没那银子去贿赂考官,今年听说是凌尚书当的考官,肯定比往年更黑了。”

    “……”

    坐在窗边的白衣淡雅女子不为所动,依旧自斟自饮,仿佛把自己埋在自己的世界里,只有听到一个叫离聆的女子说的话,这才微微侧头,淡淡扫了她一眼。

    却是一个年约二十四五的布衣清秀女子,带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弟弟坐在酒楼一个偏僻的地方,点了一份阳春面,与弟弟用碗分装,共吃一份。她的弟弟看起来头脑似乎有些问题,东张西望,笑得傻呵呵的,时不时还要她用布巾,擦了擦掉出来的鼻涕。

    在她的隔壁,是一个年纪跟她相当的粗犷女人,长得虎背熊腰,英气十足的,那些也大逆不道的话,就是自那个女人嘴里说出来的。

    除了她,还有多个围在一起的寒门仕女以及当地百姓,一个个的讨论着,越说越是起劲。

    苏少灵对那个名叫离聆的仕女倒是微微感了兴趣,能说出那番正义的话来,想来人品也不会差到哪里。

    一招手,修文立即弯腰附耳,“主子。”

    “一会命人去查查她的身家背景。”苏少灵纤细的手指,指向优雅吃着阳春面的离聆。

    “是。”修文点了点头,恭敬的应着,随即如刚刚一般,退后几步,守在苏少灵身边。

    “不说这事了不说这事了,说多了都是泪,咱们来说说其它的吧,帝都城还有什么新鲜的事儿。”

    “有啊,怎么会没有,你听过礼部尚书杨文书的事吗?”

    “不知道啊,他怎么了?我好像听说,他与当朝右相路逸轩并称天下两大才子。”

    窗前的白衣女子握着酒杯的手,在听到杨文书三个字时,陡然僵硬,清冷的眸里,一丝蚀骨的伤痛黯然滑过,很快又消失不见,举杯,一如既往的一饮而尽,快得让人几乎捕捉不到。

    “切,这你都没听说啊,帝都城里都快传遍了,咱们流国的太女殿下你知道不?那可是陛下唯一的皇女,她啊与杨公子偶然邂逅,一见钟情啦,太女殿下还发誓,定要娶他当正夫呢。”

    “这么好,杨公子以后岂不是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那可不是,可杨公子没那么好的命啊,就在册封太女的时候,杨公子染病去了,唉,真真是可惜啊。”

    “啊……不会吧?杨公子染病去了?虽然我不住帝都,可杨公子与右相大人的大名,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他那么年轻,怎么会去了呢?”

    “谁知道啊,杨公子一直有病在身,鲜少见人,谁也不知道他长底长得何样,更没想到,他会那么早的去了。不过啊,杨公子可是太女册封的时候,就封了侧君啊,后来香消玉陨后,太女还跟陛下讨旨,封了他做太女的正君啦,还宣布,以后太女即位后,他将是第一位凤后。”

    “太女对他可真是情深意重啊。”

    “可不是呢,真是可惜,哎……太女归来那么多天了,据说,连一次面都没露过,一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你说这杨公子,真是荣幸,能够得到太女殿下的这般宠爱,只可惜他无福享受。”

    苏少灵漠淡的眼里,承载着浓浓的伤痛,心如刀割,脑子里回忆的,都是杨凡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

    “你们这些消息都落伍啦,现在太女要迎娶右相大人啦。”

    “什么……?太女要迎娶右相?这怎么可能?太女不是对杨公子一往情深吗?她绝对不会娶右相大人的。”

    “怎么不会,我婶婶在朝为官,她跟我说的,绝对假不了,你看着吧,再过一会,公告诏书肯定会下来的,右相大人也亲口答应嫁给右相大人了,就在三天后,三天后太女登基当天,迎娶右相,不然你以为帝都城里一片艳红是为了什么。”

    “啊……这……这怎么会呢?女帝娶后,不是应该震动三国,提前半年公布的吗?这……这根本没有任何消息啊。”

    “咱们右相是什么人,陛下肯定会让他与咱们的太女殿下一起君临天下的,右相当了凤后后,右相之位不变,依然可以随时入朝,入理朝政,与太女殿下共掌江山。虽然三天时间短了点,可陛下说了,早在五年前,陛下便命人依着右相的尺寸,做了凤衣,凤冠等等,只等太女回来后马上迎接他了。”

    “啊……那杨公子怎么办?太女殿下会娶吗?”

    “怎么不会娶,天下女人,哪个不想娶右相的,只不过没人配得上而已,也只有太女殿下而够配得上他。死人毕竟已经死了,无论如何也回不来,太女也不可能一直守着一个死人是吧。”

    “……”

    苏少灵由刚刚的斟自饮,变成仰脖大灌,神色痛苦,冰冷发寒,手心紧紧攥着屋子,攥得桌子咔嚓几下,差点断裂。

    “主子,是否要属下拿下那群妄言之人?”修文蹙眉,靠近低声道,忽然心疼起自己的主子。自从杨公子去了后,主子便一直闷闷不乐,每天除了处理朝政大事,谋划兵权,便是亲自操练起那精挑细选出来的四千人,又或者独自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涂涂画画,废寝忘食。

    “拿得了一人,拿得了天下所有人吗?”苏少灵冷笑一声,索性将壶嘴对准嘴里,大口大口灌了起来。

    “客官,没位置了,真的没位置了,最近这段时间,很多外地来的仕女们纷纷进京赶考,您能不能再等等,很快就有人起身了。”酒楼里,小二耸拉着脸,求着一个身穿贵衣的吊儿郎当女人,害怕的看着她身后跟着七八个家仆。

    “什么?你让本小姐等?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居然敢叫我等。”凌艳吐掉嘴里刁着的狗尾草,揪起小二的衣领,一过来便是左右开弓,啪啪啪扇了过去,直扇得小二脸颊高肿,牙齿掉落,口吐鲜血。

    “哟,凌小姐,凌小姐饶命啊,她是新来的,什么都不懂,求您饶她一命啊。”掌柜的听到外面的动静,出来一看,差点没把她的心脏给吓出来。

    凌家在帝都,可是数一数二的人家,权势滔天,连陛下都得让她们几分,她一个小小的酒楼老板,哪里敢跟她做对啊,连忙跪了下来,求着饶。

    “哼,她连本小姐都敢拦,她以为她是谁?天皇老子吗?本小姐可是凌尚书的亲生女儿,凌尚书是谁你们知道不?那可是吏部尚书,兵部尚书是谁你们又知道不?哼,那可是我们凌家的亲戚,洪王是谁知道不?那可是我们凌家的靠山。”凌艳一脚踩在椅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掌距的与被打得血肉模糊的小二,不屑扬头看着酒楼噤若寒蝉的人们,炫耀着自己的身份。

    “是是是,小的知错,小的知错,小的以后会好好的管教下人的。”掌柜的惶恐。

    “来人,把这个小二给我拉出去,乱刀砍死,看她以后还敢不敢拦本小姐。”

    “饶命,饶命,求求您,饶了小的吧,小的还有年迈的父母需要照顾。”小二急着了,顾不得疼痛,哭着喊着求饶,因为牙齿被打断几颗,小二讲出来的话有些露风。

    可不管小二如何哀求,那凶神恶煞的几个下人,硬是将她拖了出去,拿起怀里的刀,就想砍了小二,差点没把小二给吓晕。

    酒楼里,人人吓得不敢吭声,就算她们想为小二求情,也害怕得罪那尊大神。

    只有叶秀贞刷的一下站了起来,一脚将一把凳子赐了过去,正好砸中一个拿着刀正要砍下去的人。

    “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当街行凶杀人,你就不怕坐牢吗?”叶秀贞一身虎背熊腰,说话的嗓门也大,顿时传遍酒楼上下,众人齐刷刷的眼睛,都望向了她。

    离聆有些担忧,秀贞怎么跟以前一样,性格一点都没改变,那可是凌尚书的亲生女儿,谁能惹得起,就算她们想帮,也是有心无力啊,勉强帮了,只怕自身都难保。

    “王法?哈哈哈,你居然敢跟我说王法?你不知道我娘是谁?我娘可是吏部尚书,我奶奶可是兵部尚书,我们凌家手握重兵,连陛下见了,连个屁都不敢放,你又是谁?居然敢管起本小姐的闲事了,真是找死啊。”凌艳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见鬼似的看着叶秀贞。

    “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只告诉你,你当街行凶杀人就是不对的。”

    “我去你奶奶的,来人,把这个贱人一起砍了。”凌艳忍不住骂爹,一拍桌子,怒吼道。

    随着她的这一声命令,七八个仆人,顿时抄起家伙,不顾死活的左右开砍,意欲直接砍死叶秀贞。

    叶秀贞虽然力大无穷,刚开始确实也打伤几个,但后来渐渐处于下风,身上挂了几道彩,怎么都没想到,凌家小姐这一副吊耳锒铛的样子,没有半分本事,可下人们,个个却是高手,一举一动中,速度快如闪电,直砍死穴。

    离聆豁然站起,紧张看着叶秀贞被砍中右肩与左腿,吃力的闪躲着。再看向酒楼里的人,刚刚侃侃而谈的众人,一个个或自斟自饮,或低头假装看不见,或偷偷溜走,没有一个愿意帮忙的。

    离聆急了,上前几步,“凌小姐,得饶人处且饶人,叶小姐她有口无心,并非真的……”

    “怎么?难道你的皮也痒了,也想挨几刀不成?”凌艳冷冷打断她的话,冷笑道。多久都没有看到居然还有不怕死的,怕管她闲事儿了。

    “不许……不许欺负我姐……”离聆的弟弟离听晃头晃脑的,躲在离聆身后,露出一个小脑袋,嘟着嘴,不满的看着凌艳。

    离聆一急,将弟弟的脑袋按了回去,心中一个咯噔,凌小姐不会对她弟弟怎么样吧?

    酒楼里的众人忍不住替离爱姐弟担忧起来了,叶秀贞就是一个例子,她们怎么还不学乖,还敢相劝啊,她们就不怕被乱刀砍死吗?

    完了,这次她们肯定完了。

    就在众人都以为她们姐弟绝对逃不了的时候,凌艳却是猥琐一笑,侧过去流着哈拉子,打量着离聆的弟弟那一张出尘清秀的美貌容颜,咧嘴一笑,“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啊,过来本小姐这边,本小姐就放了你们可好?”

    “凌小姐,家弟什么也不懂,求您饶了家弟,饶了叶姑娘吧。”离聆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诚恳的求饶。

    凌艳本来想将离聆踢掉的,冷不防的看到离聆身后有着一张清秀容颜的离听,不由色心大起,哈哈大笑,无所谓的一摆手,“本小姐一向都很宽厚的,又怎么会对你们怎么样呢,快起来,快起来吧,来人,住手吧。”

    “咝……”叶秀贞身上挨了多刀,鲜血冉冉而出,拼命喘着粗气,恨不得破口大骂,将凌艳给掐死。

    “小弟弟,你看,我已经放了她们了,你是不是该过来我这里了呢?我带回去,给你荣华富贵,锦衣玉食可好啊?”凌艳猥琐的看着离听,搓着手,好久没有看到这么清纯又无邪的男人了,要是……要是带回去,肯定很*的吧。

    “姐……姐姐……我要吃……吃面……吃面面……”离听哪里听得懂凌艳的话,只知道拉着离聆,还想着再吃一碗阳春面,见姐姐不肯给她,又见众人一直看着他,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一丝形像也没有。

    “弟弟,弟弟乖,别哭了,姐姐明天再带你吃。”

    凌艳睁大眼睛,使劲瞧着,再使劲瞧着,却见离听坐在地上,蹬着双腿,哭着喊着要吃面,找不到面吃,甚至把牙齿对着桌子,咯吱咯吱用力啃吃了起来。

    “弟弟,那是桌子,不能吃。”离聆拉住自己的弟弟,将他抱在怀里,眼里有着别人难以理解的痛。

    “靠,原来是个傻子,尼玛,一个傻子长得那么好看做什么?白瞎他一副好容貌了,特么的,我呸,简直见鬼了。”凌艳恍然大悟,忍不住咒骂,好不容易看上一个动心的男人,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傻子。

    听到傻子两个字,离聆眼里一痛,心里揪疼起来,更加搂紧自己的弟弟。

    叶秀贞不爽了。

    跟离聆在一起的人谁不知道她最在意别人说她弟弟是个傻子,谁愿意自己的弟弟是个傻子啊,何况她的弟弟以前也是好好的,不过就是发了高烧没钱看病,这才傻的嘛。

    捂着伤口,忍不住骂道,“离听不是傻子,再敢胡说八道,小说我抽你嘴巴。”

    “什么?你敢我嘴巴?你敢抽我嘴巴?我倒要先看看,是谁抽谁的嘴巴,来人,给我掌嘴,打到她跪地求饶。”

    “是。”

    七八个仆人再次蜂拥围上叶秀贞,追得叶秀贞只好捂着伤口四下躲闪,随手抓起一个菜盘,对着凌艳便扔了过去。

    “啪…啪……啪……”凌艳闪过一个又一个扔来的菜盘,忍不住破口大骂,命人活抓了她,要她生不如死。

    闪躲间,凌艳脚上一滑,差点摔在正在喝着小酒的苏少灵身上,修文毫不客气的一脚踹去,踹中她的屁股,直将她摔得四脚朝天。

    “哎哟唷,你是谁,你居然敢踹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凌艳未看到人,便扯着嗓子大骂起来,伸出手指瞪过去的时候,却看到苏少灵一张淡雅出尘的绝色容貌,忍不住怔住,惊艳的看着苏少灵。

    虽然此时苏少灵身着一袭白衣女装,悠然自得的饮着小酒,绝色容貌上有着对世事的冷淡,可看在凌艳眼里,她不仅不是个女人,而是一个误入凡尘的九天仙子,一个喜欢男扮女装的九天仙子,一个女人,怎么可能长得如此美艳,如此淡雅。

    凌艳眼睛放大,口水哗哗直下。刚刚看到离听已然是绝色了,此时跟眼前的白衣仙子比起来,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

    凌艳顿时忘记生气,忍不住赔笑着,“公子,公子请问您贵姓,芳龄多少,家住何方,可曾婚配?”

    苏少灵冷冷看了凌艳一眼,自斟自饮,连一句话都不屑多说。

    苏少灵态度虽然冷淡,凌艳却一点儿也不生气,而是随手拿过一张椅子,想跟苏少灵坐一块儿,修文怀抱长刀,上前几步,冷冷瞪着她,她得凌艳讪讪的笑了几声,后退几步,一脸赔笑讨好的看着苏少灵,差点没把她全身都给看光。

    仆人们傻眼了,小姐怎么对一个女人起了色心了?还是那个女人,根本就是个男扮女装的?小姐想将她掳回府里?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小姐,已经将人抓起来了。”

    凌艳不耐烦的看了被按得死死的叶秀贞,忍不住蹙眉,不耐烦的摆手,“拖出去拖出去,她,还有小二,还有那对姐弟,都拖到外面,乱刀砍死,拖远一点儿。”

    “是。”

    “住手,凌小姐,怎么又是你,你又想胡乱害人吗?”正当下人们想将她们拖走的时候,酒楼外,又来了一个浑身英姿飒爽的贵衣女子,女子一袭淡绿色绣花锦衣,腰配宽边玉水带,对襟祥纹花纹图,头逶月牙玉皎簪,一双凤眼炯炯有神,美貌的脸上闪着薄怒,厉斥凌艳。

    “又是你,徐雪舞,怎么,你又想管本小姐的闲事?上次受的教训还不够吗?你就不怕你老娘又罚你禁足,哈哈。”

    “你信不信,今日你的所做所为,我可以让我娘上殿弹核于你。”徐雪舞拳头紧握,早就看凌艳不舒服了,每天都在帝都街道里横行霸道,欺负百姓,不就是有一些权势嘛。

    “我信,但我更相信,你会被你娘打断狗腿,哈哈哈,徐雪舞,老子奉劝你一句,给老子滚出去,否则,老子连你一道收拾,你老娘都不敢得罪我们凌家,你一个黄毛丫头,居然也敢管老子的闲事,我呸。来人,还不赶紧将她们给杀了,让她们敢得罪本小姐。”凌艳不屑的冷哼道。

    仆人们操起刀,对着她们的心脏,一刀就想解决了她们的性命,徐雪舞忍无可忍,一拳揍了过去,生生打得一个仆人倒地不起,脚上一个横扫,又将几个仆人踢翻,几个闪身间,便将众仆打得爬不起身子。

    “滚,再不滚,我连你一块打。”

    “徐雪舞,你……你敢打我,你就试试看。”

    “啪……”徐雪舞毫不客气的甩了她一巴掌,打得凌艳当众蒙圈,脸上火辣辣的疼痛着,凌艳半晌才瞪大眼睛,震惊道,“你……你居然敢打我,你不想活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不就是凌尚书的女儿,我娘的官职并不比你娘差,我的官职也比你高,我有什么不敢打你的,我告诉你,以后再让我看到你欺负人,我非得打得你哭爹喊娘不可,滚。”徐雪舞厉斥,冰冷的眼里,杀气一闪而过,惊得凌艳直打冷哆嗦。

    “你……你有种,就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凌艳看了看周围的百姓们一个个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议论纷纷,再看自己的下人,一个个捂着伤口,差点爬不起来,忍不住狠狠的踹向她们,咒骂着,“没用的东西,还不快滚。”说完,当街溜走,后面跟着七八个丧家之犬。

    “你们没事吧。”直到凌艳走后,徐雪舞才扶起地上的叶秀贞等人,“呀,你伤得不轻,前面有家医馆,我送你过去吧。”

    “没事,一点小伤,不碍事的,就是不能狠狠揍她们一顿,实在可恨,不过,好在你有帮我们教训了那帮人,多谢啊。”叶秀贞疼得直打哆嗦,脸上却是无所谓的笑着,心里也解了不少恨,挣扎着爬了起来。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实属正常,雪舞愧不敢当。”徐雪舞笑了笑,扶着她坐了起来,又从怀里拿了些创伤药帮她止血,撇向离聆等人问道,“你们没事吧?”

    “没事,多谢姑娘相救。”离聆带着弟弟抱拳感谢,紧蹙的眉,始终不敢松开,担忧道,“徐姑娘,你……你打了她,会不会有什么事?”

    “不防事的,最多就是被我母亲训一顿,她们凌家权力再大,也不敢贸然动我们徐家的,你们不用担心。”

    “徐家?难道……难道您是徐将军的……”

    “在下不才,在下正是徐将军的女儿徐雪舞。”

    “徐家军治军严明,赏罚分明,从不扰民,离聆久有听说,想不到能在此处遇见你,真是三生有幸。”离聆一笑,倒是钦佩的看着徐雪舞。

    如今局势一片混乱,能够不抢百姓粮食,不骚扰欺辱百姓的军队,便是好军队了,徐家军从不为难百姓,在百姓眼里,都是好人。

    “原来是徐家军,难怪……徐姑娘,我叶秀贞没服过任何当官的人,你是第一个啊,哦不,你是第二个,哈哈,第一个是右相大人。”叶秀贞一听徐雪舞的话,所有的伤痛都没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要是我落了榜,就去参加你们徐家军,你们那里现在还招人不?”

    “招,一直都在招,要是你愿意去,那是徐家军的福气。”徐雪舞笑着道,转头又看向被打得不轻的小二,从怀里拿出一绽银子,交给小二,“你要不要紧,前面有家医馆,快去看看病吧。”

    “谢谢,谢谢小姐。”小二眼眶一红,感激的看着徐雪舞,若不是她,只怕今天她的小命就没了,家里的老人也没人照顾了。

    “掌柜的,这个给你,贴补你的损失,赶紧让人收拾收拾吧。”徐雪舞又拿了一绽银子出来,递给掌柜的。

    掌柜的连连摆手,“那怎么行呢,您帮了我们,我们已经很开心了,怎么能拿您的银子。”

    “这年头,生意都不好做,拿着吧。”徐雪舞将银子塞到掌柜的身上,笑了笑,心中有些郁郁。

    陛下无能,不理朝事,朝中若非有右相偶尔把持,只怕流国已国不成国了,只希望三天后太女登基,能够为国为民,多做一些有利的事情,莫要花天酒地,听信谗言才好。

    抬头,看到依旧坐在窗边,饮着小洒,看着窗外的白衣淡雅女子,徐雪舞忽然打量起了她。

    她身上的衣服很普通,普通得如同平常商贾家穿的锦衣罢了,可她第一眼便驳回了。因为那衣服,不是普通的锦衣,而是价值千金的软烟罗。软烟罗别说民间,就说皇宫也没有几件,此人到底是谁,如何能穿得起软烟罗?

    看她身上气度高雅尊贵,莫不是哪个官宦人家的女儿?可如果是官宦人家的女儿,她怎么从来没有看过她,朝中大臣,尤其是跟年纪相仿的,她哪个没看过。

    徐雪舞有些疑惑,脚步却忍不住踏了过去,双手作揖,行了一礼,“在下徐雪舞,有礼了。”

    无论她是谁,总不是一般的普通人,单论她随身的这个护卫,便比她们家的一品护卫还要厉害无数倍。

    苏少灵放下酒杯,转头看向徐雪舞,回以一笑,算是打了招呼。

    “姑娘没事吧?”

    “没事,多谢徐姑娘相救。”苏少灵语气淡淡的,却让人如沐春风。她的声音好像有一种磁性,就算满心烦恼的人,听到她温润的声音,也不禁心胸开阔。

    “姑娘是帝都人士吗?怎么以前没有看过你?”

    “我在季城长大。”苏少灵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而是模棱两可,比了一个坐的姿势邀请徐雪舞坐下。

    “季城?那里可离这里很远呢,姑娘也是进京来赶考的?”离聆一听,接了下去,看她雍容华贵,气雅高雅,想来不是寻常人才对,怎地穿着如此朴素,若不是她随身携带着一个护卫,再加上气度不凡,她们都要以为,她也跟她们一样,只是寒门仕女罢了。

    不等苏少灵回应,离听便傻傻的飞奔到桌边,拿起苏少灵桌上的菜,张口就塞了下去。离聆脸色一变,“弟弟,不可,这是别人的饭菜。姑娘,实在抱歉,家弟……家弟……这些饭菜多少银子,我……我赔给你。”

    “哇,这菜点这么多,价格可不便宜啊,离聆,你有那么多银子吗?”叶秀贞也是一拐一拐的走过来,看到桌上七八样菜品,忍不住惊呼。

    离聆脸上一红。有些尴尬。

    她确实没有那么多银子,她连下餐在哪都不知道,晚上住哪也不知道。

    苏少灵将她们的神情尽收眼底,无所谓的笑了笑,“无妨,四海之内皆姐妹,既是遇见,便是有缘,今天这餐苏某请你们。”苏少灵一使眼色,修文立即会意,命小二再多做几份菜品出来。

    “这怎么可以呢,我们……”离聆尴尬的还想拒绝,离听却一屁股坐了下去,也不用筷子,直接抓起,往肚子里吞去。

    “弟弟,不可以这样,弟弟……”

    “哎,我看苏姑娘也不是什么难相处的人,我看她说得很对,什么四海之内皆姐妹,我们能碰上,也是有缘,你就让他吃吧,他都饿好几天了,也不怪她。”叶秀贞哈哈一笑,也不客气,拿起筷子便爽朗的吃了起来。

    徐雪舞笑了笑,同样不在意那些菜被离听用手抓过,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青菜放进嘴里吃了起来。

    “要我叶秀贞说啊,苏姑娘跟徐姑娘,我一眼瞧着,就觉得亲切,若是不嫌弃的话,我们当个朋友吧。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叶秀贞,来自雍州,嘿,家里穷得紧,老娘逼着我进京赶考的,可我哪有什么墨水啊,我是想着,来了帝都后,便去参军,我不会文,但会武啊,上阵杀敌,同样是报效国家,哈哈。”叶秀贞直接拿起一壶酒,咕噜咕噜的往嘴里灌去。

    继续介绍道,“她叫离聆,这是她的弟弟,离听,前几年发高烧,没钱看病,就那个了……她进京考了几年了,每年我们都以为她必中,可她每年都落榜了,家里的积蓄也花光了,连爹娘病死都没钱买棺材了。”

    “今年也许是最后一年了,若是……若是再考不中,我便回家乡,当个夫子,照顾弟弟。”离聆叹了口气,有些黯然,摸了摸弟弟的脑袋。

    “我啊,我很简单的,家母虽然是徐将军,我们徐家也是流国世世代代的忠臣大将,可是……我都是凭着自己的本事,一路摸爬打滚起来,实不相瞒,我如今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千夫长罢了。”徐雪舞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的介绍。

    “什么?千夫长?你娘可是大将军军啊,冲着这层关系,她不给你封个什么官吗?”

    “我娘说了,只有靠自己真本事得来的官,才是真正的官,她不会提升任何一个没有功劳的人,哪怕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不过我觉得我娘说得挺有道理的,我也不想靠别人,那样我会觉得自己很无能。”徐雪舞笑了笑,倒是不介意自己身份低下。

    叶秀贞眼睛一亮,一拍桌子,欣喜道,“看来,我想投的徐家军果然不错,不行,我手痒了,我等不到科考了,我现在就想去报名徐家军。”

    “你就等着吧,科考也就在这几天了,不然回去,你也没怕跟家人交代不是。对了,苏姑娘你呢?”

    “我?我叫苏……”

    “砰……”苏少灵的语尚未说出来,酒楼的大门便被人砸了开来,凌艳带着几百御林军将酒楼团团包围,悠哉游哉的进来,得瑟的看着酒楼里的惊恐的众人。

    “哈哈,老子又来了,徐雪舞你不是很厉害吗?今天老子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厉害。”

    “凌艳,你竟然敢擅自调动御林军,你眼里还有陛下吗?”徐雪舞脸色一变,众人也是脸色一变。

    苏少灵目光冰冷,杀气一闪而过。

    看来凌家活得确实太嚣张了。

    ------题外话------

    亲爱哒,今天实在抱歉哦,昨天去医院,整整花了一天时间,回来累了,就睡了。早上有朋友来家里了,没法码字,直到现在才更新……呜呜……抱歉抱歉……

    评论现在开始回复,么么么么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