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神赌女狂帝最新章节 > 神赌女狂帝最新章节列表 > 110:少离有孕,杨凡归天(上架求首订)

110:少离有孕,杨凡归天(上架求首订)

作品:神赌女狂帝 作者:顾轻狂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娘……”杨凡还想说话,杨尚书便急急带着下人,赶往祭天大典,杨凡满腹的话,只能吞在肚子里。

    他的娘亲……他的娘亲,为了他,竟然不惜欺君,这可是满门抄斩,诛连九族的大罪啊。娘向来谨慎,为了他,做到如此地步,也是难为了她。

    只是这一切根本不需要,少灵本来就是皇女,本来就是他的妻主,而他,别说不能当上正君,哪怕能,他也不会当的,正君的位置,只有白若离才配……

    “凡儿,你别怪你娘,她也是娘你才会这样的。这些年里,她做梦的时候,没少喊你的名字。”杨凡的父亲爱怜的抚摸着杨凡柔顺的发丝,笑得慈祥,笑得和蔼。

    “孩儿感谢都来不及,又怎么会怪呢,孩儿伤透了你们的心,你们还能原谅孩儿,孩儿已经无地自容了。”

    “傻孩子,你是爹娘的心头肉,爹娘怪谁也不可能怪你啊,你好久没有尝到爹做的手艺了吧,爹今天下厨,给你做你最喜欢的菜肴,可好?”

    “不了,少灵也快回来了,今天是她大喜的日子,她定然会回家陪我的,我想亲自下厨,做一些饭菜给她,爹,孩儿明天再来看您可好,明日,明日孩儿便带着少灵,一起来探望您。”想到苏少灵,杨凡空灵出尘的脸上,不由闪过一丝温馨甜蜜。

    “你还是想跟她在一起吗?也好,你若想跟她在一起,便跟她在一起吧,你娘那边,我会帮你劝的,到时候你就回来,住在咱们家,爹会风风光光,帮你们再补办一次婚礼的。”杨凡的父亲紧拉着杨凡的冰冷的手,念念不舍的看着杨凡,恨不得把他永远留在尚书府。

    “爹……您待孩儿真好,不过,等娘祭天回来,您便能知道少灵是什么身份了,到时候娘不会再反对我们在一起。”

    “你说什么?”杨凡的父亲疑惑了,苏少灵不是苏状元的女儿,清水村的村民吗?

    “娘回来后,您就知道的,孩儿想,由娘亲亲口告诉您,您会更开心的。”

    “你这孩子,什么时候也学会打哑迷了,好吧,那就依你的,等你娘回来爹再问他。只是,你这么多年才回一次,不多呆一会吗?”

    “明天过后,孩儿天天都陪在您身边,再也不离开您了,您说可好。”杨凡拉着父亲的手,笑得一脸满足,轻轻抚上微微凸起的腹部,幻想着明天与苏少灵一起光明正大的回到尚书府,再堂堂正正的告诉父母他的腹中有孩子了。

    “好,你住在哪?爹陪你一起回去好不好?你身子自小虚弱,哪能亲自下厨,爹帮你做。”

    “不用,今天我想自己来,爹,您就好好休息吧,等着明日,明日会给您一个惊喜的,好吗?”

    “你这孩子,才几年不见,怎么变见得那么皮了,爹记得,以前你可文雅得很。”

    杨凡嘴角笑容高高扬起,三年来,因为父母的事,第一次露出会心的笑容。即便知道留给他的时间很短,依旧开心。

    杨凡的父亲无奈之下,只能再拉着他闲聊了一会,听着他这些年来的遭遇,这才放念念不舍的送他离开尚书府的大门。

    离开尚书府后,杨凡的心情开阔了许多,缠绕多年的压仰舒解开来,连呼吸都是美好的。

    小蛮看到杨凡第一次露出如此轻松的态度,心里也跟着开心,忍不住笑道,“公子,您跟杨尚书她们说了什么呀,感觉公子心情很不错,是不是杨尚书她们知道小姐的身份,所以……嘿嘿……”

    “快了,她们快知道了。”杨凡淡淡的笑着,如三月春风拂柳般轻松自在,伸手,轻轻抚上微凸的腹部,一缕忧愁又浮上了他的眉。

    “今天是少灵册立太女的日子,我们回去吧,少灵回来看不到我,会难过的。”

    “好,公子,这边走。”小蛮痴痴的笑了笑,扶着杨凡往秋水别院方向走去,真心羡慕公子有一身难言的气质,还有一张空灵出尘的容貌,连他这个男人见了,都忍不住动心,要是他有公子那么漂亮,那该多好。

    “咝……”一股杀气陡然袭来,小蛮身子一颤,震惊地看着四面八方围来的黑衣杀手,招招皆如闪电般,扑向杨凡,速度之快,让他根本反应不过来,只能瞪大眼睛看着。

    小蛮心里彻底沉了下去,以为今天必定难逃此劫。却不料,凌空出现八个黑衣暗卫,一个闪身,拦住那些黑衣杀手,转瞬战成一团。

    “刷……”杨凡身边的两个侍卫,不知何时,已然拔出刀剑,分立杨凡左右两边,将他团团保护起来,更有两个暗卫不知从何处出来,同样手持武器,站在杨凡前后,与两个侍卫一起,形成一种保护圈,护住杨凡。

    小蛮这才反应过来,扶住杨凡,惊道,“保护公子,保护公子。”

    虽是喊着,焦急着,可一看众人的反应,小蛮脸红了,心虚了,自责了。

    暗卫与侍卫早就将公子保护起来了,逼得那些人,无法靠近公子,而公子,一幅淡定自若的模样,根本没有因为这些杀手的到来而慌张惊诧,公子的脊背都没弯一下,温润的眸子里,更没有害怕,一切的一切只有他吓傻了眼。

    难道……他真的那么差劲吗?所以他才一直当不上暗卫的?

    “公子,他们是什么人,怎么武功那么高啊。”小蛮扶着杨凡的手紧了紧,紧张的看着暗卫以一对二,打黑衣杀手无法靠近半路,纷纷倒下,可倒下一个,又来两个,暗卫们一时也无法占得上风。杨凡却是掰开小蛮紧抓着的胳膊,抓得他一阵阵疼痛,柔声道,“这里是帝都,她们奈何不了我们的。”

    “公子,她们人越来越多了,我们要不要召唤其他暗卫。”小蛮紧张的问。

    “少灵给我的暗卫,定然不止这些人,该出来的时候,暗卫自然会出来的,就算暗卫不出来,帝都的巡防军也会出来制止的,不必慌张。”

    “公子……您怎么知道的。”小蛮讷讷的问着,忽然间不再担忧。

    杨凡笑了笑,却是不回答,心里倒是暖暖的。他的妻主,怎么可能只派几个暗卫保护他,怕是大半的暗卫都跟在他旁边吧。

    果然如杨凡所料,几个暗卫难奈黑衣杀手,闪眼间,又鬼魅般的出现四个暗卫,情势立即一边倒,每一个暗卫皆有万夫难挡之势,以少敌众,还打得黑衣人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名闻天下的杨凡杨公子,果然有鬼才之智,只不过,你也有你猜不到的地方,今日,你猜我会不会把你掳走。”一道狂妄的声音陡然响起,紧接着,一个黑衣劲装,头戴斗笠的女人凌空而来,哈哈狂笑,态度嚣张,翩然落下,于杨凡正面相对。

    “杨公子,好久不见。”女子展颜一笑,虽看不出容颜,可那双炽热的眼睛,任谁都知道,她在暧昧的盯着杨凡,如同猎物一样盯着。

    “确实好久不见。”杨凡淡淡道,迎风而立,微笑以对,只是笑容中,有一种冷漠。

    “这么说,你知道我是谁了?”女子挑眉,越看杨凡,越有一种想让他掳获的坚决。

    “水公主这话不是说笑了吗?你三番两次,派人掳劫于我,杨凡就算想不认识你也难了,只是杨凡没想到,水公主的胆子竟然这么大,连在帝都都敢放肆,这可不是水公主的做派啊,莫非公主有什么仰仗,或者你们水国想做什么不成?”

    “确实不是本宫的做派,不过为了杨公子,一切都是值得不是吗?自从清水村一见后,本宫对杨公子可是念念不望啊,杨公子若是肯跟本宫回去,本宫对你许下的誓言依旧会如初,如何?”水千尘的视线一直定格在美如谪仙的杨凡身上,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一个让她主动的男人,她如何能够轻言放弃,就算要回国,定然也要带上他。

    “可惜,杨凡已嫁人夫,公主的美意,只怕杨凡无法接受了。”

    “这么说,你还是不肯跟本宫回去了?本宫可是水国的公主,荣华富贵,权名利禄,应有尽有。

    ”水千尘一摊手,笑得狂傲,笑得不可一世,笑得高高在上。

    杨凡却是冷笑道,“你是水国公主,少灵也是流国皇女,今日过后,更是流国太女,你有的,少灵都有,杨凡为何要跟你千里迢迢前往水国?”

    小蛮等人也是不屑的看着水千尘。

    这个女人太自以为是了。小姐对公子宠爱有加,公子又怀了小姐的孩子,公子想要什么没有,要她干嘛,在流国还敢这么嚣张,她以为流国不敢对她怎么样吗?

    杨凡这句话明显戳到水千尘的痛处。

    以前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而是她人人贱踏的乡野村妇,如今她摇身一变,竟然成了皇女,成了太女,身份比她还高,如何能让她咽下这口气。尤其是她看上的男人,心心念念只有她。以前是,现在也是,怎能不让她气恼呢。

    脸色一变,水千尘眼里闪过一丝薄怒,冷硬道,“本宫最后再问一句,要不要跟本宫回去?”

    “恕难从命。”杨凡想也不想,直接答道。

    水千尘脸色顿时扭曲,怒气一涌而上,刷的一下,抽出腰间软鞭,啪的一下,对着杨凡甩了过去,怒道,“给脸不要脸,今日你回也得回,不回也得回。”

    “啪……”一个暗卫横刀霹开水千尘的长鞭,速度不变,直击心口,另一个暗卫,闪身攻向水千尘的下盘,意欲将她拿下,只不过,水千尘的武功也不是吃素的,一招飞花摘月横扫过去,连素来身法利落迅速的暗卫也不是她的对手,登时被打得吐血倒地。

    小蛮一惊,扶着杨凡往后退了几步,立即有几个暗卫,形成一种两仪剑阵,拦住水千尘的去路,只是素来精霹的两仪剑法在水千尘眼中,也不过是绣花舞剑,不过几招便败在水千尘的长鞭之下。

    她的鞭子如同有了灵魂似的,舞得啪啪直响,漫天都是鞭影重重,叫人看得眼花缭乱,根本不知真正的主鞭到底在哪。鞭鞭直袭杨凡腰间,卷裹而去,若不是暗卫身法利落,只怕早已被长鞭裹走。

    “公子,这人武功好高。”小蛮心有余惊。

    “她的武功若是不高,又岂能与胡少离齐名。”杨凡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抚着肚子,有些不大舒服,脸色苍白了几分。今日他站得太久,身子有些吃不消了。

    “公子,您怎么了?怎么脸色那么苍白?小蛮扶您回去。”

    “好。”杨凡点了点头,正要行走,心口却是一阵阵的疼痛,疼得他站不稳身子,无力的拽住小蛮才不致于栽倒。

    “公子,公子你怎么了?”小蛮着急的扶起杨凡,无措的看着冷汗淋漓而下,紧捂胸口不放。

    “没事,老……老毛病,喘……喘口气就好了。”杨凡忽然觉得有些喘不过气,连视线都开始模糊了,隐隐约约看到一个武功高强的暗卫横空出世,以一己之力,拦住水千尘,一时间竟有些拼得不相上下。

    大街尽头,一个穿着大红绣花的魅惑男子,一边妖里妖气的拿着镜子,照着绝世的容颜色,一边轻拂着耳后的秀发,一边不屑的眯着正街上打斗的众人,尤其是正主儿水千尘。

    补了补后,缓缓的收起镜子,心里冷斥:自找死路,水国早晚葬送在她手上。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也敢这么猖狂,苏少灵平日里看着温和,可也不是吃素的。

    见杨凡蜷缩着身子,胡少离拿出怀里杨凡送他的药瓶,若有所思,犹豫半刻,终是一步步朝着杨凡走去。

    罢了,谁让他收了杨凡的好处呢,今天虽然他的暗卫准会赢,可也需要时间的不是,要是他救了他,否不两清了?他也就不欠他什么了。

    这么一想,胡少离哼着小曲儿,悠哉游哉的款款前行,手中一个指弹,啪一下,打落水千尘的软鞭,一个偷袭,一掌拍向水千尘后背,打得水千尘口吐鲜鲜,怒斥道,“胡少离,你又偷袭本宫。”靠,他怎么能这么不要脸,每次都搞偷袭,还是不是一个门主了?

    “嘿,兵不厌诈,偷袭怎么了,能赢不就可以了。”胡少离嘿嘿一笑,摊手了无辜的媚笑。就势一揽,将杨凡抱在怀里,调笑道,“杨公子,咱们……”

    “砰……”杨凡脖子一歪,眼睛一闭,昏死过去。

    胡少离傻眼了。

    他话还没说完呐,他打掉水千尘的长鞭,又重伤了她,他是不是还了他的情啦,真的是,早不昏,晚不昏,这个时候昏什么昏啊,靠之。

    “胡少离,放开小凡,来人,把这些人全部杀了,一个都不许放过。”突然间,一声暴吼传来,紧接着,一个脸色铁青,怒气重重的少年女子策马狂奔而来,率领着一众下人,如万马奔腾,声势浩大。

    “啪……”苏少灵马鞭一甩,含着十成功力,甩向胡少离,吓得胡少离赶紧松开杨凡,拔地而起,定睛一看,却是夺了他身子的女人,苏少灵。

    胡少离的气突然往上涌来,“苏少灵,你想杀了我吗?”要不是他速度快,这一鞭子下去,他还能有命在吗?夺了他的身子,他还没找她算账,她居然还想杀他,今天不是他死,就是她亡。

    聚气掌上,一招飞袭出海,狂卷过去。

    苏少灵眼神喷火。

    她不过才离开一会,回来后就看到杨凡重伤奄奄一息的躺在胡少离怀里,水千尘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调集高手,图谋杨凡,让她如何能够不气。

    当下与胡少离战得难舍难分。

    修文一直跟随苏少灵,此时一见情况,吹了一个口哨,所有暗卫齐齐出现,包围水千尘带来的一众人等,而巡防军也终于赶来,更是将这里团团围住。

    “噗……噗……噗……”一刀过去,便是一条人命。水千尘带的人,武功虽高,又怎么可能敌得过那么多暗卫与巡防军,眨眼间,已被杀得所剩无几。

    水千尘暗暗咬牙,狠狠瞪了一眼苏少灵,念念不舍的看了一眼昏倒过去的杨凡后,闪身杀开一条血路出去。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总有一天,她一定要杀了苏少灵,夺了杨凡。

    “砰……”苏少灵与胡少离陡然对视一掌,皆被双方的内力震得倒退几步,苏少灵嘴角溢血,胡少离却连连倒退,胸口一个上涌,喉咙一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噗……”胡少离脸色一白,扶着摊子,这才勉强站稳,脑子昏眩,视线模糊,根本看不清对面的人到底是谁。

    苏少灵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手掌。

    她……她内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苏……苏少灵……你……你又……”

    “砰……”胡少离一句话没说完,登时倒了下去,两眼一闭,昏死过去。

    修文扬起双戟,正要贯穿他的心脏,苏少灵阻止,“等一下,先留他一条性命,你命人,火速去追水千尘,死活不论。”随意撇了一眼昏死过去的胡少离,想到竹林那一场迷情,苏少灵勉强留了他一命,火速跑到杨凡身边,扶起杨凡。

    “小凡,你怎么样了?小凡,太医,太医,快请太医。”

    “我来看看。”后面五六匹马紧赶慢赶,终于勒紧马绳,当中一个身穿月牙衣裳,面戴冰蚕面具的男子利落的翻身下马,搭住杨凡的脉搏,半晌,紧蹙眉头道,“他是旧疾复发,只要不受刺激,便不会有什么事,一旦受到刺激,只怕性命难保。”

    “是心疾吗?”苏少灵抱着瘦弱的杨凡,颤抖的问。

    “是。他身体太虚,今天怕是站了太久,先带他回去歇息吧。”路思离淡淡的说着,眼里有着不易察觉的担忧。

    苏少灵摸了摸杨凡发丝凌乱的头了发,亲了他一口唇角干涩发白的唇,拦腰将他抱回秋水别院,冷冷下了一道命令,“把胡少离一并带回去,请个太医,给他把把脉。”

    “主子,册封太女的仪典已经开始了,再不过去,就来不及了。”修文在一边暗暗提醒道。

    “告诉她们,我不去了。”

    “可是……”

    “还要我说第二遍吗?”苏少灵一道凛冽的眸子射向修文,冰冷得让从骨子里害怕起来。

    修文低头,不敢再多说,只能担忧的看着苏少灵抱着杨凡,一步步往别院走去,后面跟着一大堆的人。

    主子上次已经宴会已经失了一次约了,今天乃是册封太女的重要日子,主子身为当事人,怎能不去呢,若是再不去的话,只怕……

    “别担心,陛下会把一切安排好的,杨凡若是有事,只怕天下要大乱了。”路思离见修文忧心忡忡,越过她的时候,安慰了几句,勉强安了修文的心。

    别院里。

    苏少灵站在门口,紧紧攥着衣角,守在杨凡的屋门外来回走动,心里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杨凡到底怎么样了,路思离能不能救得了杨凡。

    “小姐,您别太担心,公子吉人自有天相,他不会有事的。”管家被苏少灵转得有些头晕,忍不住劝道。

    可管家说的话,不仅不能让她宽心,反而……反而让她有种莫名的不祥,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事儿。

    “小姐,是小蛮不好,小蛮没有照顾好公子,小姐您责罚奴才吧。”小蛮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自责的低头哭泣。

    “小凡真的是自己晕倒的?”苏少灵没让他起来,而是莫名奇妙的问了这一句。

    “是……是的,当时……当时那批刺客来袭,暗卫出手相助,公子一直被保护着,原本也不会有什么事,可是公子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流了很多冷汗,一直捂着心口,好像很难受的样子,再接着,穿着红色衣服的那个男人就把女刺客打伤了,还扶住了公子。”

    “这么说,小凡不是他打伤的?”

    “当然不是,是公子自己昏倒的。”

    苏少灵恍然大悟。她误会胡少离了。还好,她没下令杀他。

    “哐啷……”大门被打开,路思离一脸惨白的走了出来,身子摇摇欲坠。

    苏少灵迎了上去,“小凡怎么样了?”

    “暂时稳住了。”路思离疲惫的说着,坐在一边椅子上,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了起来。

    苏少灵走到床边,握住杨凡的手,看着他苍白着一张脸,睡得死沉,一张谪仙脸上,有着无法言喻的虚弱,虚弱得让人心疼。

    “他的病,比我想像中的更加严重。我输了几层功力给他,又用三千世界帮他稳住脉搏,不过……”

    “不过怎么样?”苏少灵猛然看向路思离,心里凉嗖嗖的。

    “不过,他的病已经拖了很多年了,如今早已油尽灯枯,尤其这几年来,他用忘魂草给自己续命……身上的毒越来越严重了,只怕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他。”

    “忘魂草是什么?”

    “是一种毒药,剧毒,常人只要沾上一点,立即身亡。他身上有冰。毒,所以用忘魂草可以以毒攻毒,原也没事,可他偏偏又中了飞仙掌,所以他迫不得已,只能另服其它毒药,这些毒药加一起,便成了一种无药可解的剧毒。”

    苏少灵身子一个踉跄,死死攥紧桌角,力道之力,竟将桌角生生掰断,“你不是说,清琴居的卫寒风医术也高吗?如果……如果请他来……再……再请路逸轩一起过来,能……能救得了小凡吗?”

    “不能。”路思离说得斩钉截铁。

    “就算你们救不了他,天下这么大,总有人能救得了他的,我就不相信,他还那么年轻,会抵不过病魔。”苏少灵突然暴吼出来,眸光嗜血。

    “天下间,医术最高的便是他自己。如果他真的能救得了自己,就不会用那么多毒药混杂在一起吃了,杨凡的性命最多不过一个月,你自己做好准备。”路思离哽咽了一下,很快又吞了下去,拖着疲惫的身子离开屋子,末了,加上一句,“若是可以,多陪陪他吧,他……向来喜欢郁金香,尚书府种了很多,或许,你可以带他回去看看。”

    苏少灵随手一抹,抹掉一汪泪水,无力的走到床边,抚摸他冰冷的脸颊,无声哭泣,第一次觉得如此无力。

    她最爱的男人,此刻就躺在她的面前,可她无能为力,只能看着他病苦,只能看着在自己面前一点点虚弱……

    握住他的手,苏少灵觉得他的骨头咯得她一阵难受。

    他的这双手,到底给自己配了多少毒后喝下去?以前在山崖底下,他让自己去摘草药,说可以治好飞仙掌的毒,也是骗她的吗?

    她亲手采了毒药,熬了毒药,又亲口喂到他的肚子里吗?他知道自己有孕一直闷闷不乐,都是因为他的身体吗?

    “少……少灵,你怎么哭了。”杨凡眨了眨眼睛,抬起沉重的手,给她拭去眼泪。

    苏少灵反手将他握住,别过脸,擦掉所有泪水,红着眼眶,带着鼻音道,“没有,没哭,你有没有感觉好一些了。”

    “好多了,我没事,老毛病了,你别担心好不好。”杨凡虚弱的说着,眼中氤氲,不舍得抚摸着苏少灵光滑的脸。

    “好,听你的。”

    “少灵,我觉得有些冷,你能抱抱我吗?”

    苏少灵爱怜的刮了刮他的鼻子,坐到床上,将他抱在怀里,用下巴抵着他柔顺清香的发丝,紧紧握着他冰冷的双手,“只要你想,我可以抱你一辈子。”

    杨凡嘴角高高扬起,剪水的眸子,透着一抹水光,与苏少灵十指交缠,不经意,看到到她宽大的衣袖下,腕中缠绕着的勾形玉佩,忍不住拿了出来。

    “你还带着它?”

    “这是你亲生父母唯一留给你的,也是你最宝贝的东西,我怎么可能不带在身上,无论我人在哪,都会戴着他的,就像你一直在我身边一样。”

    杨凡眼眶一热,轻轻抚摸着温润的勾形玉佩,喃喃道,“这辈子,只怕我是再不能见着我的亲身父母了,如果……如果有一天,你见到他们,你帮我带一句话好吗?就说,我不恨他们把我抛弃,我知道,天下父母心,他们把我抛弃一定有他们的理由,我很庆幸,庆幸他们让我来到人间,可以让我遇到我的养父母,遇到你……”

    “如果你想你的亲生父母,我们一起去找,可好?”

    “只怕迟了。”杨凡睫毛扑闪几下,突然抬头,期待的看着苏少灵,紧握勾形玉佩,“少灵,我能求你一件事吗?”

    “我们之间用得着求吗?”苏少灵将他抱紧,亲了亲他的额头,“你有什么事,尽管说便,无论什么,我都会帮你办到的。”

    “我爹娘为了我,操碎了心,其实这辈子,我最对不起的人,便是我的爹娘。”杨凡一边拭着泪,一边哽咽着,想到父心,便心如刀割。

    “他们一心培养我,倾尽一切保护我……可我什么都无法也为他们做到,只怕还要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若是……若是哪一天,我爹娘犯了什么错事,请你看在我的面上,饶他们一命可好?”杨凡说着说着,热泪滚了下来,滴滴落在苏少灵手背上,灼痛了苏少灵的心。

    “你尽说这些做什么,有我在,不会让你有事的。”

    “不,少灵,我这辈子从没求过任何人,也没求过你什么,只有这一件,我求求你了,我实在放心不下我的爹娘。”杨凡突然转过身来,眼含热泪,期待的看着苏少灵,身子紧绷。

    苏少灵冷不防将他抱住,“就算你不说,我也会护他们周全的,你的爹娘,便我的爹娘,我答应你,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我定然会保他们性命。”

    “谢谢你,少灵。还有我们肚子里的孩子,我算了一下,他只有两个多月,连三个月都不到,我想让他七个月的时候生下来,可是,我怕身子里的一身毛病,会传到他身上,更怕……更怕……”

    “别说了,又不是生离死别的,孩子会没事的,你也会没事的,只要把身子养好了,以后还有很多属于我们的日子,好吗?”

    “嗯。”杨凡紧紧抱着苏少灵精细的腰身,心里一阵阵舒心温暖,他喜欢挨在她怀里,听着她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从怀里拿出一个药瓶,“这瓶子里,有三颗药,可以保命,送给你。”

    “保命?那你吃了后有没有用?”苏少灵眼睛一亮。

    “于我来说,没有用处了。这三颗药,是我毕生的精力所研究而成的,希望将来对你有用。”杨凡靠在苏少灵怀里,心里莫名的平静。

    “咚咚咚……”屋门外忽然响起一阵敲门声,苏少灵蹙眉,“谁。”

    “小姐,是我,余管家。”

    “进来吧。”

    “小姐,胡公子醒了。”

    “醒了就让他赶紧走。”

    “这……胡公子虽然醒了,可是状态好像有点儿不对,而且……而且……而且……”管家为难的看了一眼苏少灵怀里的杨凡,踌躇着。

    “有什么话直接说。”

    “这……是……小姐,是这样的,太医把脉,把出胡公子内力暴增,吸纳不稳……嗯……也就是一股强大的内力在他身体里忽上忽下,横冲直撞……太医说,必须找一个武功高强之人,将他的七经八脉打通,否则……”

    “那你就让他自己去找啊,他鬼魅门的高手不是很多吗?就拿那个绝杀来说,武功都比他高,只要他出手,还能压不下他的内力吗?”

    “这……话虽如此……可是胡公子一直不肯走,嚷嚷着要杀了您……”

    “轰出去。”苏少灵脸色难看。她都救了他一命了,他还想要怎样。

    “奴才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可是……可是胡公子说,要是敢把他轰出去,就让倾尽鬼魅门的人,来……来……来找小姐麻烦。”管家越说越没底气。

    苏少灵火了,抓起一个枕头就扔了过去,怒骂道,“你属老鼠的吗?胆子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小了?要是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好,马上给我滚蛋,要你干嘛。”

    管家一惊,扑通跪了下去,惶恐着道,“小姐饶命,小姐饶命,奴才不敢轰胡公子出去,太医把脉说,胡公子有了身孕,已经两个月了,而且……而且……而且太医还说,是个双胞胎,胡公子……胡公子他口口声声说是您强了他,害得他有孩子,如今……如今……”

    轰……

    苏少灵脑子瞬间空白。

    一直回应着管家说的那句话,胡少离有身孕了,已经两个月了,还个双胞胎……

    有身孕了……两个月了……这……这怎么可能……这怎么会呢……

    竹林不堪的回忆如同放电影一般,一幕幕闪现在她眼前,就算想抹去,也抹不去。

    掐指一算,竹林那件事到现在,可不正是两个月了吗?难道他肚子里的孩子真是她的?

    老天,你也太能开玩笑了吧。

    她跟胡少离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他们在一起,不打架就不错了,又怎么可能生活在一起呢……

    如今他不止怀了一个,还怀了两个……这不是要整死她吗?

    杨凡也是吓得不轻。

    少灵强了他?有两个月身孕了……这……

    这怎么会……

    他肚子里的孩子不过也才两个多月罢了。

    “咳咳咳……咳咳咳……”一激动,杨凡忽然一阵重重的咳嗽起来,咳得他上气不接下气。

    “小凡,小凡你怎么了?你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请太医,把路思离也喊过来,快……”苏少灵脸色一变,爆吼道。

    “小凡,你别激动,路思离说了,你不能激动的,要是激动很有可能会……小凡,你相信我,我跟他不是你想的那般,一切都是个误会……”

    “咳咳咳……”杨凡摊手一看,却是一滩鲜红的腥血,脸色顿时惨白起来。

    “小凡……”苏少灵瞪大眼睛,无措的抱住颤抖的杨凡,忽然觉得,他的温度又低了几分,低得让她忍不住心慌意乱。

    “对不起,对不起……你别吓我了好吗?你知道我心里只有你的。”

    “咳咳……少……少灵,我……我不怪你……我又怎么会不明白你呢,我只是老……老毛病了,歇一会就好了……”杨凡握住苏少灵的手,笑着安慰,只是笑容很是虚弱无力,身子无力的软倒,想来病得不轻。

    “你……你有了孩子……我……我也就放……放心了……我的孩子,就算无法出世,你也会有孩子的……少……少灵,男儿家的身誉胜过一切,不管你们以前有什么恩怨,请你,好好善待胡门主,好吗?他……他本性不坏。”

    “别说了,别再说了,你好好歇一会,太医马上到。”苏少灵哽咽的抱紧杨凡,心中的恐惧越来越强。

    “小姐,逍遥阁主来了。”管家没有底气的通传了一声。她是不是说错了?她是不是害了杨公子?

    苏少灵让出位置,几乎恳求的求着路思离,“求求你,救救他,他不能死。”

    路思离脸色苍白,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杨凡,心里咯噔了一下,强自淡定道,“你先出去,这里交给我。”

    “好,你一定要帮我救他,一定要。”

    “我尽力。”路思离白衣飘飘,坚持道。啪的一声,将房门反锁,走向床上虚弱的杨凡。

    “我身负重伤,刚刚又过续了六成功力给你,如今的我,只怕压不住你的毒性了,只能尽力,先把这颗药服了吧。”路思离端了杯水,扶着他吃下药,这才将掌心搭在他的肩膀,继续帮他续力。

    “别浪费功力了……修成一身本事不容易……我知道,我回天无术了,自从掉下清风崖,我就……就知道了……只不过一直撑着一口气,活到少灵回京……”

    “你别说话了,容易分心。”路思离惨白着一张脸,冷汗淋漓而出,身子摇摇欲坠。

    “我……我保不住孩子了……是吗……”杨凡虚弱的道。

    路思离没有说话,而是竭尽所能,运转三千世界,化为一汪灵力,灌入他枯竭的七经八脉。

    “你别……别再运气了,三千……三千世界每运一次,便会损你十年功力……你……你的内力再高,也经不起……经不起如此损耗。”

    路思离不语,索性扶起他,将掌力灌入他的天灵穴,源源不断的输给他。良久……良久……路思离才收了功力,身子一歪,跌坐在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染红他的白衣,染红他的眼。

    “对不起……我尽力了……”路思离的脸色不比杨凡好上多少,几乎拼尽全部力气,才哽咽的吐出这么一句。

    “我知道……谢谢你……”杨凡忽然哭泣出来,身子一滚,跪在路思离脚下,哽咽的求道,“我知道,这件事很为难你,可是我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哪怕……哪怕只有四个月……求求你了……”

    “对不起,我能力有限,你我斗了这么多年,该知道,医术我远不及你,你若没办法,我更没办法。”路思离别过脸,一双清澈温润的眼里,有着深深的心涩无力。

    杨凡身子一歪,瘫软下去,顿时死气沉沉,“如果……如果连你都救不了我的孩子……还有谁能救得了我的孩子……难道他真要胎死腹中吗?”

    路思离不忍去看他绝望的眼神,千言万语化为一声叹息。

    他与他虽不常聊,也不常见,却有一种惺惺相惜的亲切感,或许,正应了那句白首如新,倾盖如故吧。

    如今,他同样替他悲伤,却无从奈何。

    “对了,我差点忘记了,前阵子,我研究出了一种药,可以克制我体内的毒性,只要与你的三千世界融合一起,定能保我半半不死。”杨凡如同抓到救命稻草似的,抓住路思离的衣袖,脸上带着泪痕,却是笑得一脸开心。

    “是吗?那你快将它拿出来,我调息一阵,最后再用一次三千世界没有问题的。”路思离扶起杨凡,心中同样燃起一抹希望。

    “你耗损了太多精力,过几日吧,过几日我们再开始,我的身子,目前再撑个十天半个月还是可以的。”

    “宜早不宜迟,我稍微微调息一下便可,不若,我们明天全开始吧?否则,我总不放心。”

    “右相大人,杨凡又给您惹麻烦了。”杨凡不着痕迹的擦掉泪痕,哽咽道。对于路逸轩他既是感激,又是感动。这些人年来,他没少帮过他,若是没有他,只怕他也活不到现在。

    “我很庆幸,有一个知己好友,可以陪我谈医下棋,论说天下,人人皆道流国得保,只我一人之功,他们又何曾知道,其实你也功不可没,若非有你出谋划策,流国不知还要争战几年。”对于杨凡认出他的身份,路思离一点也不意外,反而笑得坦然,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恍然。

    杨凡苦笑一声。他哪有什么功劳,不过随口说了几句。

    挣扎着走到床前,打开一个檀木盒子,小心翼翼的捧起其中一个药瓶,将里面的药倒了出来。

    可倒了一次没有倒出来,杨凡心里一慌,又倒了一次,还是什么都没有倒出来,杨凡脸色顿时大变,使劲连续倒了无数次,依旧什么也倒不出来。

    “砰……”

    手中的药瓶砰然落在地上,滚了几个圈后,才慢慢止住,而杨凡的身子一歪,也跌倒下去,绝望一片。

    药呢……他的药呢……他的药哪去了……他明明藏在床头的……

    “咳咳咳……”急怒之下,杨凡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点点染在粉红的帷幔下。

    “杨凡,杨凡……”路思离惊恐的喊了几声,抱住杨凡瘫软的身子,浑身都在颤抖。

    外面的苏少灵半天没听到里面的动静,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此时听到里面路思离的惊喊声,再也顾不得其它,急急的推门而进,进去后看到的情景,让她睚眦欲裂。

    他最爱的男子已经倒在血泊中,气息微弱。

    “小凡。”苏少灵从路思离手中夺过杨凡,抱在自己的怀里,疑惑的看着路思离白衣染血,愧责难当,又看了一眼帷幔前的腥红的鲜血,一切显得那般刺眼,刺得她的心狠狠撕开一个口子,冉冉流着鲜血。

    “小凡。”苏少灵一滴热泪滑下,擦掉杨凡嘴角溢出的血,深情的呼唤。

    “少灵姐姐,杨凡哥哥,我来啦,我去放风筝好不好?我买了一个可漂亮的风筝了……”季然拿着一个风筝,屁颠屁颠的跑了进来,一进来后看到里面的场景,也是傻眼了,手中的风筝无意识的滑了下去。

    “杨凡哥哥,你怎么了?怎么吐了那么多血?”季然讷讷的道。

    杨凡却是苦笑一声,握紧苏少灵的手,十指交缠,虚弱道,“少……少灵……我,我在床前,藏了一瓶药,可以……可以救……救我们的孩子,你……你快去找找。”

    “药?藏在床前怎么会没了?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拿你的药?管家,马上去查,一定要把药找到。”苏少灵又惊又喜,急忙道,心里腾起一阵希望。

    “杨凡哥哥,那个药是不是用一个盒子装着,里面还包了一层红布,然后又用一个可漂亮的小瓶子装着啊。”季然眨巴眨巴着眼睛问道。

    “是……你知道药在哪里吗?”杨凡顿时激动起来,只要有药,他的孩子就能生下来了,他跟少灵的孩子就能生下来了。

    “知道啊,我拿了嘛。”季然嘿嘿一笑,得瑟起来。果然还是他最聪明了,藏得这么隐蔽的药,都能找得到。

    “那药呢?现在在哪?赶紧拿出来。”苏少灵急道,众人也是一脸紧张的看向季然,就怕药没了。

    “你们……你们这样子是要干嘛,干嘛一个个那么紧张?”季然恐惧的看着众人,忽然想拔腿溜之大吉。

    “我问你,药呢?”

    “我当弹珠玩啦,玩着玩着,就没啦,掉下花园的小湖里了。”季然讷讷道。干嘛一个个那么凶,他做错什么事了吗?以前他也总拿杨凡哥哥的药当弹珠玩啊,他们都没这个表情。

    杨凡心如死灰,面色惨白。

    苏少灵怒不可遏,脸色铁青,正欲发火,杨凡拉住她的手,凄凉一笑,“算了,也许……我命该如此,也许……也许我们的孩子,注定无法来到人间。”

    “公子,公子不好了……”小蛮慌慌张张的进来禀告,一进来,看大家面色深沉,脸色一拍,扑通跪了下去。

    “公子,公子您已经知道了吗?求公子节哀。”小蛮哭着道。

    “小蛮你胡乱说什么,还不赶紧退下去,没看到公子身子不舒服吗?”管家冷冷喝斥,恨不得将他轰出去,公子还没死呢,节什么哀。

    苏少灵心里咯噔一下,忽然想到什么,脸色一脸,厉声斥责道,“退下去,杨凡身子不好,不能受刺激,你们难道都不知道吗?全部退下去。”

    “等一下……小蛮,你刚刚说什么?”杨凡攥紧苏少灵的手,忽然有些不安,虚弱的追问道。

    “公子……您不是知道了吗?您的父亲归天了,就在刚刚,给您浇花的时候,滑倒了,摔……摔死了。”

    轰……

    杨凡当场怔住,半晌,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紧捂心口,冷汗淋漓而下,呼吸一阵阵急促。

    “小凡,小凡……”

    “杨凡哥哥……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季然,季然害怕……”

    “杨凡……”

    “公子……”

    “我爹……我爹死了……”杨凡眼泪滑下,不确定的又问了一句。

    小蛮好像也意识到闯祸了,闭口不敢言语,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低低抽泣。“路思离,快,快帮我看看小凡。”苏少灵求救的看向路思离,路思离却无奈的摇了摇头,失魂落魄的离开屋子,把最后一点时间留给他们。

    管家身形一颤,忽然明白了什么,一摆手,示意所有下人离开。

    “杨凡哥哥,你怎么了……你为什么看起来这么虚弱。”季然哭了,眼睛啪哒啪哒滴滴滚落。

    “滚出去,全部都给我滚出去。”苏少灵掰开他的手,脸色阴沉,就差没有吼出来。

    季然怔了,害怕的看着脸色阴沉的苏少灵,一时间不知所措,管家一见,忙将他拉了出来,低声道,“留点时间给他们吧。”

    “管家,杨凡哥哥怎么了?”季然哭着问。

    管家摇了摇头,轻轻以袖拭泪。 “别哭,我不喜欢看到你哭。”杨凡伸出手,无力的擦着苏少灵的眼泪,擦掉一滴又落下一滴,滴滴灼了他的心。

    “你这样,我怎么能放心走呢。”

    “那就别走。”

    “我怕我要先你一步了……”杨凡垂眸,几声咳嗽,咳中带血,无力的靠在苏少灵身边。

    “不会的,他救不了你,不是还有卫寒风吗,我已经让人去寻找他的下落了,想来,很快便能找到他了。”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以前……我不怕死,可是现在……现在我很怕……很怕……我舍不得你,更怕……更怕你伤心。”

    “小凡……”

    “少灵,我最后求你一件事好吗?这件事,你……你一定要答应我,否则……我……我死不瞑目。”

    “你说。”苏少灵强行拭去眼泪。

    “不要……不要怪季然……他什么都不知道……别怪他……”

    “好,我答应你。”

    “若是可以,娶了他好吗?”

    苏少灵不言,只是抱住杨凡,无声落泪。

    “我死了后……你……你立路逸轩为正君,他会……他会帮你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别……别再逃避,当一个好皇帝,好吗?天下百姓苦……他们都盼着新君……”

    ------题外话------

    感谢亲爱哒们首订啊,嗷嗷,评语明天统一回复,奖励也是明天统一奖励哦,嘻嘻,大家快抢订,嗷嗷!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